冷幽顏美目之中露出一絲喜色,站起身來。

哪知她尚未站穩,一口鮮血吐出,把面紗都染成了紅色。

(未完待續。) 「這……」聽到趙塵這麼說,這些漫畫迷心裡頓時糾結起來,喜歡的角色死亡他們心裡自然相當氣憤,不然也不會去天下社示威,可趙塵的解釋卻又不無道理,從而讓很多人反思。

「我覺得趙塵大大說的不錯,如果一直都是主角無敵模式,那麼除了打發時間外,就太沒意義了。何況如果真的是那種漫畫,看過後也會很快讓人忘記裡面的劇情,不像魯魯修這麼讓人印象深刻!」

「可我心裡還是不忿,讓誰去死不好,偏偏把夏莉給畫死了。夏莉的命運也太慘了,先是因為魯魯修的原因死了父親,然後又因為毛的關係過度悲傷而被魯魯修改寫記憶。都已經這麼慘了,可趙塵老賊最終還是沒有放過她,讓羅洛將她殺死!」一名女性漫畫迷雙手緊緊捏著衣角,出言反駁道。她之所以會喜歡夏莉這個角色,最主要的是她覺得她的性格和夏莉很像。

「我也覺得有點過分了!」

「我覺得沒什麼好爭議的,魯魯修畢竟是一部戰爭小說,主角的親人朋友隕落的機會肯定要比其他類型漫畫大的多,就像《高達》不也是一樣!」……

趙塵的話語還是很有些作用的,起碼在場有很多原本一直反對的漫畫迷開始轉向他這一邊,就這麼讓現場的漫畫迷變成兩派,互相想要說服對方。

而反對的一派除了對夏莉這個角色戀戀不捨外,另外就是為了保住自己的立場,只是過不了多久,他們也難以發反駁另一派,最終只好默認。

在趙塵認為,這場風波就應該這麼結束。

「趙塵大大。相逢不如偶遇,給個簽名收藏一下!」眼看風波即將結束的時候,趙塵就想著離開這處是非之地。可惜還沒等他道別,一個漫畫迷立即將他叫住。

「對。來個簽名。也不能讓我們白跑一趟!」

「若是再送點紀念品的話,那就更好了!」

「我看趙塵老賊的衣服不錯。如果送給我的話,我這輩子一定會當成最寶貴的收藏品!」

「那隻手錶也不錯呢!」

「我覺得《龍珠》里烏龍的願望不錯~~」

……

趙塵聽著著實無語,心裡不禁有些汗顏,漫畫迷基本上都是宅男類的生物。自然會擁有各種特立獨行的思想,如果真的如他們這麼去做的話,自己非得被趴光了不可。

趙塵眼珠子滴溜溜一轉,簽名倒是可以,只是這些漫畫迷後面的要求或許是在開玩笑,可也有可能會真的實施,。要是真到了那個時候。後悔可就來不及了,畢竟人數差距太大了。與其如此,還不如想個辦法脫身。

「咦,那是什麼?」在短時間想要找出脫身之法無疑會有些難度。趙塵無奈之下,只好用出《劍勇傳說》(九龍珠)里武藏欺騙小次郎的轉移目光之術,抬頭仰望天空,手指著天空,一副疑惑不解的樣子。

每個漫畫迷都會有濃郁的好奇心,眼看趙塵這樣,也是下意識的齊齊朝天上看去,想要搜尋出天上可能存在的『東西』!

或許是湊巧吧,這個時候天上剛好有一架客機飛馳而過,而趙塵也趁著這些漫畫迷將目光集中在飛機上的時候動了,身形靈敏的轉了幾轉,就從漫畫迷的包圍圈中脫身而出,用最快的速度逃跑。只是幾個瞬間,還沒等那些漫畫迷反應過來,趙塵已經消失在他們的視線中。

「遭了,他跑了。」

「不愧是老賊,心思不是一般的靈敏啊!」

「要不要追?」

「還是算了吧,說不定又會出現剛剛那樣的局面!」

「唉,要追你們去追,我可跑不動了。」

「我也是,體力不夠,也不知道趙塵老賊是怎麼練出這麼好的體力的!」

就在漫畫迷們鬱悶趙塵用這種方式離開的時候,互相交談之下,趙塵的老賊綽號也就這麼被認同下來,同樣這個綽號在漫畫迷的互相宣傳下,不脛而走,最終被廣大漫畫迷所接受。

氣喘吁吁的從後門跑回天下社,趙塵連忙交代下去,如果有漫畫迷再聚集在天下社門口的話,那就不用去管他們,只要不讓他們進來就行。同時也開始指派人手準備在巴西和阿根廷開分社。

沒過多久,一名主編頗有點心急火燎的進入社長辦公室。

「社長,這幾天有很多媒體記者想要採訪你,不知你意下如何?」

「白來的免費廣告,不接就太浪費了!你讓他們下午兩點在大廳里來採訪。另外將那些和天下社交好的報刊也請過來。」

「好,那我立即下去安排!」

等那名主編離開后,社長辦公室再次恢復了平靜,趙塵並沒有立即工作,而是不斷翻轉著手中的鉛筆,看著桌面上的報紙。

這些都是最近幾天的報紙,而它們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都有報道最近一期的《叛逆的魯魯修》,討論的重點就是夏莉之死。只不過無論是所謂的記者採訪還是一些所謂的專家,基本上都是負面報道。

「看來你們等這一天等的也很辛苦!不過夏莉之死或許會讓很多漫畫迷氣憤,可同樣也會加深他們的讀者印象。正是憑藉著這個,魯魯修才會成為經典。何況我相信以魯魯修的高質量,就算真的有漫畫迷因此放棄魯魯修,怕也只是極少數!」

對於魯魯修的質量,趙塵倒是非常篤信,這部原本出自21世紀的作品提前出世了二十多年,其中的美型風格是如今還前所未有的,畫風更是少見的華麗唯美,對於這個時代的其它漫畫來說簡直擁有輾壓優勢。這種質量的漫畫,哪怕漫畫迷心裡氣憤異常,怕也不會因此放棄這部漫畫。

至於有這麼多報刊進行報道,趙塵自然看的出有勢力在背後推波助瀾,至於是誰他不用想也能猜的出,十有**就是那四個漫畫巨頭,它們可巴不得找到天下社的落點,想要延緩天下社前行的步伐,所以趁此機會打壓天下社旗下目前最重要的漫畫《叛逆的魯魯修》。

下午兩點不到,天下社的大廳中,數十名記者集中在大廳中,相互和熟識的記者相互交談。

在趙塵進來的時候,原本喧囂的環境一下子小了很多,記者們像是聞到了食物的豺狼一般瞬間將趙塵包圍,紛紛將手中的長槍短炮遞到趙塵面前,嘴裡不勝其煩的問著各種問題。

趙塵皺了一下眉頭,感覺身邊彷彿有無數蒼蠅在嗡嗡作響,有點不勝其煩的感覺。不由抬手示意了一下安靜,才在工作人員的幫助下從記者堆中走出來。

「感謝大家在百忙之中抽出時間進行採訪,大家請坐好自己的位置,我會酌情來回答各位的問題!」

這句話一出,記者們才有點不甘的坐會各自的位置上,等待著趙塵的指示。

「就是你了,只能問一個問題,不過只能問《叛逆的魯魯修》里的問題!」

趙塵看似隨意一點,點到一名清秀記者,讓他來提第一個問題,而這名清秀作者其實是天下社的合作夥伴,也就是他請來的托,為的就是避免場面不好看。

「請問趙塵老師,最近有很多漫畫迷表示夏莉之死讓他們非常憤怒,能說一下你的想法嗎?」

「這個嘛,我只能說我並沒有朝著他們所希望的方向發展,我感到很抱歉!不過,《叛逆的魯魯修》畢竟是戰爭漫畫,無論是敵對角色還是主角身邊的角色都有可能死亡,這樣才能渲染戰爭的殘酷!好了,下一個!」

「趙塵老師,我想問一下你對《叛逆的魯魯修》的定義?」

「我個人覺得主要敘述的其實是每個人的生存意義,或許由於每個角色的思想不同,但卻都在堅持各自的目標!」

「請問趙塵老師最欣賞的是裡面的哪個角色?」 也不知是不是因為雲水國名字的原因,自從進入雲水國一來。

一路之上,風雨不斷。

不過好在自從遭遇重山玄龜和蜃獸之後,烏塵和冷幽顏兩人都沒有突髮狀況。

一轉眼又是近半個多月的時間。

烏塵終於從原有傷勢和被冷幽顏吞噬鮮血的虛弱中一點點的恢復了過來。

這一日,陰鬱的天空終於放晴。

烏塵和冷幽顏各乘一隻驛獸,沿著山道緩緩向前行來。

就在這時樹林中,一道身影暴射而出,來到烏塵面前道:「大俠,救命!」

說完便躲在了烏塵後面。

唰唰唰!

數道身影落到道路前方,擋住了去路。

烏塵拉住驛獸,面色一沉道:「各位為何要擋住在下去路?」

那些身影中為首的是一個四十歲左右的中年男子,走上一步道:「小子,我勸你最好不要多管我飛魚堡的閑事。」

烏塵向後看了一眼,卻身後之人,大白天穿著一身黑色的夜行衣,定然不是什麼好人,不由道:「前輩誤會了。在下跟朋友正在趕路,此人忽然沖了出來。

我跟他並不認識。」

在烏塵說話的時候,那黑衣人還使勁的向烏塵眨眼,似乎想讓烏塵幫他。

可是烏塵又不傻,怎會讓他如願?

那中年男子笑了一聲道:「呵呵,那是我誤會小兄弟了。」

說著中年男子,走上來,面色一肅,向烏塵身後的黑衣人道:「小主人,還是跟我回去吧。」

烏塵一愣,「小主人,這是怎麼回事?」

哪知道就在這時,那黑衣人恨聲道:「臭小子,你敢不幫我。」

只見他刷一下掏出一柄雪亮的匕首,朝著烏塵驛獸的後腿就刺了下去。

那驛獸慘叫,四蹄一蹬沖了出去。

黑衣人本以為,烏塵會被驛獸摔下來。眼中不由現出一絲得色。

哪知烏塵臨危不亂,在驛獸背上輕輕一拍,便如雛鷹展翅一般,騰飛而起,飄然落在地上。

黑衣人眼中閃出一抹驚訝,冷哼一聲,轉過身來道:「沒意思。我不回去,你們抓住我再說吧。」

說著話,黑衣人身形一縱離地而起。

這時前方的中年男子,眉頭一皺,手腕一甩,一道白光正中黑衣人的膝蓋。

那黑衣人正好來到枝頭,想要站穩,膝蓋被打,一下子踏空,掉了下來。

中年男子見狀,面色大變,他身後的幾個人急忙衝上前去。

黑衣人在下落的過程中,樹枝把他頭上的黑巾給掛了下來。

一頭青絲,彷彿瀑布一般散開。

跟那一身黑衣不相稱的是一張精緻嬌美無比的面容。

這黑衣人,竟然是一絕美少女!

就在這時,一道人影彷如天降,張開雙臂接住了她。

黑衣少女睜著兩隻美目,怔怔的看著面前這個面容青澀的少年,心腔竟不知為何一陣砰砰作響。

此刻。

有風輕輕吹過,

有樹葉紛紛而落!

下一刻,兩人落到地上,黑衣少女如同著魔一般,望著面前的少年,道:

「咱,咱們是不是在哪兒見過?」

烏塵一怔,肅然道:「姑娘,你認錯人了。還有,請賠我的驛獸。」

烏塵向前方指了一下,但見地上除了幾滴血跡,已經是獸去影空。

黑衣少女,上下打量了烏塵一眼道:「你看本姑娘,是放走了別人驛獸不賠錢的那種人嗎?」

烏塵認真的看了黑衣少女一眼道:「我看有點像。」

「你!」黑衣少女一氣,正想說話,這時那中年男子走了上來,道:「小主人,你沒受傷吧?請小主人責罰。」

說著那中年男子,『噗通』一聲跪在地上,另外幾道身影也來到近前跪了下來,異口同聲道:「請小主人責罰!」

黑衣少女看了看中年男子,又看看旁邊人,不由一跺腳道:「明叔,你,你們這是什麼?」

「好啦,好啦。不好玩了。我跟你們回去就是了。」黑衣少女說著把中年男子和另外幾人都出扶了起來。

說著黑衣少女,便繞過烏塵向前方走去。

中年男子等人也跟了上去。

「慢著!」烏塵沉聲喊了一句。

「小兄弟,有何指教?」中年男子轉過身來道。

「前輩剛才看的清楚,是這位姑娘,把在下的驛獸驚走了。」烏塵肅然道。

中年男子喔了一聲,不好意思道:「小兄弟,抱歉。剛才多有冒犯。」說著向懷中一伸。

哪知道這時黑衣少女,卻是把手攔在中年男子胸前道:「明叔等等。」

卻見那黑衣少女走到烏塵面前,湊到後者耳邊用極低的聲音道:「小子,你不幫我。可就別怪我了,哼!」

黑衣少女說完忽然轉過身來,對著中年男子道:「明叔,我想起來了。

都市牛郎 知道我為什麼要離家出走嗎?就是因為他!」

黑衣少女一邊指著烏塵,一邊做泫然欲泣狀道:「這個沒良心的,明明說過要一直對我好的。

可沒想到的是,我才幾天沒見他,他就又找了一個。」

說道最後,黑衣少女的手指指向了一旁的冷幽顏。

中年男子,一聽眼珠子都瞪了出來道:「好小子,我怎麼感覺你有點不對勁兒,原來真有你的事兒。給我拿下!」

說著話,中年男子,袍袖一甩,數道黑色光芒,瞬間便纏上了烏塵。

烏塵心中一震,急忙想要閃避開來,卻沒想到那黑色光芒,速度太快,竟在眨眼之間,把烏塵捆成了一個粽子。

「臭丫頭,你胡說什麼。誰跟你認識?」烏塵不由怒道。

黑衣少女眼底閃過一絲笑容,卻是作勢欲哭道:「嗚嗚嗚,明叔,你看看。這個臭小子,現在都不認識我了。真是新人勝舊人哪。嗚嗚。」

「前輩,我真的跟他不認識。」烏塵向中年男子道。

那中年男子,哪裡會聽他分辨,把臉一沉道:「小子,有你的。竟敢對我們飛魚堡明珠始亂終棄,你會死的很慘的。帶走!」

幾個人上前來,把烏塵押著向前走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