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過盧聘婷唯一不滿意的是,陳思雪這個丫頭竟然把今天那個男人給說出來了,想到他盧聘婷眼神裏面也忍不住露出了一絲嗔怒,撇了撇嘴。

盧聘婷這本能的動作落到了許青眼中之後,他心中的怒火已經徹底控制不住了!

他苦苦追求了這麼久,就這麼被人搶走了?

沉吟了半天,許青腦海中還是保持着一絲理智,對着盧聘婷輕聲說道:“婷婷,你彆着急,我不會讓你受委屈的!你告訴我那個男人是誰,我一定幫你好好出一口惡氣!”

儘管話是這麼說着,可是許青心裏面一緊憤怒到了一個極點,唯一忌憚的就是盧聘婷的男朋友到底是哪個大家族的少爺,竟然能讓盧聘婷如此低聲下氣?

難道是……朱家?

想到朱家,許青眼神裏面也閃過一抹驚懼的光芒。

如果盧聘婷追求的對象真的是朱少文或者朱少武的話,這件事情可就真的難辦了!

然而盧聘婷還沒等開口,陳思雪便忍不住搶着說道:“哎呀, 那個人就是一個窮小子,身上穿的也非常廉價,不過他特別特別能裝,就好像我們國家都是他救下來似的……”

陳思雪直接將在學校羅成那不屑一顧的勁頭給說了出來,只不過她有一點還真的說對了,這個國家,還真是被羅成救下來的。

聽着陳思雪的話,羅成嘴角再次露出了一抹無奈的笑容,他自然聽出了陳思雪就是在暗諷自己,不過也並沒有着急,繼續默默等待着。

許青聞言頓時一愣,手中的拳頭直接狠狠的砸在了桌子上面,冷聲喝道:“什麼!”

桌子上面的盤子頓時一陣狠狠的震顫,就連被子裏面的奶茶都濺射了出來,盧聘婷也被嚇了一跳,沒好氣的白了陳思雪一眼。

就算想要刺激一下許青,用得着這麼狠麼?惹怒了他怎麼辦!

陳思雪也感受到了盧聘婷眼神中的光芒,下意識吐了吐舌頭,她也沒想到許青竟然有這麼大的反應。

然而她們不知道的是許青的憤怒遠不止她們看到的這些,堂堂許家的二少竟然被一個窮小子給搶去了美人,一個窮小子,拿什麼跟他比?

一個窮小子,盧聘婷又爲什麼會倒追!

許青手中拳頭狠狠的握住,眼神裏面也露出了森然的怒意,再次對着盧聘婷一聲歷喝:“他在哪裏!”

看着許青那雙眼幾乎噴出火焰的樣子,盧聘婷的俏臉上也露出了一絲慌亂,靈動的眼神也慢慢的凝固了下來,根本不知道怎麼回答。

陳思雪也一臉愕然的看着許青,完全沒想到許青竟然會有這麼大的反應,同樣有些慌亂的伸出了手,對着許青輕輕說道:“那個……許二少你彆着急啊,他沒跟我們來,我們也不知道他在哪裏……”

話還沒等說完,許青那憤怒的目光直接放到了陳思雪的身上。

陳思雪渾身狠狠的一陣顫抖,完全抵抗不了許青那透露着殺意的目光,也終於深刻的意識到自己確實是……玩大了!

隨後也不再猶豫,連忙起身衝到了盧聘婷的身旁,顫抖着伸手抓住了盧聘婷的手臂,尋求幫助。

盧聘婷也慢慢的反應了過來,看着許青的樣子心裏面也慢慢的多出了一絲怒火,直接對着許青冷聲喝道:“許青!請注意你的態度,本小姐的事情什麼時候輪到你操心了?我就是找男朋友了怎麼了?跟你有什麼關係!”

許青心中本就無比的憤怒,那種強烈的嫉妒讓他幾乎失去了理智,最關鍵的是盧聘婷找的男朋友竟然完全沒有辦法跟他相比!

想到這裏,許青眼神中也慢慢的露出了一絲森然的怒火,咬牙切齒的對着盧聘婷說道:“我那麼喜歡你,你爲什麼就不同意!你到底把我當成什麼了!”

聽到許青的喝聲,盧聘婷眼神中的怒火也更加濃郁,外人不知道盧家的實力,可是她卻一清二楚,一個許家他們盧家還沒有放在眼中!

想到這裏,盧聘婷直接拍了一下桌面同樣站了起來,對許青怒目而視,沉聲說道:“你喜歡我我就必須同意麼?你當自己是誰?本小姐還就告訴你了,我就算是單身一輩子出家當尼姑也不可能會看上你的,你就死了這條心吧!”

二人針鋒相對,可旁邊的陳思雪卻無比的恐懼,畢竟再怎麼說許青都是柔道社的社長啊!

微微低着頭無比驚恐的看着對面的許青,私下也輕輕拉扯着盧聘婷的衣袖,想要讓她冷靜一點,可是盧聘婷卻根本沒有心思理會。

聽到了盧聘婷的話,許青也徹底陷入了暴怒的情緒之中,就連後面的三個學生都忍不住倒退了數步,看向許青的目光也充滿了敬畏。

盧聘婷心中其實也無比緊張,可是心中驕傲的她根本不允許低頭,強忍着心裏面的恐懼盯着許青,同時大腦也飛速運轉,思考着怎麼才能解決這個辦法。

可是還沒有想出一個頭緒,盧聘婷便看到許青已經陰沉着臉色慢慢的走了過來,那兇狠的目光恨不得直接將盧聘婷給生吃了一般。

咕咚!

陳思雪艱難的吞嚥了一口口水,推搡着盧聘婷的手臂慢慢的向着後面挪動着身體,可是許青卻一直緊緊跟隨。

最終,盧聘婷徹底慌亂了,拿出手機便要撥打電話,可是剛剛解開鎖,手機就直接被許青一把搶奪了過去。

“啊!”陳思雪被嚇的發出了一聲尖叫,就連盧聘婷的眼神裏面都多出了一絲凝重,完全沒有了往日那活潑的樣子。

二女身體慢慢的後腿,許青步步緊逼,後面的三個小弟也都帶着一副異樣的表情,目光在二女的身上肆意打量着。

許青也已經完全失去了理智,嘴角露出一絲冷笑輕聲呢喃道:“既然得不到你的心,那我就嚐嚐你的人!”

盧聘婷聞言心裏面也徹底絕望了,眼神之中更是露出了一絲惶恐的光芒。

就在她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時候,一個翹着二郎腿的身影緩緩出現在她的視線之中…… 看到羅成身上的衣服,盧聘婷頓時出現了一種無比熟悉的感覺,視線慢慢的向上挪動,很快便徹底集中到了羅成那清冷的面龐上。

“是你!”盧聘婷失聲說道,眼神裏面也充滿了愕然。

陳思雪一愣,反應過來之後目光也慢慢的放到了羅成的身上,看清羅成的面容之後同樣一愣,不過隨後眼神裏面便閃過一抹欣喜的光芒,連忙對着後面的許青呼喊道:“許二少,他就在這!就是他!”

從驚恐的情緒之中掙脫出來的陳思雪根本沒有心思理會其他事情,畢竟剛纔介紹盧聘婷同學的時候就將羅成作爲標準說的,看到羅成的那一刻她還真的以爲見到了盧聘婷的男朋友。

許青聞言眼神裏面的怒火慢慢消失,似乎恢復了一絲理智一般,目光也緩緩放到了羅成的身上,當看到羅成那一身廉價的衣服之後眼神裏面頓時露出了一絲不屑的表情,對着陳思雪便是一聲低喝:“他是誰?”

“就是那個誰!那個……那個那個……婷婷的男朋友嘛!”陳思雪糾結了半天,最終還是將這句話給說了出來。

說完之後,陳思雪心裏面頓時輕鬆了起來,無比得意的看了盧聘婷一眼。

盧聘婷黛眉微蹙,不滿的對着陳思雪說道:“你幹什麼啊!”

陳思雪詫異的看了盧聘婷一眼, 壓低了聲音說道:“婷婷你傻了啊,難道你沒看出來許青要對你幹什麼嘛,現在他出來了不正好能讓許青轉移一下注意力嘛!更何況這小子出現在這裏肯定沒什麼好事,沒準就是跟蹤你過來的,他那麼能裝,讓許青教訓他一下不是更好嘛!”

“可是他……”盧聘婷還想要說些什麼,卻直接被陳思雪給打斷了:“好了別想那麼多了,難道你想被許青給……”

陳思雪沒有說完,不過盧聘婷也明白了陳思雪的意思,想到了羅成出現在這裏肯定也是早就有所預謀,心裏面也慢慢多出了一絲怒意,索性不再開口。

看着輕聲嘀咕的二女,許青眼神中再次露出了一絲怒火:“你們給我閉嘴!”

聽到了許青的話之後二女連忙閉上了嘴巴,回過頭來正好對上了許青那陰冷的目光,陳思雪心裏面又是一驚。

許青看了羅成一眼,嘴角那不屑的笑容愈發的濃郁了起來,隨後再次轉頭看向了盧聘婷的位置,不無嘲諷的說道:“我的好婷婷,你真當我是傻子麼?大街上隨便找個人就說是你男朋友?”

“我告訴你,今天不管誰來我必須帶走你!你已經惹怒我了!”

聽到許青的話,盧聘婷心裏面又是一陣驚慌,陳思雪也再次驚恐了起來。

沉吟了半天,陳思雪這才顫抖着開口:“許二少,就是他啊!就是他剛剛纔拒絕了盧聘婷,我要是說謊我出門就被車撞死!”

這句話,陳思雪確實沒有說謊,不過對於羅成是不是盧聘婷男朋友的事情卻隻字未提。

聽到了陳思雪的話,許青眼神裏面再次閃過一抹寒芒,看了盧聘婷一眼之後便將視線幻化你放到了羅成的身上,冷聲說道:“小子,我問你,你是不是她男朋友?”

旁邊的陳思雪和盧聘婷瞬間無比緊張了起來,誰也沒想到最後決定權竟然到了羅成的身上。

只要羅成搖搖頭,她們兩個今天註定難逃厄運了,尤其是盧聘婷,心跳都已經開始加速了起來,可愛的面龐上也充滿了擔憂。

羅成也沒想到最後事情竟然扯到了自己的身上,看了一眼慌亂之中的盧聘婷,嘴角緩緩露出了一絲輕笑。

看着羅成的樣子,盧聘婷心裏面又是一陣憤怒!

都這個時候了竟然還在這裏裝清高,尤其是想到羅成出現在這裏肯定是對自己有什麼陰謀之後,心裏面的憤怒也就愈發的濃郁。

面對如此兇悍的許青,羅成怎麼可能敢答應下來?

盧聘婷和陳思雪心裏面也開始焦急了起來,根本想不出來什麼好的辦法。

就在她們心裏面慢慢絕望的時候,羅成那清冷的聲音忽然響起:“沒錯,我就是她男朋友。”

聽到羅成的話,盧聘婷和陳思雪頓時愣住了,一臉不可思議的看向了羅成,誰也沒想到他竟然真的敢答應下來!

就連許青都是一臉愕然的看着羅成,目光再次打量了片刻,眼神裏面也露出了一絲怒意,對着羅成輕聲喝道:“小子,你可想清楚了,這種事情可不是開玩笑的!”

一邊說着,許青直接將手中的拳頭舉了起來,隨着他用力, 咯咯的聲響也開始傳了出來。

聽到這個聲音,陳思雪頓時感覺全身的神經都已經開始凝固了一般,眼神裏面滿是驚恐的光芒。

旁邊的盧聘婷倒是還好,可也是黛眉微蹙。

羅成緩緩擡頭看了盧聘婷一眼, 正好盧聘婷也在看着他,羅成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直接伸手打在了盧聘婷的肩膀上麥女。

盧聘婷身體狠狠的一陣顫抖,從小到大還從來沒有一個異性敢這麼跟她接觸的,心裏面頓時升起了一抹怒意,剛想要掙脫,忽然感覺肩膀的位置傳來了一陣龐大的力量。

盧聘婷的身體本來就非常嬌小,硬生生的被羅成拉進了懷中,腦袋也緊緊的貼在了羅成的胸口位置,小鳥依人的架勢十足。

感受到羅成身上那股屬於男人的氣息,盧聘婷懵了。

陳思雪也懵了, 對面的許青也瞬間陷入了呆愣之中,迷茫的看着依偎在羅成懷中的盧聘婷,思想彷彿都已經停滯了一般。

這時候盧聘婷也慢慢的反應了過來,可愛的臉龐上浮現一抹羞紅,剛想要掙扎, 卻正好看到許青那陰沉的彷彿能夠擠出水來的面龐。

盧聘婷眼神之中再次閃過一抹皎潔的光芒,看了羅成的胸膛一眼,嘴角也慢慢露出了一絲冷笑。

就讓你佔佔便宜又如何,本小姐的便宜可不是那麼好佔的!

盧聘婷嘴角的笑容愈發濃郁,雖然對羅成恨之入骨,可是畢竟這樣能夠躲過許青的威脅,只要自己略施小計,還能讓許青狠狠的教訓羅成一頓。

一舉兩得!

想到這裏,盧聘婷不但不再掙扎,反而還直接伸手環住了羅成的腰部,臉上也露出了一抹幸福的表情,仰着頭聲音酥軟的對着羅成說道:“老公,他欺負我!”

看着盧聘婷的樣子,陳思雪已經徹底傻了,看了半天這才反應了過來,臉上也露出了一絲欣喜的表情,看向羅成的目光也充滿了嘲諷。

羅成又怎麼會不知道盧聘婷的那點小九九,不過也並沒有理會,任由盧聘婷在自己的懷中婉轉。

對面的許青已經徹底陷入了暴怒之中,眼神裏面已經快要噴薄出火焰一般,死死的盯着羅成的身上,尤其是看到盧聘婷那乖巧的樣子,理智也再次淪陷在無盡的怒火之中。

再次看了羅成一眼, 許青手中拳頭緊握,咬牙切齒的對着羅成說道:“小子,你已經激怒我了!”

盧聘婷心裏面也忍不住一陣擔憂,又害怕羅成會退縮,再次開口:“老公你看啊,他那麼兇!”

羅成大手輕輕放到了盧聘婷的秀髮上輕輕揉動,嘴角也露出一絲輕笑:“激怒你了,又怎樣?” 感受着自己頭上作怪的大手,盧聘婷雞皮疙瘩都已經掉落了一地,對於羅成更是無比的嫌棄,可是畢竟許青還在對面,盧聘婷也只能選擇隱忍,臉上也帶着一抹擠出來的笑意。

看着羅成的動作,聽着羅成那滿是挑釁的話,對面的許青已經徹底進入了暴走的狀態之中,渾身更是控制不住的狠狠顫抖着,死死的盯着羅成。

“小子,你知道我是誰麼?”許青咬牙切齒,聲音彷彿是在牙縫裏面擠出來的一般!

看着許青的樣子,盧娉婷嘴角再次露出了一抹皎潔的笑意,繼續裝着那副小鳥依人的樣子。

旁邊的陳思雪早就已經看傻了,雖然說她也明白盧娉婷的意圖,可是這犧牲的是不是有點太大了?

然而還沒等陳思雪多想呢,羅成那清冷的聲音便已經響起:“不知道。”

盧娉婷和陳思雪頓時一愣,原來羅成不認識許青啊?那還這麼裝……

盧聘婷和陳思雪頓時無語了,尤其是盧聘婷,心裏面忍不住再次擔憂了起來,萬一羅成對付不了許青,她還白白的被羅成佔了便宜……

與此同時,又有一大堆的學生順着樓梯口的位置走了上來,談論的聲音在看到盧聘婷的那一刻戛然而止。

“校花盧聘婷?我的媽呀!我也太幸運了……”

“她旁邊那個是誰?怎麼還這麼親密?校花有男朋友了?”

“趕緊拍照啊,這可是大料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