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正以詛咒之地穩居全世界倒數第一的生存環境,進去一百個人,能夠安享晚年的絕對出不了一個,充其量半個也就頂天了。與其冒着生命危險來阻擋這些傢伙,不如直接讓大自然幫助解決掉。

因此,當扎克烏爾領着族人衝進守望堡那不設門的城門時,竟然看到一個巨大無比的指路牌,由人類漢子和獸人文字共同敘述着這麼一層意思:

進入詛咒之地,請走右邊;進入前線戰場找死,就直走;進入居民區旅遊購物,左邊歡迎您。

怎麼辦?扎克烏爾略一思索便作出了決定:“人數並不足以作爲我們對抗聯盟精銳的優勢,爲了將我們沃古爾一脈延續下去,必須得分散風險,兵分三路。”

“莫克索爾,由你帶領一百二十人走左邊;洛克木爾,你帶着一百二十人衝擊前方;剩下的跟着我去右邊。”扎克烏爾毅然挑選了右邊這條最爲兇險的道路,即便是傻瓜也不會去相信敵人的路標吧,這邊必定有着恐怕的陷阱在等待着他。

食人魔那短暫的生活方式甚至讓他們來不及發展出虛僞客套的生活習慣,很利索地在半分鐘不到的時間裏,分成三隊出發了。

其實無論是哪一個方向,在過十字路口之後,統統都進入到了稀稀拉拉的居民區,甚至還可以看到一些屋子裏點着油燈,人影晃動的景象。

扎克烏爾心情緊張地帶着族人急忙趕路,渾然不管那些看似柔弱的聯盟平民,當前的首要任務是逃生,沒必要去節外生枝。

而且,之前那一家三口的平民表現,已經讓他見識到了此處的民風彪悍。

順着七扭八拐的箭頭指引,中途又爬過好幾路石梯,扎克烏爾最終還是判斷出他們正在朝着南方行進,實則與當時在十字路口,直接往北走的岔路並沒有多大區別。

驀地,一個男性精靈出現在了視野當中,觀其服飾應該是傳說中神祕莫測的魔法師,就是那種晉階成大法師之後,足以對抗一支強大軍隊的神奇職業。

孤身一人面對一百來個食人魔竟然毫無所動,姑且不論其個人實力如何,單單是這份膽量就足以讓扎克烏爾敬佩的了。要知道,對方可是體質脆弱,最怕在沒有戰士保護時面對敵人的魔法師呀!

扎克烏爾小心翼翼地帶着族人前進着,實在是搞不明白那個法師想玩什麼花樣,你再厲害也不至於認爲一個人就能夠對付我們這麼多人吧?

就在這時候,精靈魔法師突然有了反應。只見他擡起右腳猛地往地上一跺,隨着一方石板的緩緩下層,遠處城牆中竟然憑空露出了一道暗門。

“進去吧,過了這道門就是詛咒之地了。”精靈法師微笑着說道。

不會是陷阱吧,你們會有那麼好心嗎?扎克烏爾正猶豫着要不要把眼前這個法師留下來問點口供時,冷不防被對方的一手給鎮住了。

“哈~啊……好睏,我先回去睡覺了,你們慢慢考慮吧!”精靈法師長長地打了個哈欠,帶着“呼”的一聲響,竟然是消失在了原地。

但是扎克烏爾卻分明看見精靈法師於下一刻憑空出現在數百米遠處,竟然是大法師的招牌技能——瞬間移動……

大,大,大法師呀!人類七大王國總數尚且不足十人的大法師,隨便放在那個國家都是可以做國師的大法師,隨手就能滅掉自己一羣人的恐怖大法師……

要想料理自己一夥人卻用不着這麼拐彎抹角吧!既然都已經走到了這個地步,還有什麼好猶豫的呢?扎克烏爾悲壯地帶着族人走進了暗門,是死是活,就看這一次了。

莫克索爾一馬當先地衝在前頭,在聽到一陣奇怪的響聲後停下了腳步。是流水的聲音,難道這些聯盟的兔崽子正在準備毒水想要對付咱們嗎?

不行,先下手爲強,趁他們準備好之前動手,莫克索爾於是順着水聲摸索去了巷子裏面。可惜他這還是第一次帶隊,竟然忘了給後續的一百二十個族人下達命令。

剩下的食人魔們不由得面面相覷,是跟着進入巷子呢還是在這等着?

莫克索爾終於找到了水聲的所在,只見一個矮小的身影靠在牆角,“哼哼”地扶着下體在幹什麼,注視了一小會兒之後,他才發現竟然是一個睡眼惺忪的矮人正在對着牆壁尿尿……

矮人若有所覺地轉過頭,並沒有因爲食人魔的深夜闖入而表現得大驚小怪,而是好整以暇地把着胯下那玩意抖了抖,這才隨意地塞進褲襠,視而不見地從莫克索爾身邊走過。

怒!莫克索爾實在是無法忍受一個矮子那視若無物的強烈藐視,正巧好久沒有吃人了,算你小子倒黴吧!

雙手猛地一圈,正要趁對方沒有防備的時候進行偷襲,誰知道還沒等他抱到實處,就感覺腰間忽地傳來一股大力,然後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嘭!”碩大的食人魔身體被矮人戰士一拳轟到牆上,無比強勁的力道非得要在牆壁和食人魔之間分出個勝負,脆弱的血肉之軀又如何能夠跟經過了千錘百軋的守望堡鐵牆相比,瞬間就變作了一堆碎肉,濺得矮人滿臉都是……

“幹!只是想試試隨地小便的快感,爲什麼偏偏就讓我碰上這羣垃圾?”矮人狠狠地將一口塗抹吐在地上,滿臉陰沉地迎上了聞聲而來的食人魔們。

進入到黑暗通道的扎克烏爾一行食人魔,每走上一段路程,就會在身後降下一道石門,然後纔是前方升起又一道石門。如是一連通過了十幾道石門,這纔看到了一點亮光,卻是天上的月光順着通道反射了進來。

走到出口仔細一看,扎克烏爾不由得心中一驚,自己竟然處在守望堡南面巨大城牆的胸腹地帶,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必須從這百多米高處跳下去才能夠到達詛咒之地。

隨着嘩嘩的水聲,扎克烏爾這才發現出口的下方竟然隱隱有着一個水潭,散發出的惡臭解釋着這個水潭的成因——守望堡污水流向此處。

也不知道這些聯盟衛士到底是缺了哪根筋,竟然會任由人員進入詛咒之地……想到這裏的扎克烏爾反倒是一喜,在被活活摔死與跳進污水潭游泳之間,誰都會明智地選擇後者,清潔哪兒有性命重要?

隨着連續的“撲通”落水聲,歷經千辛萬苦的食人魔們終於來到了詛咒之地,這個曾經的食人魔祖先,移民艾澤拉斯世界的橋頭堡。

落在最後的八六騎着幽魂狼,毫不猶豫地在十字路口處,選擇了正前方。對於他來說,面對的難題僅僅是如何在一分鐘之內穿越守望堡,否則,無法再借助幽魂狼的自己,將會毫無機會。

至於中途會不會被對方攔截住的問題,八六倒也考慮過,如果以幽魂狼的速度都無法突破的話,自己也就敗得不冤了,神靈麼?

陡峭而漫長的石梯,絲毫都無法阻礙幽魂狼的速度,彷彿就是在平地一般。無法計算到底越過了幾千幾萬級石梯,乘坐在幽魂狼上的八六終於看到了終點,以及最後一個倒下的食人魔。

“呼”地一聲,猶如一陣風般,幽魂狼在城牆上幾個超級強者的眼中,閃電般竄出城牆,只留下一堆瞪大的眼球……

幽魂狼的速度,對於越是厲害的人物,造成的震撼也就越深。因爲自負非凡的他們,實在是想不到世界上竟然還有着如此速度的生物存在!

從數百米的高空跳下,八六感覺到自己似乎在飛,那輕飄飄的感覺,就像是突然間變成了神靈一般的清爽。除了神靈,還有什麼智慧生物能夠自由飛翔呢?

是的,輕飄飄,沒有實體的幽魂狼雖然註定了其身形無法保持得太久,但是它沒有重量呀,沒有重量的幽魂狼似乎也把它的特質傳給了八六,所以纔會輕飄飄地往下掉,不至於突然間摔成一堆肉渣。

八六當然明白實際情況應該不是這樣,幽魂狼產生的實質原因一直都是他苦思而不得其解的,如今再多上這麼一個滑翔的功能也就見怪不怪了。

要知道他剛纔躍出城牆時可是鼓足了勇氣的,實在是牆上那幾個傢伙給他的壓力實在是太過強大了,似乎每一個都有着精英般的厲害程度……

又不是可以飛,僅僅是往下掉的時候慢一些,不至於摔死而已,沒有什麼值得高興的,八六不太滿足地想着。

胸口傳來一陣抽痛,竟然是體內那不知道已經變化成何等性質的劇毒開始瞎起鬨,就在八六因爲心情激動而使得血液循環過快的時候。

該死!眼看着已經快要成功了,難道就這麼功虧一簣,被毒死在這裏了嗎?不,我不甘心,我還沒有來得及報仇,我還沒有和人類美女交配過,我在奧格瑞瑪城那個拍賣行的資金還沒有來得及揮霍……

隨着兩眼的發昏發脹,八六感覺到自己的身形竟然是加速朝着下方墜去,卻是幽魂狼的一分鐘限制恰好到了盡頭,直接鑽進了被他用十幾根繩子捆在背上的短刀裏。

天要亡我!飛速下墜的八六隻來得及轉動出最後一個念頭:俺還年輕,俺不想死…… 八六睡得正香,可偏偏有人不讓他睡,一陣大力的推攘,弄得他很不情願地睜開了眼睛。出現在視野中的,是一種從未見過的生物。

雖然八六已經坐了起來,也還是比起那種生物要高上一點,完全就是和地精相當的高度;橘黃色的皮膚顯得尤其特別,上肢相對較長,手掌較大,腦袋有些像地精,頂頭大下巴尖。

“走啦,還愣着幹啥?”眼前的矮子竟然開口說話了,倒也沒有嚇着八六,就這麼一副小身板,隨手就能一巴掌給拍到暮色森林去……

“還不快點,遲到了可是要扣積分的。”等得不耐煩的矮子索性抓起八六的衣服,拖起來就走。

“噗!”未曾料矮子的力量如此之大,瞬間就將八六摜倒在地,結結實實地摔了一下。要不是穿着破破爛爛的祕銀鎖甲,恐怕皮膚都被凹凸不平的地面給刮傷了。

“你還走不走,膽敢連累我的話,信不信我把你的皮給剝下來?”那廝竟然惡狠狠地威脅起八六來,雖然還有些搞不清楚狀況,但是八六決定給他一點教訓,媽的一個小不點把老子當什麼了?

反手纏在矮子的細細胳膊上,八六用盡全力就想把對方給甩出去,扔他個七葷八素的再說。

矮子的手臂紋絲不動,反倒是用力一擰,將原本還坐着的八六“轟”的一聲平摔在地上,疤臉與地面來了個親密接觸,鼻血嘩嘩地就往外流。

怒!八六彷彿感覺到被一個地精**在腦海中轟然爆開,只剩下一片憤怒的火海,竟然膽敢如此侮辱自己,難道是活得不耐煩了?

力量比不過這個奇怪的矮子,那又如何,別忘了自己可是堂堂五十六級薩滿,隨便放兩個魂術就能把這小子給幹掉。

唔,用哪一招好呢?得,先來個地刺術吧,戳斷你的兩條細腿再來慢慢收拾你,隨着魂力往地面的持續灌注,八六緩緩地站起身來,一對牛眼瞪大瞭望着矮子,琢磨着一會得把對方怎麼個千刀萬剮。

“嘭!”突然間,那廝被橫過來的一腳踹飛老遠,卻是一個身形長得比之荊棘穀食人巨魔還要高大少許的生物,先八六一步展開了攻擊。

“真是不好意思,讓您受驚了。”品種不明的食人魔竟然對着八六點頭哈腰道起歉來,實在是匪夷所思到了極點……

“哦!”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八六隻好輕輕地哦了一聲。再看那個被踹飛的矮子時,竟然沒有一點脾氣地跪在地上,就連嘴角的鮮血都不敢擦拭。

“扎克烏爾領主讓我把這兩樣東西交給您。”食人魔說着恭敬地將封印着幽魂狼的短刀和蛇形權杖遞了過來。

“什麼,原來他就是扎克烏爾大人的那個朋友,領主大人的朋友竟然會是一個牛頭人!”跪着的矮子終於忍不住叫了起來,早知道這樣的話,給他一萬個膽子也不敢對八六不敬的。

完啦完啦,隱忍了兩百多年,先天力量不足的自己,好不容易纔走到今天這個地步,竟然在無意間得罪了大人物,矮子只覺得天都快要塌了……

八六接過兩把價值萬金的魔法武器,一邊把短刀綁在背後問道:“扎克烏爾,他在哪兒?”

醒來之後卻發現自己處在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乍然之間聽到“熟人”消息,食人魔隊長的形象在他的記憶中變得愈發地親切起來。

“領主大人在黑池中修煉,暫時抽不出時間來看望您,只是拜託我們全體巨槌食人魔照顧您。”食人魔狀似隨意地瞥了矮子一眼,嚇得那傢伙趕緊閉上嘴恭敬地把腦袋埋在地上。

“領主?扎克烏爾嗎?”八六實在是忍不住有些好奇,扎克烏爾應該是和自己一樣的外來戶吧,怎麼一來到詛咒之地彷彿就像是做了多大個官似的……

“是這樣的,阿格拉瑪勒大領主認了扎克烏爾大人作弟弟,如今的扎克烏爾大人,就是我們全體八千多個巨槌食人魔的第二長官了,自然是有資格作領主的。”食人魔細心地解釋說。

“哦!”八六總算是明白了,原來扎克烏爾一來到詛咒之地就找到個大靠山,好人有好報啊,要不是他救了我,說不定就沒這好事了……

“那個劣魔竟然敢冒犯您,您看怎麼處置,只要不弄死就沒有問題。”食人魔討好地對着八六說。

“嗯,你踹他一腳已經解氣了,就算了吧!”雖然有點憤怒,八六也不想爲了這麼點小事就節外生枝,人生地不熟的,做人還是低調一點的好。

“大人您沒事吧,小人有眼不識泰山,實在該死,不過小人怕死得很,只好打自己巴掌來道歉了。”

矮子說着就狠狠地抽起了自己的嘴巴,彷彿和自己皺巴巴的小臉蛋有着深仇大恨一般,抽得“啪啪”作響,鮮血直往外冒……

“行了行了,我也不是斤斤計較的人,現在我最需要的不是你抽自己嘴巴,而是給我解說一下詛咒之地的情形。

“是是。”矮子連忙點頭不已,誰傻乎乎的就真是樂意扇自個兒巴掌了?

“詛咒之地除了最北面的守望堡之外,都是大領主卡扎克大人的地盤,不過他老人家忙於研究黑暗之門,燃燒軍團的管理事務都交給了代理大領主阿格拉瑪勒大人。這兩位大人都是魔王級別的超級強者,唔,就是精英的意思,不過魔王們都有魔化技能,兩個魔王至少可以對付四五個聯盟精英。”

“魔王級別的大領主以下是惡魔,相當於聯盟中的六十級絕頂高手,這些都是領主,除了大領主之外最大的長官,咱們燃燒軍團總共有十五個領主,不過最近多了一個,就是扎克烏爾大人,你朋友。”

“惡魔以下的,全都是嘍羅,力量在人類五十級以上的是一等嘍羅,四十級以上的二等,以下的都屬於三等嘍羅。”

“說到扎克烏爾大人,據小道消息說是阿格拉瑪勒大領主的弟弟,一千年前離開詛咒之地,跑到外界去發展的阿格拉烏爾領主的後代。而阿格拉瑪勒大領主是很疼他那個弟弟的,雖然聽說後來被聯盟給殺了,可是他的後代還在,所以說呢,對於扎克烏爾大人,阿格拉瑪勒大領主自然要另眼相待的,就連作爲扎克烏爾大人朋友的您,也受到了特殊照顧。”

“關我什麼事?”八六可不樂意和精英級別的高手扯上關係,卑躬屈膝的事他可作不出來。

“不說您中了劇毒嗎?扎克烏爾大人剛剛闖進腐爛之痕的時候,嗯,就是咱們燃燒軍團的大本營,就急匆匆地跑到大領主那裏去尋求幫助了。他一個新來的自然見不到大領主,後來還是被值班的地獄衛士打得頭破血流之後,才讓阿格拉瑪勒大領主給發現了,並且認了他作乾弟弟。然後又轉讓了大量積分給扎克烏爾大人,再轉給你,創造了詛咒之地千年以來最快進入黑池的歷史,這事全軍團上下幾萬人都知道了,只不過卻不知道您是牛頭人了。”

哦,八六這纔想起自己在昏迷前的確是毒性發作來着,原來有扎克烏爾爲自己跑前跑後,這份人情還真是欠得太大了。

活動了一下筋骨,發現以前沉積在體內的變異毒素似乎消失得無影無蹤了。不過總是覺得彆彆扭扭的不怎麼踏實,似乎毒素還隱藏在哪個地方一般,看來是中毒的後遺症讓自己產生了疑心病吧!

“這黑池是個什麼玩意,竟然能有這麼大的效用?”變異毒素呀,解毒丸都束手無策的,只要到那個什麼黑池轉一圈就啥事沒有啦,神奇過頭了吧!

“那是卡扎克大領主的偉大發明,一千年前及時地將黑暗之門的能源部分拆了回來,經過一番神奇的改造之後,可以無時無刻地從天地間吸收龐大能量,用以改造進入池中生物的體質。當然,由於黑池每天吸收的能量有限,因此能夠進入黑池的人數就不得不進行控制,四十級以下的取八名名,然後依次是四十級段、五十級段各取四名與兩名,六十級領主一名,每日分批進入黑池進行改造。”

“因爲等級越高的吸收能量越多,可等級越低,人口基數也就越大,始終都是狼多肉少,爲了讓大家能夠有公平的提升機會,偉大睿智的阿格拉瑪勒大領主想出了一個積分制度。按照對於軍團作出貢獻的大小程度計算積分,當積分累積到一定量後就可以進入黑池了。當然這個進入黑池的積分數值並不是恆定的,總之就是怎麼樣剛好讓當日的黑池滿員就怎麼去計算。”

“轉贈積分是最不划算的,將自己的積分轉贈給其它人,必須得扣除一半充公,所以說要不是像阿格拉瑪勒大領主那樣富有的大人,若不是扎克烏爾領主那位豪爽的大人,老兄你也就破不了最快進入黑池的紀錄了呀!”

“糟糕,隊長讓我們趕快集合呢,遲到了可是要扣積分的,能不能進入黑池都還在其次,要是變成負數的話輕者受刑,重則,嚴重一些的甚至比死還要慘!”提到積分的矮子突然間想起了正事,連忙拉着八六往前方走去,當然這一次,他可不敢加大力道了。

一路上仍然沒忘了給八六繼續介紹:“咱們燃燒軍團總共有四萬六千多人,基本上由每個領主負責管理,下屬按照一等、二等、三等嘍羅來劃分成。咱們就不說了,都是二等嘍羅,分屬二零零七小隊,有一個豺狼人大隊長,四個成員包括一個人類、一個身份尊貴的食人魔,還有就是我和你了。”

“我叫康感,屬於世界上已經快要絕跡的劣魔一族。想當初咱們在泰達希爾過得也挺滋潤的,誰知道暗夜精靈那羣混蛋硬是看俺們不順眼,結果被他們當作了給新人試煉屠殺的對象,經過一番輾轉之後我和幾個族人好不容易纔來到詛咒之地,得到了燃燒軍團的收留,如今卻只剩下了我一個,也許是這世界上的最後一個劣魔了。兩百多年呀,咱們先天孱弱的體質,耗費我兩百多年才提升到如今四十九級的地步,我容易麼我?”康感聲淚俱下地述說着他們劣魔的悲慘史。

“兩百多年,你們的壽命還真是有夠長的。我們牛頭人雖然天生神力,卻只有不到二十年的壽命,有得必有失呀!”八六感慨地說道。

“在黑池內泡上一天,就能夠增加十幾年的壽命,咱們劣魔一族可是出了名的短命呢!”康感感觸頗深地說着。誰知道他爲了這十幾次的黑池門票,付出過多少艱辛呢?

再聯想到眼前這位啥事沒幹,迷迷糊糊地就泡完一次黑池出來,並且還絲毫都不帶明瞭黑池好處的,這,這,這還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呀……

竟然憑空增加了十多年的壽命……八六的感覺簡直就比當年乍然得到兩件魔法裝備認主時還要爽得多得多。這可是差不多增加了一倍的壽命呀,足夠自己提升到精英水準了,然後又能夠多活上幾百年。

生命這東西,實在是太美妙了……

不過,在這鬼地方生活兩百多年,還真不如在外面活上兩年呢!一片荒蕪的景象,眼中看不見絲毫的生命跡象,沒有水,沒有草,到處只有光禿禿的岩石裂土,他就納悶了,這肚子餓了吃啥呀?

鬼地方真沒勁,還是想個辦法泡上十次八次的黑池,增加幾百年的壽命再到外面去享受吧!怪只怪康感沒能說得透徹,連續的黑池浸泡,除了可以增強體質、增大魔化機率之外,對於壽命這玩意,那可是無法疊加的……

“到了。”康感說着加快了腳步,迅速跑到那個豺狼人身邊一陣嘀咕,然後八六就發現剛剛還板着臉準備訓話的豺狼人隊長突然間變了個臉,微笑着對八六點了點頭。

“出發!”豺狼人隊長吐出了兩個字,帶着大夥朝着北方開始了急行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