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說他們,就連楚銘都有些意外了,對方中了自己的意蓮心生,雖說對方體內的是半步真元,自己受到了很大的限制,但是也絕不應該還擁有再戰的能力了,這讓楚銘都有些無語了。

此時更加迅速地催動體內真氣,不斷修復著左手骨骼的裂縫,同時心中也在考慮是不是應該使用凌虛劍了。

其實段無陵的傷勢並沒有外表看上去那麼輕鬆,由內釋放的氣勁讓他渾身氣血翻滾不已,體內的半步真元也躁動起來,隱隱有暴走的趨勢。

雖說半步真元限制了楚銘調動的範圍,但是其遠超真氣級別的純度和質量也造成了更大的傷害,更嚴重的是楚銘的劍指恰好點在他的胸口之處,心臟收到了巨大的衝擊,表面裂開了數道深深的口子,不斷往外流出鮮血,五臟六腑也被內勁震的翻滾不已,好幾次都險些昏過去。

不過他卻絲毫沒有認輸的打算,而且令人意外的是他不但沒有趕緊平復體內散亂的半步真元,修復傷勢;反而還控制著它們朝著心臟衝擊,頗有一種自殘的勢頭。

楚銘自然也注意到了段無陵的反常,但是卻絲毫不敢掉以輕心,他可不認為段無陵是自己找虐,伸手一招,崩落在場外的無名劍彷彿收到無形的牽引,劍身一顫,在空中劃過一道曲線,飛到楚銘的手裡。同時將體內的真氣全部調動起來,全神以待。

在段無陵的不斷衝擊之下,他受到的內傷也越來越重,又連續咳出了好幾口血,氣息也越來越弱,臉色蒼白如紙,不過他雙眼中的神采確實越發明亮起來,渾身散發出的威勢也越來越強,眉心之處隱隱有一道光華在隱現,那是威壓的源泉。

突然段無陵臉上閃過一絲瘋狂,單手伸出,運起浩蕩拳勁對著自己的胸口之處就要轟出,下手之狠,運招之猛,絕對就是要一招斃命的節奏。

不過就在這時,段無陵身邊的空間扭曲起來,一道身影慢慢凝實,大手一伸,直接將段無陵的拳頭牢牢攥住,威嚴的聲音響徹全場「這一戰,我黑龍帝國認輸!」

「皇叔!」耳邊傳來段無陵的咆哮。

不過恭親王卻絲毫不為所動,牢牢地禁錮住段無陵,同時一指點在段無陵的眉心之處,在恭親王天地境後期修為的靈魂力和真元壓制之下,段無陵眉心之處的光華慢慢隱去,周圍駭人的威壓也隨之消散,彷彿從來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接著也不做解釋,拉著段無陵一起消失在原地。

場外所有的觀戰武者全都呆住了,就這樣結束了?

本來當他們已經接受楚銘要贏了的時候,段無陵卻彷彿要釋放什麼驚世之招,結果正當他們期待的時候,黑龍帝國的代表卻又直接認輸了,此時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心聲:你們是不是在逗我?

鹿無憂也十分納悶恭親王的決定,但畢竟是別人的自由,他也不好多干涉,當下壓下心中的疑惑,飛向擂台,高喝道!

「三才之首,楚銘!」

場上一片寂靜,足足維持了三息,才爆發出一陣衝天的喝彩聲。

「這匹黑馬可真夠黑的,一路黑到底,連段無陵都不能壓制住他。」觀眾席上,不知誰說了一句。

「可不是嘛,原本對他能進入傑榜就十分驚訝了,沒想到最後居然還取得了俊榜第一,到最後甚至連帝王之才,霸道無雙的段無陵都不能遏制住對方的腳步!」 重生之腹黑長成記 另一人同樣讚嘆不已。

「你們看,那些六品勢力的人,一個個都跟吃了蒼蠅一樣!尤其是黑龍帝國的人!」

「估計他們做夢都沒想到今天,說不定段無陵還在做著蟬聯玄武之冠的美夢呢!」對於這樣的結果大多數人還是喜聞樂見的,對方都是一些頂尖勢力的上層人物,平時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尤其是黑龍帝國,平時囂張霸道慣了,從來沒把他們這些人放到眼裡,此時見對方吃癟,一個個暗爽不止。

黑龍帝國的代表大多都是天地境修為,最弱的都是天心境後期巔峰,修為深遠浩大,道心堅若磐石。但是此時也都有些失神。

畢竟這個結果對他們的打擊太大了,大到他現在都不敢相信,以為眼前出現幻覺,搖搖頭,才俊榜不僅僅是一場比賽,牽連的也不止名氣那麼簡單,其中蘊含的氣運大的不可思議,對黑龍帝國,對段無陵本人,都是莫大的機緣。

如今卻硬生生被別人搶走了,而且要是其他兩大六品宗門的弟子還自罷了,對方卻不過是個出身八品勢力的螻蟻而已,想到這一個個神色陰鬱,只感覺有火沒地方發。

太乙門倒還好點,他們本就畢竟偏向道修,心境之上與一般武者相比少了很多刻意的競爭和攀比,比較無為。而且雖說每次下降了一點,但是畢竟保住了三才的名號。

相較之下逍遙殿可就慘了,因為楚銘的強勢崛起,導致他們直接跌出了才榜,最高名次不過俊榜第一。不過陸少游本人自在不羈慣了,倒是對名次沒有太大的興趣,此時他正時不時地瞟一眼段無陵青黑的臉色,偷笑兩聲。不過當他的目光掃過楚銘的時候雙眼之中卻閃爍出實質的光芒,戰意難掩。逍遙殿大長老見他這幅樣子也只能暗自嘆氣,同時希望這件事能給陸少游帶來一些激勵的作用。

至於水雲宗的人,到現在都沒有回過神,猶似在夢境。

「現在宣布最終比賽結果!」鹿無憂手中拿著一本冊子,上面記錄了每一個人的參賽成績和最終排名。

「才榜第一:水雲宗楚銘!」

「才榜第二:黑龍帝國段無陵!」

「才榜第三:太乙門安世道!」

「俊榜第一:逍遙殿陸少游!」

「俊榜第二:太乙門顧長風!」

「俊榜第三:……」

…………

鹿無憂的聲音在真元的震顫下響徹整個武場,隨著每一個名字的落下觀眾席上就爆發出一陣衝天的歡呼聲,當然其中以水雲宗、曲天宗、月華宗(結合茗霜先前所展露的實力,最終給了霜兒俊榜第七的成績,也算是名列前茅了)等一些擁有黑馬的逆襲宗門最為激動。

而水雲宗,必定成為今天的主角,水雲宗大長老喜極而泣,呢喃低語道「蒼天護佑啊,我水雲宗崛起有望啊。」

這時旁邊不知是誰冷冷的來了一句「他殺了段情,又得罪了段無陵;黑龍帝國能容他?到時不止他自己自身難保!恐怕還會給我水雲宗帶來殺身之禍啊!」

「誰在這裡胡言亂語?」大長老冷哼一聲,厲喝道「楚銘就是我水雲宗崛起的希望,比我們的命根子還要寶貴,誰敢對他起歹心,我第一個不饒!」

「大長老,你說的我們都知道,但是黑龍帝國對我們來說可絕對是龐然大物的存在,萬一對方強者蒞臨,我們如何是好?」

「狗屁!……」

此時,水雲宗還沒來得及享受這勝利的喜悅,內部就已經分化為兩極,一種人支持驅走楚銘,更有甚者要壓他去黑龍帝國賠罪的呼聲,另一派則表示要不惜一切代價保護楚銘。

大長老一時間也為難起來,倒不是因為他們的爭論,大長老心意已決,楚銘是絕對要保護的,豁上這條老命也要護他平安,但是如此還是不夠的,六品勢力的能力遠超一般人的想象,稍稍動一動手腳,就能讓水雲宗毫無翻身的可能。所以怎麼保就成了一個問題。

大長老真氣傳音給三長老道「你想辦法脫身,先行一步回到宗內,將此事稟告宗主,讓他提前做好準備,以應萬全。」

三長老正是周澤的師傅,此時朝大長老不動聲色地點了點頭,找了個借口,離開了觀眾席。

此時正值觀眾興奮之時,倒也沒有人太在意。

沒報道一個名字就有一道身影掠到擂台之上,按照順序站好,楚銘、段無陵、安世道三人站在最前面,楚銘居中,段無陵在左,安世道在右,陸少游在第二排正當中,至此類推……

段無陵來到台下經過大量靈丹妙藥的餵給,以及修為達到天地境後期的恭親王全力施手,此時傷勢已經好了七七八八,不過他的臉色依舊鐵青一片,滿眼之中儘是不幹與恨意。

恭親王將這一切都看在眼裡,但是卻也無可奈何。他自然知道段無陵的不甘,而且他自己也同樣如此。如果是生死決戰的話,他是斷然不會阻止段無陵使用那一招的,到時候楚銘是絕無勝算,而且有七成以上的可能會身死當場!

這一點毫無意外! 可是,這不是生死決鬥,這是比賽。到時候對方一看情勢不對,直接飛離擂台到時如何是好?

雖說到時取勝了,但是付出的代價太大了!

那段無陵那一招到底是什麼?

皇者意志!

當修為達到碎虛境之後,便有著碎裂虛空的能力,舉手投足之間皆有著驚天動地的威力,可以稱皇封帝,手段之強遠超常人的想象,而且也對人體構造也擁有了更深刻的感悟,基本擁有了血肉衍生的能力,只要傷勢不是太重都可以瞬間恢復,即使是肢體級別的重創,也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內進行再生。

更加重要的是他們的靈魂力已經強大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甚至可以踢開**存活一段時間,而且他們已經擁有了對靈魂力高層次的運用——意志之力,結合在武道上的領悟就可以衍化出武道意志!

而段無陵的那一張王牌就是武道意志。

一般的碎虛境強者都會給自己比較看好的後輩留下一道保命符,也就是在對方的魂海之內留下一股武道意志。

這一股武道意志留存於武者的魂海或魂界之內,對武者本身不會產生任何干擾或者影響,也不能被武者主動運轉抽取,不受對方的控制,屬於獨立於武者本身的存在。

但是當擁有者一旦遇到生死危機的時候,這股武道意志就會自動激發,幻化成一道元神虛影,如果擁有者到達碎虛境還沒有動用股武道意志的話,拿它就會自動消散。

當然碎虛境級別的武道意志還不足與擁有自主意識,而擁有者依舊不能抽取虛影力量為己用,只能被動防禦。

有人說,那這不是等於雞肋的存在嗎?要他何用?

這就錯得離譜上天了,在武道意志的護持下,在武道意志沒有完全消散之前,基本上可以無視碎虛境一下任何程度的攻擊,騎馬讓你立於不敗之地。而且對擁有者的速度和力量也有有一個大幅度的提升。

可以無視你的任何攻擊,速度又比你快,打打不過,跑又跑不掉,你還能怎麼辦?

但是這畢竟不是生死之戰,而從先前的表現來看,段無陵想要一招擊殺楚銘估計不太現實,只要讓楚銘把握住一絲機會,閃身到擂台之外,那就算比賽結束了。

而且,武道意志屬於一次性消耗類型,是違反賽規的,成績依舊算不得數;到時候還白白浪費了一道保命符要知道打入一道意志進入別人的魂海,十分耗精費神的,就算是碎虛境的封帝皇者也不願意多做。

更重要的是,一個人一生只能擁有一次這樣的機會,擁有之後,即使有碎虛境強者願意,但是你的神魂已經產生了抗拒性,一旦引起排斥,以天心境或天地境級別的靈魂強度去抗衡碎虛境強者的意志,無異於以卵擊石!

與此相比,第一和第二的差距反而不那麼重要了!畢竟那可是代表著一條命,一次重新來過的機會!

段無陵其實也懂其中的道理,當時只時一時衝動,現在已經冷靜下來,再次恢復了帝王本色,冷靜睿智,自信沉穩,雙眼之中精光閃爍,戰意四起。

不過楚銘到時絲毫不在意,依舊那副淡定從容的樣子;站在帝王之才和不世之才之間,眾多玄武才俊之前沒有絲毫壓迫感,彷彿本就該是這個樣子。

「傑榜第二十四名:靈碟宗孫芳!」

待最後一個名額報過,四十五到年輕一代的身影林立在擂台之上,他們代表著整個玄武域年輕一代最高的水平,是玄武新一屆的領袖,是玄武的希望!

今天,他們就是整個玄武的焦點!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擂台之上,眼中閃爍著炙熱且嚮往的光芒。

昂!

突然,一聲高亢的龍吟聲響起,正對著擂台的那條巨大的龍頭雕像雙眼之中閃過光芒,彷彿是巨龍睜開了雙眼。接著竟如元神出竅一般從雕塑內部遊離出一條巨大的龍形虛影!

整個龍形虛影足足長達九丈,取數之極尊,身上的鱗爪清晰可見,崢嶸畢露,呈現淡紫色,神態威嚴,看到它,就好像看到一條騰雲駕霧的真龍。

突然龍形虛影仰天咆哮,龍吟再現,巨大的龍軀竄天而起,尊貴霸氣,氣場之強,讓在座的許多天地境強者都心驚不已,不斷起絲毫不遜之念。

在眾人的震驚當中,紫龍虛影對著楚銘等著再次一聲咆哮,接著整個武場都不斷震顫起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對啊,上屆才俊榜好像都沒發生這樣的事啊!」

「上上一屆也沒見過啊!」

這樣的異狀讓很多人都不安起來,只有少數幾個人閱歷豐富之人隱隱覺察到要發生什麼事了,一個個心中狂喜。

一排排的觀眾席都亮起了淡紫色的光芒,接著不斷朝楚銘等人所站立的擂台之上飄去。

此時天色已經放晚,這如同螢火蟲般的光點頗為夢幻,讓許多女修都不禁讚歎起來,隨著紫氣的不斷聚集。擂台上的的紫氣漸漸轉變為濃霧,甚至要轉化為液體。

不知過了多久,周圍不在有紫氣飄出,擂台之上也氤氳繚繞,濃郁到了極點,突然重重紫氣急速凝實,化作一條條巨龍,朝著場上的年輕才俊的體內鑽去。

其中以楚銘、段無陵、安世道吸收的最多,尤其是楚銘,渾身都被紫氣包圍了,連皮膚都隱隱帶著紫氣。

下一刻,天空中的九丈巨龍怒吼一聲,一頭撞入虛空,接著慢慢有一個黑色的漩渦形成,帶著濃郁的空間氣息,彷彿通向另一個世界。

「玄武秘境!」恭親王雙手緊握,一字一頓道,眼中是絲毫不掩飾的狂喜。

「這是,玄武秘境?」

「玄武秘境居然真的存在!」

「我還以為是書中杜撰的呢!」

其他學識淵博或者眼界較高的人,也慢慢意識到了發生了什麼事,一個個全都欣喜若狂。

玄武秘境可是域界級的寶地,裡面的天地元氣可是外界的十倍不止,而且裡面各種奇珍異寶,武功秘籍,上古神兵,可以說是千載難逢的機緣,傳說每一個進去的人都能得到莫大的好處,實力境界都能更進一步。

這玄武秘境已經有數百年沒能開啟了,沒想到今天居然重現天日!

一時間,眾說紛紜,很多觀戰武者臉上露出狂熱的神色,其中包括天地境強者,畢竟玄武秘境不是普通的地方,進去之後,可以在武學上得到很大的進步,至於有多少進步,就要靠個人悟性和能力了。

「潛龍秘境入口會存在一個時辰,快抓緊時間療傷,以最巔峰的狀態進入其中。」

各大宗主召回進入才俊榜的弟子,聲音急切。

不一會兒,擂台之上的所有才俊榜全部都回到了自己的宗門實力範圍,那些宗門高手也一個個全力以赴,各展其能,幫助自己勢力的弟子療傷。

半個時辰之後,所有人再一次聚集到擂台之上,玄武秘境入口的正下方,一個個抬頭看著裡面的情形,激動不已。

恭親王地位最高,身份最尊,此時站了出來,朗聲道,「你們這一次進入玄武秘境,是機緣也是挑戰。兩者並存,要知道,天下沒有白拿的午餐,一般在寶物周圍都會有機關、妖獸把守。寶物越貴重,危險越大。希望你們量力而行,不要一時衝動,不然悔之晚矣。」

「謝前輩提醒!」

「好了進去吧!」恭親王大袖一揮。

就在眾人準備進入秘籍的時候,突然武場其他方向有數道身影急速朝玄武秘境的入口之內掠去。

「憑什麼只有他們可以進去!」

「就是玄武秘境是整個玄武域的,人人都有份!」

「別以為我們不知道,他們都是你們這些大宗們的弟子,進去得到的寶貝最後自然也都是你們的,你們休想獨佔!」

「就是!不能讓你們這些大勢力把持,我們也要進去!」

「兄弟們,走,一起進去找寶貝!」

一道道聲音傳出,帶著無盡的狂熱。彷彿如魔音一般,不斷撩撥著在場每一位武者的心,讓他們一個個面露沉思,在考慮要不要冒著得罪數大宗門的壓力跟他們一起進去。

「猶豫什麼,實力才是王道!」

開始有人動心了,有第一個就有第二個,第三個……

不過其他還在觀望的人卻發現,身處前排的那些頂尖高手都無動於衷,正襟危坐,絲毫沒有要阻止他們的意思,反而有人臉上還掛著笑意。

噗嗤!

噗嗤!

驚人的一幕生,

沖的最前的幾人彷彿飛蛾撲火,在他們靠近玄武秘境的時候,一股空間絞殺之力憑空產生,將他們碾成粉碎。一絲痕迹也未留下。

驚得後面的人急忙止住身形,不敢前進一步

不過就在這時,恭親王的聲音再度響起「蠢貨,如果誰都可以進,還輪得到你們!」

接著真氣涌動,運起浩然掌勁,輕輕一推,一隻巨大的手掌拔地而起,把先前打算進入秘籍的人全部推進入口。

噗嗤~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