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這就是一件小事,蘇葉被自己兩人嘲諷幾句就算了,居然還敢還嘴!現在看你怎麼辦,剛剛找到的工作又要沒咯!

郭玲正在心裏高興着,而一旁的沈常錢也看熱鬧般的看着蘇葉。

就在這裏,昭祕書扶了扶眼鏡,平靜的說道,“蘇董說的沒錯,你確實醜。” 說完,小昭沒有理會處於震驚中的郭玲,而是直接走到蘇葉的面前,深深的一鞠躬。

“蘇董,對不起,這是我的問題,以後保證不會再出現這種情況!”

小昭的額頭上早已經出現了一層冷汗,心中更是忐忑不安。

豪門重生之千金歸來 蘇董今天這一次來公司就遇到了這種情況,這還了得?

而且作爲祕書平常的一些瑣事的確是由她來處理,如今出現了這樣的事情,若是蘇葉怪罪下來,她自然不可推脫的責任。

可此時沈常錢和郭玲的心中卻猶如驚濤駭浪。

什麼!

剛纔昭祕書喊蘇葉叫什麼?!

蘇……蘇董!

難道!

頓時,沈常錢如同石頭一樣,石化在當場,原本還氣勢洶洶的郭玲更是嚇得雙腿發抖。

彷彿渾身都墜入了冰窟之中。

他們只以爲蘇葉就是普通的屌絲青年,可沒想到居然會是億豪集團的董事長!

霎時間,周圍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

“昭……昭祕書,您是不是認錯人了,他上個月還在我們公司打工呢!”

沈常錢難以置信的說道,他現在是真的慌了,不過在他的內心之中還是存在一絲幻想,那就是昭祕書在開玩笑。

“呵!你該不會覺得我作爲董事長的祕書,連自己的董事長是誰都不認識了?”

小昭撇了沈常錢一眼,聲音淡淡的說道。

這!

沈常錢此時徹底的信了,他只感覺自己渾身上下都在顫抖着,他不就是一個給自己打工的打工仔嗎!什麼時候成爲億豪集團董事長了?!

小昭沒有理會臉色如同吃了蒼蠅一般難看的沈常錢,而是看向蘇葉。

“蘇董,這件事……”

“讓他們從哪裏來的,就滾到哪裏去!”

蘇葉聲音平淡但充滿了一股不容置疑。

“是!”

小昭回頭看向沈常錢,“億豪集團不歡迎你們,所以請你們馬上離開!”

“這……”

沈常錢心中無比的鬱悶,他好不容易攀上了億豪集團的大腿,可沒想到居然被一句話就解除了

一旁的郭玲自然不死心,連忙走到蘇葉面前,一臉妖媚的說道。

“蘇~董,您這是何必呢,我們只是開了一個玩笑,您就大人有大量,原諒我們一次吧,您好如何?”

蘇葉聞言頓時就是一肚子氣。

一把推開郭玲,怒吼道。

“我當初般你們加班加點寫文章,而且都是上百萬的點擊量!而你們就給我這麼一點可憐的薪水,還常常拖欠不發!現在更是要我我大人有大量!”

“你說,你!配嗎!”

這番話說的郭玲是啞口無言,更是讓她一屁股跌倒在地。

隨即,蘇葉看向小昭說道,“通知江城所有企業,凡是與他們合作的一律加入億豪集團的黑名單中。”

“是。”

“蘇葉,你不能這麼對我!”

沈常錢此時真的慌了,自從蘇葉辭職後他的公司效益本就不行,如今更是少了億豪集團的打單子,現在更是要用整個江城來封殺他,這不就是等於直接告訴沈常錢。

我就要封殺你,你能怎麼辦!

說着,沈常錢便朝着蘇葉撲去,但他作爲一個肥胖的禿頭中年人,怎麼可能是蘇葉的對手,當即便被蘇葉一腳踹了出去。

小昭見此,連忙對着對講機說道,“地下停車場C15區,來兩個保安。”

不過片刻功夫,兩名身穿億豪集團定製制服的保安走了過來。

“蘇董!昭祕書!”

“把這兩個人給我趕出去,並且拉入億豪黑名單裏。”

小昭指着躺在地上哀嚎不已的沈常錢和癱坐在地上瑟瑟發抖的郭玲說道。

“是!”

兩名保安聞言,連忙把沈常錢如同死豬一般的拖走,而郭玲則傻愣愣的跟在他們的後面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蘇董這件事,是我……”

小昭剛想承擔錯誤,蘇葉便揮手將她打斷。

“沒事,這件事不怨你,你怎麼下來了?”

“下午要去囿城開一個會。”

“行,那你路上慢點。”

“謝謝,蘇董。”

……

下午,蘇葉便一個人在路上逛了逛,便回別墅補覺。

傍晚時分,蘇葉又一次騎着鳳凰牌自行車朝着地攤區駛去。

對於蘇葉來說,寧可三天不吃飯,不可一日不擺攤。

到達地攤區後,蘇葉便熟練的將所需要的東西一一取出,隨後便是打開小喇叭,開始日復一日的擺攤生活。

【叮,恭喜宿主賣出一副耳機,觸發隨機加倍獎勵,加倍數:2,獲得金額獎勵400,兌換點2,經驗20】

【叮,恭喜宿主賣出一把工具刀,觸發隨機加倍獎勵,加倍數:2,獲得金額獎勵200,兌換點10,經驗200】

【叮,恭喜宿主賣出一塊抹布,觸發隨機加倍獎勵,加倍數:2,獲得金額獎勵60,兌換點3,經驗3】

……

今天的生意和往常一樣,也是十分的紅火,不過對於現在的蘇葉來說這點錢他確實不在意,他在意的是系統的隱藏獎勵。

但他今晚卻是一個隱藏獎勵都沒有。

看來,這歐皇體質看來在系統這裏根本沒有任何作用。

十一點多,蘇葉便開始收拾東西準備回別墅。

可就在此時,一個戴着墨鏡穿着風衣神色有些慌張的人走到蘇葉的攤位面前。

可還未等他開口,蘇葉便開口道。

“不好意思,這位先生,我今天已經收攤了,請明天再來吧。”

“不……不是的,我不是買東西,我是賣東西。”

聽這個聲音好像是個年紀並不大的年輕男子。

聽說他賣東西,頓時有些好奇的問道。

“你賣什麼東西?”

“這個。”

年輕男子看了看四周,彷彿在躲避什麼人似的,隨即從風衣裏取出一件十分精緻的小木盒。

隨即將其輕輕的打開,不過只是一秒,便蓋了回去,隨後便如同傳家寶一樣收到風衣裏。

雖然只是一秒,但蘇葉已然激活了紫金雙瞳,看清那是何物。

頓時蘇葉雙眼猛然睜大。

“這是……” 說到一半,蘇葉便沒有再說下去,而是神色平淡的打量着身前這個有些瘦弱的青年。

“你準備出多少錢?”

青年並沒有說話而是伸出五隻手指,聲音有些顫抖的說道。

“五千萬。”

五千萬?

蘇葉聽到這價格眉頭不由一挑,這木盒裏放置的是一張地圖,從外觀上看至少有上千年的歷史。

通過紫金瞳,他知道這地圖是真的,因爲當他激發紫金瞳的時候,若是真的物品上會散發着一絲若有如無的光芒存在。

不過這地圖並不是完整的,而是一個殘頁,從大小上看,這地圖的殘頁甚至多達七八頁。

若是完整的地圖或許值這個價格,但是殘頁……

“抱歉,這位先生,我這只是一個普通的地攤,而你出手的只是一個地圖還是殘頁,五千萬?你或許可以找其他人問問。”

蘇葉看了青年一眼,語氣平淡的說道。

說完蘇葉便繼續收拾着放在地上的商品。

不過他一般收拾的時候,還一邊注意着青年。

青年並沒有因爲蘇葉的這番話而離開,而是沉言不語,彷彿在思考什麼。

然而就在蘇葉準備收拾地攤布的時候,青年直接將地攤布按住,低聲的說道。

“老闆,這件物品是地圖殘頁不錯,但這地圖乃千年之前酈道元所繪。”

“酈道元?”

“沒錯,酈道元是古代有名的地理學家,所過之處均被他所標註,但我這塊地圖殘卷這所以是殘卷並不是後人撕開的,而是酈道元本人所撕。”

說着,青年見四下已經沒有其他人,便再次將木盒取出,不過這次他沒有連忙收回,而是將木盒中的殘頁取出,慢慢的鋪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