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晌,她喃喃道:「若真的,本宮連容身之處都沒有了,那該怎麼辦?」

念秋原本憤憤不平,連彤雲姑姑好幾次皺著眉頭暗示她不要再說下去她都不聽,倒豆子似得說了那麼多話,這個時候,反倒安靜了下來。

南煙也安靜了許久。

似乎是感覺到了沒有人回應自己,她抬起頭來看向念秋。

說道:「說啊。」

「……」

「若這裡真的沒有本宮的容身之處,那該怎麼辦?」

念秋眨了眨眼睛。

輕聲道:「奴婢說一句造孽的話——此處不留人。」

後面的話,她沒有說話,因為彤雲姑姑一下子伸手拉住她的胳膊,將她整個拉得趔趄了一下,怒斥道:「你在胡說些什麼?」

「……」

「念秋,你是腦子壞了嗎?」

「……」

「這裡是皇宮,你當是你家後院呢?」

「……」

「此處不留人,自有留人處,難道你還要讓貴妃娘娘離開皇宮,去別的地方生活?天底下有這樣的事嗎?妃子要離開皇宮,得是什麼情況下,你難道不知道?」

「……」

「娘娘如今身居高位,家中那麼多人在朝為官,還有兩位公子身為特使出使西域,你說這些話,是要至這些人於何地?」

難得看到彤雲姑姑這樣發怒,念秋被她呵斥得喉嚨一咽。

說不出話來。

但是,目光卻仍是憤憤不平的。

彤雲姑姑轉過頭來,對著南煙說道:「娘娘,千萬不要聽這丫頭胡說八道,她的腦子壞掉了。」

南煙看了她一眼。

帶著一點冷淡的意味說道:「你罵她做什麼?」

「……」

「本宮不過是想找人商量商量對策罷了,如今小玉不在身邊,你們都是本宮最貼心的人,你們又不說話,本宮也只有聽她說說。」

說完,對著念秋道:「你接著說。」

念秋又看了一眼彤雲姑姑,後者雖然欲言又止,但貴妃已經開了口,她也不好再說什麼。

只皺著眉頭,對著她示意不要亂說話。

念秋陪笑著說道:「奴婢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

「其實剛剛那些話,都是奴婢心裡為娘娘抱不平,彤雲姑姑也說得對,這宮裡,不是隨便哪家的後院,那是說走就能走的呢。」

「……」

「就算真的要走,身邊好賴得有兩個得力的人啊。」

「……」

「奴婢和姑姑,還有若水,都是些弱女子。」

「……」

「若娘娘身邊有兩個得力的男子,那倒是還有些盼頭。」

彤雲姑姑輕聲呵斥道:「又胡說!」

後宮,哪裡來的得力的男子。

就連之前吳氏叛亂,皇帝安排了人馬給貴妃調度,都不能讓他們進入後宮,而是放在月華門,讓貴妃著人拿令牌過去調度。若真的讓那麼些個男的在宮裡走來走去,妃子住的地方成了菜市場了。

念秋笑道:「奴婢知道自己是在胡說。若是,若是……」

她說到這裡,又遲疑了起來。

南煙抬眼看著她:「怎麼?」

念秋笑了笑,道:「也就是奴婢胡思亂想,若是簡大人,或者黎指揮使在身邊就好了。」

「……」

「娘娘若跟他們在一起,也沒這麼多的煩惱啊。」

這一次,彤雲姑姑的臉色一下子沉了下來,她驚怕的左右看了看,幸好這裡沒有其他的人,立刻呵斥道:「念秋,你說得越來越過分了!」

念秋被她嚇得瑟縮了一下。

只輕聲道:「奴婢只是覺得,他們對娘娘都很好。」

彤雲姑姑怒道:「他們對娘娘是好,但這不是利用他們的借口。平時跟皇上好好的時候從不想著他們,出了事就想著依靠他們,這像話嗎?!」

一旁的若水喃喃道:「勾欄院的姑娘也不會這樣的。」

南煙靜靜的看著他們。

(本章完) 那幾個店鋪之中的護衛都愣愣的看著楊天,雙眼之中露出驚訝和錯愕的神色,他們這些人之所以來到楊家,其實大多說都是沖著楊天來的,他們就是想要看一看,那個在傭兵工會的傳奇人物,但是,沒有想到的是,今天竟然看見了。

周圍的人也是在哪裡低聲的議論起來,看向楊天的目光露出讚歎和驚訝,「楊天,就是楊家的那個小少爺吧?」

「是啊,聽說在傭兵工會之中是一個傳奇人物啊。」

「啊,原來他長得這麼的俊俏啊,真是難以相信。」

周圍的那些圍觀的人在哪裡低聲的議論著,白胖珠帶來的那些個混混眼裡露出疑惑之色,「楊天,他們還真的沒有聽說過,白胖珠的臉上露出不屑的神色,然後身體朝著前面一拱,身上再次傳來刺啦一聲,衣服上面再次的出現了一道口子,蠻好的一件衣服穿在白胖珠的身上,看起來簡直讓人無法直視,她身上的那些肥肉也是迫不及待的沖裂開之中擠了出來,看起來非常的噁心。

周圍的人群之中發出一陣低笑聲,」這個楊家的少爺的名氣有多麼的大,在傭兵工會都稱之為傳奇人物的人,名氣能小嗎?就是這樣的一個人物,這個白胖珠竟然不知道?那隻能說她是孤陋寡聞了。

「你們在哪裡笑什麼笑,楊天很有名嗎?就算是楊家再怎麼樣,那也只不過是在玉蘭鎮上,他一個楊天還能多麼的有名?有本事到藍卡皇室五齣名啊。」白胖珠大聲的吼道,雙眼看向楊天露出挑釁的光芒,楊天的嘴角微微翹起,懶得和這種人說話了,和她說一個字那就是對自己的侮辱。

「少爺,不用去理會這種人,讓他在哪裡叫罵好了,她就是一個潑婦。」一個戰士低聲說道,對著楊天微微一笑,眼中露出崇敬之色,其他的幾人也是在哪裡附和著,都讓楊天不要去理會這個女人,自家的少爺和她說話,簡直是有**份。

「你們一個個都是狗眼看人低,你們楊家也就只有在玉蘭鎮囂張,給我爸店鋪給砸了,統統都給砸了。」白胖珠伸出手指,手臂上面的血管都暴起了,看起來非常的猙獰,白胖珠的目光看向楊天,然後朝著他身後的藍衣看去「公子,你朝後面退一些,免得不小心傷到你了。」

藍衣的臉色一冷,直接無視了這個白痴女人,白胖珠的臉蛋一紅,再次看向楊天,惡狠狠的說道:「給我砸砸砸,統統都砸了。」她身後的幾個混混聽了他的話之後,立刻就大叫一聲,快速的朝著前面衝去,輪著武器就朝著店鋪之中衝去。

周圍那些圍觀之人紛紛躲避,所謂刀劍無眼,要是不小心受傷了的話就划不來了,立刻的四散而去,楊天站在那裡沒有動彈,楊家店鋪之中的那幾個護衛臉色一冷,「楊家的地盤豈容你們如此放肆。」幾人身上散發出強大的戰氣,拿著武器沖了上去。

一時之間打的是天昏地暗,店鋪之中的這幾個護衛都是四級戰士的實力,但是那幾個混混的也都和他們差不多,一時之間竟然無法分下高低,白胖珠站在那裡,看著打鬥在一起的那些人,不由得大聲的喊道:「在外面打什麼打,要打進店鋪裡面打去。」

楊天的嘴角露出一絲冷笑,這個蠢豬的智商倒是也可以,那些混混聽了她的話很快就明白過來,身體一動,就要衝進店鋪之中,楊天的臉上了很粗一絲冷酷之色,楊家的那個掌柜的急忙對著他說道:「少爺,你還是躲一下吧。」

躲?憑藉楊天的實力,這些人她揮手就可以滅之,吹口氣都可以讓他們飛灰湮滅,之所以沒有在第一時間出手,那是因為楊家有規矩,要是別人不主動出手的話,那麼楊家也不可以出手傷人,但是現在就沒有什麼了,現在都已經打起來了,那麼他也不能閑著了。

楊天的身體微微一動,一道無形的精神力從他的身上散發出來,想要衝進店鋪之中的那些混混被一股無形之力給掀飛了,身體像是斷線的風箏一樣,在空中劃過一道軌跡,朝著遠處落去,那些混混在遠處傳來了一陣慘叫聲,白胖珠看見這一幕之後,腦袋上面不由得出現了一絲汗水,「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們怎麼會突然就飛出去了?而且還落在那麼遠的地方?」

楊家店鋪之中的那幾個戰士看見這樣的情況之後,都是一臉崇拜的看著楊天,「自家的少爺出手了,他出手果然是非同一般啊,沒有看見少爺有什麼動作,那幾個人就直接的給掀飛了,真是帥呆了。」

此時白胖珠站在那裡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剛才仗著那幾個人在她還有膽子在這裡叫囂,但是現在這裡只有她一個人了,她還能怎麼辦?「你,你,你們給我等著,白家,白家一定不會放過你們楊家的。」白胖珠氣呼呼的看著楊天說道,周圍的那些人的臉上都露出鄙夷的神色,白胖珠的臉色通紅,也不敢再說什麼,就準備溜走。

「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你把我們楊家當什麼了?」楊天冷冷的說道,大家的眼前一花,就只看見楊天出現在了白胖珠的面前,那些人不由得驚嘆道:「好快的速度。」

白胖珠看見楊天擋住了自己的道路,臉蛋更加的紅了,「你想怎麼樣,難道還想要動手打我嗎?好啊,那你就來吧,哼,你們楊家就只會仗勢欺人。」

楊天看著一臉欠扁的女人,真想上去狠狠地給她幾巴掌,但是最後還是忍住了,他不會給這個女人任何一個詆毀楊家的借口,雖然他心裡非常的想要將她痛扁一頓。

「怎麼?心虛了嗎?要是心虛的話就給我把路讓開。」白胖珠仰頭大吼著,一副服趾高氣揚的神色看著楊天,也不知道她哪裡來的這個勇氣。

楊天微微一笑,「讓路自然是可以的,但是你現在現將楊家的東西還回來再說。」

「楊家的東西?我可沒有拿你楊家的東西,你不要在這裡污衊人。」白胖珠瞪著楊天,有些不服氣的說道,楊天只是微微一笑,手猛地一伸,在白胖珠的身上劃了幾下,就想見撕拉撕拉幾聲響起。

白胖珠只感覺到有幾道風從她的身上刮過,然後就感覺到剛才還在自己身上緊繃的衣服猛地一松,白胖珠朝著身上看去,不由得臉色大變。然後嘴裡發出大叫之聲,急忙用手捂住自己的身體,身上原本裂開了不少縫隙的衣服,此時已經變成了碎片,朝著地上不斷地飄落,而白胖珠的裡面,竟然在沒有穿一件衣服。

周圍的人都有些不好意思的別過頭去,有些人則是發出哄堂大笑之聲,每個人的眼裡都露出嘲諷之意,白胖珠此時是羞愧的滿臉通紅,手忙腳亂的想要將自己的重點部位擋住,其實不管她擋不擋都沒有什麼的,就她那個像水桶一樣的身材,根本就不會有人去看,就算是她求著讓人看,別人也不見得給她這個面子,白胖珠此時是又羞又氣的看著楊天,「你,你。」

楊天滿臉冷笑的看著她,「你身上的這件衣服是楊家的,自然是不可以讓你帶走了,好了,現在你可以離開了,請吧。」楊天非常大方的讓開了道路,白胖珠站在那裡,被氣的渾身不斷地顫抖著,此時什麼話也說不出來了,要是他現在還有閑心在這裡和楊天叫板的話,那自己就真的是一個豬了。

「楊天,你給我等著。」說完這句話之後,用手擋住自己的身體,一臉羞憤的逃走了,眾人只看見一堆白花花的肥頭在在大街上奔跑著。

「這場鬧劇也演完了。」楊天開口說道:「楊家是有自己的規矩的,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楊家人的脾氣好也不代表可以任人拿捏,誰要是還想要找楊家麻煩的話,那就首先要過了我楊天這一關。」

周圍的那些人心頭不由得一緊,對於楊家一向溫和低調的作風也是有了重新的認識,楊家處事一向非常的低調,雖然這些年發展的速度非常的快,但是也沒有看見楊家有仗勢欺人的事情發生,但是低調並不代表就好欺負了,雖然楊家好說話,但是也不代表什麼都可以說,什麼都能說的。而這個不知道死活的白家小姐,也不知道是哪裡冒出來的,她就是首當其衝,現在被楊天扒光了衣服,她以後也沒有臉見人了。

在人群散去之後,那幾個店鋪之中的護衛,雖然想要和自家少爺多呆一會兒,但是他們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也不想去打擾自家的少爺,很快就回到了自己的崗位上面,楊天走到掌柜的身邊,「白家?是個什麼樣的家族?」

掌柜的先是鄙夷了一下,然後才開口說道:「少爺,這個白家也是這幾年才冒出來的一個暴發戶,他們家是依靠販賣蔬菜發的財,根本就沒有什麼文化可言。」楊天點點頭,難怪呢?要是有一點底蘊的家族,小姐也不會長成那副模樣,也不會愚蠢到來楊家挑釁了,更不會愚蠢到當著自己的面,說出這樣的話來,這不就是自己找抽嗎?

「主人,那個女人不會給你帶來什麼麻煩吧?」藍衣站在一邊低聲的說道,剛才他真想衝上去狠狠地收拾那個女人一頓,但是楊天沒有命令,他就只有站在那裡了。

楊天冷冷一笑,「沒事,她玩不出什麼花樣的,要是白家的家主也和她一樣的愚蠢的話,那就另當別論了。」< 事實證明,白家的家主和白胖珠明顯就不是一個級別,在白胖珠一路羞憤的跑回家之後,在自己的父親面前哭訴一番之後,白胖珠的父親還是有些頭腦的,沒有因為女兒的哭訴而頭腦發熱,而是仔細的詢問了事情的前因後果,白胖珠自然就說了一遍,當然是說的自己的是多麼的無辜,自己就是一個受害者。

但是白胖珠自己是豬,可不代表他的父親也是豬,雖然此時自己的女兒哭的是梨花帶雨,一身狼狽的樣子,但是他知道這件事情肯定是自己女兒引起的。當知道了自己女兒得罪的是什麼人之後,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白胖珠的父親竟然狠狠的大了她幾巴掌,大了之後看著白胖珠大聲的吼道:「我恨不得讓你在被人扒光幾次,只要是楊家可以消氣,他們想要怎麼樣我都可以答應,你這個只知道惹麻煩的蠢豬。」

白家其他人也不敢多說一句話,白胖珠是又挨罵又挨打,一臉委屈的神色,而且還非常的疑惑,只聽見他的父親對著他大聲的吼道:「你知道楊家是什麼人嗎? 蜜枕甜妻:老公,請輕親! 他們可是玉蘭鎮的第一家族,你把楊家給得罪了,白家以後還有什麼出路?你這個蠢貨,我怎麼生了你這麼一個愚蠢的女兒,給我滾下去,沒有我的話,以後不許踏出家門一步。」

其他門根本不敢多說什麼,急忙的將白胖珠給拉了下去,白家的家主想來想去還是有些坐立不安,派人到外面去打聽了一下今天發生的這場鬧劇,很快這件事情的結果就傳回了他的耳中,但是和白胖珠說的簡直是大相徑庭。

白家家主再也坐不住了,立刻準備了不少的東西,這一次要大放血了,自然是要去楊家登門道歉了,尤其一想到出手的是楊家的那個少爺,白家的家主心裡是如履薄冰。白家此時是一片焦頭爛額,而其他的一些小家族也是得到了一個警示,看向白家的眼光不由得幸災樂禍,尤其是在心裡感嘆自己家裡沒有這樣的一個蠢貨,不會給自家捅這樣的大簍子。

白家的家主連續登門幾天之後,總算是等來了楊家的一句話,這件事情就這麼過去了,將那個白胖珠給看好就算了。白家家主這才鬆了一口氣,回家之後,立刻的就下達命令,白胖珠以後不許踏出大門半步,相當於將她給圈養起來了。雖然這件事情是解決了,但是因為這件事情,楊家的威明也在玉蘭鎮給傳開了,誰要是覺得一向低調的楊家好說話,就覺得他們好欺負的話,那麼就大錯特錯了。楊天那次說的話也是被每一個人記在心裡,誰要是敢找楊家麻煩的話,首先要過楊天這一關。

只要腦袋沒有被驢踢了,只要不是傻子的話,就沒有人去挑釁在傭兵工會的傳奇人物楊天,從此楊家的地位在玉蘭鎮得到了再次的鞏固,沒有人再敢說一句楊家的不是,表面上一直保持著平衡的玉蘭鎮,現在已經變成了一家獨大的局面,就是連陳家,也不敢說半個不字。

楊家在家裡呆了幾天,每天都會去看一下楊家那些產業的經營狀況,每次到達一個地方,店鋪之中的護衛就迫不及待的出來迎接,爭搶著要看一眼楊天,三天時間之後,楊天終於是將所有的店鋪巡視了一遍,每一個店鋪之中都有四到五個戰士做護衛,等級也都差不多,都在四到五級之間,實力最高的也只有五級的實力。

總體上來說,這些護衛的實力在玉蘭鎮上面還是一等一的,哪一個家的護衛不是花大價錢請來的?也就只有楊家的護衛是大家爭搶著要做的,這一點上面楊家站了很大的優勢,但是在楊天的眼裡,那些護衛的實力實在是太差了。

在玉蘭鎮上面是足夠了,但是對於楊家以後的發展來說就是遠遠不夠的。楊家不可能一輩子都待在玉蘭鎮的,楊家要走的道路還很遠,要是這些護衛一直保持這樣的實力的話,那根本就不可以的。

通過這三天對於店鋪的巡視,楊天也考察了一下那些護衛的性格和人品,他們的性格的倒是非常的開朗,對於楊家的規矩也是都服從的,不會輕易的去破壞規矩,經過楊天初步的考察之後,舉得這些人基本上是合格的,楊家需要的護衛,第一標準就是,服從和忠心。

楊天自然是可以將楓葉傭兵團的人抽調過來做楊家的護衛,但是楓葉傭兵團也有不少的事情要做,現在成為了四星傭兵團的楓葉,想必現在是非常的忙的,雖然楊天有三年沒有回去的,但是這楊的情況她可以想象得到。

楓葉要忙自己的事情,從哪裡抽調人手的話是不太現實的,還不如將這些人擊中起來,將他們整體的實力提高,楊天想著自己空間戒指之中的那些礦石,當初楓葉給了自己一堆中品礦石,楊家現在的護衛加起來也就在只有一百個,一百塊終極礦石對於楊天來說簡直是九牛一毛。

雖然這麼多的高級礦石他也拿得出來,但是現在楊天還不能放心這些人,到底是不是對楊家忠心,還需要用時間去考驗,人的本性都有貪婪的一面,要是楊天露出的財富太多的話,一旦有人心懷不軌的話,自己也不可以一直的呆在家裡,到時候會有很大的後患。

準備了一百塊中品礦石之後,楊天將這一百人給召集起來,那些人聽說是自家少爺召喚,立刻就以最快的速度來到了楊家,一百人來到楊家的院子之中以後,就顯得有些擁擠了,但是那些戰士來到這裡之後,都是在哪裡默默地等待著,臉上絲毫都沒有不耐煩的神色,這也是楊天對他們的一個考驗。

楊靖也知道楊天的心思,楊家隨著家業的不斷壯大,會接觸到形形色色的人物,也不乏競爭對手,還有一些看不順眼的人,建立一支護衛隊是每一個家族發展的根本,也代表著家族的層次和臉面,所以一些大家族在自己的護衛隊上面下足了血本,不斷地羅高手。

過了一會兒之後,楊天和楊靖從屋子之中走了初六,所、所以的戰士看見楊靖之後,都是恭敬的喊道:「老爺。」

楊靖點點頭,雖然這些人崇拜的眼神看著的不是自己,但是在楊家家主的位置還是楊靖,對他恭敬那也是必然的,楊家看著身邊的楊天,「他是什麼人,我不說你么也知道了吧?」

那些戰士都滿臉激動的對著楊天開口喊道:「少爺。」

楊天點點頭,目光在那些人身上環顧了一下,這才慢慢開口說道,「你們都是自願成為楊家的護衛,這三年以來對於楊家做出的貢獻我在這裡對你們表示深深的謝意,謝謝你們對楊家的幫助。」

楊天的這些話像是春雨一樣的灑進所有人的心裡,他們卻是是自願加入楊家的,但是楊家對他們也是非常的不錯的,自當盡心儘力的做到最好,當護衛就是拿著家族的錢財為他們做事,說白了就是一個保鏢,說白了也不算是家族的任何一個人,從來就沒有哪個家族之人對護衛說謝謝的,因為在那些家族的心裡,這些護衛為他們做事情都是分內的事情。

但是楊天的這句謝謝卻是讓這些戰士的眼眶發紅了,原來還是有人記得他們的,原來還是有人對他們說謝謝的,「少爺,這些事情都是我們應該做的。」一個戰士嘶啞著聲音喊道,其他的戰士也是大聲的喊叫起來,「對,說的沒錯,這些事情都是我們應該做的,保護楊家,我們是義不容辭。」

楊天點點頭,楊靖也是欣慰的看著楊天,一句話就讓那些戰士對楊家死心塌地,自己的兒子看來誰真的長大了,比他這個做父親的要回收買人心啊。

「你們這樣的對楊家,楊家自然也不會虧待你們的,既然你們是楊家的護衛,那就是楊家不可缺少的一份子,你們要知道,楊家不可能一輩子都窩在玉蘭鎮的,楊家會朝著前方邁進的,走到更高的層次。」楊天俊俏的臉蛋上面露出一股自信,這股自信似乎將他們所有人都感染了,每一個戰士此時都是熱血沸騰起來。

「少爺說的不錯,我們楊家一定會飛騰起來的。」

「是的,是的,有少爺在,楊家就算是不想有更高的發展也不行啊。」大家都是齊聲說道,楊天微微一笑,楊靖的眼裡露出一股驕傲之色,這個兒子是自己的驕傲,是楊家的驕傲。

「既然你們都有這個信心的話,那麼我們就要為這個信心做好準備,現在你們的實力都在四到五級,對於現在來說已經足夠了,但是放眼未來的話,那麼還是遠遠不夠的。」所有的戰士聽了楊天的話之後,不由得皺起了眉頭,想著楊天說的話也是非常有道理的,只有這四到五級的他們,在以後楊家發展起來之後,還是這樣的實力的話,那確實是做不了什麼的。

「少爺,這個道理我們也是懂的,但是想要提升實力的話實在是太難了。」一個戰士開口說道,其他人也是紛紛點頭,他們都是一些普通人,要錢沒錢,都是依靠自己本身修鍊到現在這個實力的,其實也算很不錯了,要是想要再次的快速提升的話,那除非是吸收礦石,但是,就是最為低級的礦石他們也買不起啊。

楊天微微一笑,「你們放心好了,楊家以後還需要你們來保護,自然是不會虧待你們的。」說完之後,楊天拿出了事先準備好的礦石,一百塊中品礦石散發出晶瑩的光芒,所有人看見這些礦石之後,眼睛都直了。

「這,這些事中品礦石?我的天啊,這麼一堆最少也要有幾十個吧,這得需要多少錢啊。」

「這些礦石你們每人那一塊,就當是楊家低於你們三年以來的謝意。」楊天開口說道,然後吩咐了一句,立刻有人過來分發這些中品礦石,拿到了中品礦石之後,那些戰士一個個臉上都露出激動之色,在手裡不住的翻看著這塊礦石,一副愛不釋手的模樣,要是將這塊晶石吸收了之後,他們的實力最少也要提升兩個等級。直接跨越兩個等級,這樣的事情對於他們來說,是件想都沒有想過的事情。

「少爺,這,這需要花多少錢啊?」一個戰士小心翼翼的問道,楊天微微一笑,楊靖卻是開口說道:「多少錢你們就不要管了,你們只管拿著就是。」

這句話讓所有人的心裡激動萬分,雖然說有些家族對於護衛隊也是會咋不少的錢,但是那也是花費在個別人的身上,像他們這樣的普通人是得不到絲毫好處的,但是像楊家這樣,每一個人一塊中品礦石的事情,這樣的事情不是少見,根本就是非常的罕見。

「我這一輩子都會跟著少爺,盡心儘力為楊家做事。」一個戰士大聲的說道,此時他滿臉通紅,臉上的神色非常的激動,其他的戰士也是大喊著誓死保衛楊家。楊天和楊靖對視一眼,只要你對他們赤城相對,他們也會這麼的回報你,這些事情都是相互的。

在得到了中品礦石之後,這些戰士無一不對楊家忠心耿耿,就憑楊家對他們的這些熱忱,要是自己還不知圖報的話,那就不是一個人了,楊天的這個舉動確實的收買了不少的人心,為楊家建立起了一支楊家軍,再次的過去了五天時間,在吸收了礦石之後,那些戰士的實力自然是得到了很大的提升,由原來的四五級的實力,上升到了六七級的實力,在玉蘭鎮上引起了很大的轟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