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靜馨有些回不過神來,但很快就回過神來,趴在桌子上,悶悶不樂。

龍韓傲知道她的慾火什麼,在苦惱什麼,他原本就坐在她身邊,所以伸過手,揉了揉劉靜馨的頭,眼中全是寵溺,

「馨兒,是不是有很多問題想問呀!」

不是疑問的語氣,而是肯定的語氣。

聽見龍韓傲的話,劉靜馨一個激靈坐,看向龍韓熬,眼中充滿了欣喜,就連聲音都愉快了許多。

「你是不是還知道什麼他們沒有查的到的事?」

龍韓傲微微點頭,嘴角勾起了一絲邪魅的微笑。

「馨兒,你是不是忘記了之前劉文濤給你的那個匣子呢?」

「匣子?」龍韓傲突然提起那個匣子,這讓劉靜馨有些疑惑。

「是呀!劉文濤不是給過你一個匣子,剛剛我們在馬車上試過都打不開的匣子,難道你把它扔了嗎?」

見劉靜馨滿臉疑惑,還以為她把那個匣子扔了。

「你說的是這個嗎?沒有呀,劉文濤不是說這是我娘親留給我,我怎麼可能把它給扔了呀!」

劉靜馨其實是故意逗他的,誰叫這個男人敢欺負自己。

「那就好,那你現在知道怎麼打開這個匣子?」龍韓傲微微鬆了一口氣,問道。

劉靜馨明顯感覺到龍韓傲的小動作,眼中閃過一絲疑惑,為什麼他會因為知道自己沒有把匣子扔掉而鬆了一口氣,難道說這個匣子里有什麼秘密,還是說這個匣子里有什麼是他所需要的嗎?

讓劉靜馨害怕的是,龍韓傲其實是帶著目的接近自己的,就連說喜歡自己都是騙人的。

龍韓傲那裡知道劉靜馨心中的想法,他只知道只要這個丫頭的實力提上去了,那麼就不會那麼的危險,而且這個丫頭的身份肯定沒有那麼簡單,單單是那個從來沒有聽過說的靈魂穿越異世界,還有那位素未謀面的劉夫人,連帶著追殺劉夫人的幕後勢力,這個丫頭真真是危險重重呀! 「回來后我查過古書,那個匣子叫做『傳』,整個大陸也只有你那麼三個而已。」

龍韓傲自己其實也很驚奇的,這個小丫頭到底是什麼身份,準確來說就是,這丫頭的娘親是什麼身份,能拿出這麼一個寶貝。

「『傳』?那是什麼東西呀?有什麼用呀?」

劉靜馨很疑惑,那不就是一個破匣子,居然那麼珍貴,還整個大陸只有三個。

「『傳』也可以簡明來說就是傳承,但是這個傳承又分很多種,傳說當年九天玄女隕落,留下了三個傳承,都裝在了『傳』的裡面了,但是這個三個傳承也不是什麼人都可以打開的,只能是有緣人才可以打開的,也因著這個條件,所以數萬年來沒有一個人可以打開。」

「既然都沒有人可以打開,那麼現在還有兩個在那裡呀?」

劉靜馨聽見沒有人能夠打開,那就說明了那兩個匣子還在這個世上了。

龍韓傲伸手捏了捏劉靜馨那小巧的鼻子。

「你這個小丫頭真真是個人精呀!沒錯,除了你手上這個,還有兩個都還在世上,正好我還知道在那裡,小丫頭你是不是有些貪心了呢?一個都還沒打開,就想要其他連個的下落了。」

「才沒呢,反正他們都大不開嘛,放著也是廢物一個,該不如都給我呢,說不定我就是那個有緣人呢!你說是不是呀!」

劉靜馨調皮得吐了吐舌頭道。

「你呀!哎,也是,或許你就是有緣人吧!目前有一個『傳』在你得手上了,其他兩個既然你要,那麼我會幫你拿到的,接下來你最重要得任務就是修鍊,提高你的修為,不然以你現在得修為,根本就是就找不到你娘親,就算找到了,你也會拖累你娘親的。」

劉靜馨也知道,自己現在最重要的事就是修鍊,以自己現在的修為,不管做什麼事,都是畏首畏尾的,所以要強大起來,不能在這樣了,不然什麼時候都找不到自己的娘親。

「對了,我想找個地方修鍊,哪裡的靈氣最濃郁?」

「你現在的確最最需要修鍊,提高自身的修為,那麼一起去清風吧!」

「什麼?清風?是哪裡?」

劉靜馨連續問出了三個問題。

「清風山莊,本是一個避暑山莊,裡面的靈氣很濃郁,而且也很精純,很適合你修鍊,至於其他兩個『傳』,你不用操心了,我會幫你拿回來的。」

龍韓傲很真重的看著劉靜馨說道。

「我不需要,我會自己去找那兩個的,謝謝你對我這麼好,也謝謝你這麼幫助我,以後你有需要我的地方,只要我做的到的,我絕對不會推辭的。」

劉靜馨畢竟還是不相信龍韓傲了,就算他對自己的感情是真是假,但是這麼多年的殺手生涯,讓她無法那麼容易的相信人。

聽見劉靜馨的話,龍韓傲也有些挫敗,看來這條追妻的路還很漫長,看來要繼續努力了,一定要拿下這個小丫頭。 雖然剛開始的時候,他的父皇不同意,但是為了娶到她,他將自己過世的母親搬了出來,只為能娶到她。

龍躍天本來是不同意的,龍韓傲是他最疼愛的兒子,他已經對不起自己最愛的女人,不能在對不起自己最疼愛的兒子了,所以,就在龍韓傲搬出陳涵媛,他只能無奈的同意了,但是他還是沒有放棄,他想如果必要,他絕對不會讓劉靜馨活在這個世上。

「我····我現在·····哎呀!我現在還接受不了你,我答應你會盡量接受你,只希望你記住今天的話,我這個人最討厭,也最恨背叛,希望你不會背叛我。」

劉靜馨直視著龍韓傲的眼睛說道,像是要看進龍韓傲的心裡,在劉靜馨的心裡,不許有背叛,所以,在還沒開始之前,就要把這個種子扼殺在搖籃里。

「相信我,像我發誓的那樣,就算全世界都背叛劉靜馨,我龍韓傲也絕對不會背叛你,我會永遠守護在你的身邊,會把你看的比我自己的命還重要,你就是我從現在開始的底線,觸碰到你,就等於觸碰到的我底線,我會讓那些以前欺負過你的人付出代價,我會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劉靜馨是我這輩子,不,應該是我龍韓傲永遠最愛的女人。」

震驚了,徹底的震驚了,這次龍韓傲根本是在宣誓,他知道,他的父皇對劉靜馨起了殺心了,所以他故意將自己的聲音用靈氣傳播出去,就是要讓他的父皇知道,誰要是敢動劉靜馨,那麼就等著他的報復,不管對方是誰,就算是他的親生父親也照滅不誤。

此刻皇城都轟動起來了,他們那神祗一樣的煜王尊上,居然會對天發誓,還是為了一個人,頓時大家都在猜測誰是劉靜馨。

「喂,誰是劉靜馨呀?你們有聽說過嗎?」一個最先反應過來的老百姓問著身邊的人。

他身邊的人低頭沉思了一會兒,搖了搖頭道:「不認識呀!帝都有這個一個人嗎?聽名字像是一位女子?」

這是不知道那裡跑出了一個人說道:「劉靜馨都不認識,她就是相府大小姐呀!」

總裁,我已婚! 「什麼,相府大小姐,她······她不是個傻子嗎?煜王尊上怎麼會看上她呢?應該是另有其人的。」

那個人剛說出來,就有人反駁了。

這也不怪人為什麼不信了,開什麼玩笑,那個劉靜馨是傳說中的花痴、廢物、傻子一個,煜王尊上怎麼會看上她,絕對是不可能的事。

「嗨,你還真不要不相信,你也知道我的姥姥的七舅舅的兒子的侄女的兒子的女兒,哎呀!總之就是我有個親戚在當今身上身邊當差說的,相府大小姐跟煜王尊上定親了,還是今天早上的時,煜王尊上親自去請的聖旨,本來皇上是不肯的,好像是煜王尊上用真情感動了皇上,所以才下了旨意。」

那個被反駁的人不服輸,直接就拿出證據來了,這讓圍在他身邊的那些老百姓睜大了眼睛了。 「哎…你這丫頭…哎…」

龍韓傲一嘆又嘆,就是說不出責怪她的話。

只是伸出手揉了揉她的小腦袋,再次嘆了一口氣「哎…」

「哎哎哎,哎什麼呀!你又沒有吃虧,你要知道,讓我欠一個人情,是很難得的,你還一臉不樂意是什麼意思?」

劉靜馨見他一直在嘆氣,頓時就不樂意了。

龍韓傲見她如此可愛,不由微微一笑,寵溺的揉揉劉靜馨的小腦袋。

「好好好,我不該笑話你,讓你欠我一個人情,很不容易,所以,只要你開心就好,但是我會努力讓你知道,我對你絕對是認真,你也要知道,我對你永遠不會出賣你,背叛你,就算是全世界都背叛你,我也絕對不會背叛你的。」

就算是全世界背叛你,我也不會背叛你,這句話震撼到了劉靜馨的心,這幾天龍韓傲為自己做的其實夠多的了,說不感動真的是假的,但是他的表現,怎麼都不像是沒有目的的。

「我知道讓你現在就接受我是件很困難的事,我承認,剛開始接近你是有目的的,但是經過這幾天的相處,我是真的對你有感覺,或許你會感覺很假,但是,丫頭,我可以對天發誓,我對你的感情是真的,如果有半句虛假,我龍韓傲不得好死」

說著說著,龍韓傲就抬起手,伸出三根手指頭,對天發誓。

這個大陸有個不成文的規定,那就是不會輕易發誓,因為發完誓,如果沒有做到,那就會降下天道懲罰。

所以這個大陸上的人,都不會輕易發誓,萬一做不到,一不小心被雷劈了怎麼辦。

有人可能會問,那個雷不可能一直跟著劈,一定有時間的,只要躲過,不就沒事了。

那麼你就想多了,以前也不是沒有人這麼想過的,但是無一倖免,都被雷神公公給滅了,所以再也不敢亂髮誓了。

見龍韓傲發誓,劉靜馨再次震驚了,其實不止是劉靜馨震驚,就連在彩虹里的劉家老祖也震驚了。

劉新成是知道天道誓言的,所以見龍韓傲發誓,也是一驚,沒想到這丫頭真是好運呀!他看的出來,這個男人的實力非同小可,也非是池中人物,居然會為這個小丫頭能做到這個地步。

劉靜馨被驚的半天都回不過神來,她也沒想到,龍韓傲會發誓,而且還那麼毒,真是拿命在賭。

還真的是被劉靜馨真相了,的確,龍韓傲的確是在賭,更是拿自己的命在賭,更是拿自己的一輩子在賭。

呈幾何時,他以為自己不會愛上任何一個人,當母親在自己面前自殺了,從哪開始,他就厭惡女人,一切異性生物。

直到遇見了她,不知為什麼,總是不自覺的想要靠近她,所說兩個人從認識道現在都不到一個禮拜,但是自己就是想靠近她,想守護她,不讓她受一點傷害。

所以查到太子有意要退了她的婚事,就立馬不管不顧的早就皇上賜婚與她,只想保護她。 「啊····不是吧!我們的男神怎麼就跟那個一個女人在一起了,不是說劉靜馨是跟太子有婚約的,怎麼跟煜王尊上給扯上關係了呀??」

在那個有親戚在宮裡當差的人剛說完,旁邊路過的一個像是那個有錢人家的小姐就尖叫起來,怎麼也不相信龍躍天會給龍韓傲與劉靜馨賜婚,更是說出了被大家遺忘了的另一件事,那就是劉靜馨與太子之前的婚事。

「對呀!不是在那個劉家大小姐剛出生不久,皇上不是為他們賜婚過了嗎?怎麼現在又次婚給煜王尊上了?」

大家議論紛紛,那個路過的小姐見大家重視起這件事,連忙又繼續添油加醋道:

「肯定是那個劉大小姐的手段,不然就是煜王尊上是被逼得,肯定是煜王尊上有什麼把柄在她手上,所以她硬逼著煜王尊上娶她,還放出這麼一番話來,肯定是這樣的,你們大家說對不對?」

「對,肯定是這樣的,肯定是煜王尊上有把柄在劉家大小姐手上,所以逼不得已」

就這麼一兩句話,就把劉靜馨帶進了不義的地步。

見大家都被自己帶入劉靜馨是壞人的想法里,剛才那個路過的女子,嘴角勾起一絲不易察覺的詭笑,見大家沒有注意自己,偷偷的往後退了一步,退出了人群,朝著偏僻的地方而去。

從人都沒有注意,自己被一個黃毛丫頭帶進了誤區,他們都覺得是龍韓傲有把柄在劉靜馨手上,卻忘記了龍韓傲是何等的存在,怎麼會被劉靜馨給威脅呢?

在所有人沒有注意的地方,一個黑影閃過,跟在那個女子的身後,一起進去了偏僻的巷子。

那個女子進入巷子后,用手巾擦乾淨臉上的妝容,突然感覺身後一道勁風襲來,剛想開口呼救,眼前一黑,就暈倒在地上了。

只見剛才那個黑影上前一步,將地上的人扛在肩上,在一個閃身,消失在原地,沒有留下一絲痕迹,好像從來都沒有出現過一樣。

現在外面的情況,劉靜馨根本都不知道,也不知道自己已經成為老百姓心目中的惡毒女人。

她現在震驚在原地,都不知道怎麼反應了,她從來都沒有想過,有一天會有一個男人如此對待自己,所以她不知道怎麼回應,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該不該動,自己應該說些什麼。

在彩虹空間里的劉新成再次震驚了,這次他跟劉靜馨一樣,都不知道怎麼反應,剛才龍韓傲用靈氣將他自己的聲音傳了出去,最最讓他震驚的是龍韓傲的實力。

小小年紀居然有如此實力,真真是絕頂天才呀!這還不是重點,重點是如此絕頂天才的男人,居然為了這個小丫頭下了重誓,更是為了這個小丫頭,準備與所有人做對,劉新成是過來人,知道龍韓傲這一番動作是做給他的父皇看的,所以不免對龍韓傲另眼相看,要知道,在這個大陸上,雖然強者為尊,但是男尊女卑的傳統還在。 先不說皇族了,就是稍微像樣點的人家裡都是一夫多妻的,所以,一個男人能為一個女子做到這個地步,真的讓人震驚了。

劉靜馨還沒回過神來,還是獃獃的緊盯這龍韓傲的眼睛,像是要從裡面看出什麼來一樣。

但是在空間里的劉新成回神了,回神之際,眼角一不小心就掃過了小綜那邊,卻見小綜一點都沒有震驚和驚奇,不以為然,像是習慣了這樣的畫面,見小綜如此,劉新成慢慢的靠近小綜。

「你怎麼一點都不驚奇呀?好像習慣了這樣的畫面?」

小綜斜斜地瞟了一眼劉新成道:「我有必要跟你說嗎?」

「你·····你·····氣死了,你這破小孩,你·······」

劉新成半天都不知道怎麼說小綜了,只能氣呼呼的指著小綜,半天說不出話來,但是心中升起一絲懷疑。

之前那個懷疑再次升起來,看來這個小丫頭的身份絕對不是那麼簡單的,當年魔尊跟九天玄女的愛情,是天道所不能能耐的,不然那麼兩個站在三界巔峰的兩個人怎麼會隕落了。

其實在劉氏家族還有一個只有家主才知道的祖訓,只是隨著劉新成自己的隕落,那個祖訓也跟著他一起埋葬了起來,好在劉氏家族的族譜上還有一些模糊的記錄。

現在劉氏家族只知道自家有一個祖訓,但是是什麼,還是沒有人能解釋出來,他們到現在都不知道自己家的祖訓到底是什麼,只知道有個祖訓來著。

見劉靜馨半天都沒有回過神來,龍韓傲有些著急了,他伸手在劉靜馨眼前晃了晃,還是沒見劉靜馨回神過來。

頓時有些著急了,連忙在劉靜馨耳邊溫柔喚道:「馨兒,馨兒怎麼了?馨兒快回過神來呀?」

劉靜馨其實是能感覺到龍韓傲的呼喚,但是,她就是無法回過神來,她現在只感覺自己在一個奇特的空間里,周身都是溫暖的光。

而且這些光很奇特,她感覺那些溫暖的光都自動鑽進自己的身體里,頓時就感覺一股暖流劃過丹田。

劉靜馨很清楚的感覺到自己身體里的變化,突然,一股疼痛襲來,讓劉靜馨立馬變了臉色,臉色發白,周身盈盈有一道暗紅色的霧氣浮起。

這下是龍韓傲震驚了,但很快就回過神來,想了想,臉上浮起一絲好笑,又無奈,這個小丫頭真是讓人吃驚,這樣居然都可以晉級,人家要從零級修鍊到淡紅色都要兩三年。

可是這丫頭呢!雖然她的封印打開了,只是這也是打開了一半,這樣說全部打開,那她修鍊速度就更加的快了。

這丫頭,不管是什麼都是最好的,世人只知道這丫頭是廢材,但是他們哪裡知道,這個小丫頭哪裡是世人口中的廢材呀!

如果著丫頭是廢材,那麼那些世人眼中天才就是廢材中的廢材了,哪個廢材能夠走個神就升級了,升級就升級,居然還直接升到紅階巔峰。 本來以為這個小丫頭會跟不上自己修鍊的速度,只是現在要擔心的是自己了,龍韓傲有絕對的信心可以拿下劉靜馨,只是這條追妻的路有些漫長,但是龍韓傲不後悔,因為這個丫頭值得自己這麼付出。

劉靜馨自己也懵了,現在是什麼情況呀?從來沒有修鍊過的劉靜馨疑惑了,但是她還是回過神來,剛回過神來就看向龍韓傲,開口就不客氣的問道:

「什麼情況?」

龍韓傲溫柔的看著劉靜馨的眼睛道:「丫頭,你真真是個奇迹,沒錯,就是你想的那樣。」

「真的嗎?我真的晉級了嗎?我不是在做夢吧?」

劉靜馨還是有些不相信,還以為自己在做夢呢!滿眼期待的看著龍韓傲,深怕這一切都是在做夢,或許有些人會不解,不就是晉級了,這人有什麼的,但是,這對於一個,從小就被叫廢物,還因此失去性命的人來說,這是值得激動的。

特別是現在還要靠著實力尋找母親的劉靜馨來說,更加值得激動了,這說明了,距離找到自己娘親進了一步了。

所以說,劉靜馨能不激動嗎?

龍韓傲很明白劉靜馨在激動什麼,所以他也不弔著她的胃口,只是溫柔的用手揉揉她的小腦袋。

「是呀!你這小丫頭,也不知道上輩子是什麼人轉世,居然這樣都能讓你晉級了,還一連晉陞到了紅階巔峰,你呀!真真是幸運女神的私生女」

劉靜馨根本就沒有聽進龍韓傲後面說的話,她的注意力都在那句晉陞到了紅階巔峰。

「才紅階巔峰嗎?那我什麼時候才有能耐找到我娘親呀?」

「什麼,你說什麼?」突然,一個驚叫聲在劉靜馨的腦子裡響起,在空間里的劉新成再次震驚了,這個小丫頭在說什麼。

劉靜馨被他這一尖叫震的腦袋生疼,不由抬手按著太陽穴,用意念跟劉新成交流。

「我說,才紅階巔峰,我什麼時候才能找到我娘親,什麼時候才能幫助她脫離危險?」

劉新成用手激動地指著空間大門,眼中是滿滿得不可思議。

「你。。你這小丫頭,有這樣的晉陞速度還不滿意,要知道,雖然紅階只是新手入門,也不像橙階開始有十級的分類,但還是有很多人因為有修鍊體制,卻無法入門,而做了廢物,現在你直接晉陞到了紅階巔峰,你跟我說,你還不滿意這樣的晉陞速度,你這不是打擊人嗎?」

劉靜心不以為然的用手按著太陽穴,心中對這樣的劉新成很是懷疑,都來時懷疑起劉新成的身份了,這樣不淡定,哪裡像是劉家的老祖宗,以前看小說,作者不都寫每個老祖宗,不都是那種高冷在高冷的嗎?哪裡像他這樣的,事實上,劉靜馨這麼懷疑,但也問出口來了。

「你這麼不淡定,哪裡像是老祖宗,你不會是冒充的吧!」

這最後一句話,劉新成被氣得夠嗆,瞬間怒氣高漲,顫抖著指著劉靜馨,半天說不出話。 見劉新成被自己氣的半天都說不出話來,也知道自己剛才的話有些過了,連忙道歉。

「好了,好了,師傅不要生氣,是徒弟不懂事,不應該那麼問話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