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煙溫柔的說道:「本宮不僅是記掛謝小姐,也擔心你,那一晚那麼兇險,你能全身而退,真是不容易。」

「……」

「當然,也多虧了謝小姐。」

黎不傷說道:「微臣知道,是微臣欠她的。」

「……」

聽到這話,南煙微微一怔。

說道:「這是什麼話呢?怎麼成你欠她的了?」

「……」

「雖說她是為你受了傷,可這不是欠不欠的問題,她這麼做,是為了你,但說到底,是她自己的心。」

「……」

「這,你還不明白嗎?」

「你知道?」

南煙笑著看著她:「她的心是什麼樣的,你真的知道?」

黎不傷抬頭看著她。

南煙輕嘆了口氣,又轉身往前走,一邊走一邊輕聲說道:「本宮以前曾經讀到過一句詩,說的是——易求無價寶,難得有心郎。有心郎如此,有心娘又何嘗不是?」

「……」

「有人求而不得,可有的人明明求得了,卻恍然無知。」

「……」

「等到蹉跎過去,兩手空空,再來後悔,那不是比求而不得更痛苦嗎?」

說著,她回頭看了黎不傷一眼。

卻見黎不傷只是低著頭,長長的睫毛像兩把小扇子,覆在他的眼睛上,讓人看不太清楚他的眼神到底是什麼樣的心情。

只是沉默。

見他這樣,南煙也沒有繼續說下去,只抬手指著前方一棵樹,說道:「那裡有意思,去看看。」

「嗯。」

黎不傷又跟著她慢慢的走到了那棵樹下。

這是一棵桃樹,是過去仁孝皇后還在的時候就種下的,南煙雖然搬進了永和宮,但沒有改變這裡的一花一木,相反,她還特別喜歡這裡,什麼都護著。

如今,這株桃花在春季里絢爛過後,已經有不少的花瓣跌落塵土,冒出了新綠的嫩芽。

再過些日子,就能有果子結出來了。

南煙看著那些零落的花瓣,也看著新綠的葉子,微笑著說道:「總是都好好的。」

一直站在她身後沉默的黎不傷,這個時候突然開口。

他說道:「娘娘,是不是希望我娶她?」

「……」

南煙慢慢轉過身來看向他。

陽光下,黎不傷那雙狼一樣的眼睛,在泛著幽綠的光,給人一種,似乎是安靜,又彷彿是蟄伏,好像在等著不知什麼時候要衝上來,將自己的獵物一口咬斷喉嚨。

南煙沉默了一下,輕輕的搖頭道:「當然不是。」

黎不傷微微蹙眉。

南煙說道:「本宮是希望你快樂。」

「……」

「本宮希望,你能擁有你的紅塵幸福。」

「……」

「如果有一個人,她對你真心實意,你可以試著打開心扉去接受她,沒有那麼難,沒有那麼多危險。」

說著,她對著黎不傷微微的笑了笑。

陽光照在她的臉上,連她的睫毛都在發光,也讓她的微笑更多了幾分暖意,她溫柔的說道:「若只是待在屋子裡,不走出來,怎麼能感覺到春意如許?」

「……」

「若人一直封閉著自己的內心,怎麼能感覺到別人的溫暖?」

黎不傷靜靜的看著她。

這時,一旁的偏殿大門打開了,兩個人都轉過頭去,只見彤雲姑姑扶著謝皎皎從裡面走了出來。

彤雲姑姑還在小心叮囑:「小姐小心,別用力,小心傷口裂開。」

謝皎皎只點點頭,看到他們兩,立刻走過來。

笑著說道:「貴妃娘娘,不傷,你們在說什麼啊?」

南煙微笑了一下,而黎不傷說道:「沒說什麼。時候不早了,我們也該告退了,不要打擾了娘娘休息。」

謝皎皎看了他一眼,倒也乖乖的聽話。

兩個人對著南煙行了禮,便退出了永和宮。

謝皎皎一邊往外走,一邊轉頭看著黎不傷,輕聲說道:「你們剛剛在說什麼啊?為什麼我一來,你們就不說了。」

黎不傷看了她一眼。

而謝皎皎已經說道:「我知道,與我無關,對不對。」

說完,她笑了笑,又往前走去。

(本章完) 「還愣在那裡幹什麼?還不跟上。」一聲驚天的怒吼聲響起,那些發愣的人這才反應過來,當下跟在韋大人身後立刻,只是在心裡一直的泛著嘀咕,那個小子還是不是傻子,就算是想要逞英雄那也要看看自己是什麼樣的實力啊。他是不是不想活了,竟然挑戰所有的惡魔獸,不被魔獸給撕碎了才怪。

韋大人他們匆匆的離開了,從角斗場的內部消失了,原本接下來一對一的決鬥被楊天給打斷了,在角斗場裡面等待著決鬥的人雖然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很快他們就知道了,而在韋大人離開之後,那個青年滿臉怒火的看著楊天,「你在這裡逞什麼能?打敗所有的魔獸?你以為你是誰?不要以為你有幾分實力就覺得自己無所不能了。」

青年在說完這些話之後心裡就後悔了,他覺得自己根本就沒有什麼資格對楊天說這些話,但是看見面前這個少年做出這件事情之後他就忍不住開口訓斥起來,訓斥完了之後青年然後尷尬的說道:「我的意思是這件事情跟你沒有什麼關係。」

楊天聽了那個青年的訓斥之後只是微微一笑,但是三隻契約魔獸則是忍不住想要發火,但是卻被楊天給制止了,「這件事情之中最為無辜的就是你了,因為我的闖入導致了你的資格被取消了,既然有這個機會,那麼我自然是要為你彌補的。」

「你難道沒有看出來那個韋大人是在故意的整你嗎?」

「看出來了,那又怎麼樣?」

青年聽了楊天的話之後心裡竄起一股無名的怒火,「你知不知道你答應了什麼事情,你要打敗所有的魔獸,這個角斗場之中管著不下幾十隻的魔獸,每一個的實力都達到了尊者級別,你要將這幾十隻都打敗?」楊天呵呵呵一笑什麼也沒有說,那個青年以為楊天後悔了,開口說道:「其實就算是不進入中域也沒有什麼的,在外域我照樣可以過得很好。」

楊天有些詫異的看著他,那個青年則是仔細的看了一眼楊天之後,語重心長的說道:「現在你也還來得及,這件事情雖然說多少跟你有一點關係,但是你不出現的話,我也很難將那隻魔獸打敗的,我也照樣會失去這一次機會。」

楊天的嘴唇微微的抿著,站在那裡什麼也沒有說,現在角斗場裡面之戰著他們幾人,那個韋大人估計是去調集魔獸去了,此時角斗場之中看起來有些冷清,青年突然低聲一笑,「我一直都沒有問你到底是誰,為什麼要這麼的幫助我?要是我沒有記錯的話,我們應該是第一次見面吧?」

楊天微微一愣,目光停留在青年的臉上,一樣的臉蛋,一樣的五官,那雙眼睛之中散發出溫暖,但是卻透露出一絲陌生,楊天心裡一陣苦澀,「你跟我認識的一個故人長得非常的像。」

那個青年不由得一愣,「難怪了,我一直感覺到你非常的激動,那個故人對你一定非常的重要吧?」

楊天心裡微微發苦,嘴角微微一扯,「重要,非常的重要。」

青年聽了楊天的話總是感覺心裡有些不對勁,於是裝作爽朗的笑了笑,「這個故人還真是幸運,有你這樣的人護著,真是讓人羨慕啊,我叫尤躍。」

「尤躍,」楊天在心裡自己的默念著這個名字,「尤躍,尤躍,他不姓楊,不叫楊琦。」楊天微微一笑,開口說道:「我叫田陽。」那個青年微微一愣,也沒有說什麼,他知道田陽只是一個化名,但是也沒有多問,臉上露出暖暖的微笑,「我應該比你大幾歲,要是你不介意的話,做我的弟弟怎麼樣?」

楊天心裡狠狠地一顫,從心底升起了一股異樣的感覺,就在這個時候,角斗場內部的門突然開啟了,從裡面湧出了大量的人,尤躍看見這些人之後,不由得眉頭微皺,這些都是要挑戰魔獸的人,不知道將他們放出來要幹什麼。楊天冷眼看著門口不斷湧出的人,感覺到他們的目光毫無例外的都集中在自己身上,大概明白了那個韋大人是什麼意思了,楊天臉上露出了不屑的笑容。

人潮不斷地湧出,原本觀看比賽的人很少,但是現在參加比賽的人都出來了,那麼這裡一下子就變得熱鬧起來,這些挑戰者從戰鬥人員一下子就變成了觀戰人員,心裡不由得變得有些好奇,當聽說有人要挑戰所有的魔獸之中,他們都是笑了起來,這是那個一個不要命了,竟然敢挑戰所有的魔獸?當自己有九條命嗎?

在韋大人的命令之下,這些人都從的帶區域走了出來,變成了觀戰者,,角斗場剛才還非常的冷清,現在一下子就變得熱鬧起來,楊天看著觀眾席上面人滿為患的樣子,目光微微一沉,這個韋大人的心眼還不是一般的小,而且趣味也不是一般的低級。

「怎麼回事?」青年看見人滿為患的觀戰區域,不由得非常的詫異,空中傳來了漫天的吼叫聲,有不少看好戲的人在哪裡扯著嗓子大吼著,「喂,就是你嗎,你要挑戰所有的魔獸?」這句話一出,不少人都開始起鬨,「小子,你是不是腦子出了問題?看你年紀輕輕的,怎麼會這麼的自大呢?」

頓時之間響起了一陣鬨笑聲,這些人很明顯是看不起楊天的,楊天一個人挑戰所有魔獸的事情,將他們的自尊心狠狠地傷害了,畢竟他們挑戰一隻魔獸就非常的費勁,他倒好,竟然要挑戰所有的,這讓他們豈不是非常的難看,「聽韋大人說你是尊者級別,尊者級別就了不起嗎?你就等著被魔獸撕碎了吧,哈哈哈哈哈。」

一陣陣的嗤笑聲從四面八方傳來,這些人的心裡估計都有些扭曲,但是楊天根本就沒有當回事,他臉上的神色沒有絲毫的改變,絲毫也沒有被那些人所影響,倒是這個青年有些看不下去了,「你們說什麼,要是自己沒有本事的話就閉嘴。」青年的怒吼聲讓場面一下子混亂起來,嘲笑,謾罵,諷刺,各種各樣的聲音傳來,青年握緊拳頭大聲的說道:「這幫人真是欺人太甚。」

楊天則是呵呵一笑說道:「根本就不用在意,他們也就是嘴巴厲害而已。」青年聽了之後無奈一笑,三隻魔獸此時滿臉陰沉之色站在那裡,要不是有楊天阻止的話,他們早就衝過去,早就出手將那些最賤的人給打飛了。

在哪熱鬧的人群之中,有兩個人靜靜的坐在那裡,正是帶楊天他們中原的人,這兩個剛開始聽見這件事情的時候也是有些不屑,但是在知道挑戰的人是楊天的時候,兩人就在心裡嘀咕,別人肯定是不行的,但是要是這位田大人的話,估計會成功也說不定。

「好了,你們都給我安靜一點,」一個有些得意的聲音響起,韋大人慢慢的走了過來,原本以為這些人的謾罵聲會讓楊天感覺到非常的難看的,到那時卻是想不到楊天只是微微一笑,根本就沒有生氣的樣子,韋大人暗自一咬牙,,「小子,看不出來你還挺沉得住氣的。」韋大人不知道的是,楊天雖然非常的年輕,但是經歷過的事情是別人都比不了的,他的心智早就不是同齡人可以比的,再加上一路上的沉澱,心境早就達到了一定的高度,情緒也就不會隨意的起伏。

「你很失望?」楊天用諷刺的語氣說道,韋大人的臉皮狠狠一顫,「讓這些人來這裡做觀眾,就是想要讓我難堪?韋大人,你的心眼根本吧別人大不了多少啊,尊者級別是你這樣的心境,還這是難得啊。」韋大人的臉色猛的一變,楊天則是呵呵一笑說道:「韋大人還有什麼事情要囑咐的嗎?」

韋大人的身體一僵,聽著楊天諷刺的話根本就無力反駁,「我再問你一次,你真的要一個人挑戰所有的魔獸嗎? 歸仙拾道 要是現在想反悔的話,只要說一聲我錯了,我自然就不會跟你計較了。」

「哈哈,哈哈哈哈。」楊天大笑起來,讓韋大人心裡一陣的發毛,「要是我成功了的話,你真的會信守承諾給他一個進入中域的資格嗎,要是你反悔了的話,只需要說一句我錯了,我自然也是不會跟韋大人你計較言而無信的事情了。」

「你?」韋大人的臉上的肌肉一陣僵硬,在觀戰席上面的人不由得笑了起來,而送楊天來這裡的那兩個人則是暗自嘀咕,「田大人,口才真好啊。」

「很好,既然你這麼的想死的話,我自然會成全你。」韋大人大聲的喝道,「所有人都給我聽著,他要一個人挑戰所有的魔獸,你們都給我看清楚了,自大無知會是一個什麼樣的後果。」

楊天的嘴角微微的勾起,根本就不去跟他計較,韋大人滿臉嘲諷之色的看著楊天說道:「角斗場之中一共有著二十隻尊者級別的魔獸,我倒是要看看你怎麼從這二十隻魔獸嘴裡逃生的,現在這裡除了你,所有人都離開。」韋大人的目光朝著藍衣還有火狼跟妖妖看去,但是他們三人臉上都露出詭異的笑容,楊天也是微微一笑,韋大人不由得惱火的說道:「都給我出去,現在,馬上,立刻。」 楊天的嘴角微微的勾起,根本就不去跟他計較,韋大人滿臉嘲諷之色的看著楊天說道:「角斗場之中一共有著二十隻尊者級別的魔獸,我倒是要看看你怎麼從這二十隻魔獸嘴裡逃生的,現在這裡除了你,所有人都離開。」韋大人的目光朝著藍衣還有火狼跟妖妖看去,但是他們三人臉上都露出詭異的笑容,楊天也是微微一笑,韋大人不由得惱火的說道:「都給我出去,現在,馬上,立刻。」

「韋大人,抱歉了。」楊天慢慢的顯露出自己的三個契約圖騰,韋大人看見那幾個契約圖騰之後一下子沒話了,看著楊天手臂上面的那三個契約圖騰,身邊站著他的三隻契約魔獸,楊天伸出手臂一晃說道:「我是一個魔獸師,恐怕不能按照韋大人說道做了。」

「什麼?他竟然是一個魔獸師,還是三系魔獸師。」韋大人的眼珠子都快要瞪出來了,而剛才那些還在嘲笑楊天的人也是呆住了,「我才,不會吧,搞了半天然來他是一個魔獸師。」

「我擦,三系魔獸師,這樣的幾率真是太難見了。」

「原來是一個魔獸師嗎,那三個竟然是他的魔獸,難怪他這麼的猖狂了,要是我的話,也會這樣子的。」

青年看見楊天手臂上面的三個契約圖騰的時候也是驚訝不已,心裡的那些擔憂也慢慢的放下了,他原本以為楊天是在逞能,但是現在看來他確實是有那個資本,三系尊者級別的魔獸師,想要戰勝二十隻魔獸應該也是可以的。

青年對著楊天微微一笑,轉身走到了場邊,而此時的韋大人心裡則是翻江倒海起來,他娘的,竟然是一個三系魔獸師,難怪這麼的囂張了,難怪這麼的不給面子,哼,就算是三系魔獸師又能怎麼樣,這個時候也必須讓他吃些苦頭,要不然的話,他不知道這裡誰說了算。

「魔獸師,哼。」韋大人猛地一揮手,關著的鐵門一下子打開,只聽見傳來了一陣陣的魔獸咆哮聲,嘶吼聲不住的交織著,讓觀戰席的觀眾身體都不由得一顫,「既然你是一個魔獸師……」韋大人嘴巴上面的鬍子微微一顫,兇狠的眼睛之中散發出一絲得意,之見四隻魔獸慢慢的走了出來,脖子上面都鎖著鐵鏈,那雙充滿血腥的眼神朝著楊天看去,可以看見裡面充滿了殺意。

四隻,四隻尊者級別的魔獸。所有人在看見這一幕之後都是一愣,難道不是一隻只的挑戰嗎,現在怎麼一下子變成了四隻,這,這未免也太嚇人了一些吧。「就算是田大人是一個魔獸師這一次恐怕也會栽在這裡了。」帶楊天來這裡的那兩人低聲的討論著,「四隻尊者級別的魔獸,就算是他有著契約魔獸,也是非常的困難的,再說他可是需要挑戰二十隻魔獸。」

韋大人的身形一動就站在了高空,手臂一揚,一層空間壁障再次將角斗場給覆蓋起來,將其他人完全的隔絕起來,尤躍自然也不給隔絕在了外面,一雙眼睛焦急的看著楊天,在哪裡拚命的大聲喊道:「這不公平。」

韋大人則是呵呵一笑說道:「你不是有能力嗎?四隻魔獸對於你來說看來也不是問題,你就慢慢的享受吧,」說完之後雙手在空中使勁一捏,魔獸脖子上面的額鐵鏈也立刻斷裂了,它們身上的束縛解除了。

「吼,嗷。」四隻魔獸發出一聲聲的咆哮,龐大的身體將楊天跟火狼它們幾人緊緊的圍在了中間,四雙血腥的眼睛夾雜著粗重的呼吸聲,充斥在這片被封鎖起來的空間之中,楊天目光一抬,對上了韋大人諷刺的笑容,楊天嘴角微微的勾起,同樣給了他一個諷刺的笑容,既然讓他好好享受的話,那麼自然就不用客氣了。

三種絢麗的元素之力從三隻魔獸身上發出,散發出耀眼的光芒,在那些光芒消失了之後,三隻魔獸的本體出現在了眾人面前,通體紅色的毛髮,脖子上面喲這一道黑色的毛髮的火雲狼,火狼的本體出現之後,空氣之中的溫度就莫名的升高了不少。巨大的獅鷹啼叫之上在空中響起,獅鷹巨大的翅膀已經展開了,而在那雙翅膀的下面,竟然出現了第三隻翅膀,翅膀上面顯現出獅鷹的花紋,看起來是那麼的兇悍。

一條藍色的魚尾在空中慢慢的擺動,妖嬈的身姿從水元素之中出現,青澀稚嫩的臉蛋上面說不出的妖嬈美麗,尤其是那雙水藍色的眼睛,讓人看一眼就有著奪人心魄的感覺。在三隻魔獸的本體顯現出來之後,那四隻魔獸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

「那,那就是他的契約魔獸嗎?我的天啊,竟然有這麼強大的氣勢。」

韋大人站在空中看著見著三隻魔獸的時候心裡也是非常的驚訝,他沒有想到的是楊天的契約魔獸會這麼的厲害,而且就品種而言也是上上品。韋大人狠狠一咬牙,嘴裡發出咯咯吱吱的聲響,難道這一次自己要丟臉了,丟盡臉面的人會是自己嗎?不會的,就算是他打敗了這四隻魔獸,那麼後面還有十四隻魔獸等著他。

「火狼,藍衣,妖妖,這些魔獸的實力雖然都是尊者級別的額,但是他們的實力已經被打壓到只懂得使用力量的地步,務必要做到速戰速決。」楊天開口沉聲說道。

「是,主人。」三隻魔獸一起開口說道,各自奔向一隻尊者級別的魔獸,而楊天則是對上了剩下的一隻,魔獸兇殘的雙眼之中現在只剩下了殺戮的本能,楊天的心裡不由得嘆息一聲,也許將它們的生命結束了,才是對它們最大的解放。

手掌一翻,尊者級別的魔法杖出現在手掌之中,「火之界。」楊天低喝一聲,那隻魔獸還沒有衝過來就身陷火海之中,楊天的動作非常的快速,快到火之界一出現就將這隻魔獸直接的封進了火焰之中。

熊熊的大火帶著非常高的溫度在火之界之中燃燒著,而那隻身陷火之界之中的那隻魔獸,此時發出了一陣陣的慘叫聲,巨大的身體是一陣的扭曲,但是根本就無法從火之界的束縛之中逃脫出來。觀戰席上面的那些人不由得咽了咽口水,有些人身上是冷汗直流,「他真的好強大啊,只是一下子,就那麼一下子就將一隻尊者級別的魔獸給困住了。」

「吼吼吼吼吼。」火之界之中傳來了那隻魔獸刺耳的嚎叫聲,尊者級別的魔獸被折磨的只剩下使用力量的本能了,也許死了才是對它們最好的解脫,很快魔獸的身體沒有在掙扎了,慢慢的倒在了火海之中,再也沒有動彈一下。楊天手裡的魔法杖一揮,火之界全不消失了,而那隻魔獸幾乎已經燒焦了的身體出現在了眾人面前,這一隻尊者級別的魔獸就那麼死了。

韋大人的臉皮狠狠地一抽,「死了,他竟然將魔獸給殺死了,已經有兩隻魔獸死在了他的手裡了。」要知道尊者級別的魔獸可能是界定是不是可以進入中域的標準,想要抓住尊者級別的魔獸那也是非常的困難的,而且還是退化到只懂得使用力量的尊者級別魔獸,想要將一隻尊者級別的魔獸除了力量之外的東西全部的磨滅,那也是需要不少的時間和精力的。

此時的韋大人心裡早就是怒火滔天了,緊接著跟火狼和藍衣還有妖妖對上的魔獸也是一個個的倒在了地上,竟然都已經死了,韋大人心裡猛地一顫,當下一揮手,鐵門再次被打開了,診一次出來的魔獸不再是四隻,而是六隻,韋大人在哪裡真是一陣咬牙切齒的,他就不相信了,六隻魔獸還殺不死他。

六隻魔獸出現的時候,在觀戰席上面引起了軒然大波,六個巨大的身影爭先恐後的從那扇開啟的鐵門之中走出來,一時之間鐵門邊上的牆壁上面出現了不少的划痕,韋大人站在空中看著出現的那六隻魔獸,不由得開心的笑了起來,什麼平等,什麼公平在他這裡都可以全部的無視,你不是有膽量嗎?你不是有能力嗎?面對六隻魔獸我看你還有沒有能耐。

「什麼?六隻。」被隔絕在空間壁障之外的尤躍一看,身體快速的沖了過去,但是前面有著牢固的空間壁障,以他君主級別的實力根本就無法衝過去,尤躍的拳頭狠狠的朝著空間壁障上面砸去,瘋狂的大聲吼道:「這不公平,這不公平,你實在是欺人太甚,我放棄進入中域的資格,你趕快停下來。」

尤躍在哪裡拚命的大聲喊道,目光朝著楊天身上看去,雙眼都發紅了,就算是他可以將四隻魔獸給擺平了,但是也不代表他可以同時對付六隻魔獸,再說那個卑鄙的傢伙還不知道會使出什麼樣的手段,一切都是沖著楊天來的,就算是因為他的闖入使得自己失去了進入中域的資格,那麼也好過楊天死在這裡。尤躍只要一想到楊天會死在這裡,不知道怎麼的心裡就湧出一股疼痛感,他並不怪楊天,就算是他是去資格也不想楊天死在這裡。 第2711章怎麼解決這個問題?

南煙站在院子里,兩個人已經走遠了,她也一直站在原地,過了許久才慢慢的回過頭去,看著頭頂已經凋零得差不多的桃花。

紛紛飄落的花瓣落入泥土中,要不了多久,就會和泥土融為一體。

但,化作春泥更護花。

想到這裡,她笑了笑,索性伸手去輕輕的點了一下花枝,頓時,花枝震顫,原本就已經搖搖欲墜的花瓣更是紛紛揚揚的落下,如同冬日的鵝毛大雪一般,在陽光下,幾乎迷了她的眼。

南煙忍不住笑了起來。

這時,身後傳來了祝烽微笑的聲音。

「什麼事情笑得這麼開心?」

一聽他的聲音,南煙急忙回過頭,只見祝烽正背著手,一派優哉游哉的神態慢慢的走進來,而一看到南煙轉過頭來的樣子,他愣了一下,笑了起來。

南煙還不自覺,只上前來對著他叩拜行禮:「皇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