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凱瑟琳走了,我也沒有去試圖找威廉。我現在也不知道他是怎樣想的,雖然他答應了要和凱瑟琳相處,想來他心裡也沒有做好準備,既然如此,還是先讓威廉自己呆一會兒。

威廉在書房裡呆了整整將近兩個小時,最終像做賊一樣從書房裡走了出來。找到我時小心翼翼的問:「凱瑟琳已經走了?」

「都走了兩個小時了!」我還沒有風度的對威廉翻了個白眼兒,從來都不知道,原來威廉也有這樣扭捏的時候,說實話,我感覺還是很新奇的。

聽說凱瑟琳已經離開,威廉鬆了口氣,苦笑著說道:「果然,我還是不太擅長應對這個女孩。」

如果不是因為在意,威廉才沒有不擅長這一說!果然,這兩個人之間還是有戲的吧。

不過有些事還是要確認一下:「去遊樂園的提議也是我私自提出來的,會不會對你產生什麼影響?」如果真的對威廉造成了困擾的話,我一定會很不安的。

看出了我的忐忑,威廉笑了笑:「本來就是我拜託你幫我想辦法的,你的決定我還是會尊重的。不過下次如果還有這種事的話,最好和我先說一聲,讓我有個心理準備。說實話,今天突然提出這個提議,對我而言還真是有些突然。」

「我下次一定注意。」我有些抱歉的說道,突然覺得的像面對公司領導似的,有些害怕威廉一言不合就開除我。

揮除了腦子裡亂七八糟的想法,已經定下來的事就不用想著再更改,因此我一身輕鬆的對威廉笑著說道:「那你這兩天好好準備一下吧,我想你一定會在周末有新奇的體驗的!」

晚上接了希澤回來,聽說周末要帶他去遊樂園,小傢伙整個人都跳了起來:「真的嗎?媽咪真的要帶我去遊樂園嗎?」

兒子這滿滿的驚喜讓我覺得有些揪心,果然我陪在希澤身邊的時間太少了嗎?

我抱起希澤,笑著說道:「當然是真的,不止我會陪你去,你威廉爹地也會和你一起去哦!」

「耶!太好了!」希澤在我懷裡一個挺身,險些從我懷裡掉了出去:「之前幼兒園裡的小朋友就和自己的爹地媽咪去了遊樂園,現在媽咪也可以陪我一起去了!」

這些事情我都沒有聽希澤說過,看著小傢伙興奮的臉頰,我親了親他笑著說:「以後希澤想要去哪裡的話,直接和媽咪說,無論媽咪在哪,都會回來陪希澤的。」

可希澤一本正經的搖了搖頭:「爹地說了,媽咪很忙的,希澤不可以給你添麻煩。」

在我不在的時候,威廉到底都是怎樣教育希澤的啊?雖然這樣的希澤十分乖巧懂事,但未免也失去了太多童真。

「希澤永遠都不會成為媽咪的麻煩,任何希澤想要的,想去的地方都可以和媽咪說,只要媽咪能做到都會滿足希澤的!」太過寵愛,就太過寵愛吧,反正現在希澤還小,小孩子在父母面前放肆一下還是可以的。

在和顧勛視頻的時候,希澤很開心的將這個消息告訴了他。自從得知了要去遊樂園的消息之後,希澤的興奮勁兒一直都沒有過。

而顧勛得到這個消息之後,表情變得有些微妙:「你媽咪和威廉爹地一起帶你去?」

你看顧勛的表情我就知道他又要多想,在希澤開口之前,我直接開口回答了他的問題:「不只是我和威廉,記得之前和你說的那個叫凱瑟琳的女孩嗎?之所以要去遊樂園,一是因為想帶著希澤去玩,另一點就是想要為凱瑟琳和威廉之間創造機會。」

顧勛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嘴上卻說道:「沒事,就算是你和威廉兩個人帶著兒子去,我也不會多想的。」

他不會多想才怪! 心尖寵 剛才明明已經把情緒寫在臉上了,聽到還有凱瑟琳在場后,立馬換了一副臉色。呵,男人啊!

心情舒暢的顧勛開口道:「不過既然你們要去遊樂園,對於撮合凱瑟琳和威廉有什麼具體想法嗎?」

「說是想要為他們兩個製造機會,但其實我覺得他們兩個還要加強一下彼此之間的了解。」畢竟現在威廉還不確定自己心中的感情,而在我看來,凱瑟琳對於威廉也只是依賴,說不定是因為有了和前任的對比,才會對威廉產生這種類似愛情的感情。

「說的也是,」對於我的說法,顧勛居然沒有反駁:「畢竟感情這種事還是慎重一些好。不過等到你們那天去的時候,你可以找個借口帶著希澤先走,把空間留給他們兩個。」

這兩句話說的,還是很有道理的,當然不排除他想找我和威廉接觸的目的。

「放心吧,到時候我視情況而定。不過我還是想要帶希澤好好玩的。今天希澤和我說,幼兒園的小朋友都是父母帶著去遊樂園,今天和他說帶他去遊樂園后,小傢伙整個人都要樂瘋了。」我嘆了口氣,摸了摸希澤的小腦袋。

聽我這樣說,顧勛也露出了心疼的神情:「總有一天我會結束這樣的生活,我們一家三口一定會隨心的生活!」 周末來的很快。

這天早上,都沒用我叫希澤起床,小傢伙就早早的爬了起來,乖乖的洗漱吃飯,然後就一臉期待的看著我:「媽咪,我們現在就走嗎?」

從昨天晚上開始,希澤一直就保持著一種十分興奮的狀態,昨天晚上從幼兒園回來,便找好了自己最喜歡的一套小衣服,如今穿著完畢,坐在椅子上,滿臉都寫著「快走吧,快走吧!遊樂園在等著我們啊!」

而和希澤的積極相反,威廉一反往常的乾脆利落,反而有些拖拖拉拉的樣子。

威廉敷衍的樣子太明顯,連希澤都清楚的感覺了出來。「爹地,你快一點啊!」小希澤催促道,小臉兒之上滿是焦急,彷彿他再晚去一些,遊樂園就會關門似的。

我笑著對威廉說道:「就算你再拖,已經答應了人家的事情,難道現在還想抵賴?」

「倒不是想要抵賴。」威廉欲言又止,但想了想,還是沒能說出個所以然來。其實他的想法我也知道,只不過是想拖一拖時間,能等一會兒是一會兒。

「還是快點吧,已經要到了約定的時間,你總不想讓凱瑟琳等我們太久吧?」讓一個女孩子等太久,實在是有失紳士風度。

威廉也知道,再拖下去的話有些不太合適,因此只能拿起了外套,準備出門。

然而還沒等我們出門,便有人先按響了門鈴。傭人打開了門,一個本不應該出現這裡的人,出現在我們的視野中。

「爸爸!」小希澤最先回過神,歡呼一聲就撲向了顧勛。

顧勛一臉寵溺的抱住了希澤,將小傢伙攬在懷裡,狠狠的親了親:「乖兒子,有沒有想爸爸?」

「當然!」希澤響亮的回答顧勛的問題,被顧勛親的臉上有些癢,一直咯咯的笑個不停。

「你怎麼來了?」我驚訝的看著顧勛,這個人不是在國內還有事情要忙嗎?怎麼僅僅過了一天,應該在國內忙公司事務的人居然就出現在了英國?

顧勛抱著兒子不撒手,「你這麼長時間不回來,我想你和希澤。而且希澤說,看到其他小夥伴都有父母陪著去遊樂園,我作為孩子的父親,當然不能讓我的兒子不如別人!」

希澤開心的親了顧勛一口:「爸爸最好了!」

這個小沒良心的,明明帶他去遊樂園的說法是我提出來的,現在最好的人居然成了顧勛!

不過顧勛的到來,我雖然意外,但打從心底來說還是十分開心的。可開心歸開心,該擔心的事兒還是要擔心的。

「你跑到這兒來,公司的事怎麼辦?」

顧勛一副不以為意的口氣:「公司里不是還有王川嗎?我不在他也一樣能處理的很好。」

果然還是要靠王川!再這樣下去,恐怕外界的人都分不清,顧氏集團的總裁到底是顧勛還是王川了。

想想上次我和顧勛從英國回去時,王川那近乎崩潰的表情,這次顧勛又一言不合跑出國,將所有的擔子都扔到了王川身上,我都能想象出王川那一臉悲憤的表情。

只解釋了這一句,關於國內的事顧勛果然不願再多說:「現在時間已經不早了,我們這就出發?」

顧勛懷裡的希澤歡呼一聲:「出發出發!去遊樂園!」

在去遊樂園的路上,我看著顧勛:「你是今天剛到的英國嗎?」

顧勛點了點頭:「剛下飛機直接趕過來了。」

https://tw.95zongcai.com/zc/63886/ 我有些心疼的握上顧勛的手:「為什麼一定要這麼趕啊?要帶希澤去遊樂園,以後有的是機會,沒有必要非趕這次來啊!」

顧勛抱過我笑著說道:「當然要趕過來,畢竟這是希澤的父母第一次帶他去遊樂園,我怎麼可能缺席!」顧勛著重強調了父母這兩個字,話中的意思清晰可見。

我無奈的笑了笑:「這個時候你還爭什麼?不怕你這個時候離開,國內的情況,被人鑽了空子啊?」

「那有什麼好怕的?」顧勛笑著,意氣風發的道:「就算他現在能做什麼空子,但顧氏總體上還掌握在我手裡,而且這次我來英國,沒打算留一個星期,只待三五天就走。這麼短的時間內有王闖看著出不了大亂子!」

說著顧勛捏了捏我的鼻子:「這幾天你就放心大膽的陪希澤玩吧,就當也讓我放一個假!」

我笑著依偎在他的胸膛上,我們一家三口確實好久都沒有聚在一起,既然顧勛已經來到了英國,我也就不必再糾結那些煩心事,及時行樂,也是快樂生活的必要保證。

等來到遊樂園時,凱瑟琳已經在等著我們了。其實現在距離我們約定好的時間還差半個小時,因為不想出現,讓凱瑟琳等我們的情況,我們還提早出了門。沒想到凱瑟琳來的居然比我們還早,穿著一襲白色紗裙,俏生生的站在遊樂園門口。

果然,在心愛的人面前,每個女孩子都是小仙女!

凱瑟琳在見到威廉時,立刻綻放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威廉,我在這裡!」這一刻,凱瑟琳的眼中似乎只有威廉,而我和顧勛,還有顧勛懷中的小希澤成功的變成了背景板。

直到我們走近之後,凱瑟琳才總算注意到了還有其他人在場。看到顧勛時,凱瑟琳的目光在顧勛和希澤之前打轉:「你們好,這位想必就是希澤的父親吧!」

沒辦法,這父子兩人長得太過相像,讓人一打眼就能看出兩個人是父子,連鑒定都不用去做。

顧勛對於凱瑟琳的問候顯然十分受用:「你好,我是顧勛,安若的男人,希澤的父親!」

這個人!為什麼要用這種讓人羞恥度爆表的介紹!!!老老實實的說自己是我的戀人不可以么?男人什麼的,關起門來,在家裡說說就可以了啊!

在凱瑟琳意味深長的目光中,我恨不得挖個洞鑽下去!

「聽說安小姐和顧先生的感情很好,今天看來果然是這樣!你們一家三口真的很讓人羨慕!」凱瑟琳真心稱讚道。

聽到凱瑟琳的話,顧勛的嘴角一翹再翹:「大家都是朋友,直接叫我們的名字就好。相信你也會找到屬於自己的真愛,也會有讓人羨慕的生活的!」

說著,顧勛意有所指的看了威廉一眼,目光中包含了隱隱的得意,不只是我,連威廉都看得出來。 希澤確實已經迫不及待了,在那邊話音剛落,便揮舞著小手臂高聲喊道:「遊樂園!遊樂園!」興奮之意溢於言表。

不過這次,在我的提議之下,威廉和凱瑟琳去買了門票。而我則趁著他們兩個去買票期間,狠狠的掐了顧勛一把:「我警告你,在外面不要胡說八道!什麼安若的男人,注意你的言辭!」

顧勛皺眉看著我:「我怎麼是在胡說八道,我說的都是事實啊!」

我氣:「事實你就以事實的方法來說啊!幹嘛要搞的那麼彆扭……」想起顧勛的說法,我的臉頰越來越燙,聲音也越來越小。這種羞恥度爆表的言論,怎麼還讓我的心裡泛起了一絲絲甜蜜呢?

我趕忙甩了甩腦袋,果然是昨天晚上沒睡好,今天腦子才會發熱!

看著我的臉紅了起來,顧勛壞笑著抬起我的下巴:「安若,嘴上說著不要,可身體還是很誠實的嘛!你都不知道現在你的臉紅成了什麼樣子!」

一個臉紅,不要用這樣有歧義的話來說啊!我剛要打掉顧勛捏著我下巴的手,大庭廣眾之下,這樣很讓人害羞的好不好!簡直有傷風化!

我羞赧得說不出話來,說顧勛卻不以為意,笑著在我的唇上親了一下:「安若,不要害羞,反正你是我的,我也是你的,別人愛怎麼說就怎麼說去,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什麼都不在乎!」

我只覺得一股暖流從心底劃過,整個人都被顧勛的話溫暖了。

我剛要回吻顧勛,卻突然聽到一個稚嫩的童聲在一旁喊道:「爸爸,希澤也要親親!」

糟糕,剛才氣氛太好,一時間忘了希澤還在顧勛懷裡!啊啊啊,這次真是丟人丟到兒子面前了!

我和顧勛的互動都被希澤看在眼裡,雖然小傢伙現在什麼都不懂,但現在就看到這些畫面,會不會教壞小孩子?

我臉色爆紅,感覺現在攤在臉上一個雞蛋,都能立馬煎熟!而顧勛卻一點兒都沒有尷尬的神色,應了兒子的要求,爽快的在希澤臉上親了一口:「希澤最可愛了!」

希澤又將另一邊小臉兒湊過我這邊:「這邊也要!要媽咪親!」

我笑著在他臉上親了下:「希澤是媽咪的小寶貝,希澤最乖了!」

希澤在顧勛懷裡,一手攬著顧勛的脖子,一手試圖攬著我。可是希澤的小胳膊實在太短,不忍心看他如此辛苦,我趕忙湊了上去。

結果希澤在我和顧勛在臉上各親了一下:「希澤最喜歡爸爸和媽咪了!」

哎呀,兒子的喜歡果然比什麼都好!

就在我們享受著這難得的溫馨時刻時,另一邊的凱瑟琳與威廉也回來了。

凱瑟琳走到我們身邊拿出了她的手機笑著道:「剛才的畫面實在太過美好,沒有經過你們的同意,我為你們一家三口拍了一張照片。」

說著,凱瑟琳將照片放到了我們面前,照片上,顧勛抱著希澤,而希澤正親吻著我的臉頰。顧勛當目光中帶著滿滿的寵溺,隔著屏幕我都能感覺到照片上那溫馨有愛的氛圍。

顧勛湊過來看了一眼,對於凱瑟琳的拍照技術顯然很是欣賞:「凱瑟琳,不介意我這麼叫你吧?照片拍得很好,麻煩把照片傳給我一份。」

「沒問題!」凱瑟琳笑著說道:「不過我可以自己留一份嗎?放心,只做收藏,絕對不會用在其他用途上!」

顧勛點了點頭:「當然可以!」說著還得意的看了我一眼,我覺得顧勛只是想要炫耀自己的妻兒,凱瑟琳羨慕的目光讓他十分受用。

有了這樣一個小插曲,可是你成功的贏得了顧勛的好感。於是在接下來的遊樂園之行里,顧勛總是有意無意的將凱瑟琳往威廉身邊湊,意圖明顯的讓我都有些不好意思。

不同於以往的健談,今天的威廉顯得有些沉默寡言。凱瑟琳看出了威廉的不同,卻沒有氣餒,一直在努力的尋找著話題。

由於帶著希澤,在遊樂園裡,我們玩的都是一些較為平和的項目。

我們一起去坐了旋轉木馬,其實說實話,我一直都想象不到,像顧勛這樣的人,玩木馬是一種什麼樣的畫面。

因為看多了他在辦公室里西裝革履工作的模樣,所以想到在旋轉木馬上的顧勛是什麼樣我還是有些好奇的。

結果坐旋轉木馬時,是有顧勛抱著希澤。有了希澤坐在顧勛身前,那場面怎麼看都是愛意滿滿。

旋轉木馬,上下起伏間充滿了希澤的歡笑,我坐在他們旁邊回過身,用手機記錄下了這一刻的畫面。

而另一邊凱瑟琳和威廉並排坐著,因為威廉平時的溫潤儒雅,因此坐在旋轉木馬上,竟給人一種白馬王子般的錯覺。也許並不是錯覺,因為看著凱瑟琳的目光,顯然她已經完全沉浸在了威廉的一舉一動中。

因為我和他們兩個人隔了有些距離,加上一旁還有音樂迴響,聽不清他們到底在說些什麼。不過看凱瑟琳和威廉的表情,兩個人的臉上都掛著淡淡的笑意,顯然,兩人之間的談話進行得很順利。

笑著用手機拍下了兩人的畫面,照片上威廉和凱瑟琳相視而笑,本就是俊男美女的組合,加上是在旋轉木馬上這一場景,畫面唯美得像是童話故事一般。

顧勛顯然注意到了我的舉動,挑了挑眉對我說道:「親愛的,你在看什麼呢?」

「威廉和凱瑟琳的照片,我拍的很好。」我把畫面展示給顧勛看:「威廉很英俊,凱瑟琳長得也很漂亮,你看他們兩個在一起,是不是很像小時候童話故事裡的公主和王子?」

兩個人都是西方面孔,只這一張照片,就能讓人感覺到童話變成了現實,看著他們兩個,很容易讓人再次相信愛情了!

結果顧勛卻不以為意的嘴:「我覺得,比起凱瑟琳照的咱們一家三口的那張差遠了!」

「還有什麼公主和王子?」,顧勛皺著眉,臉黑了一瞬:「我怎麼沒看出來,威廉哪裡有像王子的潛質?王子和公主的話,我覺得我和你之間也很像啊!咱們兩個就是童話的結局,王子和公主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還生了一個聰明伶俐的小兒子!」

說著,顧勛拍了拍兒子的腦袋,希澤不明所以的抬起頭看他,顧勛沖著兒子一笑:「我們希澤最乖了!」 平時挺精明的一個孩子,為什麼只有在顧勛面前突然智商下線?我發現幾乎顧勛說什麼,希澤就信什麼,這是在我和威廉面前從來都沒有過的事情!

明明我和威廉才是陪伴希澤最多的人。雖然顧勛是希澤的親生父親,但我還是有種兒子被別人搶跑了的感覺!

我有些不服氣地問顧勛:「你到底是怎麼讓兒子這麼相信你的?好像只有在你面前,兒子才會恢復他孩子的本性。」

「大概這就是父子天性吧!」顧勛不無得意的說道:「我和希澤可是親生父子,威廉再怎麼好,只要我一出現,希澤還是會更喜歡我的!」

這純粹就是唯心主義,自以為是了吧?我抽著嘴角搖了搖頭,算了,只要兒子開心就好,其他的糾結那麼多,也沒有什麼意義。

從旋轉木馬上下來時,小希澤明顯有些意猶未盡。他戀戀不捨的看著旋轉木馬,貌似很想再做一遍的樣子。

顧勛看著希澤說道:「遊樂場里還有很多其他好玩的東西哦,希澤想不想先去玩其它東西?」

果然聽說還有其他好玩的項目,小希澤立刻放棄了旋轉木馬:「那我們可以去先玩別的東西,等玩兒過其他的東西之後再回這裡!」

小傢伙的智商再次上線,居然知道先去玩其他的東西,然後再回來!真是一樣都不落下!

雖然是五個人一起來了遊樂場,但我和顧勛總是走在一起,可以比威廉和凱瑟琳的腳步慢了些,就是想為他們兩個創造獨處的空間。

在經過氣槍射擊時,凱瑟琳看著一米多高的玩具熊,目光中露出了嚮往的神色。

威廉站定指著那個玩具熊對凱瑟琳說道:「很喜歡嗎?」

凱瑟琳有些羞澀的笑了笑,不自在的捏了捏耳朵:「呃,我對這種毛茸茸的玩具,幾乎沒有什麼抵抗力。」

也許是覺得自己這麼大了,還喜歡這種東西有些幼稚,凱瑟琳的耳尖都有些泛紅。

看著羞澀的凱瑟琳,威廉笑了笑:「女孩子喜歡這些很正常啊!想要的話我來試試吧。」

凱瑟琳立刻瞪大了眼睛,用崇拜的目光看著威廉:「真的可以嗎?」

聞言,威廉不自在的抓了抓額前的發:「要是失手了,也是有可能的事。」言外之意就是不要抱那麼大的期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