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要破開本源防禦仍舊不夠,不過一次不夠,他可以來十次。

「這便是混沌掌控者的實力嗎?」遠在戰團之外的周丹眉頭緊鎖,從道袍老者的身上他感覺到濃烈的危機,甚至連身子都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

如果不是緊急關頭護念佛珠在猛烈運轉,他或許早就趴下了。

「一念生,一念死。」周丹認真的觀察著道袍老者的每一個舉動,他大為吃驚,冥冥之中他似乎抓住什麼。

「生死皆都在一念之間,能夠輕易決定一方世界的命運。」周丹自語:「若是讓其掌控九洲大陸,那麼基本上可以說九洲大陸沒有任何希望了。」

「若是我也掌控本源之心,或許還有一戰之力,只可惜現在時間來不及了。」周丹知道紫天大帝也有這樣的想法,但是短時間內想要煉化本源之心談何容易,沒有百萬年基本不可能。

「我追求的乃是無上大道,若是可以成功也不亞於煉化本源之心了。」這一刻周丹也正確意識到無上大道的可貴之處了。

何為無上,無上指的便是至高無上意思,至少無上的大道一旦真正掌控,定然不會比混沌掌控者弱絲毫。

當道袍老者的第九次攻擊落下后,本源大陣應聲而破,億萬生靈盡數隕落,就連九大帝都咳血不止,受了難以修復的傷勢。

而意志運轉本源之心的神靈分身也暗淡了下來,隨時都有可能消失。

道袍老者停下來了,他知道只要自己現在吹一口氣,九大帝便會隕落,而他便可以順利得到九洲大陸的世界之心。

「我最後再給你們一次機會,誠服我活,逆我者死!」道袍老者之所以不動手是不想傷到九洲大陸的根基,而九大帝便是九洲大陸的根基。

一個世界的根基極為重要,他若是可以吞噬九洲大陸的世界之心,那麼他的實力就會幾何倍增長,成為至高無上級的混沌掌控者。

但若是吞噬一個沒有根基的世界之心,他的實力基本上得不到太大的提升,要成為至高級的混沌掌控者還有會有些許差距。

所以他不急著動手。

「狗娘的,廢話就是特么多,要殺就儘管動手。」紫天大帝的脾氣剎那間上來了,他怎麼會不知道道袍老者打的是什麼主意。

看著血流成河的本源之地,九大帝的心在滴血,殺了那麼多的生靈如今有想要招安他們九個,簡直太天真了。

「你的主意就少打吧,我們九個即便戰死也絕對不會臣服你。」不光紫天大帝語氣強硬,柳帝等人一樣如此。

「既然如此,那便去死吧。」道袍老者顯然也是失去了耐心了,他堂堂混沌掌控者能夠收容紫天大帝等幾人已經算是看得起他們了。

既然給臉不要臉那就去死吧,頂多他繼續尋常其他擁有世界之心的世界了。

不過即便沒有世界之心,他的實力一樣會得到極大的提升,為高級巔峰也不為過了。

帶着女兒嫁豪門 「死!」道袍老者揮手直接令本源世界崩塌了一腳,而本源意識的神靈分身也在此刻化為粉末,難以抗住。

一道水桶般粗的雷電眨眼朝紫天大帝劈來,這雷電可非一般的雷電,而是混沌雷電,哪怕是初級掌控者都不得小心應付。

至少可以滅殺尋常大帝了,而這一次道袍老者顯然直指紫天大帝,這雷電直接劃破堅不可摧的本源世界,狠狠地朝紫天大帝劈來。

言天神算 紫天大帝寒毛樹立,從這雷電中他感覺到一股極為強烈的威脅,但是他想要防備卻是晚了,因為這速度實在太過了,基本上超過了千倍光速了。

「住手!」柳帝等八名大帝聯手,可是他們卻發現自己的身軀被禁錮了起來,難以動彈。

顯然道袍老者不想讓他們救下紫天大帝,而是打算一鼓作氣幹掉紫天大帝。

不過他現在一個人擋住了九大帝,一時之間倒也沒有其他手段。

「不。」柳帝等人絕望,這雷電絕對可以輕易滅殺他們,就算紫天大帝能夠擋下來,也是重傷的情況。

轟隆~~

而就在眾大帝絕望的時候,一聲猛烈的爆炸聲傳來,那令人頭皮發麻的雷電竟然在虛空中突然爆炸開來。

「誰!」道袍老者雙眸閃爍著精光,周邊有人他竟然一點都沒有察覺。

周丹從容鎮定的從虛空跨步出來,一臉平靜的看著道袍老者,而後看向紫天大帝:「徒兒來遲了。」

「徒兒?」柳帝等人大驚,這就是紫天大帝一直驕傲的徒弟,周丹?

如果他們沒有記錯,周丹現在不過是一名准帝吧?連大帝都不是,竟然可以毀去一名混沌掌控者的攻擊?

「你來幹什麼,快走!」顯然紫天大帝知道周丹是怎麼擋住道袍老者的這一次攻擊的,故此他內心無比的焦急。

他很看好周丹,相信假以時日定然可以成為九洲大陸的第一尊混沌掌控者。

所以一直以來,他都沒有將戰況告知給周丹,即便知道他在閉關,紫天大帝一樣沒有過問。

「師尊,九洲大陸命運令我牽挂,即便我閉關也在難以精進了。」周丹苦笑的解釋道。

他之所以可以化解道袍老者的雷電,實則是匯聚了他最強大的底牌了。

九滴帝血可不是鬧著玩的。

當初這九滴帝血可是九大帝拼了最後一絲力氣凝聚出來的精血,所蘊含的精華不可想象。

而擋住道袍老者的雷電,則是直接消耗了九滴帝血。

至於道袍老者沒有發現周丹的緣故,則是因為護念佛珠的隱身功能,他也沒有想到護念佛珠的隱身功能,即便是混沌掌控者也沒有法訣。

這無疑讓他明白,護念佛珠的珍貴程度已經超脫了他所有的預料了。

如今護念佛珠已經激活了十七顆了,周丹也得到了許多大神通,這些神通甚至足以讓他與一些大帝對決,但是對付混沌掌控者仍舊遠遠不夠。

或許只能將最後的一顆佛珠給激活,他方能發現這護念佛珠的最後奧秘。

「你不是土著人。」道袍老者目光在周丹的身上橫掃,他現實沒有緊鎖,而後露出疑惑,到最後一絲震驚與不解。

周丹心頭凌然,僅僅一眼,道袍老者竟然就發現他不是九洲大陸的人了。

「你到底是什麼人,竟然會出現在這裡!」道袍老者沒有輕舉妄動,這並不是他忌憚周丹,而是他對周丹有許多好奇。

對他而言周丹不過是一名准帝後期的小小修士罷了,他舉手投足都可以輕易滅殺。

只是到他這種層次,一般不會給自己留下太多疑惑,故此他不著急的動手。

「想知道?答應我幾個條件。」周丹深吸了口氣,他也不知道道袍老者對自身的好奇心有多重視,故此問道。

「條件?」道袍老者聞言不僅沒有大怒,反而越發的好奇。

一個小小的准帝罷了,竟然敢跟他談條件?

「你知不知道一個念頭就可以讓你死在我面前?」道袍老者盯著周丹,不屑的笑了起來。

「我信,但你卻不會動手。」周丹說道。

「哦?」道袍老者不由的好奇道:「你怎麼知道我不會殺你?」

農家傻夫 「要殺你早就殺了,只是你在沒有弄清我身份之前,你不想動手。」周丹字字說到道袍老者的心坎去了,特別是接下來的話。

「我承認我不是這個世界的人,所以我對你來說,應該還有價值。」周丹知道道袍老者不惜親自動手,為的就是吞噬世界之心,想到這裡他腦海中不由的浮現出一個念頭。

既然他不是九洲大陸的人,那麼其所來的地方,應該也是一方新世界才對。

周丹知道道袍老者肯定會想很多,所以他反而不著急了。

果不其然,道袍老者在聽到周丹的話后,雙眸有著精光閃過,眼前這白衣男子不是九洲大陸的人他是可以肯定的,畢竟靈魂是無法偽裝的。

既然不是九洲大陸的人,為什麼會出現在九洲大陸呢?

「我承認你激起了我的好奇心,只是你有點太過自信了。」道袍老者話音剛落,下一刻他便出現在周丹身旁,直接伸手抓來。

「小心。」紫天大帝等人立刻動身,想要救下周丹。

然而周丹卻是極為平靜,在道袍老者的手未曾觸及到他身子的時候便突然消失了,而這一幕不僅讓道袍老者瞪眼,就連九大帝都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前輩的實力的確很強大,速度也達到了千倍之數。」當周丹出現的時候赫然已經在本源之心的上空了:「只是晚輩的速度也不慢。」

成功突破到准帝後期,周丹的速度已經達到了三百倍的光速了,而在護念佛珠激活到第十五顆的時候,他的速度更是達到了九百倍之數。

如今激活到十七顆,他一樣擁有一千兩百倍的光速。

周丹這一次之所以義無反顧的出現並不是沒有任何準備的,至少速度夠快,保命應該不成問題。

只是周丹對混沌掌控者的實力了解太少了,道袍老者在驚訝周丹的速度后很快便恢復了平靜。

他招手,方圓百里突然被籠罩在一個奇妙的世界中,這是他的混沌世界,絕對的掌控。

「我對你的確很感興趣,但是你卻讓我對你起了殺意。」 超級農業強國 道袍老者不屑於掩蓋自己:「你有成為與我平起平坐的潛力,只是一個世界之中,只要一個便足夠了。」

周丹臉色大變,在這小型混沌世界中,他竟然無法動彈!

是的,連動彈都沒有任何辦法。

「去死吧!」道袍老者出現在周丹近前,一拳直接轟向他的頭顱。

周丹絕望,瞪大了雙眼看著這巨拳落在他的天靈蓋上。

咔嚓~~

天靈蓋出現了裂痕,道袍老者的拳頭就彷彿是電鑽般,瞬間刺入周丹的識海之中。

「不……」眾人絕望,特別是紫天大帝,周丹再怎麼說也是他的徒弟,竟然眼睜睜的看著他死去而自己無能為力。

復活過來后,他雖然沒有真正與周丹相處,但是不久前的傳承,相處了數年,師徒之情早就深深的扎進他心裡了。

如今看到自己愛徒的天靈蓋裂開了,他近乎瘋狂了。

滿頭的紫發豎了起來,紫光衝天而起,竟然映照了半個本源之地。

「紫天大哥,不要!」柳帝等人見此,皆都驚呼。

但是紫天大帝似乎早就做出了決定,紫光從他身上越發的濃烈,隱約之間竟然有蓋過道袍老者氣勢的趨勢。

「燃元,燒神。」道袍老者微微一怔,而後倒退了回去,他沒有擊潰周丹的頭顱,因為此刻的紫天大帝足以給他造成一定的威脅。

儘管這威脅微乎其微,但他是感覺沒有必要的。

「你這個瘋子,簡直是不要命了。」道袍老者無奈的搖頭,退到了一旁,沒有急著動手。

燃燒元神,一個大帝燃燒元神是何等的可怕啊,短時間內一樣可以擁有混沌掌控者的實力。

「你該死。」紫天大帝眼眸泛紅,他緊緊抱住周丹的冰冷身軀,看起雙眸緊閉,早已沒有了生機,那枯瘦的身子不停的顫抖。

隨後紫天大帝將周丹的屍體送入世界之心之中,而後直接朝道袍老者殺來。

「殺!」兩人打的天昏地暗,柳帝等人同樣血紅。

「罷了,荒古時期都死過一次了,不在乎了。」柳帝最先表率,他的氣息也開始發生了變化,隨後整個本源之地都映照在綠意盎然之中。

柳帝也燃燒自己的元神了,以此獲取短時間的可怕實力。

「罷了,能夠幹掉一個混沌掌控者也值了。」其餘七名大帝同樣也沒有猶豫,他們都燃燒自己的元神,以此獲得混沌掌控者的戰力。

九大帝,盡數燃燒了自己元神,只為獲取那短短一刻鐘的混沌掌控者的實力。

而他們這麼做,僅僅只是為一名白衣少年報仇罷了。

「真是瘋子,不陪你們玩了。」道袍老者第一次這麼吃力,他也沒有想到一個小小的准帝後期小傢伙在九大帝眼中如此重要。

大帝並沒有壽命的說法,除非是世界的毀滅不然根本是不會死。

而為了周丹,九個人卻直接不要命了燃燒元神,鐵了心想要報仇。

一刻鐘的時間,說長並不長,但說短絕對不短,如今九大帝可不能以常理去揣摩了,在這一刻鐘裡頭,他們都是一明明貨真價實的混沌掌控者。

一人對決九名混沌掌控者,除非他腦子有病。

故此他打算退走,不然遭遇不測,那就真的為時已晚了。

而紫天大帝等人豈會放過這個機會,他們都燃燒元神了,即便不追上去,也不可能活下來了。

所以九大帝追殺一名混沌掌控者的一幕出現在混沌宇宙之中,而這一幕到最後仍舊被無數後代子弟歌頌著。

世界心之中,周丹陷入無盡的黑暗之中,他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極為冰冷,無法駕馭住自己的身軀。

這種感覺非常的無助:「這便是死亡的感覺嗎?」

天靈蓋碎裂,基本上已經是死了。

若不是護念佛珠護住了他,他連這最後的意識都不會有。

「咦,那是什麼?」在周丹墮入無盡黑暗之中,一朵五彩蓮花突然出現,它很是漂亮幾乎照亮了整個黑暗空間。

五彩蓮花投下光芒,包裹住周丹,令他感覺到一絲絲的溫暖。

若是此刻有人在外界,定然會驚訝的說不出話來,破裂的頭顱在癒合,並且那龐大的菱形世界之心竟然緩慢的變小,慢慢的滲入他的頭顱之中。

只是這一切周丹都不知道,他只感覺自己被五彩蓮花給籠罩著,這種感覺非常的舒服,讓他都捨不得動彈絲毫。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煉化突然綻放其璀璨的光芒,一個個神秘的符文出現,當周丹看到這些神紋后,腦海中竟然不由之主的多了一些奇妙的想法和感覺。

良久過後,他猛拍大腿,神色被激動給取代。

「原來這就是無上大道,我一直追求終極,一直注重境界,看來我都錯了。」當周丹徹底掌控這些符文後,他的視線一下子豁然開朗了起來,對於無上大道的理解,瞬間深刻了起來。

所謂的無上大道,最為重要的並非是境界上的需求,而是道心,道心若是圓滿,無上自然而成。

何為無?自然就是沒有。

何為上?凌駕於最為頂端的便是為上。

故此所謂的無上,實則便是沒有上。

『沒有上』的意思便是說,這條路永遠沒有終點。

這才是無上大道,永遠沒有盡頭的一條修行之路。

轟隆~~

這一刻,周丹徹底的醒悟,一絲絲純凈的能量透過虛空直接籠罩住他的身子,而他的身子也瞬間開始脫胎換骨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