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不管怎樣,陸無為以性命發誓許下消息的真實性,是華都臣不能夠不慎重對待的。就算是試探,也要從朱寅手中查出一些蛛絲馬跡。所以朱寅不能死,尤其是不能夠現在就死在黃泉門的手中。

「好,那就好,陳晉,我今晚必殺你!」李准基笑著轉身,瞧向陳晉時,眼中充斥的是一種憤怒的狠辣,要不是陳晉的話,怎麼會惹出這麼都的麻煩事情。被殺掉陳晉,不足以宣洩李准基心中的憋屈怒火。

「陳晉,我保!誰也不能動他,陳晉是我的人!」朱寅不為所動,盎然向前邁出一步,凝視著李准基,淡然道。

「朱寅,你以為沒有千器坊的作保,你能夠保住陳晉嗎?要知道,你是千器坊的人,陳晉卻不是,為了一個陌生的人丟掉性命,值嗎?」李准基狠聲道:「千器坊是不會為陳晉出頭的,你要想清楚?」

李准基看似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卻讓華都臣眉頭微微一皺,這傢伙果然不愧是黃泉門的,這時候還想著玩花招,挑撥離間。

「我說過,我要保陳晉,他是我的人,誰也不準動他,這和千器坊沒有任何關係,李准基,你別在這裡浪費口舌,要麼現在就帶著你的人滾開,要麼就和我對戰!」朱寅漠然的掃視著李准基,神態沒有任何變化。

「有意思的小傢伙!一個三品靈君,竟然引起兩大門派的爭奪,米咖,這個朱寅,要重點照顧!」那基塔站在窗前,眼睛眯縫嬌笑著道。

「是,窟主!」米咖沉聲道。

**窟的氣氛越來越詭異,任誰也沒有想到,朱寅竟然會為了一個人,不顧黃泉門的威脅,不理會千器坊的作保,仍然選擇強勢的對立。而最奇怪的是千器坊一邊,華都臣面對著朱寅的強橫,似乎並沒有想著多做任何解釋的意思,就是那麼站在當地,好像看熱鬧的一樣。

華都臣不動,千器坊所屬自然不會動!

千器坊不動,木超然的藏劍谷也不能再動,動便是挑釁千器坊的威嚴,要面臨千器坊的全面打壓!

「哼,我就不信了,給我攔住朱寅,擊殺陳晉!」李准基一咬牙,眼中迸射出一道強烈的殺意,斷然道。

被這麼多人瞧著,李准基如果不討回點面子,實在是丟黃泉門的臉。如果說連一個二品靈君都沒辦法擊殺的話,李准基還怎麼出來混?

最主要的是,這才短短几天,陳晉竟然晉階為二品靈君,李准基的心底膽怵著,絕對不能夠讓陳晉再繼續跟著朱寅,不然鬼知道是不是有一天會晉階靈王,要是那樣的話,便是自己真正的末日。

「是!」

兩個靈王分出一個就要射向朱寅,進行阻擋。另外一個調動著靈氣,準備隨時將陳晉當場擊殺。在所有人都以為今晚這齣戲就要落幕,**窟的人要出來干涉時,第三道聲音從門口傳來,和前兩次不同,這次是一個女人在說話。

「誰動誰死!」

瞬間安靜的**窟大廳,在這一刻徹底的沸騰起來,所有人都將目光投向門口,想要瞧瞧這次出面的是誰,會不會比千器坊更有派頭,能否將千器坊的氣勢給當場鎮壓下去,將朱寅要保的人保下。

而就在這樣的期待中,眾人心底也開始將朱寅的面貌牢牢記在心底,猜測著朱寅到底擁有著多少身份,能夠引發眾多勢力的力保?

氛圍,頃刻間陷入到一種很為詭譎的漩渦中。 原策向來懼怕原老爺子,被原老爺子斥責的低下頭,大氣都不敢出。

「二哥,你是不是又頭疼了?」程鳳素忽然放下手中的水果,抽了幾張濕巾,把手擦乾淨,起身走到原仲身邊:「二哥,我幫你按按吧,舒服一些。」

見程鳳素站到原仲身後,抬手要去按原仲的太陽穴,原策猛的衝過去,一把將程鳳素給推開:「走開,不用你假惺惺!」

「你這人怎麼這麼壞?」葉星北見程鳳素被推的一個踉蹌,頓時惱了,站起身,瞪著原策斥道:「你哥哥不舒服了,你沒看到,素素姐姐看到了,素素姐姐心疼自己的哥哥,想幫自己的哥哥按一按,你憑什麼阻止?」

「她會按什麼?她就會假惺惺的裝好人!」原策擋在原仲身前,怒目瞪著葉星北:「還有你,這是我原家的事,和你一個外人沒關係,我們家不歡迎你,請你馬上離開這裡!」

「你要請我朋友離開這裡?」程鳳素臉上一直掛著的慵懶的笑容淡了下去,她漆黑的眼睛像冰冷的寶石,冷冽的目光仿若生了鋒銳的倒刺,刮的原策的肌膚生疼。

原策忽然在程鳳素身上感受到一股以往只有在他爺爺身上才能感受到的氣勢。

這種氣勢,讓他膽寒,他卻不能退縮。

他的身後,站著他最寶貝的妹妹原纖纖。

他是家裡的老三,原纖纖是老四,原家屬他和原纖纖的年齡更接近。

他和原纖纖從小一起長大,朝夕相處的深厚感情,絕不是一個才回到原家幾十天的程鳳素可以比擬的。

程鳳素被找回原家之後,所有人都眾口一詞的表示,以後原家有兩位千金,程鳳素和原纖纖,她們兩個都是原家的掌上明珠。

可看到日漸憔悴的原纖纖,看到屢屢針對原纖纖的程鳳素,他越來越討厭程鳳素。

如果原纖纖是他親妹妹該多好!

如果程鳳素從來都沒出現在原家人的面前該多好?

如果沒有真相大白的那一天,他柔弱善良的妹妹,就不會被程鳳素欺壓的每天以淚洗面,越來越瘦削無助。

他太心疼他妹妹了。

看到程鳳素,他就忍不住警惕的豎起身上的尖刺,時刻防備著程鳳素,唯恐程鳳素傷害了他柔弱可憐的妹妹。

除此之外,他還希望他爺爺奶奶爸爸媽媽能厭惡了程鳳素,讓程鳳素少出現在他妹妹的面前。

程鳳素出現在他妹妹面前一次,就等於提醒他妹妹一次,她不是原家的親生女兒,她只是個冒牌貨。

他妹妹心裡該多難受?

所以,他才屢屢針對程鳳素,希望他爺爺奶奶爸爸媽媽能討厭程鳳素,讓程鳳素少來家裡。

他擋在原仲身前,拚命挺直他被程鳳素身上凌厲的氣勢壓的忍不住想要彎下去的腰。

他瞪著程鳳素,眼中儘是狠戾的神色,不像是看自己的親妹妹,倒像是在看一個仇人。

他討厭程鳳素。

是程鳳素的出現,攪亂了他和諧平靜的家庭。 第十章:要麼

在所有人的期待中,**窟的門口浮現出一道身影,赫然便是索達尼亞黑市公會執掌者德蒙蘭,德蒙蘭掃視一圈大廳眾人,昂首向著朱寅走去,緊隨其後出現的是愛奧斯,第二個靈王。

像是存心要嚇怕大廳眾人的心肝似的,在愛奧斯之後,魚貫走進八人,每一個赫然都擁有著靈王的修為。這便是溫寧黑市分會的六大王國分部執掌者和各自客卿,除卻道森基以靈君的修為呆在外面,其餘的如數到來。

十個靈王的陣容,足以鎮壓住**窟所有看熱鬧的人,每一個人都獃獃的盯著眼前這一幕,眼光忍不住落在朱寅身上。這傢伙到底是一個怎樣的人,擁有著什麼背景,竟然能夠讓十個靈王出面。

而這卻只是一個前奏,隨後露面的雅格布狄,靈皇的修為橫掃著所有人,每一個都忍不住一陣窒息。事情發展到現在,朱寅這邊算是徹底的站住了腳跟,你千器坊不是不罩著人家的人嗎?現在倒好,正主出來,人家不但罩著朱寅,還罩著陳晉。

「完了,徹底的完了!」李准基瞧著雅格布狄的身影出現在眼前,心中的那種期待徹底的崩散開來。別說是自己,就算是老爹在,都沒有可能和一個靈皇抗衡。天哪,朱寅這傢伙到底是誰,怎麼會有著靈皇修鍊者出面阻攔?

雅格布狄漠然的掃視過所有人,落在李准基身上,淡然道:「區區一個黃泉門,竟然想要動我黑市的客卿!難道你們不知道,得罪羞辱我黑市客卿,便相當於和黑市作對,和黑市作對,不管你是誰,都註定要被滅族的嗎?」

波瀾不驚的語調,散發出來的那種凌然殺意,籠罩向李准基,壓迫著他不敢有任何輕舉妄動,身子顫抖著。

「大人,我實在是不知道朱寅是黑市客卿,要是知道的話,就算給我幾個膽子,我都不敢打他的注意!請大人看在黃泉門的薄面上,饒過在下幾個!」李准基將姿態做的要多低有多低。

黑市在獅心帝國代表的便是一種不容抗拒的強權,任何門派勢力都不敢和黑市抗衡。和這個龐然大物作對的下場,是慘不忍睹的。人家擁有著眾多的材料,就算是用金幣堆也要堆出幾個靈皇來坐鎮。

黃泉門雖然也是一個大門派,但那是和千器坊相比,和黑市的話,那就另當別論。李准基可不想因為一個陳晉,招惹上黑市,為黃泉門帶來難以挽回的災難。

「黃泉門的面子?哼,黃泉門算個什麼,我用得著給你們面子嗎?現在,帶著你的人給我滾出**窟,要是被我瞧見你再敢動朱寅的話,你知道下場!」雅格布狄揚起手指,漫不經心道。

「是,是!」李准基不敢有任何遲疑,急忙向門口逃去,兩個靈王和靈君則是乖乖的跟在身後邊,不敢有著任何廢話。人家是誰?靈皇!一根手指頭就能夠將自己給轟殺掉,再廢話找死不成。

「想這麼就走掉?」

朱寅瞧著李准基五人逃走,心底泛起一陣冷笑,早就被他列入被殺名單的人,是沒有可能就此放過的。玄冥冰髓化成的一枚水滴,早就在暗中侵襲上李准基腳背,趁著他此刻心神有些波動慌亂的瞬間,巧妙的鑽進身體內部隱藏起來。

「李准基,不管你在天涯海角,給本少爺等著。敢惦記蒂兒,你死定了,你全家都死定了!」

陳晉瞧著雅格布狄製造出的這一幕,內心心潮澎湃著,這就是靈皇,這就是上位者的強權,擁有著絕對的力量,就算是黃泉門少門主又怎樣?連屁都不敢放一個。在陳晉心底那股野心不斷的升起,對力量的渴望越發的強烈。

「大人,多謝!」朱寅走上前沖著雅格布狄躬身道。任何時候面對著強者,都保持著最起碼的敬重,這是朱寅的行事原則。

「嗯,朱寅,今晚的事我替你擺平了,但是過了今晚在冰跡群島中進行探索,你便要自己小心。記著,你是我黑市的客卿,任何時候都不能夠丟了黑市的臉面!」雅格布狄凝視著朱寅沉聲道。

「我記下了!」朱寅肅聲道。

「既然來到這**窟,那便坐下來等著吧,我倒很想見識一下今晚**窟所要公布的大消息是什麼!」雅格布狄隨意的走向一側,十個靈王急忙尾隨著。

德蒙蘭出現在朱寅身邊笑著道:「朱寅,沒想到那,你竟然能夠引來這麼多人為你助陣,去打聲招呼吧,不能夠人家幫了你,你連聲謝謝都不說。然後就趕緊落座,差不多**窟的活動要開始了!」

「明白!」朱寅會心一笑,錯過德蒙蘭走向木超然。凡事總要有個先來後到,是藏劍谷為自己解圍在前,朱寅就算要問候第一個也要選擇木超然。

「木谷主,多謝!」朱寅笑著道。

木超然急忙說道:「長老,這話說的就見外了,怎麼你都是我藏劍谷的長老。你先忙,有時間的話過來坐坐!」

「好的!」朱寅微微一笑錯身走向華都臣。

木超然領著藏劍谷的人選擇好一處位置坐下,有著黑市這個後台,就算是他都不敢和朱寅再隨意的說話。早知道朱寅有著一個不俗的背景,真沒有想到會是黑市。

同樣的震撼在華都臣的心中升起著,本來還想著向朱寅質問佛蓮妖炎的事情,現在看來是沒有可能。不過這也卻越發肯定著華都臣的猜測,朱寅前往千器坊絕非偶然,背後要是沒有黑市的支持,朱寅怎麼夠膽量前往收服佛蓮妖炎。

要真是那樣的話,朱寅,就算你背後有著黑市,我都會不計代價的將你擒拿,擊殺,重新奪回佛蓮妖炎火種!想要羞辱我千器坊,沒門。

「坊主,別來無恙!多謝你前來相救!」朱寅笑著不卑不亢道,眼中散發出一種堅定執著的光芒,哪裡還有當初在千器坊那種故意做出來的低調謹慎。

「朱寅,你可不要這麼說了,有著黑市客卿這個身份,我千器坊可不敢再讓你當弟子。你要是再說的話,就算是為你單獨開設一個分坊,都不是沒有可能那!你沒事就好,怎樣?有時間咱們找個地,好好聊聊!」華都臣柔和的笑道。

「坊主,在千器坊多蒙你照顧,就算是現在,我仍然是碧落坊的煉器師!只要你不趕我走就成。沒問題,等到今晚事了,咱們再詳聊!」朱寅附和一笑,靈魂卻是瞬間溝通任嬌媚的意識,很快便從任嬌媚那裡得到了想要的信息。

千器坊之所以會出現在鬼市,很正常。 醫妃有毒:鬼面屍王請鬆牙 只要是有些一些底蘊的勢力,都不會錯過鬼市。畢竟就算在其餘島嶼沒有任何收穫,在鬼市中都能夠交換到一些不錯的東西。只是卻沒有想到朱寅竟然會在**窟中。不然的話,任嬌媚會第一時間通知的。

原來如此!朱寅的懷疑逐漸消失,他還以為華都臣是特意前來找他的。畢竟當初逃掉一個陸無為,這傢伙沒有出現在**窟,或者是根本就沒有找到千器坊。

「坊主,朱寅他…」蘇百城站在一側,眼底閃過一道狠光想要說什麼,卻被華都臣攔住。華都臣嘴角揚起一抹弧度,盯著朱寅的背影,幽幽道:「朱寅的事從現在開始,沒有我的命令,你們誰都不許干涉!」

「是,坊主!」

**窟閣樓,那基塔瞧著大廳中發生的這一幕,就這樣被雅格布狄輕易的化解掉,眼中的笑容越發的濃郁。紫色曼陀羅此刻只剩下最後一片花瓣,瞧著雅格布狄的方向,眉角一挑。

「米咖,按照咱們的計劃行事!」

「是,窟主!」米咖轉身走下閣樓,向著大廳處走去。

今晚**窟所準備要宣布的大事情,有著一個特有的程序,不是說任誰都有資格知道。這盤棋從現在開始,就算是正式的拉開帷幕,至於最後到底誰能夠勝出,就要看他們各自的本事。

「朱寅,希望你能帶給我點驚喜。」那基塔轉身離開窗戶,薄紗遮掩的嬌軀後背,一朵妖魅的紫色曼陀羅若隱若現。

**窟外,偏僻小巷。

李准基五人像是五道遊魂一般,落魄的站立著,雅格布狄帶給五個人的震撼實在是難以抹殺。一個能夠隨意便將黃泉門給滅掉的強者,區區靈君靈王的修為,根本不堪一擊。如若不是雅格布狄顧忌著**窟的神秘,李准基五人現在早就飛灰湮滅。

「少門主,咱們現在怎麼辦?是不是暫時性的低調行事,向著其餘島嶼探索。要是能夠找到一門地階靈技的話,就算是有著黑市罩著朱寅,咱們都能夠神不知鬼不覺的殺掉!」

「不錯,少門主,咱們現在不能和朱寅硬抗!得罪黑市,就算是黃泉門,都將遭受無情的報復!」

李准基站在小巷口,瞧著**窟方向,眼底閃爍著一股股瘋狂的殺意,卻在很短的時間強迫著自己如數的鎮壓。作為黃泉門的少門主,李准基最起碼的冷靜還是能夠保持的。魯莽會導致死亡,是李准基從小被灌輸的思想。

李准基深吸一口氣,掃過兩個靈王,沉聲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今晚**窟所要宣布的事情肯定非同小可,說不定便和某些神秘島嶼的藏寶有關。你們要想辦法查出是什麼,我們在鬼市右側的島嶼碰頭!」

「是!」

伴隨著一個靈王悄然消失在夜色中,李准基四人轉身果斷的消失在小巷深處,向著鬼市外面奔去。黃泉門有著獨特的傳信方式,不用擔心會走失。

今晚註定要是一個不安分的晚上,**窟內朱寅上演的這一幕,仍然盤旋在每個人的心中,猜測著,分析著,梳理著,尚且沒有摸出一個頭緒時,米咖的身影便出現在大廳中的花台上。

但凡是混跡在鬼市的人都知道,米咖是**窟中的一個另類,擁有著和**窟截然不同的氣質,走的是另外一種路線。沒有誰敢和米咖開玩笑,那樣做的後果是被當場秒殺掉,事後還沒有誰敢報復。

一般來說,**窟中只要米咖出現,那就說明肯定是有著大事要發生,所有人都從剛才朱寅製造的震撼中醒來,火辣辣的盯著米咖,猜測著她即將宣布怎樣的事情。

「好一個冷艷的女人,都說**窟有點意思,看來果真不錯!」朱寅盯著米咖,心底暗暗判斷著。

米咖掃視著大廳眾人,等到氣氛逐漸的安靜下來,冷漠的聲音響起在每個人耳邊,五品靈王的修為,使她有著足夠的修為做到這一步。

「今晚我**窟將宣布一件重大事情,想要知道事情是什麼,需要你們付出相應的代價!這裡有著十張捲軸,每一張捲軸都相同。只要你們當中有誰能夠拿出三品上位靈器,或者相對應的地階靈技,便能夠帶走一張捲軸!」

「嘩!」

米咖話語剛剛落下,頓時引起眾人的軒然大波。十道一模一樣的捲軸,每一道就想要換走一件頂尖三品靈器,地階靈技,這捲軸到底是什麼?竟然如此的珍貴。

「你這捲軸中到底有著什麼秘密?」

「不錯,你要是不說出點什麼來,我們怎麼相信是真的還是假的?」

「想蒙我們,沒門!」

米咖無視眾人的喊叫,手指劃過捲軸,嘴角浮現出一抹冷酷的弧度,脫口而出的一句話頓時讓全場安靜,所有人盯著米咖,眼中閃爍出的是一種火熱的貪婪。短暫靜寂過後,引發的是一場喧鬧狂嘯。 第一章:靈皇洞府

「捲軸中是一幅地圖,地圖記載的是一個七品靈皇離開冰跡群島前所修鍊的島嶼洞府位置!據說其中有著意想不到的上位靈技,有著眾多的魔獸魔核,有著價值不菲的成品丹藥,有著品階不弱的靈器。」

任誰都沒有想到米咖手中的捲軸,竟然是如此的寶物,以**窟的底蘊,到不至於拿出一張假捲軸來糊弄人。如果說要真的能夠進入那座洞府的話,別說是損失掉一件三品上位靈器,就是更多的都值。

可是這卻並不是說每個人都擁有**窟所提出的條件,三品上位靈器,地階靈技,任何一種都足以讓在場的眾人止步。

「七品靈皇洞府嗎?」朱寅雙眼眯縫在一起,**窟還真是夠狠辣的,一下子拿出十道捲軸,將機會分攤開來,這樣就算是最後自己沒有辦法進入靈皇洞府,也能夠藉此撈到一批價值不菲的靈器。

「各位,這十張捲軸是我**窟特意拿出的。只要你們誰能夠滿足條件,便能夠拿走一張捲軸。至於拿走捲軸之後你們是不是願意和其餘人分享,那就不是我們所會幹涉的。現在,你們自行決定吧!

如果說你們之中只有一個人出的起價格的話,我想這靈皇洞府的藏貨就要歸屬人家一個所有。你們不用懷疑捲軸的真實性,我**窟之所以不親自前往,不是不想,而是不能夠開啟靈皇洞府,所以才會拿出來和大家分享。」

米咖倒是很乾脆的將**窟的現狀說出,沒有任何準備欺瞞的意思,這樣反而能夠加重其餘人對**窟的信任。

「十張捲軸是我們**窟的所有,除卻這十張,我**窟保證絕對不會再向外流傳出去任何一張地圖。現在開始吧,各位誰要是有著足夠的靈器和靈技,就拍賣,只要東西是真的,捲軸當場奉上。」

米咖最後的這句話將**窟的氣氛整個的點燃,每個人都開始搜索起來,這樣的拍賣和尋常不一樣,根本就沒有任何章法。不是說你有著足夠的靈器,你就能夠穩操勝券。人家就是這樣拿出,誰有誰便能得到。

「我黑市算一份!」雅格布狄緩緩揚起手指,一件三品上位靈器七節鞭迎著米咖飛去,恰到好處的落在花台一側。

「呼!」

**窟的成員很快上前進行驗證,沖著米咖一點頭,米咖手指頓時揚起,一道捲軸便飛向雅格布狄。

「黑市,獲取第一張捲軸!」

**窟的眾人瞧著雅格布狄就那樣將捲軸收起來,每個人眼中的狂熱是不可遏制的。七品靈皇的洞府,就算是拼著消耗掉所有的積蓄都值得出手。這麼多勢力一起前往島嶼,肯定會引發混戰,到時候說不定會有著什麼奇迹發生那。

「森羅器宗,第二道捲軸!」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