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沐風與火靈兒多日未見,本想等所有人離開之後,與她溫存一番,不料手還沒拉到,歐陽千尋笑嘻嘻的闖了進來。

一把拉起嬌羞的火靈兒往外走去,還不忘回頭對冷沐風說道:「靈兒現在可是我的乾女兒,要娶她還要過我這一關。」

冷沐風頓時頭大,一個龍在天已經很難搞定,想不到歐陽千尋又橫插一腿進來。

「那個,歐陽前輩,我和靈兒已經訂過婚了。」

「訂婚是訂婚,那不是還沒有拜堂嗎。」

歐陽千尋說著,已拉著靈兒走出房間,消失在夜空中。冷沐風無奈的搖搖頭,看來要找個機會擺平歐陽千尋。

第二天早朝,冷沐風冊封陳蓮等人為軍烈夫人,沒有實權,但榮譽極高,文武百官見到她們都要行禮。每位軍烈夫人,每年領三百兩白銀,孩子有官府撫養,直至成年。

封賞之後,冷沐風大擺盛宴,一連三天,在皇宮招待諸位軍烈夫人,冷沐風帶領圖魯、火靈兒,向每一位軍烈夫人敬酒,一時間震動整個古武大陸。

古武大陸有史以來,沒有任何一位戰死的將士,哪怕是大將的家屬,能有這麼高的榮譽,冷沐風將軍人家屬,尤其是戰死將士家屬的待遇,給推到了一個極致。

第三天,武陽城萬人空巷,在城外一個臨時搭建的高台上,要對熊可卿進行最後的公審。

熊可卿臉上露出輕鬆的神色,過了今天,確切的說再過兩個時辰,他將終於迎來解脫。

看著台下激憤的人群,熊可卿語氣平緩,慢慢將已經重複無數遍的事情,再次複述一遍。

群情激憤,尤其武陽城的人都是士兵家屬,在他講述的過程中,不時有人要衝上高台,被李長龍帶人給攔了下來。

「千刀萬剮!一定要將這個惡魔千刀萬剮!」有人憤怒的喊道。

「千刀萬剮!」

「千刀萬剮!」

「千刀萬剮!」

人們振臂高呼,很快形成震天的咆哮,冷沐風向一旁的一名劊子手使了一個眼色。

身材魁梧、赤裸上身的一名大漢一躍而起,在眾人的歡呼聲中來到高台上。

他手中拿著一把鋒利的匕首,來到熊可卿面前,右手一抖,將他的衣服割開。

「好!」

「一刀一刀割死他!」

下面的人群中,響起震天的叫喊聲,那個大漢看了一眼熊可卿,突然低聲快速的說道:「你罪孽深重,但陛下卻是言而有信,念你一路表現良好,會給你一個痛快。」

熊可卿聞言,微微一笑閉上了眼睛,劊子手見狀,一刀在他胸前割了下去,熊可卿不由悶哼一聲。

鮮血順著他的軀體流了下來,一塊肉被劊子手扔到了下面的人群中,下面頓時響起一陣歡呼聲。

一刀一刀割下去,熊可卿始終沒有睜眼睛,終於在割到第十刀的時候,那名劊子手趁人們歡呼時,快速的刺穿了他的心臟,結束了他罪惡的一生。

直到傍晚時分,熊可卿才被「千刀萬剮」的死去,他的肉連野獸也不吃,被憤怒的人們丟到烈火中焚燒,徹夜不熄。

第二天,冷沐風找來癩子詢問林大雄的消息,發現還是沒有消息,正與癩子商議時,突然有侍衛來報:「陛下,秦大山求見。」

冷沐風一愣,知道秦大山是想著早日回去,說道:「你讓他稍等一下。」

曾想風光嫁給你 侍衛躬身說道:「遵命!」正要退下。

癩子急忙起身說道:「陛下,何不利用秦大山的關係,幫我們尋找一下林大雄。」

侍衛聽到這裡停了下來,等冷沐風的吩咐,冷沐風想了一下說道:「也好,你去宣他進來,不過這件事還是要靠我們自己。」

「是陛下!」癩子說道。

「遵命陛下。」侍衛躬身告退。

不一會秦大山進入房間,躬身說道:「見過陛下。」

「秦老大人請坐。」

「謝陛下!」秦大山在癩子身旁坐下,沉吟一下說道:「現在武陽城已無事,陛下若沒有吩咐,老朽想返回神都。」

「可以,秦老大人隨時都可以離開,為了安全起見,我讓李長龍帶兵護送你和秦林到東河郡。」

見冷沐風沒有阻攔,秦大山稍稍放下心來,起身說道:「多謝陛下。」

「秦老大人準備什麼時候動身?」冷沐風問道。

「陛下若允許,明日如何?」

冷沐風想了想說道:「也好,林大雄這麼長時間還沒有回來,不知他是否遇到了什麼麻煩,秦老大人回去之後,煩請幫忙尋找一下。」

秦大山立即說道:「是,陛下放心,我安排秦林負責此事,調動所有人力去尋找林大雄,現在周家已經不追捕他,想找到他應該不難。」

「好,多謝秦大人。」

「陛下客氣!」秦大山說道,見癩子還坐在一旁,知道冷沐風和他還有事情商議,便接著說道:「我和秦林明日就不向陛下辭行,多謝陛下救命之恩。」說著躬身告退。

待他離開,冷沐風問道:「在獅子嶺襲擊我們的那兩撥人的身份查出來了嗎?」

癩子說道:「第一波雖然看信物是蒼龍閣的人,但實際卻是周聖元派來的,意圖很明顯,希望我們和龍在天打起來。」

冷沐風點點頭,癩子接著說道:「第二波很奇怪,他們竟然冒充周聖元的貼身護衛,我們經過多方排查,將目標指向了神機閣和蒼龍閣。」

「到底是誰還無法確定是嗎?」冷沐風問道。

「是陛下,我已經和趙宏,以及柳飛絮柳大人、高大壯高大人聯繫,正在調動所有黑冰衛的力量來調查,會儘快給陛下一個答覆。」癩子躬身回答道。

「嗯,你們最好要快些,因為我過幾天和師父又會離開。」冷沐風說道。

癩子一愣:「陛下又要出去?」

「我準備去趟光榮鎮,也許那裡能有林大雄的線索。」

「啊?陛下此時已經登基為帝,和之前不同,還是要盡量待在宮中為好,這件事,我可以派人去調查。」癩子急忙勸道。 癩子自然沒有勸動冷沐風,不過他的『可以派人去調查』卻提醒了冷沐風,冷沐風問道:「對了,神都黑冰衛的負責人是什麼人?」

「陛下是說沈君沈老?他是主動報名參加我們黑冰衛的,不愛說話,但辦事效率極高,尤其一身修為已經突破武聖。趙宏看他謹慎,修為又高,就派到神都去了。」

「當初他是找誰報的名?」

「趙宏,就是陛下上次招兵那一次。」

「他一個武聖,竟然喜歡刺探情報。」

癩子誤會了冷沐風的意思,一聽心中一驚問道:「陛下可是發現了什麼?」

冷沐風搖搖頭:「我只是感到奇怪,也許他就是有這個愛好呢。」

說完也沒有多想,問癩子道:「端木瑞、公孫豹現在情況如何?」

癩子說道:「他們現在率軍駐紮在官平縣,還在追捕那個神秘人,不過好像沒什麼進展。」

「官平縣?」冷沐風眉頭一皺,他還以為兩人已經混進龍沖郡。

「他們沒能進入龍沖郡嗎,這個趙晉防守這麼嚴?」

癩子聽到這裡笑了:「呵呵,本想以後給陛下一個驚喜,趙晉是聰明一世糊塗一時,他雖然沒讓端木瑞、公孫豹率軍進入龍沖郡,但卻將他們兩人叫了進去,吩咐任務。兩位將軍早有準備,讓一名黑冰衛化裝成護衛混了進去,成功的潛伏了下來。」

「呼!」冷沐風長出一口氣,這麼多年,終於有人混進了龍沖郡。

「那人的身份要嚴格保密,沒有我的命令,誰也不準啟用他。」冷沐風說道。

「是陛下,兩位將軍也是異常小心,現在除了他們,即便是我也不知道那人的具體身份,而且知道這件事情的人,也只有我們四人。」癩子說道。

「那就好,想不到這兩個大老粗,竟然如此心細,他們立了大功!」冷沐風贊道。

「呵呵,兩位將軍在信中也向陛下討要封賞,應該是見我們都封將拜相,心中也急了。」

「急什麼,他們的功勞朕都記得,從現在開始不要主動和他們聯繫。命令官平縣的黑冰衛,專門分出一組人,保護他們的安全。」

「遵命陛下!」癩子躬身說道。

冷沐風在武陽城等了數日,還是沒有收到林大雄的消息,放心不下,便要到光榮鎮來找線索。

圖魯現在是奔霄騎士團的兵團長,駐守青龍關,又是從武聖衝擊武皇的關鍵時期,殺掉熊可卿之後,便返回青龍關閉關了,自然不能跟著一起去。

火靈兒生性喜歡熱鬧,只不過現在的身份是古武帝國未來的皇后,在皇宮中時時刻刻要注意自己的儀態,回到自己的宮殿中,又被歐陽千尋拉著煉藥,早就憋不住了。

一聽說冷沐風又要出宮,她不但不勸,反而慫恿起來,不過條件是要帶自己一同出去。

冷沐風也有些心疼她,兩人找到雲飛揚,軟硬兼施,終於說動他,師徒三人化裝一番,又在深夜偷偷離開皇宮。

一路上,火靈兒像是逃出牢籠的鳥兒,嘰嘰喳喳說個不停,很快雲飛揚就聽得腦袋大了:「拜託,你好歹以後要做皇后的,這成何體統。」

「師父,你要想當你就去當吧,我才不稀罕呢。」火靈兒狡黠的一笑,跑了出去。

雲飛揚氣得頭頂幾乎冒出煙來,「嗖」的一下追了出去:「怎麼和師父說話呢,你給我站住!」

「嘻嘻,你來追我啊。」火靈兒正愁沒什麼玩耍的,邊飛邊扭頭喊道。

冷沐風搖搖頭,跟在兩人身後,宛若三道流星一般向光榮鎮方向飛去。

光榮鎮在青陽郡西南方向,距離不到三十里,距離神都二百餘公里,地理位置十分重要。

但因為這裡是樂家的產業,與青陽郡和神都的聯繫,並不十分緊密。人口也不是很多,幾乎全部都是樂家的人,以及用各種手段騙來的奴隸。

冷沐風三人來到光榮鎮時,發現這裡的情況與傳說中的並不完全相符,車來車往,人頭攢動,竟然十分熱鬧。

「這裡怎麼這麼多人,不是說只有樂家的一些人嗎?」火靈兒好奇的打量著四周說道。

「笨,沒看到幾乎大部分都是修鍊者嗎,肯定和我們一樣,是來了解那個黑工坊的。」雲飛揚說道。

「師父,那您老怎麼解釋這麼多馬車呢,這可快趕上虎陽堡了。」 醉愛荼蘼 火靈兒說道。

「這裡是紫雲商會的總部,有這麼多馬車也很正常。」雲飛揚不以為意的說道。

「切!」火靈兒顯然不信:「即便是紫雲商會,也不可能每天有這麼多馬車進出,要知道虎陽堡可是雲集了三大帝國,不,現在應該是四大帝國的商會,每天也不過比這裡的車輛稍微多些而已。」

「正是,光榮鎮現在也不敢再鍛造貪狼甲、賓鐵刀,哪裡需要這麼多馬車。」冷沐風也說道。

「那是什麼情況,難不成樂家要搬離這裡不成?」雲飛揚看著大包小包裝得滿滿的馬車,不由問道。

「想這麼多幹嘛,過去問問不就知道了。」火靈兒說著,向一輛馬車跑了過去。

冷沐風、雲飛揚急忙跟了過去,火靈兒攔住一名正在往車上搬東西的大漢問道:「這裡是不是樂家的產業,你們為什麼要搬走?」

那個大漢看了一眼火靈兒,又看了看隨後趕來的冷沐風、雲飛揚,搖搖頭道:「對不起,我什麼也不知道。」說完,急忙閃進旁邊的一個院子,「砰!」的一聲,將門給關上了。

冷沐風見狀,打量一下那個馬車說道:「走吧,這是紫雲商會的馬車,問不出什麼來的。」

冷沐風帶著兩人往前走去,來到一個客棧前,冷沐風看了一眼說道:「你們進去等我,我去去就來。」

冷沐風在光榮鎮轉了幾圈,在幾處十字路口留下標記,然後又慢慢回到客棧。

美漫世界的巫妖王 雲飛揚、火靈兒已經點了一桌子菜,吃得不亦樂乎,見冷沐風回來,火靈兒撕著一隻江米釀鴨子,吃得滿嘴流油,含糊不清的說道:「你去找人了?」 「是的,應該很快有人過來,你這古武帝國的皇后要注意下形象哦。」冷沐風打趣道。

「哼,我還沒答應你做皇后呢。」火靈兒瞥了冷沐風一眼說道,但還是將手中的鴨子放下,從神龍戒指中取出一塊布開始擦拭自己的滿嘴的油。

冷沐風看著,不由問道:「神龍戒指中你怎麼還帶著這些?」

「還有一塊呢,你用不用?」火靈兒說著又取出一塊顯擺似的放在桌子上。

冷沐風頓時滿臉黑線:「這裡面都是放的寶貝,你卻帶這些,真是搞不懂你怎麼想的。」

「怎麼,現在感覺張玉兒好了?那你去找她啊。」火靈兒鳳眼一瞪說道。

「這和她有什麼關係,不過我一定會去找她的。」冷沐風說道。

火靈兒臉色一變,一拍桌子就要站起,冷沐風才笑嘻嘻的接著往下說道:「找她算賬!」

「哼,這還差不多,不過不要等到以後,說不准她現在就在光榮鎮呢。」

「是嗎,那我們一會出去找找。」冷沐風隨口說道。

他話音剛落,一陣香風襲來,門口一暗,周哺、張玉兒走了進來。

他們兩人穿了便裝,並沒有注意到背門而坐的冷沐風三人,周哺揮手招來一名店小二問道:「我們要的房間準備好了嗎?」

「爺,都準備好了。」那名店小二急忙說道。

「帶我們上去。」張玉兒說道。

「兩位請!」店小二殷勤的在前面帶路,也不知道他認不認識這兩人的身份。

火靈兒驚得小嘴微張,待他們兩人上去,才對冷沐風、雲飛揚說道:「不會這麼巧吧,他們怎麼在這?」

雲飛揚搖搖頭,示意兩人不要說話,低聲說道:「幽冥、玄廣在外面,且看他們搞什麼把戲。」

火靈兒點點頭,突然看向冷沐風,小聲打趣他道:「你剛才該不會是去找你的舊情人去了吧。」

冷沐風瞪了她一眼,還是小聲解釋道:「我剛才去通知胡三到這裡我們,不過現在幽冥、玄廣在外面,他怕是一時不方便進來。」

「哦!」火靈兒點點頭,三人都不再說話,埋頭各自吃東西。

時間不長,光線一暗,又有一人進入這家客棧,一陣香風襲來,讓冷沐風有股熟悉的感覺。

冷沐風心中詫異,但卻沒敢回頭去看,感覺那人掃視了眾人一眼,便往樓上走去。

冷沐風認識的女人並不多,這會是誰呢,難道是神女峰的弟子,她們和周哺約在這裡見面,又想幹什麼呢?

「希望胡三這時不要進來,不然等那人出來,發現這裡多了一個人,一定會多看我們幾眼的,到時萬一識破我們的偽裝就麻煩了。」火靈兒低聲說道。

「哪有這麼巧,胡三又不笨,看到幽冥、玄廣守在外面,怎麼會進來。」冷沐風不以為意的說道。

話音剛落,門口身影一閃,走進來一個大漢,正是胡三,他四處打量一番,徑直往冷沐風三人的這個桌子走來。

「大哥,終於找到你們了。」胡三邊說邊走了過來,還大聲對店小二喊道:「夥計,來一壇老酒,三十斤牛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