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她自己站在高處,別人才會看得起她,她才能將上官朗、上官拂、秦君夜那些貨色踩在腳下。

她必須變得更紅、更強!

商從戎的新戲劇本,她勢在必得!

她深吸了口氣,又將手機拿回手中。

這一次,她撥通的是寧顯舟的手機號。

很久,寧顯舟才將手機接起。

「小舟……」她聲音壓的低低的,情緒低落的叫了一聲。

「雪姐,」寧顯舟聲音冷淡的問:「有事嗎?」

「有事,」歐陽雪說:「很重要的事……小舟,你現在有時間嗎?你能來我房間嗎?我想和你面談。」

寧顯舟沉默了片刻:「好,我馬上過來。」

他們住的房間相鄰不遠。

很快,敲門聲響起。

歐陽雪打開門,把寧顯舟讓進來。

寧顯舟走進房間,看著她,面無表情的問:「雪姐,有事嗎?」

「小舟……」歐陽雪委屈的看著他,「你怎麼了?自從你和阿拂談戀愛之後,你對我就一天比一天疏遠,我是你未來的嫂子,我們是一家人,你對我的態度為什麼越來越冷淡?小舟,是我哪裡做的不好,得罪了你嗎?」

寧顯舟半響沒說話。

不是。

是他不敢對她太親熱。

因為他心裡對她的感情不純粹。

當初……他對他堂哥撒謊了。

他請他堂哥幫忙,讓他堂哥幫他簽約星時光,他對他堂哥說,他之所以要簽約星時光,是為了上官拂,之所以想出演《江山》,也是為了上官拂。 ?蕭指導員對於鄧大隊長的提議也有幾分心動,只是可惜,如果有異心的那幾個人,在前段時間,日偽軍沒退軍依然在對各地抗日聯隊封鎖和清剿著,就被他們發現了其目的和打算,那麼想辦法把對方派去外圍和日偽兵打交道,再讓人背後下黑手,倒是沒有一絲破碇,絲毫不會引起其他隊員的懷疑。

可現在動手,tèbié是大家都已經有點撕破臉的時候,那麼不但不能把對方手下的手籠絡在手中,反而會讓那些人產生疑心,最終散得」「。

「不妥!現在動手下黑手,那簡直就是明晃晃的告訴對方的人,是我們做的!而現在我們這邊的人比他們少,到時真的動起手來,我們這邊吃虧大!」蕭指導員眉頭皺頭可以夾死紋子了。

「這下不行,那也不行,這麼久我都要被憋死了!」鄧大隊長也知道蕭指導員說的是實在話,有些泄氣的一屁股坐在堂屋裡的一把椅子上。

「沒想到,我們的一時疏忽,竟然會把那麼多年的努力付之東流!目前還是想辦法過了這一關,把手上的那點人給保住了再說吧!」蕭指導員低著頭,想了好一會兒才道。

「蕭,多年的兄弟了,你說該怎麼做?我都聽你的!」鄧大隊長一聽蕭指導員的這話,臉上又開始有了幾分亮色,立馬錶態著。

「還好!還有你們幾個兄弟不離不棄!不然的話,我還真是失敗得很!」蕭指導員心裡對鄧大隊長的話也有幾分感動。其實他並不是本地人,當年被組織上派到這片地區秘密宣傳抗日,在本地組織抗日隊伍牽制著此地的日偽軍。

這一路走來,隊伍由到有,直到建立了目前這支人數不少的抗日游擊隊,而隊伍里由只有幾支槍再加上各種刀棍的武器,到現在幾乎人手一支槍,這其中的艱辛只有一直陪著自已一起努力的鄧大隊長和一些隊員有所了解,組織上下來的人哪會知道?只怕眼裡只看到了眼前駐地的人和各種物資罷了。

既使他不能接收到別的抗日聯隊的人,那麼。自已手上現有的這點人是論如何都要保住的。不然一旦被收編,打散到部隊的其他各個營軍里,他也就沒了什麼用處和依仗,所有的一切又得從開始。何況從今天和小菊一起來的那兩個上級來人的臉色來看。那個小菊竟然和他們關係不淺的樣子。恨只恨他當時沒有把那個小姑娘的託付放在心上,把好好的一個有利用價值的人給生生得罪了。

如今這種境地,看樣子只能腆著臉。上門把駐地的實際情況毫不隱瞞的說出來,看上級來的那兩個人如何處理此事,這也算是置之死地而後生,說不定這些刺頭的鬧事,反而成全了他也難說!

至於那兩人的安全問題,反正有小菊那超強的武力值,也不用擔心那兩個人會在駐地出事,到時連累到他的身上。

「走!我們去小菊家!叫上陳愛國和虎子!畢竟那個小菊救過他們,聽說這兩人和那家人的感情也算是不錯的!」蕭指導員腦子裡把各方面的厲害關係想清楚后,挑了個對自已最有利的行事方法。

「現在就去?可那個後勤部的陳主任都還沒有過來彙報駐地存糧呢?而且那個買糧欠小菊家的錢還沒有湊到手呢!就這麼過去……?」鄧大隊長看著粉碎得不成樣子的書房和堂屋的牆,而小菊那發怒的樣子又同時從他腦海里飄過,只覺得那腿都是軟的。

「那你那熊樣,這麼多年死在你手上的日偽兵也不少了,又不是沒見過血的小青年,怎麼就被一個小姑娘被嚇住了!」蕭指導員雖然自已心裡也對小菊有幾分畏懼,但面上卻沒露出來,同時還激了鄧大隊長一下。

「你難道不怕?何況那是個一搬的小女孩嗎?就是我們手裡有槍,可如果不能一槍把她解決掉的話,分分鐘送命的人是我們!」鄧大隊長對蕭指導員白了一眼,有些不服氣的頂道。

不過頂歸頂,卻依然叫進來一個負責蕭指導員住處安全的隊員,吩咐他去通知陳愛國和虎子來這裡匯合。沒多久,陳愛國和虎子就急急的跟在去通知他們的隊員的身後,來到蕭指導員的住處。

當這兩人一聽自家大隊長說,小菊回來了,讓他們跟著一起去她家看看時,臉上的表情閃過一陣欣喜,隨之卻又浮上了幾分內疚。想想這麼久以來,自已實在沒有對小菊一家有多大的照拂,此時去見她,還真是有幾分顔!不過駐地領導的命令,也不敢拒絕。於是這兩人一言不發的跟在了蕭指導員和鄧大隊長的身後,四人一路沉默的朝小菊家走去。

當這四個人來到小菊家院門前時,倒是讓坐在堂屋裡聽羅林雖然沒有明說如何幫小菊整人,卻頭頭似道的把那些欺負過小菊家的人一個個不動聲色的都安了罪名,排了去處,只等著想法去落實下去了的三人嚇了一跳。

羅桂當場站起身,出了堂屋,朝已進院門的蕭指導員問道:「怎麼?才大半天時間,欠小菊家的糧面就都還回來了?還有買糧面的錢也湊齊了?如此看來,駐地也不是窮得揭不開鍋了,犯得上去算計人家婦襦的那點救命的東西?」

「呵呵,羅同志真是一個言語的人!我們還沒有解決小菊的那兩個要求!現在過來找你們,是因為駐地發生了點事,我的能力有限,竟然沒有好辦法解決。過來想和兩位羅同志彙報彙報,看組織上能不能派人下來幫幫我!或者兩位羅同志有什麼好主意?」蕭指導員假裝沒有聽懂羅桂的譏諷,一臉嚴肅和懇求的看著坐在堂屋裡的羅林。

「大家先進來再說!」羅林示意了小菊一眼,眼裡的意思是要小菊忍住脾氣,有什麼問題等對方人走了再說。

小菊終究還是法和顔悅色的對陸陸繼繼進她家的那四個人,按她的真實想法,就是把面前那一臉假笑的蕭指導員和鄧大隊長一頓胖揍,才能出得了心中的那口惡氣!

還有低眉順眼的站在那兩人身後的陳愛國和虎子,是讓小菊心裡犯噁心,古人還知道受人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呢!可那兩個人呢,可是欠自已好幾條命呢,竟然在自家人有難時,出手相助都不儘力!

不知道是自已人品不行,還是沒有主角吸引人才的光環,怎麼她幫過的人,在她有事時,沒幾個對她伸出感恩之手的?對不成是自已看起來太過於沒有用,背景不行,錢財沒有,又沒人脈,綜合能力差,年紀又小,唯一可取的就是武功還不錯,可在這個熱兵器為主的年代,武功的危險還是有限的!

小菊想通透后,心裡為人的趨利和自私性又得以深的認識,看樣子,想讓人幫你,首先你得有被人幫的價值啊!不然的話,你幫別人那也是別人本身的好運道。

知道了羅林的要算的小菊,不想再呆在堂屋裡看這些人那些為了各自心裡的小九九,而虛偽的互相恭維著。於是站起身對坐在身旁的劉柱道:「小舅,你招待客人,我去房間里看看娘和壯壯!」

陳愛國和虎子進小菊家的堂屋后,雖然低著個頭,但是那眼神還是很的把堂屋裡的人掃視了一遍的,劉柱不用說,是很熟悉的。要知道,有段時間,他們三人天天是混在一起的。

而那兩個臉色紅潤,身形高大,肌肉結實的年輕男人,肯定就是組織上派下來的信使了。但那個看起來長相俏麗的小姑娘是誰?因為小菊的變化太大,這兩人一下沒有認出來,這倒也不足為奇。

但小菊起身和劉柱說的話,這兩人聽得清清楚楚,性格直爽,沉穩度不夠的虎子當場叫了出聲:「小菊?真的是你?都變得讓人認不出來了!」

小菊冷冷的看了陳愛國和虎子一眼,並沒有答話,轉身就到灶旁拿了個大碗,從一直熬在灶上的鍋粥里舀了一大碗小米粥,再拿出兩個小碗,一起用個盤子端著進了小菊娘和壯壯休息的房間。

虎子見小菊不理他,臉上變得有些訕訕的,同時有些苦惱的抬手抓了抓頭,不知道自已哪裡得罪了對方。陳愛國可比虎子有眼色和聰明幾分,早就把幾天沒見的劉柱不動聲色的打量了一番,沒想到,才幾天沒見,這人又明顯的瘦了一大圈。

可惜他雖然知道造成小菊家幾個人目前的這種狀況的原因,卻因能力有限,也只能偷偷的省點自已的口糧,接濟一點。其它的一點忙都沒辦法幫上。最主要的是駐地里,只有小菊一家是外來戶,其它的都是附近幾個村的人,大伙兒或多或少都有點這樣那樣的關係連著,自然有事會同聲同氣,而他也不敢冒頭得罪鄉鄰,來幫小菊家出頭。未完待續……) 實際上,不是的。

他是為了歐陽雪。

他喜歡歐陽雪,可歐陽雪喜歡的人卻是他二哥。

在他還沒想好怎麼向歐陽雪告白的時候,他二哥帶著歐陽雪和他還有他大哥一起吃飯,對他和他大哥說,歐陽雪是他的女朋友。

後來,即便他爸媽反對,他二哥還是偷偷的和歐陽雪訂婚了。

他和他大哥替他二哥見證,他親眼看到他二哥給歐陽雪戴上了戒指。

如果歐陽雪愛上的是別人,他一定會和那個男人公平競爭。

可那個男人,偏偏是他的親哥哥。

他只能把他對歐陽雪的愛,深埋在心底。

可人大概就是越是得不到的越想要,他越是壓抑自己的感情,越是對歐陽雪心心念念。

他實在忍受不了相思之苦,就想到了進《江山》劇組,想和歐陽雪一起演戲,可以每天見到歐陽雪,聽到歐陽雪的聲音。

但他怕被別人察覺到他對歐陽雪的感情,所以,他就假裝他是上官拂的粉絲,打著追星的旗號,找到他堂兄,讓他堂兄把他介紹進星時光。

他之所以想進星時光,是因為他媽不同意他進娛樂圈。

但星時光是顧家少夫人名下的工作室,他簽約星時光,他媽比較容易接受。

就這樣,他精心設計,一步一步的走進了《江山》劇組,終於走到了歐陽雪的身邊,可以每天看到她、聽到她的聲音。

他怕別人發現他喜歡他二哥的未婚妻,在劇組裡,他仍舊維持著上官拂歌迷的人設。

大概他對上官拂太體貼、太熱情了,上官拂漸漸喜歡上了他。

有了上官拂的陪伴,他的腦海漸漸地被上官拂給佔據。

他想起歐陽雪的時間越來越少。

晚上,他不再因為思念歐陽雪想的翻來覆去睡不著。

他曾很苦惱。

他怕他對歐陽雪的感情會藏不住,終有一天被他二哥和他的親朋好友發現。

他們會鄙視他、嘲笑他、對他失望,甚至,影響他和他二哥之間的感情。

那很可怕。

他不希望發生那種事,可他又控制不了他對歐陽雪的感情,他曾很痛苦。

而上官拂就像是他的一劑良藥,讓他變得對歐陽雪不再那麼迷戀。

對他來說,上官拂就是他的救贖,他牢牢的抓住了上官拂,希望上官拂可以幫他把歐陽雪徹底的忘掉。

現在,他已經可以很好的控制他對歐陽雪的感情。

於是,他對歐陽雪越來越疏遠。

他希望他可以漸漸地將他曾經對歐陽雪那種熾熱的情感,全部淡忘掉。

以後,只是單純的把她當成他二哥的未婚妻、他未來的嫂子。

見他一直沉默,一句話都不說,歐陽雪臉上的表情更加難過。

她往前走了幾步,近乎是哀求的看著寧顯舟:「小舟,你怎麼不說話?請你告訴我好不好?我是不是哪裡做錯了,讓你厭惡了我……我知道,阿姨不喜歡我,不想我嫁給阿濟,如果連你也不喜歡我……」

她低下頭,捂住嘴巴,淚水落了下來。 ?陳愛國從小菊朝劉柱吩咐的話里,確定眼前這個看起來俏麗的女孩是小菊時,正想開口打聲招呼,沒想到虎子口先行了。訪問下載txt沒想到的是,小菊根本就沒有搭理他們。他心裡就知道,小菊肯定是知道了家人在她離開駐地的這段時間的生活狀況了,肯定心裡對他們在這件事上的處事態度已恨上了。

陳愛國在心裡苦笑了下,其實不是他忘恩負義,而是手下的那些兄弟和自已的家人,還得生活在這個環境,不得不有所顧忌,要知道,沒有四周村民的支持和掩護,首先不說補給,光是駐地的掩藏,根本就沒法做到不讓人察覺」「。

小菊根本就沒看陳愛國和虎子兩人一眼,端著手上的東西進入娘和壯壯休息的房間,沒想到娘和壯壯早就睡醒了,壯壯正窩在床上賴著,而小菊娘則在房間里收拾東西。

壯壯一聞到小菊手上端著的小米粥的香氣,立馬一翻身就爬了起來,那速度,那姿勢,怎麼看怎麼搞笑,讓小菊不由得笑了出聲。

壯壯不知道小菊是在笑他,也跟著傻笑了一會,兩眼則熱切的盯著小菊手上端著的粥。小菊看著這樣的壯壯,眼睛有些發酸,同時心裡決定,以後不管什麼情況,都不要再和娘與壯壯分開,不然真的發生天人永隔的事,那這輩子再痛悔,又有什麼用?

壯壯接過小菊給他盛的那碗粥,幾口就落下了肚。一連喝了兩碗后,小菊不再給他盛了。他倒也乖覺,知道小菊是為了他好,就一疊聲的朝正房間里忙個不停的小菊娘叫道:「娘,娘,你來喝粥!這個粥好好喝哦!」

「好!好!娘就來!」小菊娘笑咪咪的看著坐在一堆的一雙兒女,心裏面是滿滿的幸福,只要一對兒女平安喜樂,她這一輩子也沒有別的所求了。

等小菊娘把小菊端來的粥喝完,正想起身繼續收拾房間。小菊卻不由分說的拉著她在床邊坐下。「娘,別只顧著忙活,你現在身體粥,要多休息多養養。到時上路也好有力氣!」

「可是如果不把東西收拾好。到時臨走時再弄。豈不是就會手忙腳亂的?」小菊娘邊說邊想站起身。

「娘,女兒的本事你又不是不知道,到時我想辦法把家裡的這幢木房子一起藏起來弄走。這樣到了地方連房子都不用找,找個空地把房子安置好就行了!」小菊笑咪咪的安撫道。

「這倒是個好辦法!」小菊娘聽了小菊的話,一邊安心的朝床上躺去,一邊笑著點頭。話說她現在這個身體狀況還真是不好,才做了一點事,就覺得一身乏力得很。

小菊一家三口在睡房裡倒是喜樂融融的,堂屋裡的氣氛卻不是很好。當蕭指導員把駐地目前的真實情況一五一十的和羅林羅桂說了后,本以為這兩人不著急也會面有愁容,畢竟組織上已經開始計劃收編下面的隊伍,來壯大目前的部隊。其實大家也心知肚明,日本投降了,接下來肯定會和老蔣爭地盤,自然各自手上的隊伍有多少,實力有多強,對於將來的進一步發展事關重大。

而現在自已這支隊伍的情況不太好,那麼其它的抗日聯隊呢?肯定也會有各種各樣的問題,而想順利的完成收編,就得先把這些問題解決了,當然,到時那些來收編的人必須要依靠他們這些了解實際情況的人,他的計劃就能不動聲色的完成了。

可現在,眼前這兩個能起決定作用的人卻一臉的不動聲色,讓蕭指導員有些懷疑自已的猜測是不是搞錯了。

其實他沒有搞錯,只不過駐地的情況因為和羅林猜測的**不離十,而在他們來之前,羅林早就把各種關係不動聲色的就全理清了,只等著如何落實下去。

「本為我是不想插手管這件事的!因為很就會有人過來和你商談收編隊伍的事,但從你剛才的話來看,如果駐地的事不及早處理,等來人時,這裡就已經散了!」羅林看了眼蕭指導員,對於他心裡的那點小九九,早就看在了眼裡。

「是啊!所以我才沒辦法及時解決小菊家的問題的!」蕭指導員急忙把小菊家的問題也推到這事上。不是他不想,而是能力有限,事有緩急。

「這樣吧,現在日偽已經投降,外面也算是安全,讓駐地的居民都回到各自的村裡去生活,畢竟當時躲在這裡,是奈之舉,何況生活也的確不方便。再加上隊伍收編后,會很就開拔!」羅林假裝思考了一下,淡淡的說道。

「會開拔到哪?」一直豎著耳朵聽的陳愛國,對於這個消息很吃驚,他當年加入這支隊伍,僅僅是想為了把欺負村民和家人的日偽兵趕走,保護好自已村子,並沒有想著要離開這塊生養自已的地方。而隊裡面的很多人進隊時,和他的想法都大同小異。

「這是軍事秘密!」羅林臉上沒有一點笑意的道。陳愛國聽了這話,只得閉上嘴,心裡卻開始焦急,但也只能耐下性子呆下去。

「羅同志,你說得對!」蕭指導員臉上倒是一喜。

「蕭指導員,反正你這地的情況也就這樣了,乾脆明天上行你就把日本投降,外面已經安全的消息在駐地宣布,除了駐地的居民都搬回各村去外,還有隊里的隊員,如果也想離開的話,也讓他們去!到時看看還有哪些人留下來再說!」羅林皺著眉想了一下,終是開口道。

「這……」蕭指導員和鄧大隊長兩人對視了一眼,有些遲疑。這樣的話,能留下來的人會有多少呢?沒有前期的思想工作,動員大會,這樣能有多少人留下來呢?

畢竟當初大夥都是因為日本兵的兇殘,逼得大夥為了能夠生存下去,不得不起來反抗,現在日本投降了,日本兵都離開了,大夥還不想著回家種田過安樂生活啊?哪裡願意離鄉背井的跟著部隊四處遷移呢?

「你倆難道還有好的辦法?」羅林見這兩人的遲疑,自然知道是怎麼回事!其實按正常的程序來走的話,他們下到各支隊伍和領導層做好初步溝通后,等他們一走,各支隊伍的領導就會開始做隊員的政治思想工作,激發大夥的愛國愛黨為人民而奮鬥的熱血精神,而等部隊的人過來收編的時候,一切也就順理成章,輕鬆比。

但這支隊伍目前就起了內杠,而又有小菊家的那檔事不能不管,對於羅林來說,這支隊伍的這點人數還真沒有放在心上,他的背景強得很,不象蕭指導員這種被派到各地做基層工作的人,工作危險,出了成績也不一定保得住。

「這……」蕭指導員咬咬牙,帶著鄧大隊長,陳愛國和虎子急急離開,準備回去先把自已這邊的人招集起來開個動員小會再說。

「羅林,你這招也太狠了吧?我還以為你會和接收的人說說,讓他們來動手呢!沒想到你現在就……」羅桂有些同情的看著離去的四人。

「什麼時候你的心腸這麼好了?何況這不關我的事,是他們自已求上門來的!」 名門梟寵:影帝,借個吻 羅林有些懶懶的說。

「我看這支隊伍到時能留下來的人肯定沒多少了!這個姓蕭的被你坑了!等回到部隊,前途也沒什麼可言的了!」羅桂心有戚戚然的。

「其實不關我的事!最主要還是他的能力不行!是我的話,先下了黑手做掉那些刺頭再說!」羅林一臉不很在意的樣子。

「你看吧,等會駐地就會亂起來!你的武力值不行,呆在小菊家不要出門!省得增加我的工作量!」羅桂邊感嘆邊道。

「得,你的能力也就那樣!我還是靠著小菊安全得多!」羅林一點面子也沒有給羅桂留。

劉柱一直都在堂屋裡安靜的坐著,駐地幾個領導的話和現在羅林和羅桂兩人的對話,他都聽得清清楚楚,越聽心裡的困惑就越多,和原來所知道的就越相背,可憐的劉柱,畢竟見識不多,對於這種政治鬥爭,哪裡能夠想得明看得明?原來心裡那旗幟鮮明的對錯觀,現在卻變成了一鍋的漿糊。

羅林和羅桂都沒有理會呆在一旁瞎想的劉柱,抬頭看了看堂屋外的天色,太陽早已落山了,這兩人聽著已經開始咕咕地叫的肚皮,異口同聲的叫道:「小菊,我們這麼辛苦的幫你,你倒好,躲閑不算,現在還沒有準備晚飯,是不是想讓我們餓著肚子幫你啊?」

「哼,我家沒吃的,你們又不是不知道!還好意思在這大呼小叫的!搞了半天,我的糧和錢都沒有影子,還好意思叫飯吃!」小菊邊從睡房裡出來,邊沒好聲氣的回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