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木覺察到羅宓在看自己,於是問道:「怎麼了?」

羅宓微笑著說道:「我這輩子做的最對的一件事就是看中了你。」

在龍帝遺墓她看中古木,自始至終都沒有絲毫動搖過,甚至在空間坍塌之際,他將自己推出去,陷入空間亂流中也已經動了情愫。

古木笑笑,然後想起剛才從廢墟中找到寶物庫,將所有財寶和資源收入吞天凝魂鼎,數量足有一千多萬兩。

於是無限感慨道:「難怪陰陽派會在這三年內不斷征伐。」

羅宓白了他一眼,道:「乾正坤用三年時間積累這麼多財富,還不是為你準備的?」

古木咧著嘴,無恥的笑道:「也是。」

死去的乾正坤如果聽到兩人交談,肯定活過來再被氣死。

「這麼多財富,如果用在丹藥和武器上,短短几年就會將歸元劍派實力提高不少。」

羅宓打趣過後,將思緒放在工作上,這也算是性格使然。

古木搖搖頭,笑著道:「這些財富用不上,造物之城內的寶貝足夠打造出一個超級軍隊來。」

五萬人進入造物之城,在最開始的層次獲得大量寶物,但僅僅是冰山一角,當古木徹底掌控這座城市,才明白,原來這裡的裝備取之不盡!

因為,造物之城的最主要功能是造物,甚至連諸如心火這種至強屬性都可以創造出來!

當然,越強悍的東西,創造的速度就越慢,心火這種東西,能夠形成也不知經歷了多少萬年,而且由於境界問題,還沒有完全開啟這種造物能力。

聽到古木將造物之城的裝備講出來,羅宓眼睛瞪大了。

然後歡喜的道:「如果依靠造物之城的寶物,我們就不用去萬寶商會購買物資,馬上可以大量招募擴張啦?」

這個女人看來還是不忘和他一起打天下,果然是不安分的主兒。

羅宓提到萬寶商會,讓古木忽然想起了楊婕,於是苦笑道:「萬寶商會曾送來物資,我還欠楊婕一個大人情呢。」

「物資?」

羅宓盯著他,疑惑道:「萬寶商會送來物資,我怎麼不知道?」

古木聞言一怔,道:「我進入造物之城,萬寶商會沒有物資運往劍山嗎?」

「沒有啊。」

羅宓微微皺眉,道:「我在接手九天閣后,曾進行過全面整頓,沒有物資入賬,這麼多年沒並見過萬寶商會的人來劍山。」

「怎麼可能?」

古木有些吃驚,繼而陷入沉默。

當年楊婕曾說過,會在一個月後將第一批物資運往劍山,當時他就在等,不過後來造物之城開啟,他跟著進去了,如今三年過去,若非羅宓提到萬寶商會,他差點將此事給忘了,還以為已經送來了呢。

羅宓這個女人掌管九天閣,心細如針,肯定不會記錯,萬寶商會沒有物資運往劍山,就有些奇怪了。

楊婕在商場摸爬滾打這麼多年,說過的話肯定能夠做到,為何遲遲沒有送來物資,難道出現了什麼意外?

想至此,古木急忙問道:「這三年來,萬寶商會有沒有發生什麼事情?」

羅宓沉吟起來,然後說道:「在你剛剛進入造物之城不久,萬寶商會內部有過一次變動,楊志和楊婕被調往了中州總部。」

變動?楊婕被調往中州?

古木微微皺眉,然後問道:「只有這些嗎?」

羅宓點點頭,道:「你進入造物之城后,天下大亂,我將所有心思放在了軍隊和勢力上,很少關注這種商業機構。」

「走吧。」

古木抱起羅宓,化身為虹飛去,方向不是劍山而是中州!

直覺告訴他,萬寶商會的變動,恐怕沒有這麼簡單,而楊婕爽約或許另有隱情,自己必須前去調查才能放心。

羅宓躺在他懷裡,雖然知道去的方位不是劍山,卻並沒有開口詢問,畢竟心思縝密的她,在剛才如何猜測不出一些端倪來,只是暗暗道:「早就聽聞他和楊婕關係不淺,如今這麼急著去中州,看來真如傳聞那般呀。」

當古木揚名尚武大陸,有關他的事情被人廣為流傳,尤其是他的花邊新聞。

比如他對龍靈的感情,比如他和其他女人。

而這其中傳的最多便是楊婕了,也不知是誰爆料,當年曾在磐石城的一處小亭內,看到兩人單獨相處,關係非常曖、昧。

人言可畏。

這些年,所有人都在談論古木和楊婕的關係,甚至有人猜測,後者或許是她的女人,否則楊副會長也不會在劍道學府力挺古木,也不會在商弘權手中救下他。

可事實上,兩人關係的確有些複雜,不過卻沒有傳言中那麼彪悍。

……

中州,皇城。

尚武大陸的心臟。

古木自從穿越到這個世界,還是第一次來到這最為繁華的城市。

不過,隨著境界提高,並且擁有造物之城后。

古木縱然目睹那格局宏偉,金碧輝煌的皇城,也沒有流露出太多的吃驚,畢竟再如何富麗堂皇,也比不過他的造物之城,只要將其召喚出來,立在這座大城對面,不管是底蘊還是面積和氣勢上,分分鐘秒殺。

進入城內。

古木隱藏修為和羅宓裝扮為四處遊玩的夫妻。

他來這裡是調查萬寶商會,尋找楊婕的,自然不能如滅陰陽派那般肆無忌憚,而且,這裡是皇城,商家和君不見的家族都在這裡,如果過於招搖,被他們發現,那就有點麻煩了。

商崇連擁有殘魂商皇,古木認為此刻不易與其相見,至少也要等自己煉化先祖的肉身和骸骨再說。

而君不見則讓他有著幾分警惕,因為在造物之城的畫面中,這傢伙將手腕上玉鐲摘掉,不知發生了什麼,竟抵抗很久才被夢魘抹殺。

由此可見,他身上有不為人知的秘密和殺手鐧。

所以,當他來到中州,選擇了低調行事,這樣可以免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

古木和羅宓佯裝成遊玩的夫妻,後者很快投入角色中。

這不,兩人站在皇城商業街一家首飾店內,羅宓挑選著做工極好的首飾,然後一臉歡喜的道:「夫君,這個項鏈很好看。」

「買了。」

古木站在旁邊,很爽快的答應下來。

哥現在有錢,就算自己心愛的女人要買下這座皇城……額,這個有點難度,不過遲早會打下來。

女人愛美是天性,喜愛珠寶首飾亦是如此。

羅宓也不能免俗,所以在首飾鋪內轉悠稍許,挑選了很多款式,然後笑著說道:「老闆,這些我都要了。」

有人出錢,她一點都不客氣。

「夫人眼光真好,此乃本店最上等的首飾了!」首飾店掌柜奉承著,說道。

『夫人』兩字,讓羅宓微微臉紅,心裡甜甜的,然後瞟了瞟古木,見他笑著說道:「可以多選幾件,今天只要你開心,花多少錢都無所謂。」

羅宓微微一笑,繼續挑選起來。

首飾店掌柜高興不得了,他意識到,今天這是碰到土豪了!

於是急忙說道:「夫人,本店還有兩件鎮店之玉,您要不要看一看?」

「看。」

羅宓尚未開口,古木從懷裡取出幾萬兩銀票,壓在櫃檯上道:「把你們店內所有值錢的首飾都拿出來,若是我妻子看中,自當買下來。」

看到這公子哥出手就是幾萬兩銀票,首飾店老闆心花怒放,急忙向下人使了個眼色,就見後者一路小跑走入後堂,很快取來幾件極為上等的首飾。

羅宓伸出蔥白玉手,拿起這些首飾比劃和欣賞著,稍許,卻搖搖頭,道:「夫君,這些首飾都不好看,就買剛才那些吧。」

首飾店掌柜見狀,嘴角一抽。

這幾件當之無愧是鎮店之寶,無論是做工和色澤都可以秒殺剛才她所選的,怎麼就沒看中呢?

古木看向他,不爽的道:「掌柜,你這鎮店之寶不過如此啊。」

然後轉身向著羅宓道:「第一次來皇城,還有很多店鋪沒逛呢,走吧,我們再換一家看看。」

「嗯。」羅宓點點頭。

如此,古木將那些之前選好的首飾收起,向著掌柜說道:「幾萬兩應該足夠買下這些首飾了吧?」

當然夠,而且就算再選十多個首飾,加起來也不值這麼多啊。但是,首飾店掌柜如何樂意放走這個大財神,急忙走下櫃檯擋在二人前面,彎著腰,笑臉嘻嘻的道:「這位公子,夫人沒有看上這些首飾不要緊,本店只是分號,還請稍等片刻,我派人去總部取更好的首飾。」

「哦?」

古木看了看首飾店,意外的道:「這店面規格不小,居然只是分號,本公子倒想看看你所說的總部有多氣派,走,我們隨你一起去。」

「這……」

掌柜猶豫了,畢竟總部不是閑雜人等可以進去的。

古木見他猶豫,冷笑道:「莫非你是在騙我?」

掌柜聞言,急忙神色正然,道:「公子,瞧你說的,我們這可是老字號店鋪,怎會騙您呢,既然想去,那還請隨我來。」

如此,古木和羅宓跟著這位首飾店掌柜離開了店內。而當他們走出首飾店,便看到這店鋪上面掛著的牌匾上,寫著五個金字——萬寶首飾行! 陸萌看到了,想去追,奈何被群眾攔住去路,凶神惡煞的吼她,「老實點!站在這別動!」

獨家寵婚:最強腹黑夫妻 「你們是傻子么?」陸萌大吼,「他是不是我兒子,你們一個個都集體眼瞎了看不出來么?」

「還敢逞凶?」一個男人揚起手,就要打她。

陸萌雙眸猩紅,「我看你根本就是跟那個人販子一夥的!明明看到她抱著我的兒子走了,現在卻在這裡阻攔我去追,你就是幫凶!還有你們……」

手指著每一個圍著她的人,「你們都是幫凶!誰都別想逃脫法律的制裁!」

路邊一輛黑色勞斯萊斯,緩緩停了下來。

坐在後座上,閉目養神的慕靖西,低聲問,「怎麼了?」

「三少,前面好像出事了。」

慕靖西緩緩睜開眼,看了一眼人群,好像發生了什麼事,群眾們都圍在了一起。

「江洵。」慕靖西推門下車,江洵立即跟上。

慕靖西一眼就看到,抱著哭鬧不止的小景行,正要偷偷摸摸上車的中年女人,他示意江洵過去把人截住,而他,則朝著人群中走去。

陸萌的聲音,再度被人群淹沒。

絕望中,她快崩潰了,直到人群自動散開,她看到了慕靖西。

委屈,心酸,一股腦的宣洩了出來,「姐夫,他們搶我兒子!」

看到陸萌哭成這樣,慕靖西伸手,拍了拍她的肩,「沒事,別哭。」

環視了一圈,包圍著陸萌的群眾們,不由自主的後退。

他身上冷冽的氣息,強勢的鋪散開來,冷厲逼人。

男人俊美如天神,可那陰翳的氣場,卻又如地獄爬出的惡魔一般,令人心生恐懼。

「心善是好事,可蠢到被壞人當槍使,就是你們的不對了。」

警衛們已經控制了所有的人販子,中年女人,被扣押,押了過來,江洵抱著哭鬧不止的小景行,「三少,小少爺沒事。」

陸萌快步上前,一把抱住景行,連連親著他的小臉蛋,「景行,不哭不哭。」

小景行緊緊抱住媽媽的脖子,哭得抽噎。

稚嫩的喉嚨,哭得啞了。

「嗚嗚嗚……我可憐的兒子!」陸萌心如刀割,母子倆抱頭痛哭。

慕靖西拿出手機,要給宋雲遲打電話,陸萌瞄到了他的動作,說時遲那時快,一隻手伸來,精準的抓住了他的手機。

慕靖西一怔:「嗯?」

「姐夫不要……」

「雲遲會擔心你們。」

陸萌可憐巴巴的搖頭,哭得濕潤的雙眸,帶著一絲絲的祈求,「不要讓他知道,他會揍我的。」

現在哥哥不在家,宋雲遲知道后,一定會揍她的。

她害怕……

慕靖西思索片刻,「好,你先上車。一會兒我送你回去。」

陸萌還是搖頭。

「不敢回去?」

陸萌點頭。

慕靖西扶額,「喬喬今晚回官邸,不如你跟我一起回去,今晚讓喬喬陪你?」

「嗯嗯!」腦袋小雞啄米一般,點得飛快,深怕他反悔似的。

上車后,警衛便立即送她和小景行回慕家官邸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