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從赤城天闕中帶出的那一顆藍田玉實,一半被分為十二等份,讓功力不足的家人與弟子們輔以瓊漿玉液服下,用以溫養魂魄為將來修鍊元神打好基礎。

剩下的一半藍田玉實。則被江元峰一人吞服。原本應該在化氣後期大成,化神初期才會初步成形地元神,竟然就提前凝結出形了!而且還有大部分藥力存留在體內沒有被他煉化。這藍田玉實不愧為最為補益元神魂魄的仙家聖品。

元神結成有形之體之後,便能叫做陽神,可以自由出入世間,不受白日陽光侵害!一般鍊氣化神期以前的修道者元神,因為沒有凝聚為實體,所以只能稱之為陰神。當然陰神也有高下之分,有的僅是依託於魂魄出現的散亂精神之力。雖然也可稱之為陰神,但卻做不到陰神所有的種種神通。像江元峰現在的元神,已經初具陽神之象,乃是陰神當中的最高境界。出竅、入夢,以及陰神附體等等神通已都能夠做到。

當然,傳聞中的九幽地府當中,那些修鍊有成地陰神鬼仙卻又另當別論。

上古洪荒時期之後,神人消亡。便是人族當道的時代。天上地下都以人為尊。

而後世間大神通者俱都隱匿,人族天庭便將後世修鍊者劃分為天地神人鬼五等仙人。

其中鬼仙因為先天的缺陷,只得陰神,無有陽體,故而實力排在最後。而人仙也有稱散仙者,一般指初升仙界,和不在各天仙府供職的逍遙散人。後來天人隔絕,但凡飛升上界者,都要歷經劫數。所以散仙也指渡過一重四九天劫的修鍊者。

地仙乃是修鍊地仙之祖鎮元祖師一脈元嬰飛升法門,道法大成,從而飛升地仙之界(又稱空靈仙界)的修道者們。也有不願加入任一天界的仙人,為求逍遙。轉而成為地仙。一般情況下。地仙要比之天仙法力稍遜。因為地仙都是行以元嬰成道,於最後一步脫離肉身軀殼,再行重鑄肉身的法門,也就是傳說中地羽化飛升、蛻仙。故而他們在身體強度與先天神通上,比不得天仙中人。

但並不是天仙就一定比地仙、散仙的實力強,在天界看的是修行的年歲(積攢法力多少)與道行境界,還有法寶道書等等外部條件。有些大神通的散仙甚至比頂級的天仙更厲害。

神仙雖也如同鬼仙一般。以元神真靈成道,但其在天庭司神職。有輕靈仙氣重鑄仙體,周天星光煉化法力,故而與煉化陰靈之力的鬼仙,相比,則更勝許多。就是一般地仙也比不得有神職在身的神仙。

雖然鬼仙陰神在天地神人鬼五仙當中,僅僅位列最下等,但最低也是煉神返虛的境界,遠非人間修士可比。

至此各方面都修為大增,實力進步地江元峰,暫時沒了繼續苦修的心思。於是就來到歸墟世界,繼續探索大部分未知的天帝宮闕。

眼前這天宮左峰培植靈草仙藥的金玉圃,正是他第一個目標。

遍賞了諸多九天仙種,洪荒奇葩之後,江元峰步行到了葯園地深處。忽然前面冒起兩道青煙,隨風散過之後,現出兩隻通體碧玉毛色,赤紅眼眸,玲瓏可愛地小兔子來。

兩隻小兔一出來,就對著江元峰連連作磕頭叩拜狀,模樣分外的惹人憐愛。江元峰心中一動,從腰間螭吻袋中取出一隻細頸長身玉瓶,倒出兩粒黃豆大小,晶瑩透亮,裡面隱隱有液體流轉的丹丸來。

兩隻小兔一見那丹丸,立時就神情好似極為激動,連連叩頭不已。

江元峰隨即一笑,將那兩粒丹丸彈出。兩隻碧玉般的兔子敏捷的張口接住,然後一動不動,片刻間就從身上冒出一團團的青色煙霞。

江元峰耐心的等待,約摸七八分鐘左右,那兩大團煙霞迅速地散去,露出兩個樣貌相同,粉團白雪一般,赤身裸、體地清秀童子出來。這兩個小傢伙年紀像在七八歲左右,竟還是一對雙胞胎!

只見二小現形之後立刻下拜,同時口吐人言道:「謝帝君恩賜!」

江元峰頗感意外的問道:「你們兩個小傢伙倒是機靈,莫非天生就會人言?」

「回帝君,小僕兄弟兩個奉命看守葯園不知多少年,從前曾多聽宮中侍者言語。故一煉化橫骨,便可說人言!」左手一邊地童子恭敬的為江元峰解釋道。

江元峰擺手命他們起來,「都起來說話,我乃轉世之身,已再不是天帝,你二個就稱師父吧!」

兩個童子一聽,立時喜出望外。它們原本僅是看守葯園地兩隻碧玉兔,地位連天宮裡的僕役都算不上,如今一下子飛上枝頭變鳳凰。成了天帝之門徒,雖然沒有正式的名分,但也讓兩隻小妖激動的渾身顫抖不已,連連磕頭謝恩!

對於碧玉兔這一小獸,江元峰倒是也有幾分了解。此物雖也是洪荒異種,卻是位於食物鏈底端的碧玉兔族,該物除了能善辨百草,以及自身血肉也是療傷解毒的靈藥之外。其他可以說是一無是處。不過勝在模樣生的可愛,多為女仙之流喜愛,收為寵物,才能免得淪為口食,死於其他凶獸之口。

也有神人仙者因為其對靈藥的熟悉,飼養了幾隻用來管理葯園,這兩隻碧玉兔便是受命管理金玉圃葯園的仙獸靈物之一。江元峰畢竟不是原來地天帝,沒有那般威嚴無情。見到這兩隻碧玉兔,感它們看護金玉圃葯園至少也有萬年。功勞不小,想起了螭吻袋裡還有著一瓶對妖獸之類修鍊化形最有幫助的太陰凝魄丸,於是就賜給它們兩粒。

沒想到兩粒丹丸竟然一下子就令這兩隻碧玉兔成功化形為人。本來這碧玉兔天生雖有靈性,但不通修鍊。不懂將自身元氣煉化為真元法力。空活萬年也脫不得獸形,開不了真正的靈智。而這兩隻碧玉兔受萬年仙草靈藥之氣滋養,體內元氣極為充沛,尤其是葯園深處那幾株在上古時候也是眾仙神難求的洪荒神品混沌靈根,偶爾外泄出一絲先天靈氣,就令這對碧玉兔受用無窮,超出同類早早生了靈智。雖然思想簡單。僅如年幼的孩子。但卻有了吸取靈氣存留體內的想法。

經過萬年的積累,如今又得這太陰凝魄丸之助。霎時間便煉化了橫骨,靈智大漲,開始本能的化身為人。

而且這赤城天闕里有重重禁制守護,更有天帝庇佑,異類化形時所要經歷地天劫根本不曾出現,就被外層禁制消磨一空,實乃天下一等一的渡劫聖地!

由此便平安的讓這兩個沒有半點實力的小妖,極其幸運的成功化形為人。

見到兩隻碧玉兔成功化形,模樣還這般可愛,江元峰不由想到前些時候自己為煉丹所苦,不得不駐守丹爐前,而這碧玉兔天生善辨百草,通曉藥性,正適合煉丹之助。心中一動,便決定收這兩隻小妖作個煉丹童子,日後免了自己看守丹爐之苦,這才命它們暫時稱自己為師父。

然後江元峰就為這兩隻小妖賜了名字,大一點的哥哥賜作春風,小一點的弟弟名為秋月。接著又命它們將這金玉圃葯園的情況大致介紹一二。春風秋月二小當然不敢怠慢。

「回稟師父,這葯園共有神階靈藥三萬四千八百六十一株,分上中下三品,已經成熟的有八成,最珍貴地還有三株混沌靈根,外面下了厲害禁制,弟子等從不敢近前!」

哥哥春風說完,弟弟秋月又補充道。

「金玉圃中除了我們兄弟看管的靈草藥園,還有培育金石靈藥的葯園,看守金石葯園的是兩隻吞金噬玉地神獸貔貅,十分兇惡,弟子等不敢與之親近!」

貔貅又名天祿、辟邪,百解,共四個名字,是上古洪荒一種神獸,龍頭、馬身、麟腳,形似獅虎,毛色灰白,兇猛威武。這種瑞獸分一角和兩角,一角地稱為「天祿」,兩角的稱為「辟邪」,雄者曰貔,雌者曰貅,專以金銀珠寶為食,且喜吞噬妖魔邪靈,所以常被如今人們作為辟邪生財的象徵。

看守金石葯園的就是兩隻雙角的辟邪貔貅,春風秋月兩隻碧玉兔自然是十分懼怕。就連江元峰聽聞這兩隻神獸,雖然知其必定受某些禁制,不能傷及天闕中人,但其桀驁難馴,恐怕不能臣服於現在才煉精化氣後期的歸墟之主江元峰。所以也暫時打消了去見識一下神獸威風的念頭。

不好意思,出現了一處比較嚴重地,主角應該只有七大弟子,小君前幾回卻一直稱八個弟子,比較麻煩,現在改也來不及了,以後就改回正確數字。抱歉啊!(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9?9?9???O?M,sj.9?9?9???o?m,。9?9?9???o?m ?管理金玉圃葯園的工作實際上是很輕鬆的。除了每隔十年要巡視一遍。有些仙株需幾十年澆灌一次太陰月華精露才能開花。記的在一些果實成熟的時機將其採摘封存。等等之外。大部分靈藥實則數百年都不用照看一眼。其他時間甚至只需要閉眼睡覺就好。

於是帶著准煉丹童子的春風和秋月兩隻小妖。江元峰就此返回了碧峽仙府。

府中眾人對突然多出來的這一對可愛雙胞胎分外驚奇。尤其是老媽小妹還有女弟子李慕青。第一時間就喜歡上了這兩兄弟。

「哇。雙胞胎?大可愛了!」第一個撲上前去的不用說。一定就是小妹江萱了。好在碧玉兔應該是洪荒仙獸中最溫順的一類。而且本身也沒有什麼反擊力。不然冒失的江萱鐵定就要受傷了。

「這是哪家的孩子啊?」母親林朝英第二個抱起其中一個。看那親昵的樣子。準是母愛又泛濫了!

一邊抱著老大春風。江萱嘴裡還嚷嚷著:「二哥這不會是你偷偷生出的兒子吧?瞧這模樣兒跟你還挺像的!沒想到我才離開三年。你連私生子都這麼大了!」

此言一出。連穩重的江父都不由多看江元峰和二小兩眼。眼神中透露出幾分疑惑。

江元峰見情勢對他不妙。忙對小妹呵斥道:「亂說什麼?小心我罰你到天都峰閉關。一年不準出來!」

然後朝兩隻小妖招手道:「春風秋月過來!」

原本在江母與江萱懷裡作乖寶寶狀的雙胞胎。聽聞江元峰的召喚。立時就化作兩道青煙。瞬間來到江元峰身前。

「這是我新收的煉丹童子。哥哥春風。弟弟秋月。來。現出原身給他們看看!」

話音剛落。二小立刻便聽話的在一團青色煙霞中。消失不見。原的則出現了一對碧玉般毛色。絨團似的小兔子。

「那兩個孩子呢?呀。好可愛的小兔子!」江萱疑惑的瞅瞅四周。然後好似突然想明白了什麼。驚訝的張大了嘴巴。指著兩隻碧玉兔。

「難道他們是……」四弟子李慕青內心震驚。口中說出來在場眾人的想法。

「沒錯!」江元峰肯定了她們的猜測。「春風秋月的確不是人類。而是上古洪荒的一類仙獸靈物。叫做碧玉兔!」

說完。江元峰又揮手命二小變回人身。重新現出身形。原本赤、裸的他們。現在身上這套衣裳。是仿照過去天帝宮中童子的裝扮。以自己一身兔毛變化來的。原本就粉雕玉琢的他們。配上這麼一套短襟織錦的仙衣。更加的惹人喜愛。

「妖怪啊!真的是妖怪呢!我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見到妖怪啊!」可能是不論人形還是原形都分外的可愛。所以江萱不但沒有懼怕春風秋月兩個的身份。反而更加好奇的去擺弄他們。

江元峰見其他人也都同小妹的態度差不多。便放下心來。起碼不用擔心家人弟子們不會接受春風秋月妖族的身份了。

從他拿出那許多寶物興建碧峽仙府開始。現在又帶來了這兩隻碧玉兔化形的小妖。恐怕家人弟子們心中不說。但也是已經想到了些什麼。江元峰覺的也是時候將自己的秘密告知給他們了。

於是道:「春風秋月是我在另一個世界發現的。我見他們十分乖巧。就收了他們做個煉丹童子!」

「另一個世界?」眾家人和弟子都疑惑著。

「是的!另一個世界。一個與我們所在空間相近。但卻獨立於宇宙之中的龐大世界!」

接下來。江元峰便將自己從在與邪道四派跟大歡喜寺的喇嘛交手。最後受傷引動歸墟世界的鑰匙。然後進入那神奇的上古洪荒遺留下來的世界中的每一處情節。除了自己是天帝少昊轉世之外。其他的大部分情況都為眾人描述了一遍。

眾人聽了既為他擔憂又為他慶幸。每當江元峰說到危險時候。都不由暗自為他捏了一把汗。而那天帝居府。神人宮闕內的情形。更是讓他們心馳神往。恨不的插翅飛去。

原來那些上古時候的傳說卻是真有一部分是真實存在的。後人描述雖不真切。但盤古開天。女媧造人。三皇治世。逐鹿之戰。這些都是曾經發生過的事實。

唯一感到可惜的是。他們現在還不能親眼去那洪荒遺留的歸墟世界中一觀。感受一下上古時候的氣息與天帝宮闕的波瀾壯闊。

而兩隻小妖卻更是第一次來到這傳說中的人間。分外的好奇激動。不過現在的人間卻不是他們印象中所知道的洪荒世界。碧玉兔族群也早已經湮滅在洪荒歷史當中。這兩個一直期盼到人間玩耍。順便看看其他碧玉兔的小妖。真正去到人間外界之後。恐怕註定是要失望了!

見天帝師尊的家人都對自己很好。兄弟兩個也就分外感到安心。性喜玩耍的他們很快就融入到碧峽仙府的大家庭里。

撇下暫時無事。專心玩耍。逗的滿門上下開心的春風秋月。江元峰一回到人間不過兩天。就為道盟那邊傳來的一紙消息皺起了眉。

華夏修道界經過百年前那場令各派元氣大傷的浩劫。變的史無前例的團結起來。就連向來不對付的正道、邪派與魔教三方。也都拋卻了以往的仇恨。雖然互相之間仍舊有著許多矛盾。不可能一條心。但那些都是良性的競爭。即便是爭奪古修士洞府這般大事。也都沒有發展成為從前常常見到的大戰火拚。當然。像靈獸山莊與萬蠱門那些利欲熏心。不顧大義的傢伙。都被排除了在外。

之所以這樣。便是因為正邪各派都知道。華夏修道界真正的敵人就是東方大陸以外。其他外族的勢力。都說非我族類。其心必異。此話確實不錯。由數千年來他們發動的數場陰謀侵略就可以看出。那些異族修行者勢力。確實都是養不大的白眼狼。

即便是對其有恩的一些異族。不但不記著華夏對他的恩惠。反而貪圖華夏的富饒。一有機會就開始恩將仇報。其中便是以海外島國倭國為代表。

不論他們國家那修行者聖的的高野山密宗修士。第二大宗派天台宗延慶寺。還是各家陰陽師、忍者秘術。差不多都是由我華夏或偷學或取經而來。

而一旦掌握了一定的實力之後。他們便一改往日的卑躬屈膝。彷彿一條的勢的惡狗。反過來耀武揚威的欺壓主人一般。分外的惹人厭惡。

現在放在江元峰案前的一張紙上。就是有關倭國的一份消息。

從幾個月前。倭國那場針對當年清軍屠城與倭國大屠殺所致冤魂。陰謀破壞鎮魂封印。妄圖奪取數十萬怨魂的計劃失敗之後。不論是高野山的和尚。還是甲賀的忍者。便都一直銷聲匿跡。沒了動靜。

不過無論是修道界道盟、議會兩大勢力。還是華夏國安特勤組。對他倭國一方的監視都不但沒有放鬆。反而布置的更加嚴密。看似表面鬆懈。實則暗中秘密加派人手。一旦有半點風吹草動。確保三方一定至少會有一方的知消息。

這次的到的消息就是。一批疑似西方教廷神職人員的歐洲人。偽裝成投資者。隱秘的來到倭國境內。與以高野山為代表的倭國各方修行勢力進行了聯繫。並且準備隱秘的雙方會談。

按理說倭國傳統的修行者勢力一直對西方教廷十分抵觸。當年若不是西方勢力的插手。如今倭國所謂的田皇也不會淪為沒有多少主權的傀儡。當然。他們那田皇從最初一直都是由暗中的修行者勢力所支配。只不過現在換作了由倭傳密宗、天台宗。伊勢神宮。還有陰陽師幾大世家等多方勢力一同操控的局面。再壞也壞不到哪裡去。

如今兩方原本談不上對頭。卻也互相敵視的外族勢力有了聯合的趨勢。不論他們聯手的目的是否為了共同對抗華夏。華夏方面也不能不防。於是修道界兩大勢力難的的與政府的代表國安。三方共同組成了會談。商議怎樣來處理這件大事。

最後經過三方勢力共同緊急商定的結果。就是派出華夏十大高手之流的幾位修士。前往倭國。在國安派出的特工幫助下。弄清楚此次西方教廷與倭國修行勢力密談的因由。最好是能夠破壞他們的聯合。

華夏十大高手身為一派掌教的那幾位當然不會仍下門派親自出手。但也都配合的派出了僅次於自身的長老之流。同餘下幾位十大高手中人一同執行任務。而如今已經在修道界的位舉足輕重的江元峰。自然也的到了關於此事最詳細的消息。

雖然礙於他的身份。三方並沒有要求他出手。不過江元峰自己卻是動了前往倭國一行的念頭。

倭國雖然可恨。如果他們沒有什麼厲害人物隱藏在暗中的話。江元峰自認憑藉現在的修為。一個人單槍匹馬就能夠掃平了倭國那些修行勢力。但對於西方教廷勢力。江元峰心裡卻分外感到忌憚。

因為華夏修道界與西方教廷的衝突也不是這百多年才有的情況。據傳聞千年前的一場在東方大陸與西歐大陸交界的帶的那場大戰中。教廷就曾有類似天使的高手出戰。但時過千年。當初參與大戰的少數華夏西域一帶的修道門派。至今就只有三大仙宗之首的崑崙派還存在。其他俱都湮沒在歷史的浪潮中了。他江元峰短時間也不可能找到崑崙仙宗區詢問當時的真相。不過江元峰從那西方黑暗法師克里斯阿多夫的記憶中的知。教廷曾經確實有召喚過自稱天使。背生羽翼的非人存在。以能量體包裹意識降臨。這證明西方教廷背後的所謂神可能真的存在。

的到了上古天帝少昊的記憶傳承。江元峰自然知道當年洪荒破碎。上古神人雖干天之忌。但眾多三代以下的神人大妖們也不可能全部都消亡。自有些妖、神之流或許另闢蹊徑的殘存下來。說不定教廷信奉那所謂的神。就是當年的某個神人、妖聖。跑到那西方的域去搞出的名堂。而那天堂也可能是同他歸墟世界一類的獨立世界。

以上這些猜測。當然暫時不能透露給修道界各大勢力。即便說出來。恐怕也沒有人會相信。所以這趟倭國之行。江元峰是非去不可。

正戲來了。各位大大給個推薦吧!厚厚!

9?9?9???O?M,sj.9?9?9???o?m,。9?9?9???o?m ?既然決定參與前往倭國的行動,那就要做好完全的準備,雖然江元峰自導自己現在已經算是站在世界修行者的巔峰,但也不能小瞧任何其他非華夏修行者。狗急了跳牆,兔子急了還咬人呢,更何況是潛入威脅更大的倭國修行界之大本營。

首先各種療傷祛毒的保命靈丹仙藥,當然是不能缺的。其次防護用的玉符,各類攻擊用的符咒也準備了充足。有整個天帝行宮赤城天闕作後盾,在這些方面恐怕人間還沒人能更江元峰相比!

可惜拿手的幾件法器當初在芙蓉山一戰毀了大半,至今江元峰還沒有修復重新煉製,不過攻擊方面有著地階級品的青瀾紫淵雙劍,還有那天階法寶赤神簪就足以應付大多數變化。就算有其他意外情況發生,他也可以用隨身帶著的仙器驅山鐸進行逃脫。雖然以他修為暫時還發揮不出這件上古天庭重寶的真正攻擊力,但光是其所附帶的先天戊己遁光,那種無視任何等級低於仙器本身禁制的逆天屬性,就可以隨時仗以脫離危險,實乃強大無比的保命手段。

江元峰能夠自願去參加針對倭國採取的行動,正邪兩道都感到十分意外,不過他修為高超,頭腦又靈活,更是不次於十大高手的結丹期人物(目前還沒有外人知道江元峰已經突破),能夠有他出手,自然是再好不過了。

目前江元峰門下地發展勢頭良好。三代門人都被安排在了清夜山莊修鍊,每三天都固定有兩位二代弟子傳授法訣。偶爾江元峰這師祖也會前去指點一二。這些三代門人還不知道能夠拜在江元峰的門下是走了多麼大地鴻運。多年之後,恐怕連當今各大門派的掌教之流,都會羨慕他們的出身。

門下七大弟子修行業進入了穩定階段,就連入門最晚的張子初,如今也已突破了先天階段,修為進展最快的夏嵐已經穩穩進入了煉精化氣初期。而江家幾人以輕靈之水築基之後,也都開始了引氣入體,正式進軍修道者的行列。為此江元峰還抽空跑了趟豐城,為他熱心於警察事業的大哥以輕靈之水等仙家珍品再次改造了體質,並以神念傳法。免得他落後家人太多。至此,更是讓江元峰能夠放心的去參與前往倭國的行動。

得到通知,此次倭國之行的眾人手。都被安排在星海集合。有了飛劍代步地江元峰。越來越少乘坐世俗交通工具了,告別家人弟子之後,就立時化身一道青光。趕往星海方向與眾人會合。

到了道盟的產業華龍興旺大廈。就見此次行動的人手大半都是熟人。峨嵋與青城仍是派出鍾無期與鐵冠道人這兩個老對頭,兩人雖是劍修高手。但對於門派事務確實一竅不通,所以每次有什麼需要各派出力地事情,幾乎都能見到他們地身影,堪稱老牌修道界打手了。

龍虎山來的是與江元峰有過一面之緣的道性長老,茅山派來地是他們地二把手光明法師。皂閣宗沒人入十大高手之列,卻也不示弱,派出的就是在星海現成地人手,有煞手福星之稱的道盟交易所主管福同。

武當派也是由十大高手之一的掌劍護法張承乾帶隊,身後還跟了許久不見的師侄張致和。

修羅魔宗與嶗山派一般,都是由女將出馬,羅剎女玉嬌妍與幻月仙子水冷雲這對絕色女子仍是針鋒相對。

天魔教的人手還是長老安有德,這位主管外務的天魔長老對前次江元峰的剝削還心有餘悸,為了一面萬魂幡他天魔教的寶庫生生被榨取了五分之二,搞得一向有奸商本色的安有德心疼不已,更令天魔教的低階弟子都不得不紮緊腰帶過活,故此見面之後臉色自然不是那麼好看。

八派惟有龍門派與樓觀派,派出的都是年輕一代的弟子,分別是全真龍門派掌教大弟子林靜明,還有樓觀掌教黃葉散人的得意弟子許觀瀾。二者都是小輩中的佼佼者,實力修為都在結丹初期,甚至比一些門派的長老都要強。

說起來他們還都是得了江元峰之利,清夜山莊出售給各大門派的丹藥,大部分都是用在了這些弟子的身上,短短几年時間就將修道界年輕一輩的實力硬生生的拔高了一籌。

見江元峰到來,眾人都上前一一與他打著招呼。其中與他關係最近的張致和乾脆就拋棄他真正的師叔張承乾,尾巴似的黏在這便宜師叔江元峰後面。

國安這次也是下了大本錢,不但出動了許多特工密探,連特勤組負責人魏建國都親自到場指揮運作。當然,這也是因為此次修道界來的人手都不是泛泛之輩,政府方面也不敢怠慢了眾人。

見人手都到齊,由魏建國首先發言道:「各位,此次行動人員已經到齊,魏某添為行動總指揮,在行動之中有什麼怠慢之處還請諸位多加見諒!現在由我手下的組長來為大家簡述一遍此行的計劃!」

然後就見負責策劃此次倭國行動的特勤組第一先鋒組組長沈星,一個軍職少尉的三十許硬朗男人,上前來為眾修道高人講解行動計劃過程。

這次計劃大致是,眾人首先會由星海飛往倭國東京,然後由國安的特工們接應,扮作前往倭國遊覽的遊客,由東京赴往此次倭國諸勢力與西方教廷密會的地點,倭國最高峰富神山。

接下來國安方面的人手由於是多普通人,所以只留數名接應人員,其他的全部儘快退出倭國。之後就要看眾修道中人如何找到機會。潛入富神山中倭國修行界地秘密據點,探明西方教廷與倭國會面的目地了!

眾人聽完明了此行計劃之後。便馬上準備動身。而魏建國更是親自送行道:「請準備赴機場登機,我代表政府祝各位馬到成功!」

飛機上,江元峰一行人偽裝成普通乘客各自坐在座位上。本來以他們十三人那修道人特有的氣質,走到哪裡都如鶴立雞群一般引人注目,不過好在江元峰臨時制了幾張斂息靈符,將他們的異於常人之處掩藏大半。不然一下飛機,行動還沒開始,恐怕就會引起倭國秘密部門的注意,招來倭國修行者圍堵了。

十三人里,最像普通乘客的就是活潑如大男孩一般的張致和了。其他等人雖然大部分活了幾十年。一輩子都沒坐過飛機這種東西,但常年鍊氣的涵養使他們穩重的就如其他老乘客一般,對飛機上的事物都看似習以為常。

而張致和到底是年輕人心性。第一次的坐上飛機這種玩意。興奮地嘴裡說個不停。他的座位就在江元峰身旁,倒是引得江元峰十分不耐。

自從在華山與江元峰這年紀相近,脾氣對口的師叔分手之後。張致和就拿了得自江元峰洗髓丹。開始分外努力修鍊。而後因為修為進步突出,又得師門長輩賜予了增長功力地靈丹。一舉突破到先天境界,築基期大成,一隻腳已經進入結丹初期境界,成為武當派長老以下二代弟子地第一人。

嘗到了如此甜頭,他怎還不知,跟著江元峰混肯定是大有前途!所以得知江元峰也會參加倭國之行后,第一時間爭取到這次行動的一個位置。

直到飛機開始升入高空,略感震蕩暈眩的張致和才平息了興奮地情緒,開始感受到了許多人都曾承受過地「暈機」,是什麼樣的感覺。

耳朵終於能安靜下來地江元峰,見張致和嘔的天翻地覆,卻什麼也沒吐出來,不由感到十分好氣又好笑。原來這傢伙的修為,已經到了可以斷食辟穀,吞食元氣為養分的程度。這一時候的修道人大多數都會厭惡葷腥,不食煙火,所以才導致張致和沒有東西可吐,胃裡反而更加的難受。

想到此處,江元峰心中感嘆,看來不論你是高高在上的修道中人,還是在凡俗打拚的普通人,有些事情該來的還是避免不了的!比如暈機,暈車,或是暈船!

直到真正到了東京,你才會感受到什麼叫做人潮擁擠,摩肩擦踵。星海雖然是比這裡更大的國際性都市,但人群密集的程度卻遠非東京可比。沒辦法,誰讓他倭國地方小,人卻不是一般的多呢!

「各位遊客,歡迎來到東京,現在請上車吧!稍候我們旅行社的導遊會為大家介紹這次旅行的詳細行程。」

接待江元峰十三人的是一家東京本地的小旅行社,一個司機兩個導遊,帶著十三個遊客,使他們看起來跟一般小規模的旅行團沒有其他區別。

直到上了一輛印有某某旅行社倭文的中巴車,接待人員才恢復了做任務時的冷靜神色。

其中一位扮演導遊的特工手指著車內的電子地圖,略顯憂慮的說道:「這次各位的任務比較困難,由於倭國政府方面借口景點整修,禁止遊人接近任務地帶,好在現在是旅遊高峰期,或許還可以混在遊客群里趁機摸上山去!」

眾人聽了關於任務的詳細信息之後,開始仔細商議,最終決定到達目的地之後,視情況而定,先由一部分能夠身手靈活,飛行迅速的人前往探查。其他人在附近等待結果,時刻準備接應。

半個小時后,一行人出了市區,混在許多遊人車輛的潮流中,一起朝著位於東京西南方約100公里的風景名勝富神山行去。作者答疑:前面有一回說的上古神人,人首蛇身,胯下雙龍,可不是指的另外拿一層意思啊!小君暈一個先!想歪了的統統面壁去鳥!厚厚,人家上古神人天生就能操弄龍蛇,一般都作為坐騎,所以說是胯下乘雙龍,而不是生有雙龍!(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9?9?9???O?M,sj.9?9?9???o?m,。9?9?9???o?m ?富神山作為倭國第一高峰。位於東京西南方約100公里。山體呈圓錐狀。山頂終年積雪。是座火山。自從三百多年那次的最後噴發以來。一直處於休眠狀態。但的質學家仍然把它列入活火山之類。

富神山名稱源於土著蝦夷語。意為「永生」。倭國蠻語也稱「火神」、「火神山」。是倭國人心目中的神山聖的。每年夏季都有數以萬計的倭過人登至山頂神社朝拜。

江元峰暗中稍以神念探知。發現這富神山周圍的下淺層的火元氣十分充足。如有外力介入。很容易就會引動火山噴發。不愧為東方大陸沿海最大的火山帶。不過這也導致了倭國數以億計普通平民的不幸。時刻都生活在水深火熱當中。

據國安的探子探明。富神山在倭國修行界是一處比較特別的的方。它算是倭國少有的靈氣比較充足的的帶了。但奇怪的是卻並沒有那個勢力敢於去佔據它。反而是眾多勢力紛紛在山上修建神社寺廟。以作為臨時據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