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那隻身體被獵犬腦袋緊緊咬住的豺狼,因為失血過多,力量不足,攀爬了一半,從樹榦上無力的滑落下去。鋒利的利爪在樹榦上留下兩道深深的痕迹。

十三隻狂暴的豺狼沿著樹榦兇猛的撲了過來。

古風計算好時機,在第一隻豺狼撲到自己的瞬間,一躍而下,落像被獵犬腦袋咬住已經奄奄一息的那隻豺狼。

本以為計劃天衣無縫,十三隻豺狼會一隻一隻的撲向自己,相繼落下,哪知道,後面的豺狼見自己跳了下去,竟是半路撲了下來。

我的媽!

一下子,十三隻財狼兇猛撲來,聲勢浩大,像是下起了豺狼雨。光是畫面,看著就能嚇暈人。

動作過於劇烈,樹葉嘩啦啦的被震落了一大片,飄飄然然落下,使得畫面更具目視感。

可惜,無人欣賞。

地上那隻被獵犬腦袋咬住奄奄一息的豺狼,竟是迴光返照一般,在古風距離地面半米的時候,綠中夾紅的雙眼紅光一閃,猛地一躍而起,一口狠狠的咬在了古風的屁股上。

啊!

劇烈的疼痛,疼的古風撕心裂肺,冷汗瞬間流變全身,沒差點暈倒。在看向頭上已經擠在一起朝自己落來的十三隻豺狼,古風第一次,對他們產生了恐懼。

這要是全部咬在自己身上,瞬間就能將自己撕裂成碎片吧!想象自己被活生生的撕成碎片的畫面,那種疼痛,古風就忍不住恐懼,膽小的基因又被激活,古風滿臉的恐懼,甚至都忘記了自己的任務。

然而,噩夢還在後面。

古風一屁股坐下去,成功落地,也將豺狼坐在了下面。

讓古風驚楞,忘記疼痛的聲音在腦海響起。

叮!「殺死狂暴的豺狼,經驗+15。」

叮!「你未能完成同時炸死所有狂暴豺狼的任務,任務失敗,死亡契機失效。」 叢林深處,參天大樹之下,一群豺狼即將落下。在這危機萬分時刻,古風卻因為系統的聲音,發起呆來。

群豺狼一旦得逞,古風瞬間就會被啃食的只剩骨架。

嗷……

一群豺狼眼看著就要將仇視的目標撕碎啃食,發出興奮的傲叫。

被豺狼的吼叫聲驚醒,古風看向已經落像自己的豺狼,最近的一隻已經要咬到自己的腦袋了,古風大驚失色,冷汗狂流,一隻受傷的豺狼就咬得自己屁股生疼,頭頂十三隻豺狼,若是都咬自己一口,豈不是瞬間將自己分屍。

「自爆,我要自爆。」

就在第一隻落下的豺狼要咬到古風的瞬間,古風內心狂吼。

系統反應迅速,接到指令之後,立即詢問道:「宿主是否肯定要消耗一次自主死亡契機。」

「我日……。」

古風氣急,在這個危機時刻,就算群狼將自己分屍,自己不會死,那疼痛卻是實打實的,古風可沒勇氣去面對。

「願意,願意,我願意。」

嗷……

啊!

第一隻落下的豺狼,成功的一口咬在了古風的腦袋上。

疼痛的神經,瞬間被激活,叫的無比的凄慘。古風感受到,豺狼鋒利的牙齒,還在深入,頭顱似乎防禦不住,腦袋好似要被咬碎。

這一幕太恐怖了。

古風好痛,好恨!

「該死的系統,怎麼還不執行。」

轟!

就在後面的豺狼也要咬到古風的時刻,古風的身體猛地膨脹炸碎,十三隻豺狼瞬間被炸飛,跟著在空中被能量破壞的支離破碎,大地也炸了一個大坑,旁邊的參天大樹,也遭到了無妄之災,缺損了小半邊。

「叮!殺死狂暴的豺狼經驗+15。」

「叮!殺死狂暴的豺狼經驗+15。」

「……」

連續十三聲系統的聲音響起,古風獲得195點經驗。

「叮!使用自主死亡契機,完成爆殺十三隻狂暴的豺狼,恢復體質到正常人標準。」

「叮!宿主體質恢復正常人標準,獎勵功法,吞天決。」

站在等待復活空間,本來憤怒的古風,聽到系統的聲音,愣住了。

「任務居然完成了?」

雖然浪費了一次自主死亡契機,只要能夠完成任務,恢復正常人體質標準,對於古風來說,都是非常值得的。

要知道,古風的基礎力量是2點,相當於武士一級了,力量才4點,勉強達到了正常人的要求,而古風後面等級力量的疊加,卻是過濾了第一級,相當於把第一級當成了基礎力量,這也導致古風後面的力量差了一大截。

古風激動的打開自己的屬性板塊:姓名:古風,年紀:16歲,等級:4級(升級需要經驗150,剩餘經驗265),未修鍊功法:吞天決,身體力量:20點,已完成死亡次數:2次,擁有武器:精鐵短劍,擁有寵物:無,擁有技能:劈砍(熟練等級:1級),復活時間:12小時,特殊屬性:無,擁有金錢:312金10銀0銅幣,擁有積分:10。

看著自己的身體屬性,兩個地方讓古風眼前一亮,20點的力量,以及265的升級經驗,古風當即點擊了升級,等級達到了5級,力量暴漲到了30點,升級經驗還剩餘115點,下一級升級經驗需要500點。

對於自己的屬性,古風非常的滿意,也不在抱怨錯過了一次死亡契機而浪費了一次自主死亡契機。

十二小時的等待,古風顯得無聊起來,索性打量起了未修鍊的功法:吞天決。

吞天決,可吞食一切化為能量(也就是經驗)供自己升級,學習需要金幣十萬,積分一百。

「我日,系統老頭,吞天決不是獎勵給我的嗎?為什麼學習還需要金幣和積分?」

「嘿嘿!小子,你以為吞天決那麼好修鍊嗎?告訴你,就你現在的資質,想要自己領悟,一千年都不可能,而系統可以幫助你瞬間領悟,你還想怎麼樣。」

「什麼?系統老頭,你不會框我吧?」

「框里,你要是覺得自己牛逼,可以將吞天決的法決告訴你,你自己去領悟吧!順便告訴你,要是能夠自己領悟吞天決,還會得到豐富的獎勵,可是…你能嗎?」

「瞧不起我,我古風還就不信這個邪了,將吞天決的法決傳給我,我要自己領悟。」

系統沒再吭聲,將吞天決的法決傳給了古風。

笑話!混元級功法,要是一個凡人都能輕易學會,那就是路邊貨了。

古風腦海一脹,得到了吞天決的法決,本以為是文字,結果全是一個個活靈活現的金色蝌蚪,在腦海里遊動。

當然,古風並沒有放棄,繼續自己的領悟。

時間推移,五個小時過去,已經是早上八點了。

千峰領,王元武的山頭上,睡覺醒來的七八個盜匪,相互聚集在一起,討論著老大他們的蹤跡。

一個盜匪道:「四哥,老大他們都不在,我聽老三說,老大派郭南去森村抓姑娘了,該不是老大他們也一起過去,玩的過頭了,現在都沒回來吧?」

又一個盜匪抱怨道:「四哥,老大他們太不夠意思了,抓幾個姑娘回來,他們玩過了,我們還能喝一口湯嗎?他們親自過去倒是玩爽了,我們呢?」

最小的一個盜匪道:「四哥,要不,我們也去森村,順便也找幾個姑娘玩玩。」

聞言,所有盜匪都是眼前一亮。

當即一群七八個盜匪,在老四的帶領下,扛著大馬刀,大搖大擺的朝著森村走去。

路上遇到其他山頭的盜匪兄弟,相互之間也只是打個招呼,有的有利益衝突矛盾的,更是互相冷哼。

森村這邊,昨夜發生的事情,對於森村的每一個人來說,都像是一場夢。

只是,當人們相互走動,在古風家院子里發現了三具盜匪的屍體,在朱大爺家院子外發現了慘死的第一獵犬的屍骨,更是從李寡婦、周大龍夫婦口中得知了王元武慘死的事實。

值得注意的是,不管是李寡婦還是周大龍夫婦都沒有暴露出古風的身份,只是說,是一個路過的穿著一身黑衣的女俠,見義勇為,斬殺了王元武。

人們詢問古嫣的時候,古嫣不傻,強制鎮定,編了一個謊言,說是一個路過的一身白衣的俠客,見義勇為救了自己。

當人們問起古風的時候,古嫣有些支支吾吾,引起了人們的猜疑。 殺死盜匪的俠客,一白一黑,一男一女,村民們將之稱作為黑白雙俠,認為兩人是一起的,村民們也能夠接受是他們殺了盜匪。畢竟,盜匪都很兇殘,王元武更是一名武士,不是一般人能夠對付的。

只是,古風呢?生要有個人,死也要有個屍體啊!加上古嫣的支支吾吾,人們想不懷疑都難。

王大龍感恩古風的救命之恩,擔心村民知道是古風殺了盜匪之後,將古風交給千峰領盜匪處置,因此站出來解圍道:「古風那小子,出了名的膽小鬼,村裡誰還不知道? 穿到民國吃瓜看戲 有盜匪來欺負他妹妹,恐怕都不知道嚇跑去哪裡躲起來不敢出來了。」

有村民想起昨夜的豺狼群,插嘴道:「說不定,被豺狼叼走了。」

聽到豺狼,村民們都想起了昨夜豺狼群的吼叫,簡直不要太嚇人了。

想到黑白雙俠,村民們認為是黑白雙俠趕走了豺狼群。

儘管盜匪的死被認定是黑白雙俠所為,一些老謀深算的族人,依舊有自己的看法。

村長之下,第一村老,周馮三道:「千峰領盜匪死在我們森村,就算真的是黑白雙俠所為,可是他們人已經走了,千峰領找不到人報仇,一定會遷怒我們森村,族長,你覺得我們該怎麼做,才能平息千峰領盜匪的憤怒。」

村民們聞言,都安靜下來,望向了周大龍夫婦、李寡婦和古嫣四人。

若是千峰領真的問罪,為了平息他們的怒火,也只能交出他們了,誰叫盜匪是死在他們家裡,或者與他們有關呢?

村長周元一陣沉默,嘆息道:「若是盜匪真的來問罪,就將他們交出去吧!」

周大龍聞言大驚!叫道:「村長不可啊!我也是周家人啊!」

森村以周家為主,其他姓氏為輔。

所以,聽到村長周元的話,李寡婦哪怕身體顫抖,也沒有求饒,因為他知道,就算求饒也沒有用。

能夠犧牲自己,保住森村,村裡的每一個人都會同意的。

周元眉頭一皺,沉思一會道:「將你媳婦交出去吧!」

「不,不要。」

周大龍媳婦王蘭,當即嚇得大叫,把她交出去,這不是讓她去死嗎?

「村長……。」

周大龍還想勸說族長。

周元不滿道:「好了,就這麼定了。」

古嫣盯著周元和周馮三,神情淡漠,並沒有露出恐懼之色。

對於古嫣來說,只要有哥哥在,盜匪算什麼? 幸孕:冷梟的契約情人 古嫣相信,哥哥一定不會拋棄自己的。

人們望著古嫣,本以為這個十四歲的小丫頭,聽到自己會被交給盜匪,會很恐慌甚至懼怕而求饒。

結果,人們失望了,並且感到奇怪。

古嫣這丫頭怎麼會如此鎮定呢?

絕望的周大龍夫婦和李寡婦也看向了古嫣,他們想起了古風,幾乎同時問道:「古嫣,你哥哥會回來嗎?」

聞言,古嫣堅定的點頭並肯定道:「我哥哥一定會回來的。」

得到古嫣的肯定,三人都鬆了口氣,只要古風回來,就算千峰領的盜匪來了,也有古風扛著,和自己三人就沒多大關係了。

而且,他們心中一致認為,有古風在,千峰領的盜匪,不算什麼。

四人的簡單對話,聽得村民們莫名其妙,在看周大龍三人鎮定下來的神情,就更是疑惑了,為什麼他們提起古風,就能夠不懼怕了,難道古風還能救他們不成?

誰不知道古風是森村出了名的膽小鬼,就算古風不是膽小鬼,也僅僅是個十六歲的少年而已,能救他們?

村長周元望著古嫣,見古嫣一臉的鎮定,開始懷疑,難道古風隱藏了什麼秘密,還是說,古風是被黑白雙俠帶走了?

最終,古嫣、周大龍夫婦還有李寡婦被囚禁在了古風家,由村裡最強大的十位勇士看守著,等待千峰領盜匪到來問罪,方便把他們交出去。同時,王元武的屍體也被搬到了古家,與其他三具屍體放在一起。

其他村民就散了開來,懷著感慨的心情,該幹嘛幹嘛去了。

當有村民去山裡捕獵,發現參天大樹之下屬於豺狼群的殘肢斷臂,大驚失色,想起昨夜的豺狼叫聲,毫不懷疑,這些慘死的豺狼就是那群豺狼。

村民震驚之後,趕緊回到村裡告知了族長在森林裡看到一幕。

村長也帶人去查看,看到現場之後,無不生吸一口涼氣。

能夠將一群狂暴的相當於武士一級戰力的豺狼,打殺到這種地步,這得多麼強大的力量,至少也要是五級以上的武士吧!

村裡雖然沒有武士,村民們還是了解武士的等價實力的,五級以上的武士,每一個等級的力量差距都非常的巨大,戰力自然不是五級以下的武士可以相提並論的。

懷著震驚的心情回到村裡,村民們還沒來得急消化,又收到了新的盜匪屍體的消失。

在森村前往千峰領的山道上,一個彎道處,有村民發現了郭南的屍體。

對於郭南這個曾經的村民,村裡人若是有不認識的,也只有三歲以下的小孩了。

當年郭南也是膽大包天,強姦誰的女兒不好,居然強姦了族長周元的女兒,導致周元的女兒周云云不負侮辱,上吊自殺。

可以說,郭南是周元最大的仇人。

只可惜,郭南投靠了千峰領,做了盜匪,周元固然憤怒,卻也不能拿郭南怎麼樣,畢竟他不是一個人,還得為整個森村著想。

如今看到郭南的屍體,周元非常的激動,更是流出了眼淚,嘴裡嘀咕:「女兒,你的仇終於得報了。」

這時候,周元非常的感謝殺死郭南的俠士。

就在村民們不知所措的時候,森村後山,古風家院子後面,老四帶頭的七八個盜匪,翻過木質的闌珊,進入了森村。

守候在古風家院子外面的村民勇士,發現七八個盜匪,大驚失色,身軀都在顫抖。

盜匪的強大和兇殘,在村民們心裡刻下了深深的印記,就算他們是村裡最強大的勇士,面對盜匪也會懼怕,因為盜匪的背後有武士修者。

村民勇士,吞咽著口水,顫抖的聲音,大聲喊道:「盜匪來了。」 七八個盜匪聞聲看去,看著那些嚇得顫抖的村民,不屑的笑出聲來。

對於他們而言,就喜歡看到村民們被自己的出現嚇壞的樣子,就好像老鼠見了貓一樣,這種感覺很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