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咚——

叮咚——

叮咚——

身形一怔,她一時不知道怎麼辦只是傻傻的站在原地。

叮咚——

叮咚——

猶豫了片刻,她放下手裡的袋子走到門后,好不容易下定的決心又搖擺了。她緊緊的盯著眼前的門,即使沒有透視眼她卻潛意識裡能猜到後面是誰。

她知道,只要她現在開門所有的一切都會發生天翻地覆的改變,她之前所做的一切都前功盡棄。全志龍,你想好了么?她雖然害怕一個人,但更害怕被拋棄。

握在把手上的手禁不住抖了起來,她垂眼看著這樣的自己,覺得可笑。

安幼熙,你真沒用。

「安幼熙,有些事情你沒去嘗試怎麼知道結果如何,有些路你只有走了才會看到你從未見過的景色。」門後傳來男人低沉緩慢的聲音,明明是一個不可靠的人說的話卻讓她的不安的心漸漸平復下來。

咬了咬牙,她終究還是打開了門。

那人顯然是一路狂奔而來,此刻正頂著一頭被風吹的亂髮,配上表情好笑又滑稽。他目不轉睛的盯著她,淺褐色的眼睛迸發出前所未有過的情緒。他抿著唇線,一臉認真。

「你還是開了。」

「全志龍,少得意忘形,我只是要把你的東西還給你。」

「安幼熙,和你在一起這段時間雖然經常吵架,但我很開心。」

「我去拿東西。」

她轉身就走,全志龍先她一步拽住了她的手腕,「我想和你繼續笑繼續開心。」

又安靜了一會兒,安幼熙說,「你這樣讓我很煩惱。」

「我不覺得煩惱是壞事,」全志龍說,「是為了進展到下一階段的牆壁,撞到了那堵牆,就說明自己的確是在前進。我能感受到你是對我有感覺的,承認吧安幼熙,今天我不會讓你再逃了。」他鏗鏘有力的說道,大有安幼熙不承認就不放手的駕駛。

……

想了幾分鐘,她轉過身定定的看著全志龍,無奈的一笑彷彿卸下了所有的防備與盔甲。

「真是敗給你了,該說不愧是寫歌的創作人么。」

稍微,試一下好了。

全志龍,你不會讓我失望吧。

怔了下,全志龍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你是安幼熙么!」話雖這樣說,臉上卻露出了傻瓜般的笑容,「追你還真辛苦,安幼熙你簡直是高嶺之花難摘到。」

前一個小時內他還在一個人自尋煩惱,這會兒又被告知這個驚天喜訊,全志龍覺得不真實。

「你掐我一下,我不是在做夢吧?」

啪——

「呀呀呀!安幼熙這麼重是要毀我容么!疼死了!叫你掐一下不是打我巴掌!」

安幼熙淡定的收回手放在身後,轉過身走進屋內,只是仔細看可以發現,她嘴角微微上翹心情似乎不錯一掃之前的陰霾。

捂著紅腫的臉,全志龍屁顛屁顛的跟在她後面。

「這不是我的東西么,怎麼都在垃圾桶?」看到垃圾桶里都是自己的東西,全志龍頓時大呼小叫。

「在垃圾桶裡面的東西當然是扔了。」

「……」→_→感覺前途堪憂。

「安幼熙,我肚子餓了,我們出去吃飯過聖誕節怎麼樣,怎麼說也是我們確定關係的特別節日,意義又大,順便再去放煙花……」說著說著,全志龍不知道是想到了什麼,一臉傻笑。

安幼熙瞥,「你是高中生么?」不是說這人經驗豐富么?現在怎麼做出來的事情和高中生無差別。

全志龍:「……」我忍。

為了讓前幾天的裝飾品起到真正的作用,他將一些東西通上電,聖誕氛圍上升了許多變得濃厚。因為安幼熙不允許他在室內點蠟燭,他當初只好買了兩根電子蠟燭,現在擺在桌上倒也不熟真蠟燭帶來的效果。弄好這一切,他拍拍手一臉滿意,「這下好看多了。」

「安幼熙,我們開始過今年的聖誕節吧。」他扭頭看向安幼熙,咧嘴一笑。

「愛情傻瓜……」看著這樣的全志龍,她輕聲嘀咕。

「啊,是啊,遇到你我就成了愛情傻瓜。」全志龍也不否認,坦然承認。

嘭——嘭嘭——嘭——

忽然隨著嘭的一聲,窗外響起一波又一波震耳欲聾的聲音,頃刻間整個房間都被煙火照亮了,染紅了。安幼熙下意識的看向窗外天空,煙花在寂靜的夜空中爆開,綻放出絢麗奪目的美麗,讓人忘記了它在爆發時的巨大的響聲,忘記夜空的寂靜,璀璨了整個天際。

煙花隕落時,拖著長長的尾巴宛如流星劃過天際震撼人心。

啾——

如蜻蜓點水般臉上傳來柔軟的觸感,只是一下就悄悄離開。安幼熙手指輕撫臉頰被吻的位置,轉頭時正好對上一雙眼睛,裡面飽含溫柔與笑意。

「剛才是對安幼熙的祝福之吻。」

「接下來是喜歡的吻。」

他忽地低下頭,側過臉準確無誤的吻上了她的唇,未盡的話語淹沒在滿是情義的吻里。和前面那個平淡的吻不同,這個炙熱的吻帶著強烈的佔有慾以及不容拒絕的霸道,他貪婪地攫取著屬於她的氣息,用力地探索過每一個角落。

雙唇繾綣摩擦出曖昧的氣息,全志龍似乎很享受這個吻。感到安幼熙有些缺氧,他這才微微往後拉開了兩人之間的距離。

「別隨便親我。」安幼熙臉上泛著不正常的紅潮,輕喘著氣的樣子在全志龍眼裡極度誘人。

他一臉委屈,「那不隨便就可以親了么。」好想繼續做下去,嗚……

「以後我們多練習幾次你就會習慣了。」

「……」

-咔擦-

「喂,全志龍你在做什麼?你拍照了?!」

全志龍把屏幕對著安幼熙給她看了一眼,然後迅速跑遠笑的一臉奸詐,「這是被我吻了后的臉,我可好好好記錄著,作為我們戀愛的美好記憶。」

「給我刪了!你怎麼做出來的事情比小學生還低級!」

「不~要~」

「安幼熙你還真是只有在我面前才有這一面啊。」

這樣真實的安幼熙,一定沒有人看到過吧,全志龍心滿意足的心想。

……

最後安幼熙還是沒能讓全志龍刪除照片,在兩個人的拌嘴聲中聖誕節不知不覺過去了。第二天醒來安幼熙因為工作一大早就離開了家,出門前看到睡客廳的全志龍,忍不住拿出了手機。

看著手機中某人疑似流口水的照片,安幼熙一臉滿意出了門。

「昨天怎麼早退場?」想起昨晚找了整個會場也沒看到安幼熙,朴俊還緊張了一會兒,後來還好她發了個信息他才安心。

「不舒服。」

「待會兒要去M&K拍攝明年初新一季的新產品,你今天看起來狀態不錯。」

「M&K……呵,那可是一個有趣的地方,」回想到什麼有趣的事情,安幼熙有深意的微微揚起唇角,「上次去還被他們旗下的模特找茬了,記憶猶新啊~」

「這次的設計師你也熟,是之前BeautifulG的Lin,最近剛跳槽到M&K。」

「我很欣賞她。」

「為什麼?」

她低頭看著自己酒紅色的指甲,緩緩開口,「和我是同類。」

朴俊忍俊不禁,「那你待會兒可要好好打招呼了。」

「當然。」

……

M&K公司外面看著還處於昨日的聖誕氛圍,裡面卻滿是職場的虛偽。安幼熙才推開玻璃門,就已經有M&K的負責人熱情的擁上來又是幫忙拿著她脫下來的大衣,又是笑著噓寒問暖。

「天這麼冷,還不給Tina端一杯熱飲。」女負責人瞪了眼傻站在旁邊的新人助理,真是傻得可以,要是惹怒了一直和M&K有來往的Tina她可不想負責。

「啊,啊對不起!我馬上去!」女助理連連說了幾遍對不起才趕緊去給安幼熙端熱飲。

幾分鐘后又折回擋在了她的前面,女負責人接過她手中的熱飲殷勤的看著安幼熙,「請喝。」

「辛苦了。」安幼熙沒有理睬女負責人,而是朝旁邊膽戰心驚的女助理道了謝。

「這是我應該做的。」女助理惶恐的揮揮手。

「但是,」她友好的語氣一轉,安幼熙看著眼前的女助理,忽的鬆開了手。

失去了抓力的杯子因地心引力向著地上落去,滾燙的奶茶灑了一地。

「不好意思,手滑了。」安幼熙抱歉的說著,臉上卻毫無歉意。

女負責人雖有不滿,但還是裝作對安幼熙很緊張,「沒事沒事,倒是Tina你沒被燙傷吧?」這個女人一定是故意針對她的!什麼啊,裝作對女助理好,卻故意刁難我。

「沒有,你也小心點。」

「真是抱歉,待會兒我會重新讓人拿一杯水給你的,我們先去總監的辦公室吧,Lin也在那裡。」

「那麻煩你們帶路了。」

明明走過幾百遍爛熟於心的路線了,還故意要她帶路,真煩!女負責人心裡早已把安幼熙罵了千百遍,但還是走在前面笑著為她帶路,一邊說著最近M&K的變化。

包中的手機忽然震了下,安幼熙拿出來一看,是全志龍的信息。

備註不知道什麼時候被全志龍偷偷改成了【上帝眷顧給我的G先生】,心裡一陣惡寒,她待會兒一定要修改掉。

點開信息,才發現全志龍像連環炮似的一連串信息轟炸。

——早~

——你怎麼早上都不叫醒我,都沒好好告別

——我刷牙了

——我吃早飯了

——我上班了~

……

「白痴。」安幼熙對於他這種日記式的信息內容只有這個詞形容,瀏覽完信息將手機丟進包里,抬頭就看到了女負責人不斷好奇看向自己的眼神。

「怎麼了?」

「只是,看Tina笑得特別幸福甜蜜,難道是戀愛了?」女負責人驚訝道。

雖然在偶像界掀不起多大的風雨,但在時尚界這可是大新聞。

「你又開我玩笑了,怎麼會呢,這種話可不能瞎說,會出事的。」看似無意的玩笑,女負責人卻感覺到了她的警告。

「哎呀,抱歉啦,辦公室到了,請進。」不知不覺已經到了總監辦公室,她禮貌的替安幼熙打開門。

「下次有空再聊。」安幼熙朝她笑了笑,然後頭也不回的走了進去,朴俊緊跟其後。

經過女負責人時,朴俊輕聲說了句話。

「要是傳出去什麼不該有的事情,我可不保證會在你們安總監面前說什麼。」

她頓時臉色鐵青,一臉不甘。

安幼熙這女人也只會借著和總監的關係在M&K囂張了,遲早有一天她要她好看!

作者有話要說:龍龍的那段牆壁話出自《只要你說你愛我》真人版電影愛子後來對梅說的話,超級心水就用在了這裡>///<說的真的覺得超級棒!

然後推薦部電影給大家!QUQ日系電影看得我小心臟嘭嘭的亂跳!

我家賢人的《鄰居同居》顏值真的超高我就是去看臉的TAT推薦大家去看!

隆重撒花龍哥終於抱得美人歸!!甜蜜UPUPUPUPUP直線上升!但是→_→這麼順利可能么呵呵呵,是喜歡還不是愛啊【望天】女主的事業線磨了那麼久也要開始了~~老激動了~

愛所有看我文的小讀者小粉絲們!!!你們都是我的熊仔!!!!!!

最後,求推薦好看的電影或者電視劇,最好是青春的→_→我果然還是喜歡日劇啊 「Tina~好久不見,最近真是越來越有女人味了。」才一進門,安總監就熱情的繞過桌子給了她一個擁抱,濃郁的香水味撲鼻而來一陣刺鼻。

安幼熙抿嘴一笑,象徵性的拍了拍安總監的背,「你才是呢~」

即使是早已聽爛的陳詞濫調奉承,安總監還是高興得合不攏嘴,看向她的眼神都斟滿笑意,「來來快坐下,外面肯定冷著你了。」拉著安幼熙的手帶到沙發邊一同坐下。

誰不知道M&K的安總監早已過五十,但因為她懂得保養,看上去不過才三十幾歲。即使如此,笑起來時眼角仍提起疊疊皺紋。

「我最近發現了一瓶很好用的眼霜,下次過來帶給你。」安幼熙朝她擠眉弄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