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看到沈傾一張美艷無雙的臉上,此時笑意盈盈。

這個女人是傻了?這種時候還能笑得出來。

王五才發現自己看走眼了,想動卻無法動彈。

眼前的女孩子,小小的身軀里似乎有些大山般的重量,簡直能讓他喘不過氣來。

「王五啊,怎麼回事?難道是捨不得放開美人兒?還是捨不得抱起來啊?哈哈哈」

「那各位有誰想幫他嗎?」

這話,居然是出自沈傾的口裡,也就是他們眼中這個看起來柔弱極了的美人兒。

只見沈傾稍微向前走了幾步,由於手臂的位置發生變化。

王五不得不轉過身來,一張臉此時都變變成了豬肝色。

所有人看著王五的樣子,頓時便反應過來了。

他們這是遇到了厲害角色啊!

「朋友,不管你是什麼人,放開王五!」

意外贈品 頓時便有人對著沈傾,厲聲說道。

「呀,看不出來,你們還挺團結的嘛?剛才不是要開戰嗎?」

沈傾笑嘻嘻的看著他們,似乎一點兒都不緊張。

「小美人,你現在放下王五,說不准我們還能饒你們一命。」

沈傾一臉笑意的看著說話的這些人,輕飄飄的話從她好看的嘴裡吐了出來,如同天籟之音,「是嗎?」

「你們有沒有想過,本姑娘要不要饒你們一命?」

眾人聽著沈傾的話,頓時哈哈大笑了起來。

愛上冷麪醫生 這麼一個小姑娘,居然在大家面前,說要大家的命?

真是沒見過見面啊,殊不知就連明宮的人都不敢輕易來這裡,更不敢說要他們的命。

一個小姑娘,想跟著幾個小屁孩,就這麼大膽了?

「小美人,你似乎沒看清自己在哪裡吧?還從來沒有人敢威脅我們。」

這人陰測測的話,說出來,莫名有著一股狠意。

「是啊,也還沒有人在本姑娘手裡不求饒的。」

沈傾笑著,看著眾人的表情,自然也知道這些人根本不相信。

「既然你們不相信,要不要試試?」

眾人覺得這個美人似乎還不錯,可以消遣消遣,「美人兒你要怎麼玩?哥哥們可以免費陪你玩的。」

「哈哈哈」

「很簡答呀,就是我們這些小屁孩,制服你們這十幾個人,怎麼樣?」

「好呀,如果輸了,哥哥們可就要你挨個陪著了。」

「那當然,如果你們輸了,那本姑娘可就收了你們的命。」

沈傾這話好像是開玩笑一般,任誰都沒有在意。

「沈傾,這麼麻煩做什麼,本少一個人就可以收拾他們了。」

小白頓時站了出來,一張白皙精緻的臉,此時在陽光下熠熠生輝。

原本如同謫仙般的形象,卻是被他嘴裡的話給打破了,多了幾分邪妄。

「哈哈哈,一個小屁孩,是自己收拾我們?」

「怕是連血都沒有見過的貴族子弟吧?」

「今兒就讓哥哥幫你開闊一番眼界。」最後這人說這話,便向小白走去。

似乎想在美人面前表現自己,這人的速度也是極快,直接一隻手伸了出去。

打算將面前這麼瘦弱的小屁孩給提起來。

只是他剛剛到了小白的面前,便看到眼前一陣清風影一般。

良媒 眼前的小屁孩好像是突然之間就不見了,可是他再睜眼,卻發現小屁孩就在眼前。

而他的耳中確實聽到了十幾聲疼痛的呼喊聲。

還沒反應過來,他便被眼前的小屁孩,一腳給踹了出去。

倒地之後,他發現和他一起的人,全部倒在了地上。

就這麼一會兒的時間,他們就倒在地上了?

這麼厲害?

這人自然也沒有太笨,自然是很快便想通了。

「原本這麼菜,還以為你們有多厲害啊,在本姑娘面前這麼囂張。」

沈傾笑嘻嘻的走在這些人的面前,然後輕輕將這些人踢了一個遍。

偏偏這些人想要站,卻是站不起來。

「你們究竟是什麼人!」

這些人再蠢也知道是碰到硬茬子了。

「我們只是幾個路過的人罷了,你們該兌現賭注了。」

「你、你想做什麼?」

之前賭注是說沈傾可以收了他們的命,只是他們並沒有在意。

在他們的心裏面,這個小姑娘遲早都是他們的玩物而已。

而此時,眾人在覺得驚慌了。

「高人高人,求你放過我們。」頓時有一個高高瘦瘦,看起來有些圓滑的人爬起來跪在沈傾的身旁。

不斷的求饒道。

「鬼爺,你在做什麼!」其他人很是詫異的看著鬼爺。

鬼爺,顧名思義,在這一群人裡面,肯定是師爺般的存在。

「對不住了各位,每個人都想活下去,我孟鬼也只是選擇了活下去的希望罷了。」

「孟鬼!你居然背叛大家!」

沈傾很是好笑的看著面前這些人開始自相殘殺?

「孟鬼,你這是找死!」

「閉嘴!」 邪帝狂妻:神醫王妃要逆天 沈傾頓時大喝。

看向這個求饒的人,「你說,如果你能說出來我放你的理由,那我可以饒你一命。」

「孟鬼!你個貪生怕死的東西!」

孟鬼似乎有些糾結,最後還是深吸了一口氣。

「你們有什麼資格說我貪生怕死?」

「你們有什麼資格說我背叛大家?」

「你們有什麼資格決定我的生存方式?」

「劉七當初向你們求饒的時候,你們是怎麼做的?你們直接殺死了他的妻兒!還在他的面前直接LUNj了他的妻子!劉七是和你們拜過把子的兄弟吧?」

「你們是人?不過是一群畜生!」

「之前碰巧來到這裡的那爺孫兩人,你們看他的孫女好看,便在人家爺爺的面前直接輪J了那個小姑娘,你們有人性嗎?」

「我孟鬼雖然殺過人,卻也不像你們這般大惡至極!你們全都該死!」 這些人聽著孟鬼說的話,一個個面色都難看的很。

「孟鬼!你這個時候裝什麼君子?這些事難道你沒有參與嗎!」

「我參與了,我讓你們放小女孩一條生路,你們是怎麼做的?你們他們的直接告訴我再有下次要老子滾!」

「老子是參與了,可老子碰過她們嗎?與你們苟且,不過是想要保住一條命罷了!」

聽著孟鬼的話,沈傾的臉色是越來越陰沉。

這些喪盡天良的人渣畜生,簡直是死一萬次都不足以贖罪!

「殺了他們。」沈傾二話不說,直接下了命令。

趙無極公孫小白幾人卻是很利索的執行了,片刻之間這些人已經全部去見閻王了。

他們知道沈傾為什麼生氣,就連他們聽到,都受不了。

孟鬼此時站在一旁,表情晦澀難明,似乎是在糾結著什麼。

許久之後,再次跪下。

「我願意跟隨您。」

沈傾看著孟鬼,突然間覺得這個人似乎還是有著頭腦。

「你覺得我沈傾是收留流浪貓的人嗎,什麼人都會收留?」

孟鬼聽到了沈傾的名字,當即說道,「沈姑娘,我很了解魔界山,這裡的一草一木每一個勢力,我都清楚,如果您想在這裡有一番作為,必定需要我。雖然我孟鬼不算什麼好人,但是我不會濫殺無辜。」

孟鬼這是在賭,沈傾需要在魔界山收勢力。

沈傾愣了愣,抿了抿唇,「好,我可以給你一個機會。據說魔界山的開放要在三個月後,所以這段時間我可能會在魔界山附近做點小事。」

「屬下願為沈姑娘效犬馬之勞!」

孟鬼當即便說道。

「有沒有休息的地方?」沈傾沒有繼續說下去,而是想要找一處可以歇息的地方。

「有,屬下這就帶您去。」

孟鬼說著便向著一個方向走去,沈傾幾人跟在身後。

約莫十多分鐘后,沈傾便看到了一處院子,雖然沒有多麼的奢華,但是在這個混亂的地方。

也算得上的好住處了。

「沈姑娘,這處宅子原本是我和王五他們……現在已經空了下來,我讓人收拾一番,便可以入住了。」

「真沒想到,你們這樣的粗人,居然也會有這樣的住處。」

沈傾感慨道,原本還以為要自己搭建了。

「沈姑娘說笑了,儘管這裡的人都是刀口上舔血,但是日子還是要過下去的,自然也不能過分虧待了自己。」

「這倒是。」

收拾好之後,孟鬼便將魔界山附近的勢力資料,全部寫在一個本子上,呈給了沈傾。

不得不說,沈傾對這個孟鬼,再次高看了一眼。

不愧是被稱呼為鬼爺啊。

王五這群人被殺的消息,自然在很短的時間內傳了出去。

在魔界山這裡,王五這群人的勢力,可以說是中上等勢力了,居然這麼輕易就被人滅掉了。

所以大傢伙兒都很好奇,到底是什麼樣的人。

自然,就會有人成群結隊,來這個住處拜訪了。

這些事情,孟鬼也都提前提醒了沈傾。

但是看著沈傾毫不在意的表情,孟鬼也就沒有多說什麼了。

許是打探不到沈傾這行人的消息,在沈傾住下的第三日,便有人上門了。

上門的有九人,被稱為是魔界山小刀會的人,實力可以說和王五這群人是不相上下。

因為這群人來到住處附近的時候,鬧鬧哄哄噪音很大。

完全不在乎有沒有影響到宅子裡面的人。

倒是宅子大門的時候,也是大喊一聲,「鬼爺,小刀會來拜訪了。」

聲罷,一腳便將宅子的大門踹開了。

「呀,人都哪裡去了?難不成傳聞是真的?你們這幫子被滅團了?」

「哈哈哈哈」

這幫子人頓時大笑了起來。

鬼爺聽到動靜后,便走了出來,看到小刀會的人,面色變了變,隨後恢復正常。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