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二人身邊還跟着一人,那是一名腿大腰粗,身高近一米九,一臉憨厚的笑容,身穿徑裝的大漢。

三人正在灑樓大廳喝酒聊天。

“曾兄,你回來了,快過來一起喝上一懷,我給你介紹位道友。”林燁磊站起來說道。

曾浩原本想假裝沒看見,回自己的房間,可被林燁磊看見了自己,自然是跑不掉。

“林兄和孫仙子真是好雅性,竟也喜歡喝上一杯,不知這位道友是。”曾浩無奈的輕搖了下頭,抱拳說道。

“在下王林,見過道友。”大漢也起身抱拳道,臉上還露出一個很是憨厚老實的笑容。

在別人看來,會覺得對方成實可靠,可在曾浩看來,那是比吃人的老虎那張面臉強不了多少。

曾浩至今都沒忘記那鴻濤大漢,當年他就是這副表情,差點要了自己的小命。

俗話說晚上見鬼,一輩子都怕黑,而曾浩就是抱着這種心態。

“哦,原來是王道友,在下曾浩,見過道友。”曾浩也是微微一行見面之禮說道。

“王道友說他在早年發現了南海域付近島嶼上有一座上古仙府,邀請我們一同前往尋寶,不知曾兄覺得如何?”孫琪涵示意曾浩坐下,開嘴緩緩說道。

“哦,南海域?想來幾位道友應該都知道兩盟發下的指令吧。”曾浩不知可否的說道。

“曾兄,這個我們自然知道,只是那仙府可是上古修士留下來的洞府,裏面一定有很多好東西。”林燁磊插口說道。

“王道友,你可知道仙府處的陣法結界破解方法?”曾浩並不迴應林燁磊,轉頭向着王林問道。

“陣法結界?嗯的確有,至於破那陣法結界,我倒找了一兩種方法,而我也請教過陣法大師,他說那的確是上古大陣,如沒有專門對付的手段,想要強行破陣,元嬰前輩都未必破的開。”王林好似回憶般說道。

曾浩眉頭一皺,並不在說話,開始沉思了起來。

從王林的說法上來看,應該沒有問題,而那仙府也的確是高階修士,怕是元嬰老怪的洞府纔是。

其實曾浩不用猜也敢肯定那仙府八成以上是元嬰老怪的洞府,敢在南海域設置洞府的,想來也只有元嬰老怪了。

只是王林已然有了破陣法的方法,又而必再找自己等人,他的目的又是什麼?

雖然說現在南海域很不安定,但那必竟只是傳言,而且兩盟也都只說是可能有動亂。

而自己的攻擊手段太單調了,這讓曾浩又急於找到較好的法寶來做武器。還有就是上古仙府,那肯定是有靈脈所在的,那說不定還能找到靈泉之類的靈物。

“王道友,你已經找到了破確陣法的方法,又而必再來找我們呢?”曾浩很是不解的問道。

“實話跟你們說吧,那仙府是家父告訴我的,而且還留下了進陣法結界的方法,而我請幾位道友幫忙,主要是爲了救出家父,如果幾位道友肯幫忙,仙府內的所有東西在下和家父都不要,另外還送於幾位道友一物。”王林表情嚴肅,拿出一塊黑色的木塊。

“王道友,你就只有一塊嘛?那我們三人什麼分?”孫仙子有點不高興的說道,一塊破黑木塊就想讓自己等人去救他父親。

曾浩隨意掃了下木塊,眼角猛的一抽,回覆了平常。

“王道友,令父是如何被困在仙府中?哦,對了,令父何種修爲,是如何得知進入陣法結界的方法?可否跟我們講講?”曾浩古井無波的問了一連串問題。

“家父修爲跟在下差不多,至於可何被困在下也不清楚,只知道家父早年進入了仙府內後,再無出來。至於從何得知進入的方法嘛?那是家父在一處小島上發現了地圖,地圖上有講解破那陣法結界的方法,好在他進入前將進入的地圖複製了一份給我。”王林拿出一塊水藍色的玉卷,說道。

曾浩隨意看了那塊玉卷一眼,便不再言語,他已經做出了決定,陪大漢走上一回,前提是那塊黑木塊給自己。 由於林燁磊和孫琪涵兩人並太不看中黑木塊,最後便宜了曾浩。

曾浩拿出了四百塊中品仙石,將黑木塊買下。

其實要不是曾浩也有一塊類似黑木塊的東西,曾浩也不見得就認爲此物是好東西,或者說至今爲止,曾浩也不知道這黑木塊的真正作用。

他只是知道,自己會被傳送到山海星,全靠那黑色令牌,而這黑木塊顯然是和黑色令牌一樣的材質和同樣製作手法。

也正因此,曾浩纔會爲了這塊黑木塊,答應和王林去南海域走上一趟。

衆人商量後,決定在島中島結束後,便直接前往南海域。

曾浩自然不會有意見,他一但決定了的事,就一定會去完成。

衆人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間,等待島中島的開啓。

從資料上曾浩得知了島中島常年被一種霧氣所籠照。

霧氣其毒無比,普通人就算離霧氣幾公里近,也都會中毒,倒至立即死亡。

就算是元嬰老怪也不敢隨意進入霧中,否則下場也只有死路一條。

這霧氣中涵有一種腐蝕的毒素存在,就算是妖修的身體也抗不住那腐蝕的毒素。

每一百年,玉虛島就會起大霧,將整座玉虛島籠照。

而當海中霧氣將整座玉虛島籠照後,島中島上的毒霧也將會被海霧所籠照,其內的毒氣也就會有所下降,並失去了腐蝕的毒素威脅。

也就只有這個時機,才能進入島中島。而海霧將會持續三個月,三個月後,海霧便會開始縮小散盡。

如果在海霧完全散盡後,還留在島中島上的,那就別想再出來了。

島中島,是玉虛島上有一個內海,內海里有幾座小島,雖然說是小島,但凡任何一座小島都有幾個伏牛山大。

傳言島中島上生長着許多靈藥,而且島中島上在上古時期發生過多次大戰,因此島上法寶衆多。

還有就是上古時期,島中島是玉虛島的行宮,而且還是以練器出名。

當然有寶物的地方,同樣危險也是存在的,島中島上禁制,陣法,衆多,一個不小心隨時沒命。

還有就是島中島內海獸靈獸衆多,隨時都有可能受到妖獸的攻擊。

還有最爲至命的空間裂隙,也是每百年進入島中島死亡最多的原因之一。

接下來的時間裏,曾浩一直呆在自己的房間內,研究着島中島的資料。

直到一個月後的一天,晨曦姍姍來遲,星星不肯離去。然而,乳白色的蒸氣已從海面上冉冉升起來。這環繞着整座巨大的玉虛島上的一切事物,不知那兒來的這麼多縹渺透明的白紗!霎時裏,就組成了一籠巨大的白帳子,把整座巨大的玉虛島給嚴嚴實實地罩了起來。這,就是玉虛島百年纔出現一次帶有名的大霧了。

曾浩走出房間,離開了酒樓,向着玉虛城外飛奔而去。

曾浩靈識全散開,戒備着四周。

看着眼前的一切,曾浩眉頭一皺,自己竟然連十幾米外的事物都看不清楚,如果有人要偷襲自己,那現在就是最好的機會。

曾浩出了玉虛城後,化作一道遁光,向着之前已經去過幾次的島中島毒霧飛奔而去。

他並沒有叫上孫仙子等人,而是選擇了獨自前往。

他的目的就是島中島上的靈脈,以前那裏是玉虛島的行宮,想來有幾件靈物也不爲過。

來到了白霧前,此地早已經聚集了成百上千的修士。

此次前來的修士以築基期爲最多,金丹期的也有,不過相對較少,練氣期的除了本島的修士外,倒沒幾個。

雖然現在可以進入了,可誰都沒有先動身進入毒霧中。

塵封了百年之久的島中島內,誰也不敢保證裏面沒有強大的妖獸。

加上毒霧是否已然被同化,還是一回事。

別人都能看清這種,更別說是曾浩了,加上他向來行事緊密,輕意不會讓自己身陷險境。

曾浩找了一處無人的角落,盤腿坐下,靜坐起來。

他不想遇上林燁磊孫仙子等人,更不想和他們一同進入島中島。

所以才找了一處無人的角落靜坐,等待別人先行進入島中島,自己再出發進入。

曾浩就不相信,所以人都能在重寶前而不動。

果然,在一頓飯的時間後,有幾名築基期之人,開始結伴進入了島中島。

有了他們帶頭,接下來兩兩三三的人緊隨而進,就連金丹期的修士都開始有人進入島中島的毒霧中。

一盞茶後,曾浩站了起來,看了看已然所剩無幾的那幾人一眼後,化作一道遁光,飛射進了毒霧中。

毒霧現在已然完全被海霧同化了,但以曾浩的性格,他還是停止了呼吸,向着前方飛速而去。

由於霧氣太濃就算曾浩身在其中,也早以分不清楚是毒霧還是海霧。

霧氣中,曾浩完全分不清楚方向,只能靠感覺,直直向前飛行而去。

穿過霧氣,只覺得眼前一亮,接着一切事物都變得清清楚楚起來。

霧氣內是一片海洋,海洋上有十來座小島,當然,這裏的小島怕是比起一個城市還要大上幾分,只是跟山海星的島嶼相比,那就實在是一座小到不能再小的小島了。

而海洋四圍都是白濛濛的霧氣,將整片海洋給包裹其中。

時而從島上或着海中傳來一聲聲妖獸的吼叫聲,顯然是有人撞上了妖獸,激怒了這些妖獸。

曾浩隨意選中了一座小島,遁光一起,如流星般向着某座小島飛行而去。

曾浩猛的停止了遁光,呆呆的看着眼前。

那是一道黑色的裂隙,如同刀刃般。

“這就是空間裂隙嘛?”曾浩嘴上喃喃說道,可身形且慢慢向後退去。

空間裂隙,曾浩自然知曉是什麼東西,那一上古時期,因高手大大出手,結果讓某一處空間不穩定,產生了裂隙,稱之爲空間裂隙。

空間裂隙的殺傷力極大,傳聞就算是化神期的妖修都不敢去碰空間裂隙,否則也只有被空間撕裂的下場。

而曾浩吃驚的是,自己要不是反應夠快,加上自己一直擔心有妖獸或者是心懷不鬼的修仙者來個殺人奪寶。

將視力和靈識全開到最大,才險險發現了這空間裂隙,並急時停下了遁光,才躲過一劫。

然而曾浩背後已然溼成一片,這種運氣不是誰都有的,也不是時時都會有的。看來想要在這裏活下去,應該加倍小心才行。 曾浩小心翼翼饒過空間裂隙,再次向前飛行而去,只是這次他的速度非常慢,並且心神極度集中。

饒是如此,但以曾浩的速度半個時辰後,曾浩也來到了小島之上。

這半個時辰內,曾浩幾度遇上了空間裂隙,每次都險險的停住了遁光。

實事也證明了曾浩的運氣不錯,有一名金丹期,因極速飛行,直接遇上了空間裂隙,從而被撕成幾塊,掉落在地面上。

也有幾名築基期因不小心,正隊人被吸收了空間裂隙中,從而只剩下幾塊殘缺不全的法寶碎片掉落到面上。

也有倒黴的修士從霧氣中飛行而出,剛好撞上了霧氣邊的空間裂隙,從而連島中島長什麼樣子都沒來得急看清,就被活生生的撕成幾塊。

像這種事情,在島中島內接連上演,而像曾浩這般運氣之人,還真是少之又少。

小島上,曾浩站在一塊巨石上面,而對面正爬伏着一隻兩米多長的龜形海獸,形狀像普通烏龜卻長着鳥一樣的頭和蛇一樣的尾巴,叫聲像劈開木頭時發出的響聲。

曾浩緊皺眉頭,一言不發,靈識扣上了蒼龍劍,隨時準備攻擊。

這是一種名爲旋龜的海獸,行走速度並不快,但攻擊速度極快,身體堅韌,不是一般法寶所能斬殺,特別是其龜甲,那更是擁有法寶般強悍。

喜歡沒事爬到崖上休息,是一種極爲難纏的海獸。

最讓曾浩鬱悶的是,這隻旋龜竟然還是一隻六階的海獸。

六階妖獸,實力能跟築基期大圓滿可一爭高低了。

曾浩小心翼翼的移動腳步,想在不打擾旋龜的情況下離開。

然就在曾浩剛輕輕踏出一步之時,旋龜便發出一聲巨大的嚎叫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