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下的一個就是萌萌了,她一直討厭小舞,她覺著如果沒有小舞,她就會和英俊在一起。

她從來沒有想過,如果不是小舞在這裡,英俊根本不會留在這裡。

尤其是在她聽到了英俊和小舞要出國的時候,她的心裡每天都提心弔膽的,一直黏著英俊,生怕一個不留神,他便會從她的眼前消失掉。 夜很深了,她還沒有睡著。她無意於在床上躺著,便披了衣服起來了。

當她悄悄地走到英俊住的房子門口的時候,聽到那熟悉而均勻的鼾聲,滿足的笑了。

大半夜的站在一個男子的門口,孤男寡女的,萬一被老闆娘看到,不好解釋。

所以她迅速的移步了。此時正是八月的季節,菜地里的青菜正是鬱鬱蔥蔥的時候,她止不住的超前走了幾步,站在菜地的旁邊。

就在她漫無目的的搜尋的時候,目光鎖定了那堆銀子。

起初以為是做夢,她也使勁地咬了自己一下手指,感覺到痛的時候,她知道自己不是做夢,一切都是真的。

她也把銀子放在嘴邊咬了一下,發現是真的。

就這樣,她的貪念瞬間產生,如果有了這些銀子,英俊就不用出國了。她便可以和他浪跡天涯,這些錢足夠他們過日子了。

她是懷揣著這種美好的夢想,把那些銀子兜回自己的屋子的。

一堆銀子,她一個沒有落下的全部撿走了。只是她沒有注意院牆的上面多了一個腦袋,正密切的注意院子里人的行動,直到確定人拿走了,那個腦袋才消失。

所以,秋香再次的出來的時候,什麼也沒有看到,她還以為自己遇見鬼了。

這奇怪的一夜就這樣的過去了。

第二天早上起來的時候,萌萌的臉上早上隱隱有著笑意,但是沒有表現出來。在聽到妞妞死訊的噩耗時,大家悲痛欲絕,畢竟在一起生活了多麼久,如同親兄妹了,說走就走了,那麼年輕的人,怎麼不讓人傷心呢?

萌萌也陪著他們哭,但是腦子裡卻一直在想著銀子的事情,直到把妞妞安葬了。大家才有清凈的時間。

萌萌才有時間去規劃她的銀子該怎麼用,怎麼告訴英俊。大白天的也不好單獨約他出來,她決定就定在今晚,今晚的時候她一定要告訴他私奔的事情,也一定要告訴他她發財的事情。

讓他無任何後顧之憂的跟著她走。

安葬完了妞妞,秋香也在屋子裡沉思,昨天夜裡真的是太奇妙了,為什麼事情會這樣的巧呢?

一夜之間,先是妞妞死亡,而後是院子里有一堆的銀子,後來又不翼而飛了,說出來大家都不一定相信呢。

就在她沉思的時候,忽而院子外有嘈雜的聲音,繼而是紛亂的腳步聲,後來夾雜著驚恐的喊叫聲,道,「你們幹什麼啊?你們幹什麼啊?」

「你們老闆呢。老闆出來。」

聽著這兇狠而霸氣的聲音,秋香知道壞了,難道是官兵來了。他們從不犯法,官兵來幹什麼呢?

她站起來,朝著院子里看了一眼,富貴正在埋頭鋤菜,大概妞妞的離去使他也傷心,只能這樣排解心中的煩悶和憂傷。

秋香快步跨出了自己的屋子,果然看到以前凶神惡煞的士兵,狼一樣的撲過來了。

「據有人具備,你們在官府演出的時候,偷了官府的銀兩。」官兵們大聲地道。

秋香一個愣神,大聲地道,「大爺,冤枉啊。你就是給小的十個膽,小的也不敢偷官府的銀子啊!」

「少廢話!嗖!」 辦事處大廳內。

“咣噹!”

門外的私家車上,一個帶隊的青年推門進屋之後,掃了一眼手裏拎着刀的騰翔,還有正在牆角拎鎬把的大胖等人,不屑一笑:“你們就是千喜公司的人,是吧?”

“艹你媽,你想幹啥?”小喬手裏攥着一把大卡簧,瞪着眼珠子問了一句。

“剛纔是哪個B養的跟宋恆動手來,站出來,讓我認識一下。”青年說話間,兩臺依維柯上下來的人也開始往房間裏面走,很快就把商網門前堵了個水泄不通。

“我打的,怎麼着!”騰翔看見對夥來了大幾十人,就知道今天這件事躲不過去,一點不怵的拎刀往前邁了一步。

“我他媽幹你唄,你說怎麼着!”帶隊青年說話間,直接奔着騰翔竄了上去,同時抻開了手裏的甩棍。

“嗖!”

騰翔看見對夥動手,凌然一刀劈了下去。

“當!”

帶隊青年擡手一擋,兩把刀發出一陣錚鳴。

“噗嗤!”

小喬看見對夥動手,從側方竄上去,一刀懟在了帶隊青年腿上,隨後大胖一鎬把輪上來,帶隊青年應聲而倒。

“這幾個B養的血彪,你們挺猖狂啊!”後面的一個青年看見帶隊的一回合讓人放倒,拎着刀猛地竄了上去:“卷他們!”

“呼啦啦!”

青年話音落,沉悶的腳步聲泛起,門口的三十多人全都奔着騰翔和張傲他們一行五人撲了上去,後面那些跟着來湊數的人,也開始打砸屋裏的電視、電腦、魚缸。

“噗嗤!”

“咣咣!”

“嘭嘭!”

“……!”

隨着雙方碰撞在一起之後,長錦那邊的三十多個人,就宛若一個推土機一般,直接推着騰翔和劉悅一衆人等衝到了大廳中間,雖然幾人手裏的刀不斷地往人羣裏面剁,但是根本就攔不住這些人。

騰翔、大胖和小喬這三個人,屬於從小玩到大的發小,這麼多年以來,騰翔始終在上學,但大胖和小喬卻始終在街面上瞎混,雖然沒闖出什麼名堂,但是在二十多歲這羣街頭小流氓的圈子裏,他們倆也算是比較出名的人,平時大仗小架的也沒少打,不過他們這個年齡段,已經過了生荒子那種打起來之後不管不顧的年齡,長久的街頭鬥毆累積下來,已經讓他們習慣了出手時避開要害,奔着胳膊腿去使勁。

這種做法,並非是說他們魄力不足,只是對於這些平時能拿到幾百塊錢人頭費,都可以沾沾自喜一整天的底層混子來說,動手的時候只打四肢,是一代一代底層混子總結出來的經驗,是在他們看來最穩妥的辦法,也是代價最小的行爲方式,否則以他們的能力和社會關係來說,別提重傷害了,就是一場微不足道的輕傷害,都能讓他們進去撅上好幾年。

今晚這個場合,劉弘力那邊找來的人,大多也都是臨時僱用的街頭混混,只有七八個自己人,這些人都是常年在長錦地產領着工資,專門吃刀頭飯的選手,因爲背後有公司平事和撐腰,所以這些人下手都挺狠,這麼一來,雙方高下立見,鬥毆持續三分鐘之後,對夥的人依舊在往前衝,而頂在最前面的大胖,身上至少已經被砍出了三道深可見骨的傷口,血點子甩了滿牆。

“嘭!”

隨着一根鎬把從側面襲來,大胖身子一歪,被人砸的連續退了數步,腳下又被魚缸裏掉出來的魚一滑,轟然倒地。

“呼啦!”

大胖這一倒,五人並排的防線瞬間被撕開了一道口子,人羣再次上涌,倒地的大胖頃刻間被人圍住,無數刀棒落下。

“噗嗤!”

“噗嗤!”

大胖這邊倒下之後,騰翔手裏的鋼刀連續揮舞,剁跑兩個人之後,劉悅也也一步上前,一刀懟在一個人的肚子上,推着他往前衝了一步,隨即伸手搭住了大胖的手腕,把他從地上拎了起來。

“這都折騰半天了,你找的人呢!”劉悅把大胖護在身後,一邊瘋狂揮刀,同時扯着嗓子大聲吼道。

“咱們門前的路不能停車,他們都在附近的一條輔路等我電話呢!”大胖捂着嘩嘩淌血的胳膊退後一步,伸手就掏出了兜裏的手機。

“小心!”

在大胖打電話的同時,小喬一聲暴喝,從旁邊一把推開大胖後,反手一鎬把砸在對方一人肩膀上,將其撂倒。

“艹你媽,三十多人打他媽五個都打不過,你們還能覥着臉拿人頭費嗎!”人羣最後方的帶隊青年捂着腿站直身體後,靠在牆上提高了嗓門:“把人趟平,之前答應的人頭費翻一番!”

“呼啦!”

帶隊青年話音落,略有渙散的人羣重新集結上前。

“噗嗤!”

騰翔拽着一個人的前衣襟,手裏鋼刀前送:“媽了個B的,你們來之前想沒想過,拿這點人頭費,夠不夠你們買墓地的!啊?!”

“去你媽的,你們出來混,是他媽靠喊口號起家的唄!”長錦那邊的一個青年衝上前來之後,對着騰翔太陽穴,憤然一鎬把掄了上去,騰翔看見襲來的木棍,下意識的擡手一擋。

“嘭!”

巨大慣性之下,騰翔被對方一鎬把砸的撞在了牆上,隨即被人羣吞沒。

“小騰!”距離騰翔不遠處的張傲看見這一幕,攥着大卡簧連續捅了兩三個人,伸手就要把騰翔拽出人羣,結果剛一伸手,就被人一刀砍在了胳膊上,後背隨即再次中了一刀。

“咕咚!”

連續捱了兩刀的張傲疼的一咧嘴,應聲倒地。

隨着騰翔和張傲倒地之後,大胖開始站在後面扯着嗓子打電話,不到半分鐘的功夫,劉悅和小喬也先後倒地,大胖拎着刀胡亂揮砍了幾下,很快被人羣吞沒。

“都給我往死收拾!打夠了再對話!”帶隊青年看見對夥的人全躺下了,又是一聲吼。

“嗡嗡!”

帶隊青年話音未落,門外的道路上開始接連響起了引擎的轟鳴聲,隨後十數臺價值不足三萬塊錢的低端二手車,全都轟鳴着向辦事處駛來,隨着車輛停滯,車門不斷關合,數十名二十出頭的小青年拎着刀棍,紛紛向辦事處涌去,跟長錦的人遭遇之後,雙方一句廢話沒有,直接在門前開懟。

“嘭嘭!”

趕來的人羣中,一名青年手裏拎着鋼管,在對方頭上連續擊打兩下,把人放倒之後,扯着嗓子吼了一句:“大胖,你在不在?!”

“冕子,把人都給截住,一個別放走!”屋裏正被人圍毆的大胖聽見自己的朋友來了,咬着牙一輪衝鋒,再次放倒兩人,旁邊的騰翔和劉悅等人也掙扎着竄起身,屋裏的五個人很快擠在了一起,滿身是血的開始繼續跟對方的人血腥互毆。

“呼啦啦!”

大胖那些朋友聽見房間內傳出的喊話聲,也開始邁步往房間裏面衝,一時間,商網內的哀嚎聲和叫罵聲不絕於耳,彷彿要把房子掀翻了一般,面對這種大幾十人的羣架,過往路人和周邊商鋪裏的客人全都開始聚在門外看起了熱鬧。

商網大廳內。

“噗嗤!”

劉悅擡手一刀,剁翻了身前一人之後,邁步就向那個帶隊青年竄了上去:“你他媽在後面不是指揮的挺好嗎,來,我練練你!”

“我去你媽的!”帶隊青年聽見這話,一點不怵的往前邁了一步,腿部傷口滋滋冒血。

“嗚嗚!”

與此同時,一陣警車的汽笛聲自街道上泛起,隨後無數警燈閃爍,辦事處門外被大片的紅藍燈光籠罩。

“我艹,有警察!”

商網門口,不知道哪邊的人率先吼了一嗓子。

“跑!”

“撤!”

“往外走!”

“別他媽擠了!”

“……!”

一時間,商網內外亂做一團,但凡身上沒傷的人,全都開始往門外跑去。

“呼啦啦!”

隨着人羣退卻,騰翔一夥人身邊的壓力驟減,劇烈運動之後的乏力感,讓幾人開始大口喘息,身體多處受傷的大胖更是一屁股坐在地上,微微有些翻起了白眼。

“全都站住!不要跑!”

“雙手抱頭,蹲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