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名宮裝女子依次退下,只剩下其中三人。

「下面,就是這次交易會最珍貴的三樣寶物了。第一件,是來自異世界的奇物,一塊頭骨!經過老夫與眾多好友的鑒定,最終確認這塊頭骨出自一位妖族的聖階強者,應是遠古人妖大戰時期殞落天妖之頭骨。」

雲貴祥剛一介紹第一件寶物之來歷,便是引起大廳內一陣喧嘩,所有人都是大吃一驚,驚呼出聲。

「什麼?聖人境的天妖頭骨?」

「遠古時期的寶物?」

「真的假的?竟有此等事?」

不能不讓眾人質疑,畢竟,遠古時期乃是一個修鍊的好時代,聖人輩出,那數萬年間,除了如今依然可以找得到的,有記載的數十位上百位聖人外,還有著許多不為人知的聖人,他們留下了無數的寶物、神通、功法,每一樣,放到如今都是不可多得的至寶,會引起各大勢力的強力爭奪。

而八、九萬年前那場持續萬年之久的人妖大戰,更是留下了無數可歌可泣的傳奇,同樣也留下了大量的寶物,來自妖界的各種奇物便是其中之一,而聖人境的天妖骨頭、精血之類,亦是世間少見的寶物。

雲貴祥輕輕拍拍手,左側第一名女子伸伸一揮袖,一個三尺見方的木盒出現在高台上,上面貼著封印,雲貴祥揭開封印,輕啟木盒,露出裡面的情景。

一塊一尺多高,兩尺來長的妖獸頭骨赫然出現,通體銀白,散發著淡淡的光澤,頭骨的樣子與龍首頗為相像。

「經我與幾位道友共同鑒定,認為此當初殞落的此妖,應屬麒麟一族的無上強者。這塊頭骨是一頭雄性的麒所留之骨。此骨可以於煉製神器、也可以入葯煉丹,是不可多得之寶,下面開始競價,底價一億五千萬,每次加價不少於一千萬。」

雲貴祥微筆著說道,右手輕輕一揮,便略往後退。

杜風看著這塊頭骨,心中大為震憾,天妖的頭骨啊,而且是麒麟一族的強者,要知道,在這個世界,可是沒有麒麟一族,只有妖界才有,因此這種東西根本就是不可見的,除了遠古時期人妖大戰外,從未有人見識過麒麟的存在。

不過,一些古老的典籍上還是有著關於麒麟一族隻言片語的記載,據說此族雄性稱麒,雌性稱麟,集龍頭、鹿角、獅眼、虎背、熊腰、蛇鱗、馬蹄、牛尾於一身,能吐火,聲音如雷,是妖界中的王族之一。

杜風大為心動,很想將之拍下,不過想到自己的目標是最後一件,聖人所留之神通,便將心中的慾望壓下,專心看起眾人的爭搶。

「兩億!」很快便有人出價到兩億,當然,這肯定不會是最終的價格。

「兩億兩千萬!」

「兩億五千萬!」

加價之兇猛讓杜風都是為之震憾,這些尊者身家如此雄厚嗎?他的身家也不少了,幾次秘境、遺迹探險,還有斬殺敵手的所得,不算少,不過他後面還有一個杜府要養著,因此倒也不能全部自己花掉。

一下子拿出兩三個億來拍件寶物,他也是心疼的。

最終,被人以三個億的價格買走,杜風看了下,編號二百八十七號。

接下來是第二件,遠古時期的丹方。

第二名宮裝女子打開一個小小的鐵盒,裡面放著一頁金色書頁,雲貴祥將之取出,置於手中,向著眾人展示,不過其上有著禁制,眾人只能看到金光燦燦的外表,還有模模糊糊的字體,根本無法看清上面的具體內容。

「這頁書冊,大約傳自七萬年前,是一味丹藥的丹方,據說此方原本也不是我們這個世界所有,而是來自傳說中的仙界,是仙界的仙丹之方。」

雲貴祥不愧是通曉萬事,所有物品全都娓娓道來,能夠說出來龍去脈,而且無一不是極為隱秘之事,就連一些超級勢力也不一定知曉。

此番話更是引起眾人大驚,所有人都驚呆了!杜風亦是驚得霍然起身。 「真的嗎?」

「竟然是傳說中的仙界丹方?」

「雲道友可不要謊騙我等!」

「什麼?仙界?」

大廳內無數的嘈雜聲,所有人都是坐不住了,紛紛出聲。

有的人似乎知道仙界傳說,而有的人則是顯然根本一無所知,第一次聽到「仙界」兩字,包括那些高級戰皇還有大部分尊者,杜風亦是其中之一。

杜風內心劇烈跳動著,仙界?竟然還有這等存在?以前聽說的聖人飛升,一直以為他們是到另一個世界,難道就是所謂的仙界?

仙界的丹方?竟然流傳到人間來了?這種丹藥絕非凡品,不知有何功效,杜風心動了,如有必要,他準備放棄最後一樣,轉而拍下此方了。

「這個丹方有何效用?還有,之前雲兄曾講是殘缺丹方,又作何解?」有人沉聲問道,聽聲音似乎是一個老者。

眾人立即安靜下來,是啊,這才是關鍵之處,聽聽雲貴祥如何解釋。

「呵呵,這位道友問得好,下面老夫向諸位詳細解釋一番,否則,恐怕諸位也不會安心吧?」雲貴祥卻是笑呵呵的。

「此丹方最早出現在大約七萬年前,遠古一名煉丹大師無意中發現,驚喜之下,按照丹方所述,歷經數百年時間方才搜集齊各種材料,之後,按著丹方,煉丹十年,經過數次失敗之後,最終成丹三顆,一顆自己服用,一顆留給弟子,還有一顆則是與此丹方一同消失。」

「丹方沒留給他弟子嗎?」有人禁不住插話問道。

「呵呵,別急,聽老夫慢慢道來。」被人打斷,雲貴祥卻也沒有生氣,依然是面帶微笑,道:「這位大師雖然煉製成功,但是他知道他的弟子是不可能煉製成功的。因為,丹方上的材料極難尋得,其中一味葯需兩萬年以上的紅葉青冥果,而世間的唯一的一株果實已經被他采了,想要再煉此丹,便需要再等上兩萬年之久。」

所有人再次呆了,兩萬年火候的藥材?這誰能等得起?聖人的壽元也才一萬年而已,還有,這個什麼紅葉青冥果更是從未聽說過,在哪裡?

「這位大師殞落之後,丹方和第三顆丹藥便消失了,此後,大約過了三萬多年,這個丹方和丹藥再一次現世了,它出現在青州的一個宗派內,此派叫做匠神門,以煉器出名。」

對於雲貴祥的這一番話,許多人已經沒有反應了,只是獃獃地聽著,但是,杜風卻是再一次站了起來。

「匠神門?居然和匠神門扯上關係了?」杜風嘴裡輕聲說著,更加仔細地聽著雲貴祥的話,生怕漏掉一個字。

「匠神門內有著一株世間獨一無二的紅葉青冥果,在得到此丹方與丹藥之後,他們宗內的煉丹師們花費了數年時間研究,終於又煉製出了兩顆丹藥,此後,這個丹方再次失蹤,而匠神門也在一萬多年消失,直至今日此方重現。」

「那這個丹藥有什麼作用呢?丹方如何個殘缺法?」有人問道。

雲貴祥此時臉上笑意一斂,略帶著遺憾道:「這個丹方原本是兩頁書冊,如今只有一頁,因此說它是殘缺的。至於丹藥嘛,此丹能夠極大提升尊者境修鍊者的修為,可助其破障進階。」

「當然了,一個人只能服用一次,再多就沒用了!」雲貴祥又補充了一句。

能夠幫助尊者境的強者提升修為,進階突破?這個太逆天了!眾人再次沸騰了,不過隨即熱情一消,「只有半個丹方?那要它何用?另一頁誰知道在什麼地方?」

「就是,說不定是跟著匠神門消失了,誰能找得到!」

「關頁丹方還說是壓箱的寶物,雲道友未免有些開玩笑了。」

「是啊,而且就算得到了完整的丹方,那種兩萬年以上的藥材,也沒地找啊!」

聽得眾人一陣不滿的議論,雲貴祥則是淡淡道:「此等寶物,世間難見,既然諸位今日有幸見到了半部,誰又能說哪天不會再次碰到呢?也許有人運氣就是那麼好!下面,競價開始,底價八千萬靈石,每次加價不少於一千萬!」

競價開始之後,場面並沒有像之前那件頭骨般引起爭搶,反而是一陣冷場,沒有人出聲,雲貴祥不由得微微皺著眉頭,不過依然還是很有耐心地等著。

而此時,杜風的內心可謂是心潮湧動,激動得不知如何是好,在石屋裡走來走去。

這個丹藥是能夠提升修為的,他目前最為緊迫的自然是提升實力了,正好送上門來了。而且此事居然和匠神門扯上關係!

片刻之後,杜風定下身子,想起了聖器之靈,既然和匠神門有關,那就問問它,看它都知道些什麼,於是便用神識交流起來。

「剛才那人的話,你都聽見了吧?」

「嗯,都聽見了。」綠衫童子懶洋洋的樣子。

杜風壓了壓激動的盡情,道:「此事,你都知道些什麼?匠神門內有關記載,又是如何說的?」

「三萬多年前,宗內的幾位煉丹大師們獲得了此丹方,研究之後,成功煉製出丹藥,由於材料有限,只成丹了兩顆,加上原本的一顆,共三顆,分別給了兩名煉丹師還有宗內一名年輕的天才服用,後來,宗派界大戰,匠神門沒落,此丹方不知為何,有半頁流落在外。」聖器之靈簡單地述說了一番。

「那匠神門如今還保存著另外半頁嗎? 狼的誘惑:老公,要定你! 還有,那顆紅葉青冥果還在嗎?如今有沒有果子?多少年了?」杜風急不可耐地問道。

「嘻嘻,想知道啊?心動了?」聖器之靈此時卻是調皮起來,片刻之後方道:「剛才我說了,半部流落在外,另外半部自然在匠神門內,至於那顆紅葉青冥果自然是還在的,匠神門消失一萬多年,從沒有人知道那顆靈藥的存在,自然保存得完好的,果子嘛,一顆兩萬年火候的被我收著,還有一顆也有一萬五千年了。」

這一下,杜風徹底坐不住了,再次來回走動著,臉色一片通紅,不過不是猶豫,而是太興奮了,無法控制情緒,只好通過走動來緩解。 在養生膳坊呆了一會兒,然後幾個人就要離開了,鄭蘭蘭在清源那段時間跟著夏寸心學了不少的東西,現在做為膳坊總經理的她處理起事情來得心應手,一點也不拖泥帶水,算是個得力的助手吧。

「你說的事情我回頭就去幫你辦。」

臨上車前,寧巧馬上給公司的人打了個電話,把葉皓軒的要求說了一下,她憑著以前積累下的人脈,拉攏了一大批的得力幹將,所以公司的實力很強,效率高的出奇。

忙活了一天回到家裡,剛打開門,葉皓軒不自由主的一愣,只見蕭海媚、唐冰、鄭雙雙還有許彤彤幾個人齊聚在他家裡,看那架勢,是要開一場家庭會議。

葉皓軒被弄的有些摸不著頭腦,雖然幾個女人相處的很和睦,但是每當她們幾個聚到一起的時候,他還是感覺有些心驚膽戰的。

「你們……這是幹什麼?聚餐?」葉皓軒苦笑道。

「我的葉大少,我們的產業搬到京城這麼久了,難道你一點也不關心業績嗎?我們今天就是向你來彙報這段時間的戰果的。」許彤彤無語的說。

「呃……這個你們自己看著辦就行了,你們給我說我也不懂,我從小數學不及格,一看到數據就頭痛。」葉皓軒苦笑道。

「那也不行,先說說美顏這段時間的業績吧。」蕭海媚拿出了一份報告,把這段時間的收支名細等雜七雜八的數據讀了一遍。

葉皓軒聽得頭暈腦漲,他無語的說「媚媚,你就直說了吧,賺了多少,賠了多少?」

「算了,我給你做下匯總吧,你在長濟和美顏的股份,這一季度總共收入六十八個億,夠簡單直白吧。」蕭海媚無奈的放下手中的紙道。

「呃,不錯,不錯,我能分多少紅?」葉皓軒訕訕的笑道。

「拜託,這是已經分過的紅利,就是你葉大少拿到手裡的。」許彤彤無奈的和蕭海媚對視一眼,這貨敢情真的是一個小白。

「靠。」葉皓軒被嚇住了,他真的被嚇住了,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他竟然會這麼有錢。

要知道,長濟和美顏現在是剛剛搬到京城,等於說是剛起步,在一個季度就能有這麼高的收入,那發展起來豈不是要逆天了?他沒有料到幾個小化妝品和一些常規的中成藥會為他帶來這麼高的收入。

「這是剛起步,以後還有你賺的,如果不是我們發展的快會導致根基不穩,我真的想把你榨乾,說,你到底還有多少秘方。」蕭海媚雙眼放光的說。

「榨乾我?你們四個加起來都不夠。」葉皓軒嘿嘿一笑。

「討厭,沒正經。」幾女同時給他一個白眼。

「先別得意了,醫院方面可是一直虧損的,雖然醫院開業不久,但是你檢查費幾乎不收,藥費有時候甚至是半價蹭送,而且醫生護士的工資開的奇高,照這樣下去,一個月要虧損多少你心裡應該有個數。」唐冰嘆道。

「這個啊,虧損的話直接從我的賬戶上划就是了,反正我要那麼多的錢也沒有用,只要能把中醫發展起來,為老百姓造福,虧多少都行。」葉皓軒無所謂的說。

「醫院虧損的錢由美顏和長濟共擔一部分吧。」蕭海媚站起來道。

「那怎麼行?這醫院是我的。」葉皓軒搖搖頭道。

「怎麼不行了?你的就是我們的,我們這麼努力,就是為了做你的後盾,我說過,我們女人,沒有皇后的命,要有皇后的心。」蕭海媚道。

「對啊葉大哥,你還給我們客氣什麼?」許彤彤也笑道。

「我最沒用,幫不上你的大忙,不過你的醫學院開起來以後,我可是當仁不讓的院長,誰也不能跟我槍。」鄭雙雙站起來道「你的目標,也是我們的目標,你不會以為我們幾個,只是花瓶,都要靠你養著吧。」

葉皓軒有些感動,他站起來把幾個人一起攬入懷中,「謝謝你們,這輩子能遇上你們幾個,真是我的造化。」

幾個人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意。

就在這個時候,短暫的門鈴聲把這片溫馨給打破了,葉皓軒連忙鬆開了幾個人跑過去開門。

一打開門,只見門口站著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後面還跟著一個比葉皓軒年紀稍大一點的女人,這女人卻是葉皓軒姑媽的大女兒何歡,之前在葉家的時候葉皓軒見過一面,那男的就是她的丈夫於向文。

「表姐,你怎麼來了,快請進吧。」葉皓軒有些疑惑的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自己沒有和父母住在一起,葉家的人也不知道自己在這裡住的,她們夫婦是怎麼找上門來的。

「表弟,你幫幫我吧。」一進門,何歡兩眼一紅,差點要落下淚來。

「姐,你這是什麼話,我們是一家人,有什麼事情你就直說吧。」葉皓軒微微的一愣,有些疑惑。

「表弟,我是你姐夫,我們的事你也聽說過吧。」於向文嘆氣道。

「姐夫,到底怎麼回事,你說。」見何歡抽抽搐搐的抹淚,葉皓軒更加疑惑了。

他知道何歡的情況,由於之前她和於向文相戀,拒絕了家裡安排的婚事,而於向文又是從農村出來的,所以自己的姑媽一家對這個女婿看不起,一點也不幫襯著。

儘管於向文很努力,但是自身的能力有限,打拚了幾年了,才勉強還清了房貸,買下了一間幾十平方的房子,葉家的旁系竟然淪落到這地步,這說出去別人肯定都不相信。

「我和你姐結婚七八年了,早些年由於想打拚買房,所以一直沒敢要孩子,現在生活說的過去了,想要孩子,兩個月前懷孕了,可是……」於向文在也說不下去了,他頭轉身一邊,也忍不住落淚。

「姐,孩子有問題了?」葉皓軒問道。

何歡抹了一把淚道「是的,這幾天腰一直疼,我以為是孕期正常反應,所以就沒在意,可是昨天出血了,我才怕了,去醫院檢查,結果……孩子沒有胎心,而且胚芽一直沒有發育,做B超檢查說是空孕囊,表弟,我這是第一胎,這是我的孩子,我求你想想辦法,幫幫我們吧。」

「姐,給我把下脈吧。」葉皓軒嘆道。

何歡伸出手腕,葉皓軒雙手搭在她的手腕處把脈,搭了片刻,他緊鎖的眉頭舒緩了下來。

「怎麼樣?」夫婦兩人緊張的問道。

「姐,姐夫,放心回家去吧,孩子沒事。」葉皓軒說著轉身寫下一個方子道「這個方子每天一次,連吃半個月,保胎用的。」

「真,真的沒事嗎?」夫婦兩人吃驚的說。

「你這情況是動了胎氣,在加上孩子月份小,所以即使是彩超也檢查不出來胎心孕囊,其實象你們這種情況的不在少數,象你這種情況,只要不是大量出血,出少量的血沒事的,就算是不吃藥,在過一星期去醫院檢查,孩子肯定是正常的。」葉皓軒解釋道。

「原來是這樣,好,好。」夫婦兩人這才鬆了一口氣,對葉皓軒千恩萬謝。

「皓軒,我不打擾你了,回頭在好好的感謝你,我們到舅舅家,結果你沒有和他們住在一起,所以我們就找過來了。」

得知自己的孩子沒事,何歡的臉上這才掛著笑意。

「那好,姐夫,以後讓表姐在家多休息,別太勞累了,尤其是有過先兆性流產的癥狀,最要小心。」葉皓軒叮囑道。

「哎,好的,謝謝你了皓軒,以後我讓你姐天天在家休息著。」於向文忙不迭的點頭。

送走了夫婦二人,葉皓軒不自由主的嘆氣,姑媽這一家真的是太勢利了,就算女兒嫁的人在不好,但畢竟那是你親閨女啊,你們怎麼可以一點也不管?有時候世家的人情真的很薄,親生女兒尚能如此,更何況是別人?一切都是利益罷了。

三天後,葉皓軒接到了寧巧的電話,說是廣告代言的事情已經準備好了,不過由於拍的短片是山水片,要在郊區取景,景點就是西山,自己今天有事情,讓葉皓軒自己去看看就行了。

左右無事,葉皓軒開著車來到了西山,在農家樂那裡見到了之前那個小男孩,那男孩的病情已經徹底的康復了,母親拉著葉皓軒千恩萬謝的。

拍廣告的導演還是上一次的那個桓才藝,桓才藝在業界的名聲很響,尤其是拍出的廣告,非常有意境。

這一次的廣告要拍出一個山水短片,這個短片算是一個MV,安雨竹為了報答葉皓軒救命之恩,也下了血本,直接寫了一首關於酒的新歌,附在這MV上。

象安雨竹這種等級的明星,如果拍這種幾分鐘的MV的話,收費簡直是天價,但是這一次她卻分文不取,不得不說葉皓軒可是省了不少的錢,因為這廣告要是按市場價來,單是安雨竹的出場費就要幾個億,在加上策劃等東西,足以能讓葉皓軒肉痛幾天。

廣告雖然短,但是卻是一個砸錢的業務。 「八千萬!五十五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