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因很簡單,九號已經是半成品,裡面的活體被激活,免去了許多麻煩的步驟,而十號還是一個最初始的樣本,陸昊蒼根本無從下手。

「呃,阿古拉少爺,你打算?」霍爾特看到陸昊蒼將一塊樣本放進儲物箱,疑惑道。

「委託上面並沒有說上交的數量,這『多』出來的一塊,自然是我們的。」陸昊蒼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解釋道,非常自然地將樣本據為己有,畢竟現在這個研究室已經廢棄,而且不知道是誰建立的這個研究室,裡面找到的東西就是無主之物,陸昊蒼奉行先到先得的原則。

「原來如此!說的也對!」霍爾特腦子轉得挺快,而且覺得陸昊蒼說得很有道理,這個研究室是陸昊蒼一人打開的,確實有權利支配裡面的東西的歸屬。

而且有一塊「礦石」交任務就足夠了,霍爾特表示沒有意見。

里奇眨巴了一下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不過嘴上並沒有說什麼,默認了陸昊蒼的做法。

「繼續看看這裡有什麼好東西,能夠拿走一些是一些,難得進來一趟。」陸昊蒼收起最為重要的樣本之後,掃視了一圈研究室,準備繼續搜刮一下,奉行的另外一個原則就是「雁過拔毛」!

「呀吼!」得到陸昊蒼的首肯,霍爾特一溜煙消失在原地,開始地毯式搜索整個研究室,想要找到一些有用的東西。

里奇同樣面露喜色,屁顛屁顛地跑到旁邊搜尋潛在的好東西。

陸昊蒼也加入到「尋寶」的行列當中,不過比較失望的是,研究室中大部分都是研究需要的儀器、器材、資料等等,對於冒險者來說沒有多大的用處,拿出去賣也不一定之前,更何況它們很重,搬出礦洞都是個問題。

找了一會兒,陸昊蒼便失去了興緻,覺得應該不會有驚喜出現,反而把目光投向角落的那具研究者的骸骨。

「會有什麼關於樣本,或者這項實驗的相關信息嗎?」陸昊蒼伸手對穿著研究服的骸骨上下其手,翻找任何有關這項實驗的信息,以便能夠更快了解手中九號樣本裡面的究竟為何物。

「嗯?」尋找一會兒的陸昊蒼眉頭一挑,他在骸骨的腰間摸到了一個硬硬的,長長的,冷冰冰的東西,連忙掏了出來。

獨家暖愛,總裁太霸道 「這是……槍?」看著手中的異物,陸昊蒼訝然出聲,因為他看到了一把槍,沒錯,就是手槍。

說是手槍,只因它的樣子與地球上的手槍非常相似,不過稍有不同的是,重量非常輕,不知道是用什麼材質製成的,而且造型更加前衛、科幻,彷彿是未來世界的手槍。

陸昊蒼連忙使用饋贈之眼查看其屬性:

魔力脈衝槍(品級:大師級)——

攻擊力+0

額外附加(魔力結晶數值*0.1)的魔法攻擊力

耐久度:0/0

研究室配備給研究者的防身武器,使用魔力結晶為能量驅動,優點是射速快,附帶額外的魔法攻擊力,而且根據魔力結晶的不同,還會附帶屬性傷害。

陸昊蒼張大了嘴巴,沒想到在這裡還能撿到寶,一把魔力手槍,前所未見,聞所未聞,雖然表面上屬性不咋滴,但根據魔力結晶的好壞,有著非常高的上限。

→「小Q時間到,這次為大家講解一下魔力結晶是個什麼東西:

簡單來說,魔力結晶就是魔物、魔獸身上掉落、剝離下來的魔核,進行加工提煉后的產物。

不同的魔核蘊含的魔力值以及屬性都是不同的,加上提煉完成度的高低,因此產生的魔力結晶的好壞也是有著巨大的差異。

以上,小Q播報結束,歡迎下次收聽~」←

說起魔核,陸昊蒼還真有一塊,正好就是森林野狼王身上剝下來的,當時不知道有什麼用,但也沒急著將它賣掉,所以一直存放在儲物箱中。

越強大的魔物和魔獸,出現魔核的概率越大,蘊含的魔力值肯定也越高,曼尼諾蜘蛛恐怕也會有魔核。

一想到這個,陸昊蒼心中有了些許期待,想要儘快回到賽蘭鎮提煉魔核,製造出魔力結晶,這相當於魔力脈衝槍的彈藥,現在這把槍的耐久度為0/0,表示無法使用,因為上面沒有裝載魔力結晶。

陸昊蒼開心地將魔力脈衝槍收了起來,這可是大師級裝備的稀罕貨,而且若是裝載了極高品質的魔力結晶,比肩傳說級武器也沒有問題。

「怎麼樣,你們搜刮完畢了嗎?」陸昊蒼環視了一圈,發現沒有其他值得注意的東西,招呼霍爾特和里奇過來。

「哎,這個研究室看起來沒什麼特別的東西,都是些藥劑、儀器等等。」霍爾特有些喪氣地搖了搖頭,表示並沒有找到什麼好東西。

「我,我也沒有找到。」里奇在回答的時候,顯得有些猶豫,眼神也在躲閃,其中必有貓膩。

「哦,這樣,那我們準備離開這裡吧,回賽蘭鎮交付委託。」陸昊蒼沒有多說,畢竟剛才已經說過,找到什麼就歸自己,他也不可能奪走里奇找到的東西。

…… 離開研究室,那道魔法加密門重新關上,想要打開恐怕需要下一位挑戰魔法「消消樂」的冒險者出現。

沒有過多猶豫,陸昊蒼帶著霍爾特以及里奇原路返回,離開礦洞深處,有地圖指引,他們沒有迷路的顧慮,一路上還避開魔物擁堵的地方,輕輕鬆鬆,安安全全地來到礦洞上層。

「終於又能見到太陽了,真好,我還是喜歡地面上的世界!」霍爾特活動了一下身體,看起來相當興奮,在礦洞下面待久了,感覺整個人濕氣太重,渾身不是那個滋味。

「沒想到,還能活著從裡面出來。」里奇感慨道,他原本以為自己會死在礦洞中,被陸昊蒼他們所救確實是一場意外。

「哈哈哈!你可得好好感謝阿古拉少爺!對了,回到賽蘭鎮,記得請客吃飯啊!」霍爾特伸手摟過里奇的肩膀,一副我是小隊老人的姿態開口道。

里奇乾笑一聲,忙點頭應是,確實沒有陸昊蒼和霍爾特出現的話,他現在可能已經成為曼尼諾蜘蛛的口糧了。

陸昊蒼對此沒有太多感想,救里奇不過是順手而為,至於能否得到回報,並不在考慮範圍內,如果後者有點良心,那陸昊蒼也是挺欣慰的。

「嗯?」陸昊蒼現在已經養成了一個習慣,每隔五分鐘就會使用一次探索技能,確認周圍是否出現新的變化,而這次,他看到地圖上出現了兩個綠點,位置正好是在礦洞出口附近。

不出意外,陸昊蒼推斷這兩個綠點應該就是漢森和格雷斯,至於對方為什麼在礦洞出口附近,陸昊蒼想的就是對方很有可能在那裡進行埋伏,知道了礦洞裡面還有其他人,打算來一個坐收漁翁之利。

不管推斷是否正確,陸昊蒼都有了防備意識,同時眼中透露出殺機。

漢森多次挑釁,如果按照陸昊蒼以前的性格,可能會默不作聲,作為一個主播,首先要學會忍耐,承受諸多觀眾的「風言風語」或者「胡攪蠻纏」等等。

但現在不同了,陸昊蒼經過重生,來到艾特蘭斯,他成為了魔王,雖然現在實力很一般(相比於其他魔王),但絕不是好欺負的,如果有必要,陸昊蒼會毫不猶豫地痛下殺手。

畢竟冒險者之前也會發生諸多衝突,工會那邊也不會多說什麼,而且這還是在野外,發生意外是很正常的事情。

「……」陸昊蒼沒有停下腳步,而是繼續前進,當做什麼都不知道,他想看看漢森和格雷斯究竟要幹啥。

霍爾特和里奇自然毫不知情,兩人繼續朝著礦洞出口走去,沒有在意陸昊蒼稍稍放慢的腳步,以及落後他們一個身位這件事。

眼前的道路逐漸明亮起來,前方就是礦洞的出口。

「真棒,終於走出來了……」看到出口,里奇忍不住小跑了兩步,想要提前感受新鮮的空氣。

「啪嗒!」「哎?」

還不等里奇把話說完,在踏出洞口,迎接陽光的一瞬間,他的身體失去了平衡,一腳踩空,整個人陷入了地面之中。

「這是怎麼回事?有埋伏……呃!」

里奇反應到也算迅速,第一時間想到自己掉進了陷阱中,只不過他真的沒想到有人會在洞口處設伏,剛才走出礦洞的瞬間他處於放鬆狀態,根本沒有警戒周圍。

「噗嗤!」

里奇剛想提醒後面的陸昊蒼和霍爾特,兩道黑影一前一後急速而來,分別沒入里奇的胸口和腦門。

「-253!」「-266!」

鮮血和紅白之物四濺,兩個鮮紅的數字從里奇頭頂冒出來,血條直接見底,在一瞬間,身為盾戰士被秒殺了。

這一切在眨眼之間發生,就在里奇身後不遠處的霍爾特整個人都沒有反應過來,之後才發現里奇半身陷入地面中,胸口和腦門各插了一支利箭,死在了哪裡。

「哎呀我去!到底發生了什麼?是誰!?」霍爾特回過神來,大叫一身,抽出長劍,全神戒備四周,尋找是誰襲擊了他們。

後面的陸昊蒼冷眼旁觀,對於里奇的死,內心毫無波瀾,通過研究室的表現,陸昊蒼就判斷里奇並不是一個值得信賴的同伴,與其放一個不安定的因素在身邊,不如發揮最後的作用——探路。

「嗯?里奇!?」洞口傳來一個震驚的聲音,因為他們看清楚了里奇的面目。

「該死!怎麼會是他?他沒死在礦洞里?」遠處,一手拿著長弓的人走了過來,看到自己射殺的目標是里奇時,臉上同樣露出震驚的表情。

另外一側走出拿著短刀的身影,正是漢森和格雷斯兩人。

他們之前在礦洞中遇到曼尼諾蜘蛛,在知道不敵的情況下,毅然選擇放棄兩名隊友,讓他們作為誘餌,從而獲得足夠的逃跑時間。

不過漢森不是一個輕易放棄的人,後面回到他們被襲擊的地方,發現曼尼諾蜘蛛已經不在,地上有牧師的無頭屍體,以及礦殼裝甲的細微碎片,周圍還有明顯戰鬥過的痕迹,斷定有人來到這裡跟曼尼諾蜘蛛進行了戰鬥,結果並不清楚。

漢森猜測應該也是冒險者小隊,同樣接取了調查森林礦場的委託。

靈光一閃,漢森立刻有了決定,打算在礦洞出口進行埋伏,趁著剛從礦洞中出來,放鬆警惕的那一瞬間,擊殺從礦洞中出來的冒險者,這樣就能夠一舉奪取他們的成果。

不過他們萬萬沒想到的是,第一個走出洞口的竟然是他們昔日的隊友——里奇,這或許也算是一次誤殺。

「混蛋!是你們!你們竟然殺了自己的同伴,哦不,原先的同伴!太沒人性了!」看到出現在面前的漢森和格雷斯,霍爾特瞪大了眼睛,怒聲斥責道,其實他也沒想到洞口外面竟然會有人埋伏並想要殺死他們。

重生小娘子的幸福生活 霍爾特躲在礦洞暗處看到過漢森和格雷斯,對他們拋棄同伴獨自逃跑感到不齒,卻不想對方還會做出更加過分的事情。

…… 「哼,這個世界弱肉強食,沒什麼好說了,而且你也說了,這傢伙是我們的原同伴,殺了便殺了,那又怎樣?」漢森面對霍爾特的斥責,不以為意,聳了聳肩,回應道。

格雷斯沒有說話,不過從表情可以看出,他是贊同漢森的想法和做法的,他們兩個有著差不多的理念,因此才走到了一起。

他們兩人為了成就自己,對於「冒險者」這個詞的理解已經出現了巨大的曲解,連最為基本的信任、團結、有愛、互助原則都拋之腦後,只是為了完成委託,或取得更大的成就,能夠輕易犧牲掉其他人。

「你們!」霍爾特面對漢森的回答,氣得說不出話來,沒想到有這麼冷血的冒險者存在,令他不敢想象。

「不用跟他們廢話,他們就是這麼自私的傢伙,我倒是很慶幸,你們離開了羅威爾小隊,否則被出賣的,可能就是羅威爾他們。」陸昊蒼這時候從黝黑的礦洞中走了出來,示意霍爾特不用繼續爭辯,盯著漢森和格雷斯開口道。

「阿古拉?竟然是你!」看到陸昊蒼出現在自己面前,漢森露出驚訝的表情,他怎麼也想不到會是陸昊蒼。

「你成為了冒險者?」格雷斯微微皺眉,盯著陸昊蒼,看後者的模樣,像是一個冒險者,於是好奇道。

「是又怎樣?」陸昊蒼輕蔑地看了漢森、格雷斯一眼,冷漠道。

「哈哈哈!」聽到陸昊蒼如此囂張的回答,漢森先是一愣,隨後大笑出聲,他知道前者不久前剛從里瓦羅森林逃脫出來,身為一個旅行商人,沒過兩天就成為了冒險者,簡直就是一個笑話,換言之,就是菜鳥中的菜鳥。

格雷斯同樣一臉冷笑,在他看來,陸昊蒼或許也接了相同的委託,不過應該是雇傭了其他冒險者前來冒險,如今活著從礦洞中走出來的就只剩下三人,還有一個里奇還被擊殺了。

就這樣,漢森和格雷斯陷入了各自的想象之中,很有默契地低估了陸昊蒼。

「你們兩個混蛋,不要太過分了!你們今天的行為,我一定會告訴工會的!」霍爾特忍受不住,怒聲回應道。

「嘿,你覺得我們會放你們回去嗎?」格雷斯眼神一冷,盯著陸昊蒼和霍爾特,像是在看必死的獵物一般,兇狠無情。

「哎喲,我說怎麼有點眼熟,原來是你這個傢伙……」漢森止住了笑聲,聽到霍爾特的斥責,想起了他的身份,恍然道,「你好像就是賽蘭鎮的傳奇白銀級冒險者,人稱『青銅打造的白銀級』的霍爾特先生吧?真是幸會幸會,久仰大名!」

漢森的語氣充滿了嘲諷之意,而那個「青銅打造的白銀級」顯然是一種侮辱。

揀寶 當然,這或許就是實話,以霍爾特的實力水平,確實達不到白銀級的標準,恐怕他能夠成為白銀級冒險者,有著一些特殊原因。

霍爾特拳頭捏的「咯咯」作響,顯然對於漢森的嘲諷,他十分生氣,不過後者說的都是事實,在賽蘭鎮,一些有資歷的冒險者都知道他的存在,白銀級冒險者確實名不副實。

霍爾特也就是在菜鳥冒險者,或是剛進入工會的冒險者身上博取一些信任,希望能夠共同去完成委託,賺取貢獻點和金錢。

沒有一個老鳥冒險者小隊願意接納霍爾特,至於這背後的原因……

「那個啥來著,是叫『霍比特』還是什麼名字?你能成為白銀級,應該感謝你當年的小隊。其實我們是同一類人,為了活下去,就要做出適當的選擇,不是嗎?」漢森繼續說道。

「夠了,閉嘴!」霍爾特不想其他人提起自己不堪的往事,大聲喝止道。

「喲,還不讓人說你的『光輝』歷史?怎麼,想打我?來啊!」漢森裝出一副怕怕的模樣,挑釁道。

「你!」霍爾特火氣上涌,想要衝上去狠狠揍一頓漢森。

「別急。」陸昊蒼這時候伸手阻止了霍爾特,淡然道,「待會兒有機會給他們好看,而且不用留手,反正他們沒打算讓我們活著回去。」

「是,阿古拉少爺!」看到陸昊蒼依然是風輕雲淡的模樣,霍爾特心安不少,點頭應是。

陸昊蒼對於霍爾特的過去並不在意,雖然後者實力確實不咋滴,但內心還是好的,在一開始工會看到自己接取了被稱為「死亡委託」的時候,及時出來勸阻自己;在礦洞,霍爾特也是希望能夠幫助同為冒險者的里奇,帶著他離開礦洞。

不過怎麼說,實力不強的霍爾特,比起自私自利的漢森和格雷斯,讓陸昊蒼選擇誰成為同伴……如果可以,他兩邊都不想選。

霍爾特更值得信賴!

過往,可以暫時淡忘,畢竟已經過去了,人總是要向前看的!

「行啦,不用跟他們繼續廢話,直奔主題吧!」格雷斯顯得有些不耐煩了,他們在洞口埋伏可不是為了跟陸昊蒼、霍爾特嘮嗑。

「也對,我們進入正題……」漢森收起玩笑,一臉陰狠地盯著陸昊蒼,開口詢問道,「看起來,你們應該也是接了『調查森林礦場』這個委託吧?」

「嗯哼!」陸昊蒼根本沒有打算否認,隨意地點頭回應。

「那你們應該探索到最深處了吧?找到那所謂的特殊礦石嗎?」漢森直奔主題地問道。

「哦,你是說這個嗎?」陸昊蒼「老老實實」從儲物箱中拿出了十號樣本,在漢森和格雷斯眼中,確實與礦石一般無二。

「哈哈哈!真是辛苦你了,來吧,把它交給我,或許還能給你們一個痛快!」見到陸昊蒼手中的「礦石」,漢森眉頭一跳,發出暢快的笑聲,得來全不費工夫,埋伏在洞口真是一個明智的選擇。

格雷斯眼中同樣透露出貪婪之色,不僅僅是因為那塊「礦石」,還有陸昊蒼擁有的次元存儲道具,那個道具的價值才是大頭,拿到黑市上交易,決定能賣到上萬乃至十萬金幣的價錢。

…… 漢森和格雷斯兩人展現出不同的貪婪的表現,一個全掛在臉上,另一個則隱藏在眼底深處,不過都逃不出陸昊蒼的眼睛,把兩人的反應都看在眼裡,嘴角忍不住勾起冷笑。

「好了,我們就不要浪費時間了,直接把東西交出來,省的我們待會兒還要搜刮你們的屍體!」漢森拋著手中的短刀,笑意吟吟地看著陸昊蒼和霍爾特,彷彿吃定了兩人,自信滿滿道。

「你在做夢嗎?怎麼可能會把東西交給你們!」霍爾特對於漢森的態度,憤怒異常,回擊道。

「喲呵,很硬氣啊!沒想到廢材中的白銀級冒險者,霍爾特有這樣的勇氣,看來要好好見識一下。」漢森語氣中充滿了調侃的意味,對於霍爾特的話語不以為意。

「想要拿走『礦石』,沒那麼容易!有本事來試試吧!」霍爾特也是有火氣的,如此被小瞧,而且還被威脅生命,他必須做出一些回應。

「如你所願!」漢森冷笑一聲,眼中殺機頓顯,他並沒有放過陸昊蒼和霍爾特兩人。

其實在漢森看來,陸昊蒼是一名商人,不知道什麼原因竟然成為了冒險者,但實力擺在那裡,最多拿出一些高級道具出來防身,一旦使用完了,就毫無威脅。

至於霍爾特,賽蘭鎮的老鳥冒險者都知道,這是一個嘴上功夫厲害,實際沒多大本事的軟蛋,同樣構不成威脅。

漢森轉動手中的短刀,眼中充滿了殺機,旁邊的格雷斯也是拿下一支利箭,搭弓,準備射擊。

「阿,阿古拉少爺,現在怎麼辦?」霍爾特雖然嘴上強硬,但內心還是有些猶豫的,感受到漢森和格雷斯散發的殺意,瞬間慫了,詢問陸昊蒼有何對策。

陸昊蒼不慌不忙地開啟了饋贈之眼,先看看漢森和格雷斯兩人屬性是否有所提升:

格雷斯,LV.12(白銀級冒險者)

職業:長弓手

力量:31

敏捷:35

智力:20

精神:15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