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陽公主卻沒再理會他,該提點的,她都已經提點了,能說的她也已經都說了。

池郁如果是聰明人,就該知道這個時候收手遠比繼續追究下去得到的更多。

他若願意息事寧人,到時候皇室理虧之下多少會對池家補償一些,甚至在別的事情上對池家做出讓不,可如果他得理不饒人,咄咄逼人藉此生事,她那個陰晴不定的父皇可不是那麼好說話的,到時候自然會教會池郁該怎麼做人。

有的時候,選擇的機會只有一次。

抓住了,平步青雲榮華富貴。

錯過了,萬丈深淵死不復生。

南陽公主並沒有多留,她好像是來道賀,順道抓越王回去的。

越王被送走之後,外間那幾個人便已經被打的沒了命。

南陽公主無事其他人各色目光,直接命人送上了賀禮之後,就帶著那幾個身上沾了血的侍衛轉身離開。

等她走後,原本熱鬧的席間卻是有些尷尬下來。

池郁繼任家主的宴會本該是熱鬧至極,可是被越王這麼一鬧,再加上後來南陽公主的出現,外間又見了血,席間眾人心思各異,再難回到之前那般言笑晏晏,推杯換盞的氣氛。

最後宴席也沒持續多久,只不過打半個時辰之後,就匆匆結束,而那些赴宴之人也沒過多逗留,便各自離開。

姜雲卿走時,池郁追了出來。

「江公子!」

姜雲卿停了下來,姜錦炎站在她身旁,顯然是想要等她一起。

姜雲卿看著池郁淡聲道:「池家主還有什麼事?」

池郁掃了姜錦炎一眼:「江公子,我有話想要跟你單獨說,不知道你可否方便?」

旁邊姜錦炎低哼了一聲,知道池郁是想讓他避開。

沒等姜雲卿說話,姜錦炎就開口道:「江大哥,那我先回去了,明日我再去尋你。」

姜雲卿點點頭:「好。」

姜錦炎朝著姜雲卿笑了笑,這才抬頭有些敵意的看了眼池郁之後,轉身帶著餘弦等人離開。

等他們走後,姜雲卿才淡聲道:「現在沒有旁人了,池家主有什麼話可以直說。」

池郁緊抿著唇,低聲道:「之前的事情,抱歉。」

姜雲卿看著他。

池郁說道:「我剛回池家不久,雖然宗族那邊肯讓我繼任家主之位,可說到底也只是因為形勢所逼,池家不得不推一個人出來而已。」

「我雖為池家家主,可是族內不服我的人很多,有幾個族老甚至攛掇著旁系想要奪權,我必須有足夠的能力來震懾他們,甚至讓他們看到我當家主之後所能得到的利益,才能徹底壓下那些心懷異心的人。」

(本章完) 「真武劍罡!」

看到那衝過來的無數攻擊,方離很清楚,自己不能硬抗,雖然出了那四個出手的元境修士之外,其他的攻擊對於自己來說不算的什麼。

但是如果數量多了那就很成問題了,就像是戰列艦不會懼怕驅逐艦的小水管,但是如果一下子來上幾十發上百發,那就是個問題了。

一聲大喝之中,方離手上長劍一擺,將身旁那粘稠到幾乎都快成為凝膠的霧氣展開,一道巨大的劍氣從方離體內猛然迸發出來,瞬間將整個人都包裹了起來,而方離就像是站在那劍罡之中一樣。

劍罡凝聚成形之後,瞬間帶著其中的方離向著外面飛了過去,但是同時那最前方的攻擊已經落到了方離的身前,叮叮噹噹的敲擊著那將方離牢牢護在中間的劍罡。

「走!」

真元一催動,劍罡陡然加速,在那漫天的攻擊形成合圍之前,方離就已經沖了出去。

不過在方離衝出去之後,那護衛自己的劍罡已經變得有些殘破了,雖然單個攻擊的威力有限,但是數量一多還是超出了劍罡防禦的限制。

這還只是挨上了十幾道攻擊的結果,如果再多一些方離也不知道會怎麼樣。

在方離衝出去的瞬間,還沒等到方離再一次發動攻擊,一個一身血紅的身影沖了上來,而在方離的眼中,無限放大的只有一隻緊緊攥起來的拳頭。

「精神衝擊!」

看到方離輕而易舉的從那雲霧之中飛了出去,那莫雲天也不在意,目的已經達到了,但是在方離抗下一小部分攻擊衝出圍堵之後,那犀首瞬間爆發了速度,向著方離直接發動了攻擊,那莫雲天暗道一聲漂亮。

有一個好隊友果然很省心,同樣自己這個時候也不能充當豬隊友,雙眼瞬間聚焦在方離所在之處,神念鼓盪,兩道完全由精神力匯聚的光線從雙眼之中飛出,一個眨眼的功夫就落在了方離的額頭之上。

雖然後出手,但是神念的速度竟然讓莫雲天的攻擊后發先至,在犀首拳頭落下之前先一步落在了方離的身上。

「好傢夥!」

看到兩人配合的那麼默契,方離心中暗道一聲可惡,要知道如果這一百多個人真的牢牢抱成團的話,自己基本上沒有戰勝的可能。就像是騎兵衝擊槍兵陣地一樣,如果是一群散兵游勇的話,面對陣容嚴謹的槍兵陣地那簡直是一件災難,面對那槍林,衝進去根本就是送死,但是如果不能夠衝破那第一層的防禦,那麼結果只有一個死而已。

而騎兵之所以能夠剋制住步兵,就是因為步兵的防禦只是第一線強大,一旦被沖開,那麼結局只有毀滅。而令行禁止的騎兵只要衝在最前排的人敢於犧牲,那麼就可以輕易的撕裂那一層防禦。

話說回來,當那那兩道精神衝擊進入到方離的意識海之中后,方離感覺到自己腦海一陣臌脹,畢竟自己精神一道的修鍊並不如何強大,即便是有了真武劍訣的幫助,但是自己並沒有將主要功夫放在這一方面,所以直到現在,方離只不過是神念比較強大而已,對於神道神通的修鍊還差了不少的火候。

不過,沒問題。

「山河永鎮!」

在察覺到那兩道神念進入到自己意識海之中開始搗亂的時候,方離瞬間催動了自己的山河永鎮劍意,那原本在意識海之中翻天覆地的兩道神念衝擊在方離釋放山河永鎮劍意之後,就像是在無邊大海之中投下了一顆小石子一樣,沒有任何的風浪湧起,然後一切再一次恢復了平靜。

「劍來!」

當方離將那精神衝擊消磨掉之後,那犀首的攻擊也來到了自己的身前,手指一合,在胸前作出一個劍指的樣子,方離一聲招呼之中,那風劍就像是瞬移一樣,猛然間橫在了方離和那犀首的拳頭中間。

咚!

一聲沉悶的聲音傳來,那風劍雖然輕巧,但是在渾厚的真元支撐之下,即便是犀首的拳頭很重,但是風劍仍然是穩如泰山一樣,根本就沒有任何移動半分。

但是同樣,犀首那粗狂的臉上卻沒有一點點的失落,反而咧著嘴笑了起來。

「不好!」

方離在看到那古怪的現象之後就暗道一聲不妙,只見那風劍是一點都沒有移動,但是在風劍的後面,空氣好像瞬間扭曲了一下,在方離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一道氣浪瞬間形成,直接實打實的撞在了方離的胸膛之上。

鐺!

不過傳出來的不是打擊到身上的悶哼,而是一生擊打在鐵板上一樣的聲音。

那犀首在聽到這一聲之後也是楞了一下,收回自己的拳頭之後一臉奇怪的看著那接力倒退的方離。

「呼……好險」

方離快速和那犀首拉開距離之後,同時摸了摸自己胸口,暗道一聲僥倖,因為方離胸膛之上放了一塊鱗片,也就是之前赫連台送給方離的那一片鱗片,方離一直將其放在自己的胸口之處,這還是那鱗片第一次收到攻擊的檢驗,至於效果不錯,至少為方離減輕了不少的攻擊,沒有讓方離受到重傷。

至於內府的那一些震蕩,方離好歹也是修鍊了精元一道,心臟之中的精元丹跳動幾下之後就將方離五髒的不適消除了。

一擊不成方離頓時拉開了和犀首的距離,防止吸收繼續發動攻擊,來到空中看著那對自己虎視眈眈的眾人。

「很好!下一擊盡量多減少一點人數吧!」

方離知道,如果不能及時將人數控制住,自己的力量就會不斷的高速消耗,而且在人數眾多的情況下,很難對那五個元境修士出手,甚至剛才的攻擊之中如果不是有一個元驚修士的攻擊落到了那真武劍罡之上,自己絕對不會這樣的狼狽。

「風舞長龍!」

方離來到上空之後,而那些不能飛行的真武境武者只能安靜的呆在燈籠之上,而在沒有元境修士牽制的情況下,那些人是不會發動集團攻擊的,因為沒有用處。方離直接召喚出一把長劍,真元灌注之後,那一把寶器級別的長劍頓時伴隨著一陣陣劍鳴之聲化作一條十幾丈長渾身由劍氣組成的龍型。

當龍型出現之後,長劍瞬間向著那站在半空之中的元境修士發動了攻擊,第一個就是那莫雲天!

因為方離知道,自己接下來的攻擊,只有莫雲天有可能形成干擾,而其他幾個元境修士,包括那犀首都很難打斷自己。 第1560章禍水東引

「所以你就禍水東引?」

姜雲卿面色冷淡,言語中帶著几絲嘲諷。

「池家主恐怕是忘了,我與你之間不過是一場交易而已,你護我一段時日,我送你回歸池家,你我之間早無任何瓜葛。」

「之前你當著所有人的面,暗示池家之事乃我所為,到底是想要借我的名去壓你池家宗族之人,還是想要禍水東引,將你從之前的事情摘出去,借我呂氏商行的名聲來震懾其他幾家,甚至讓他們以為你和呂氏商行關係匪淺,你自己心中應該有數。」

「你既想得一個好名聲從而徹底掌握池家,又想將呂氏商行徹底綁在池家身上,會不會胃口太大了些?」

池郁臉色一變,強撐著笑說道:「江公子在說什麼,池郁不明白。」

「不明白?」

姜雲卿淡哼了一聲:「越王今日為何會來這裡,賢妃和皇室那些謠言是誰在後面推波助瀾,還有南陽公主……」

她冷眼看著池郁,目光冷淡:

「當初我所做的事情,只有你們母子三人和我知曉,後來惠氏母子連同身邊所有人都被拿下,卻獨獨跑了一個謝管事,偏他還被越王抓了個正著。」

「池郁,有些事情我不說,不代表我不知道,更不代表我蠢的被人算計了還要送上門去與人交好。」

「你我之間的事情,在你繼任家主之後便已經完結,這次你利用我來禍水東引的事情,我可以當做不知道,可若是有下次……」

姜雲卿面色冷厲的看了他一眼:

「我能讓你得了家主之位,就能用同樣的辦法將你拉下來。」

「南陽公主有一句話說的很對,知足常樂,月滿則虧,池家主還是好自為之的好。」

池郁站在廳前,看著姜雲卿帶著徽羽離開的背影,鼻尖滿滿都是血腥味道。

他低頭看著院中那幾個被打死的越王府隨從,看著他們幾乎被打的血肉模糊的屍體,剛才的那些神色瞬間沒了,眼中冷沉了下來,像是撕開了往日故意做出的偽裝之後,露出了最深層的本性。

南陽公主看穿了他的打算,這個江青亦然。

她們剛才所說的話,還有院子里這幾個死人,都是在警告他。

「二哥…」

池瑄站在旁邊,看著池郁臉上陰鷙之色,有些被嚇到。

池夫人也是上前:「郁兒,你和江青……」

池郁收回目光說道:「往後別再招惹他了。」

池夫人皺眉:「可是郁兒,那呂氏商行怎麼辦,你若無人扶持,怎麼壓得住族中的那些老東西?」

池郁看著池夫人時,神色柔和了許多。

這是他母親,不管何時何地都向著他,從不問緣由的那個人。

池郁聲音溫和的說道:「壓得住壓不住都只能想其他辦法,利用江青的路子眼下走不通了。如果我們強行繼續,怕只會惹惱了江青,讓他和我們池家徹底交惡。」

「可是……」

池夫人想要說話。

池郁壓了壓她的手:「母親,你知道你擔心什麼。」

(本章完) 那狂風劍氣組成的長龍不僅僅攻擊力十分強大,更加重要的是,那劍氣巨龍的速度更是快的可怕。

看到方離使用出這樣的攻擊之後,直面鋒芒的莫雲天一臉凝重,要知道作為神道修士,在群戰之中最為害怕的就是那些速度夠快的人或者是攻擊。這甚至也是那些神道修士修鍊精神衝擊和障礙神通的神通,儘管如此,但是在這一道劍氣長龍之下,就連莫雲天也感覺到十分的麻煩。

神道修士的攻擊瞄準很簡單,因為精神力的速度很快,但是缺點就是攻擊的發動很慢。除非是直接使用精神力組成類似精神衝擊之類的攻擊,如果是要使用普通攻擊,就算是再簡單,都會比氣道修士的攻擊慢上一點點。因為神道修士發動攻擊的力量並不是自己就有的真元,而是使用神念匯聚精神力,然後通過精神力來操控天地靈氣進行攻擊,所以本身就會有一點點的遲鈍。而且攻擊的威力越大,這種遲鈍就會越長。

那一條劍氣長龍在飛出去之後,頓時在方圓幾十丈的範圍之中來迴旋轉,不斷的對著那已經躍到空中的五位元境修士發動攻擊,至於攻擊的力道,很有限,都是控制在抵擋並不困難,但是不去理會還是會受傷的程度。

看到那五人都被牽制住了,方離手中風劍一劃,頓時打算出招了。當然,時間也不多了,劍氣長龍雖然厲害,但是每一次被五人攻擊到的時候都會有不小的損失,如果不是仗著自己已經達到劍如指的御劍術,讓那長龍高速運轉,估計一兩個呼吸的時間就被毀滅了。

看到五人短時間都被方離擋在了外面,那場上的九十多個真武境修士頓時待不住了,因為這五個人現在雖然被限制住了,但是一點點危險都沒有,而且看樣子方離也沒有攻擊的意思,那麼方離的目標就十分的明確了。

「上啊!!!」

不知道那個人大吼了一聲,揮動著自己手中的武器向著方離打出一道攻擊,而其他人在看到之後也都是開始向著方離發動進攻。

看著那花花綠綠一大片的攻擊,方離一點都沒有著急,嘴角微微一挑,「現在攻擊,晚了一點!」

話音剛落,方離手中風劍瞬間變成了無數柄,每一把風劍都是一個模樣,那漫天的長劍在空中排布成了一個井然有序的陣法。

陣法催動之後,在這個本身就有壓制的陣法之中,方離是真正的感覺到了壓力,那遠處的風劍也是在瘋狂的吸取著方離的真元,那渾厚無比的真元,在這個時候以完全能夠感覺到的程度瘋狂下降,當那那無數的劍影在完全排列完畢之後,方離對著下方的眾多武者猛然一揮手。

「下去!萬劍伏魔!」

一聲大喝之中,那盡然有序的劍陣瞬間向著下方籠罩過去,就像是星辰墜落一樣,無數把風劍的幻影瞬間降落到了那無數的燈籠之中,密密麻麻的將整個空間都覆蓋住了。

說時遲那時快,整個過程前後不過是一個呼吸的時間而已,那被方離暫時牽制住的五位元境修士頓時發現了不妙,都是瘋狂的開始攻擊方離的那一條四處遊走的劍龍,想要儘快將劍龍打碎,然後才去圍魏救趙的手段。

但是這個機會是方離好不容易爭取來的,基本上就是可以不可再,這一次是對方几人不知道方離有這樣的劍陣神通,這劍陣的威力,真的可以在瞬間的功夫,將那九十多個真武境武者打落擂台的可能。要知道一開始包括莫雲天在內,都以為方離會選擇這個機會,使用之前使用的那種神通,就算是這一條劍龍能夠擋住自己幾人一會的功夫,方離最多也只能擊敗十個八個的真武境武者,那樣下一次合圍之後方離就會更加的被動。

但是沒想到方離竟然是抱著一網打盡的想法,如果方離真的成功了,那麼被動的就變成自己幾個了。

至於方離,現在也是在與時間賽跑,一來這五個人是不會給自己這樣的機會的,二來在這裡使用萬劍伏魔劍陣對於方離的消耗也是倍增,尤其是一下子籠罩這麼多人,而且方離還要保證那些人不能直接被劍陣絞殺,對於方離的消耗何止是倍增。按照現在的情況來看,方離估計自己這一招之後,自己的真元能夠剩下一半就算是好的了,需要相當一段時間的恢復才能夠再次發動。

「殺!」

想到這裡,方離眼中神色一靈,無數的劍氣猛然間翻滾穿梭了起來,被那圍在中間的九十多個真武境武者,幾乎同時都受到了幾道或者是幾十道甚至是幾百到劍氣的攻擊。

那收到幾百道攻擊的人根本就是不用提了,瞬間就被那無數的劍氣個打落了下去,甚至如果不是方離手下留情了,這一下足夠將那個人攪得連渣渣都不剩下。

而其他的那些劍氣,別說是幾十道了,就算是幾道對於那些真武境武者來說都是極具威脅性。因為這些劍氣雖然不是方離直接發出來的,但是其威力也相當於方離普通攻擊的一次了,只不過因為精神分散,而使得這些劍氣的靈動性有限,如果方離將這上萬道劍氣都掌控的如同一道一樣,那麼這萬劍伏魔劍陣的威力將會達到最大,而且到時候也不會拘泥於陣法本身,或者說陣法分分合合將變得十分簡單。

當然這都是后話了,在那萬道劍氣組成的劍陣籠罩之下,除了那些實力足夠強大,也就是達到真武境九品頂峰的人還有一點點抵抗的力量之外,其他的那些人就像是當時跳上來的時候一樣,根下餃子一樣噼里啪啦的都落了下去。

「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