卻說楚江樓得完顏兀朮安排,帶領陸文龍和八萬精兵再次增援,務必要擊潰董雙,在西京得家餘慶、弓溫,方傑領兵相助,一戰擊敗花榮將其生擒,後來又有李俊,劉贇,楊再興率軍數萬增援而來,西京剛穩定下來,兵馬就逐漸力不能支。

這日夜間,楚江樓正與眾人商議棄西京,前往阿里木圖會合莫爾二世合攻董雙,忽然有人來報,完顏梟詹令西京之兵留少數守城,主力前來阿里木圖應戰董雙。

楚江樓一時震驚道:「丞相實在是有鬼神不測之機,我等事不遲疑,馬上就行動!」

於是楚江樓讓方傑等人領五千軍馬虛設軍旗,裝作大軍還在城內,留守西京城,楚江樓自己帶了霄蘸,許定二將引軍六萬抄山間小路急趕往阿里木圖,江南地勢李俊多不了解,塞爾柱,金軍也是人皆銜枚,馬皆勒口,又是夜間行軍,數萬塞金聯軍竟然從西京繞城而過,李俊三人卻是一無所知。

卻說這邊莫爾二世正要領兵和董雙軍馬死戰,卻見完顏梟詹引軍來救,頓時大喜,拔出劍來大喊道:「我軍援兵已到,今天不是敵死便是我亡,眾將士奮勇殺敵,定能擊敗賊軍!」

莫爾二世將佩劍一揮,隨即令山獅駝引兵衝擊宋軍右路,此時右路為林沖統軍,見方天定山獅駝從內外夾攻而來,頓時心中暗笑一聲,令全軍緩緩撤開,一接觸便裝作敗退下去,此時完顏梟詹已經率兵沖入缺口內,與莫爾二世等會合,約有步軍十四萬,馬軍三萬。

莫爾二世見完顏梟詹前來,頓時面色慚愧道:「朕悔恨不聽先生之言,以致大軍陷入重圍。」

完顏梟詹擺了擺手笑道:「皇帝陛下不必憂慮,現在我軍之力強於敵軍,可用良策盡滅董雙此處人馬。」

聞煥章在中軍,見塞爾柱軍后隊前來接應,不禁嘆道:「塞爾柱軍中果然有能人!」過了片刻,只見完顏梟詹整頓人馬,塞爾柱軍盡皆氣勢如虹,鬥志昂揚。

「諸位兄弟,如今塞爾柱軍援兵既然前來,我軍難以將其合圍,某當以陣法戰之,不才略讀兵書,自創有一陣,可抵數倍之兵,望各位兄弟助我!」

聞煥章見莫爾二世大軍齊至,心中暗自冷笑一聲,卻是不敢懈怠,將眾將一齊召來說道。

眾人齊聲道:「願從軍師調遣!」

於是聞煥章排兵布陣,逐層安排下去,眾將指揮兵馬往來轉換變動,片刻間擺出這個陣勢來,但見:外陣為八卦之勢,關勝林沖李應史進杜壆卞祥黃信孫立八員大將,各引一萬精兵,分乾、坎、艮、震、巽、離、坤、兌八門,每一陣兵馬分為二十隊,一隊五百人,由一員大將統率。

槍林箭陣、刀斧長矛、強弩大盾各依陣勢,上應北斗天星,下似星羅棋布,內有九宮之曲,外含八卦之奇,可攻可守,明應罡煞之勢,暗合天地之玄,表似尋常之物,實則暗藏殺機,各陣之間往來呼應,循環相接,擊一則眾圍,擊眾則陣列分割,包抄入陣之敵,將其逐一擊破,使其不得會合,而成孤軍各自為戰。

又兼此陣變化多端,含天截、地覆、龍飛、虎翼、風揚、雲垂、鳥翔、蛇盤八種擺法。入陣之敵如果從震、兌、離三門入,艮門出方能得生,稍有差錯必定陷入陣內不得復出。

內陣以董雙、聞煥章為中軍主帥,左右兩側有呂方郭盛二將各引五千金槍,銀槍手守衛,四周分郝思文,韓滔,樊瑞,李袞,項充,武松,魯智深,上官義,呼延灼,呼延綽十員大將,各引五千重甲步兵、騎兵配合接應外陣,內外陣一共二十員大將列為九宮之勢,守護內陣之中軍,內設雷車、火炮數十。

此陣非同小可,乃是聞煥章畢生所學,名曰九宮八卦陣,曾經擊敗董雙和遼,金,西夏數十萬大軍,所向皆披靡,有詩讚道:

亂世多人傑奇才聞風逸

通曉古今史臨戰料先機

揮手退萬軍胸中藏經略

始出中原日一統九州時

「聞煥章不愧中原名士,現在還未曾開戰,我軍已先輸一陣,此等陣法高深莫測,萬萬不可擅闖!」

完顏梟詹在外圍,看董雙軍馬擺成九宮八卦陣勢,心中也是一震,不由感嘆道

沉吟片刻,他又道:「可將全軍佔據山地制高點死守,等西京一軍趕到,才能以力強行破陣。」

莫爾二世聽完顏梟詹再三說必敗,心中早已不悅,冷哼一聲道:「我軍自董雙入侵以來數戰皆敗,士卒全無戰心,如今我軍勢眾又都是精銳之師,死守不戰豈不是坐失良機?先生可思考一計擊敗董雙軍馬,以振我大塞爾柱軍威!」

「皇帝陛下若是執意一戰,可令夏侯成曹休引火器軍入兌門,伍應星賀從龍領兵七萬入離門,曹洪引兵七萬入艮門,入陣之後各自為戰,不用會合,只徑直往陣中央紅旗處行軍,或許能破得此陣。」

完顏梟詹見莫爾二世語氣堅決,誓要一戰,也只得儘力布置,心中卻是苦笑道:成敗在此一舉,要是聞煥章會外陣八卦轉換之法,今天就是楚江樓來了,我等恐怕也要全軍覆沒。

這邊莫爾二世調兵遣將,令眾人如此行動,五將得令,各自領軍前往破陣,臨近陣邊,眾將大吼一聲,正準備上前廝殺,卻見外圍陣兵紛紛讓開道路,也不阻擋,於是塞爾柱軍一擁而上,直衝入陣內,往紅旗處殺去。

金軍在完顏宗望的約束下,卻只是遠遠射箭,並沒有入陣,莫爾二世看得惱火,也毫無辦法,只能憋著。

而這邊,塞爾柱大軍剛一入陣,就陷入了完全的崩潰。

他們人生中第一次碰見如此強悍的陣法,根本沒有任何抵抗之力,就被打的節節敗退,甚至是退無可退,就被碾壓成了屍體,可謂慘不忍睹,這裡的戰場就像人間地獄一般血腥,而又無法停止。

就在他們絕望時,突然,意外來臨了。

「嗖!」

一陣風聲從孫立身旁掠過,射向了後方宋軍陣地中,緊接著,四周山上大隊人馬衝下,為首一將手提鎏金槍,大吼一聲道:「大金上將軍楚江樓在此,董雙休得猖狂!」

隨即,那人一路殺入宋軍陣勢中,身後數萬大軍緊隨而上。

「這支箭另有目的?」

孫立來不及多想,對陣賀從龍射來兩箭已到眼前,孫立冷笑一聲,手中弓一揮便打落一箭,另一箭已到右手邊,孫立眼疾手快,直接一把抓過箭身,取過左手弓來,電光火石般一箭向對面射去。 applyChapterSetting();不死血族並不一定是會趕盡殺絕,遇到人族之中的聖者,也會盡量去收服。

試想一下,一位人族聖者倒戈向不死血族,而人族內部卻不知道。那麼,這位人族聖者的價值,對不死血族而言,將是何等巨大?

祝輕衣就是想要收服張若塵,為她所用。

張若塵使用精神力的力量,也看不透祝輕衣的修為,只知道她十分強大,不弱於不死神女熒惑,甚至更加強大。

「全力打出一擊,隨後,立即往北方撤退。」

張若塵向黃煙塵和青墨傳音,結出手印,釋放出精神力,凝聚出「雷神之錘」的聖法,向以祝輕衣為首的三位不死血族高手攻擊過去。

與此同時,黃煙塵打出一柄聖劍,凝聚出數千道劍氣,化為一條劍河,發出嘩啦啦的聲音,使得這一片地域都是飛沙走石,留下一道道觸目驚心的劍痕。

「給了你機會,卻不珍惜。」

盯着張若塵和黃煙塵打出的攻擊,祝輕衣輕輕搖了搖頭,露出一道失望的神色,手指向前一點,隨即,一層水幕一般的血霧在指尖凝聚出來。

「嘭嘭。」

雷神之錘和聖劍撞擊在水幕之上,只是冒出兩道漣漪,根本無法穿透過去。

祝輕衣正要打出反擊手段,徹底鎮殺張若塵三人,就在這時,水幕的後方,一道銀色的流光急速飛來,水幕瞬間就被撕裂而開。

祝輕衣露出一道驚異的神色,手指一收,隨即,兩隻雪白的手掌,同時向前一拍,打出兩片赤紅色的火雲。

銀色流光與火雲接觸,速度逐漸變得緩慢,祝輕衣也終於看清,銀光之中竟然是包裹着一柄菜刀。

「轟隆。」

祝輕衣向後倒飛數百丈,才化解銀色菜刀上面的力量,重新站穩腳步,向前盯去,那三個人族聖者已經逃到了天邊。

「三人之中,竟然還有如此高手。給我追!」

祝輕衣的神情,變得嚴肅了一些,凹凸曼妙的嬌軀分解而開,化為數十道黑色霧氣,急速追了上去。

「好厲害。」

此刻,張若塵也是十分心驚。

要知道,青墨的菜刀絕對不是一般的聖器,很有可能是一件神遺古器,每一次打出去都是無往不利,必定見血。可是,剛才祝輕衣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之下,竟然能夠擋住銀色菜刀的攻擊。

張若塵懷疑,就算青墨動用出銀色菜刀的本源力量,估計也奈何不了她。

他們三人都有一種來自死亡威脅的緊迫感,祝輕衣的修為太強大,簡直不可戰勝。

黃煙塵向身後盯了一眼,看見祝輕衣正在快速靠近,道:「好快的速度,已經追上來,只能動用逃生秘術。」

張若塵阻止住黃煙塵,肅然道:「使用逃生秘術的確是可以爆發出數倍速度,卻也有巨大的副作用,施展之後,將會陷入很長的虛弱期。施展的時間太長,不一定,你的境界還會倒退。」

「現在是逼不得已,只有動用這樣的自損秘術,才有可能逃出生天。」黃煙塵十分急切,又道:「趕緊放開我,若是讓祝輕衣追上來,我們都得死。」

「還是我來吧!」張若塵道。

黃煙塵露出一道疑惑的神情,張若塵的三脈都已經斷掉,難道還能施展出逃生秘術?

張若塵的雙眼之中,露出一道決然的神色,隨即,將佛帝舍利子取出來,托在手掌心。

舍利子,大概只有花生大,呈現出金色,散發出來的光芒刺得黃煙塵和青墨的眼睛都有些睜不開。

「啪!」

張若塵的精神力匯聚到右手,隨後,五指一捏,舍利子的第四層封印破碎。

張若塵直接將舍利子吞入腹中,片刻后,他的身體,變得金光燦燦,體內響起萬佛誦經的聲音,一個個佛文在他的皮膚表面沉浮,更有數不清的佛影從他的體內衝出來。

原本,張若塵的精神力才剛剛突破到五十二階,此刻卻又在急速增長,似乎是要突破到五十三階。

舍利子,凝聚有佛帝和金龍兩位佛道大聖的聖力,堪稱無價之寶。

佛帝和金龍,不僅僅只是修鍊到武道,也修鍊精神力,所以,舍利子之中也是蘊含有無比磅礴的精神力。

其實,張若塵一直都不願意直接吞服舍利子,換取修為的突飛猛進,就像別的修士煉化聖源成聖一樣,有很多弊端,會限制將來的成就,達到一定境界之後,修為就會停滯不前,相當於是斬斷了自己的潛力。

所以,張若塵只是打算慢慢吸收舍利子之中的力量,從未打算吞服舍利子。

當然,舍利子比一般的聖源要珍貴得太多太多,就算存在弊端,也要等到大聖境界才會顯露出來。

對於絕大多數修士來,最大的夢想,就是能夠達到大聖境界,所以,根本不會在乎吞服舍利子造成的潛在弊端。

「嘩——」

舍利子的龐大力量在張若塵體內亂竄,使得張若塵的速度狂增,他一隻手抓住黃煙塵,一隻手抓住青墨,化為一道金色流光,消失在雲層之中。

「好強大的佛道氣息,莫非他們並不是大地神殿派遣出來的高手,而是來自西域萬佛道?」

祝輕衣又繼續向前追了數百里,終究還是沒有追上張若塵三人,停了下來,落到地面。

她的一雙眼眸之中,儘是沉冷的殺氣,親自出手,竟然也沒有留下三個人族聖者,一旦傳出去,恐怕不死血族之中有不少聖者都會笑話她。

沒過多久,兩位死神騎士追上來,一左一右站在祝輕衣身後。

站在左邊的死神騎士道:「那三位人族聖者的修為到底達到的什麼境界,怎麼連你也留不住他們?」

祝輕衣道:「那位人族精神力聖者,應該是吞服了一枚舍利子,在一瞬間,精神力大爆發,所以才會施展出數倍速度。精神力的大爆發,不可能持續不斷,他的速度很快就會恢復到原來的水平,再次追上他,就是他的死期。」

隨即,祝輕衣和兩位死神騎士尋着殘留在空氣之中的氣息,繼續追殺上去,更加想要斬殺張若塵三人,覺得他們三人對不死血族的威脅很大。

「嘩——」

一道明亮的刀光,如同一輪冷月,連接着天空和大地,從一座山坳之中飛出來,斬向祝輕衣。

在刀光飛出的那一瞬間,整個天地都在顫動,就像是一道道天地規則都被斬斷了一般。

祝輕衣的臉色猛然一變,伸出兩隻雪白的玉手向虛空一抓,隨即,兩位死神騎士出現在她的手中,猶如兩面盾牌一般,向前抵擋。

「轟隆。」

兩位死神騎士和祝輕衣同時向後倒飛出去,撞穿一座山峰,墜落到地面,將大地都砸得裂開一道道寬闊的裂縫。

十聖血鎧之中,兩位死神騎士都被刀氣震碎成了血泥,聖骨都化為齏粉。

祝輕衣也是十分凄慘,七竅流血,雙臂斷碎,傷得極其慘重,怎麼也沒有料到竟然會遭遇如此恐怖的高手。

剛才出刀的人,到底是誰?

能夠將刀法修鍊到如此程度的聖者,整個北域,也不超過十個。

「難道是他?」

祝輕衣的腦海中,浮現出一個名字,那個名字在不死血族的上面,也是相當靠前。

就在這時,她的眼帘之中,看到一個灰色人影,手中提着一柄石刀,從黑暗中一步一步走了出來。

那柄石刀十分粗糙,就像是一塊石片,誰能想到這樣的一柄刀,卻能殺死兩位死神騎士,重創祝輕衣?

看到那柄石刀,祝輕衣更加確定心中的猜想,深吸了一口氣,念出一個名字:「裴雨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