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噹叮噹。

薛沖的背後,不斷的受到金瓶神劍的切割,但是他身上的「金鱗戰王甲」起了作用,居然能抵擋住飛劍的攻擊。

元洪得此餘暇,帶領大軍趕了上去,銜尾直追,務必要將姬燦的這二十萬騎兵一舉殲滅。

元壁君不再追擊薛沖,她知道他身上有道器存在的照妖眼,追也是白追,收住金瓶神劍,調度各處兵馬,漫山遍野的趕了上去,務必要追上姬燦的部位,然後殲滅之。

她也想不到,問題居然出在元洪的身上。

薛沖居然可以從元洪的陣地突陣成功,想必,這也是元洪為什麼拚死追擊的原因了吧。

神母王鼎是懸浮宮的寶貝,卻怎麼會到了薛沖的手上?

元壁君可謂是百思不得其解。

一件接近道器的寶器,徹底的改變了這次圍殲的走勢。本來,元壁君身上有道器,可以天生的壓制寶器,甚至收了薛沖的寶物。

她也的確很想動用金梅瓶的力量,可是最終沒有動用。她不能將自己所有的手段都暴露在冰利大帝以及薛沖這些人的面前。

有些盟友沒準到時候反成了敵人,她不得不防。

這當然不是主要的原因,最主要的原因是太上魔門的黑屍最近又向她傳達了一條掌教的指令:不得用金梅瓶對付薛沖。

所以她今天可說是眼睜睜的看著薛沖施展神母王鼎阻擋了所有的追兵。

不過,她並不擔心,因為元洪手下騎兵的戰力,她清楚得很,當然,冰利大帝的二十萬騎兵,也並非是看客。

最致命的,就是姬燦王子帶領騎兵退卻的方向,乃是接近鏤空山的盲腸小道,騎兵退卻,正是最大的難題。

姬燦王子帶領大軍,如風一般的奔走,看著後面的追兵漸遠,卻是暗暗為薛沖擔心:怎麼蕭君的救應,還不來到?

此時此刻,他對薛沖可說是真正的感激得五體投地,終於知道自己老子姬裁大帝那樣的人,也會將姬姜公主嫁給他這樣一介平民的原因了。

情迷少帥試婚妻 但是越往前走,山道越是崎嶇,馬行的速度大大的降低,這使得姬燦王子再次的擔心:似這般走下去,多半會被窮追不捨的敵人趕上。

薛沖很快的追上了姬燦王子,看著二十萬大軍,至少有十七八萬都已經衝出了重圍,心中大大的鬆了一口氣。

損失掉的這兩三萬騎兵,一是死在元洪近乎瘋狂的進攻上,二是死於各部大軍的進攻之下。

當然,最主要的,是元壁君沒有下死命令務必不能阻止薛沖衝出去。

因為在她看來,元洪的陣地之後,就是崎嶇難行的山路。步兵自然沒有多大的困難,但是姬燦王子的二十萬騎兵肯定是進退兩難,她到時候翁中捉鱉,更加的愜意。

他自然不能怪元洪。

換了是她,她照樣未必能阻止薛沖才衝擊。

千步神符雷加上星落長弓的威力。沒有人敢直面櫻其鋒芒。

她當然十分的清楚。薛沖如此厲害,其實是自己的原因居多。

薛沖偷竊金梅瓶之後,自然得到了其中的三枚千步神符雷。

要知道,這三枚符雷,可是她貴為太后的自己,和天傲睡了很多晚之後求他,他才答應幫自己煉製符雷。耗費了他近十年的寶貴時間。用以作為自己的壓箱底的厲害手段。

但是現在,卻白白的便宜了薛沖。

「王子殿下,我們拋棄戰馬,立即走小路逃脫。」薛沖一到的時候,猛然的喝了起來。

「什麼?」姬燦王子本能的搖頭,騎兵的威力之大,可想而知,但是現在薛沖卻要自己舍之而棄。顯然是大大的失算。

「薛駙馬,還有別的辦法嗎?」姬燦王子倒沒有直接的反對薛沖。

「沒有啦!」薛沖猛然的喝道:「全部下馬。步行逃走。戰馬還可以再得,但是人一旦死了,就什麼都沒有了。」

這一喝十分的有效,頓時幾乎所有的將官和士兵都下了馬。

在這些士兵的心中,早就把薛沖看成真正的領導者,就在剛才,若不是薛沖奮力衝擊,他們此時已經在重重的包圍之中,可說死無葬身之地。

只有身下是龍馬的將官沒有下馬,因為龍馬神駿無比,即使是在盲腸小道上,依舊可以行走如飛。

但是,身有龍馬的將官,卻是寥寥無幾。

就這樣,仍然是姬燦王子在前,薛沖殿後,一行十餘萬大軍向著鏤空山之後的盲腸小道飛速的前行。

元洪在追擊的過程之中,已經下了命令,要副元帥蛙輪帶領一支二十萬的軍隊迂迴到鏤空山的後山,截斷姬燦王子逃往鏤空山的道路。

這樣的一支大軍,若不能在他們前往蕭君大營之時剿滅,一旦兩處合兵一處,那麼可以斷定的是,將會是自己的噩夢。

「薛沖,你敢不敢和我單打獨鬥!」元彪高聲的吼叫了起來。

他的戰馬死於薛沖之手,在三軍面前大失面子,忍不住出言挑釁。

薛沖騎在龍馬之上,身穿贏自蕭玉鱗的「金鱗戰王甲」,心靈力全部的釋放出去,將身體五百步之內細為微臣的一切變化都爛熟於胸,並沒有絲毫的畏懼之色。

「我們剛才不是單打獨鬥了嗎,是誰的龍馬被我殺死,哈哈。」薛沖顯然不會中他的招,反而用言語去撩撥他。

「我殺了你!」元彪狂喝一聲,拚命的沖前,和薛沖帶領的斷後部隊抵擋元彪的衝擊。

噹噹噹噹!

薛沖使開柴刀刀法,連續四擊都正好切割在元彪的秋玉劍上,殺得他連連後退,幸虧元洪舞刀迎上,這才緩解了他的壓力。

元洪白了元彪一眼,他剛才其實就是故意讓他吃一下苦頭。薛沖的武功,已經高到使人恐懼的地步,連自己都沒有必殺他的把握,但是這小子還如此幼稚,忍不住讓他吃一下苦頭。

不過,元洪求功心切,指揮手下士兵跟得緊,還是有數萬的龍淵士兵被他的部隊拖住,展開了激烈的短兵相接。

糟糕!

越往山上撤退,薛沖的部隊越是行動變慢,因為地勢的緣故。

雙方終於開始展開真正的大戰,薛沖抵擋住元洪和元彪兩人的夾擊,已經是十分的勉強,正要再次藉助神母王鼎的力量,忽然山後鼓聲如雷,一副「蕭」的大旗亮出,蕭玉鱗的援軍,終於到了。

蕭玉鱗的數萬戰士一加入戰鬥,形勢頓時大大不同,不僅因為他們是生力軍,而且因為熟悉地勢的緣故,很快的抵擋住元洪大軍猶如摧枯拉朽一般的攻勢。

元洪符信飛速的發了出去,同時抽調大軍布成陣勢,再一次的發動了強大的攻勢。

當他看清蕭玉鱗帶的只是數萬兵馬之後,臉上不僅沒有絲毫的擔心,反而是大為高興。

一看蕭玉鱗手下士兵的作戰能力,就知道是他臨時拼湊起來的部隊。

畢竟,元洪手下的這四十萬精兵,是他這麼些年訓練出來的成果,戰鬥力異常的強悍,雖然猝不及防之下被薛沖衝破了一個口子,大軍逃逸,但是這支精兵真正的戰鬥力,無疑十分的強大。

果然,在短短的時間裡,蕭玉鱗和薛沖留下斷後的軍隊就支持不住了,開始敗退。

「怎麼辦?」薛沖的眼睛,鷹一樣的看著蕭玉鱗。

「薛公子,敵強我弱,只有撤退。」

在薛沖的面前,自從薛沖救了他的性命開始,他不得不異常的尊重。況且,臨走之前,蕭君再三的叮囑他,不得對薛沖無禮。

「那這十多萬匹戰馬,就這樣白白的給了元洪?」薛沖似乎有點捨不得的味道。

當下,薛沖命令所有戰士棄馬步行,隱藏進鏤空山後山的羊腸小道之中。

元洪哈哈大笑,命令後邊的戰士前來收集滿山亂跑的馬匹,共得到十五餘萬匹戰馬。

「父帥,我們還繼續追擊嗎?」元彪大為興奮。

「當然要繼續追!」元洪拔出了戰刀,他知道在鏤空山之後,有副帥蛙輪帶領的二十萬精兵,只有和他前後夾攻,才能收到全功。

薛沖帶著大批將士到達鏤空山後山的時候,忽然倒抽了一口涼氣!

山下黑壓壓的都是人馬,大匈帝國副元帥蛙輪的旗幟迎風飄揚。

「駙馬爺,山下的出路已經被封死了。」一個傳令兵有點惶恐的送上情報。(未完待續~^~) 薛沖的眼中,並沒有露出絲毫的驚慌之色,拉住姬燦王子的馬韁:「不必擔心,若是有人攻上山來,我們抵擋就是,還有,我的神母王鼎之中儲存有糧食,大軍不會有危險。」

聽了薛沖的分析,姬燦王子這才稍微的鬆了一口氣。向山下看去,蛙輪的部隊也沒有立即向山上進攻的意思。

「駙馬爺,你為什麼如此鎮定?」姬燦王子發現了薛沖的異常。

薛沖就向前方正在布置手下大軍安排防禦工事的蕭玉鱗看了一眼:「蕭將軍已經來到,而且事先有了準備。你看看他手下士兵的鐵鍬、鐵鎚還有火油等物。」

姬燦王子一拍自己的大腿:「我現在懂了,蕭玉鱗將軍既然來到這裡救援我們,這說明蕭君元帥對這次的事情是知道的,若是他帶領大軍來救,我們就沒有危險啦!」

這個粗豪的漢子,臉上頓時現出光彩。

……

鏤空山後山。

元壁君制止了元洪要繼續進攻薛沖的意圖。

此時大匈帝國的八十萬大軍和冰利大帝的二十萬騎兵,已經在鏤空山後山駐紮下來,只等元壁君的號令。

元華雖然是皇帝,既然有他在,大軍的一切指揮權就都集中到元壁君的手裡。

「我們回去。」

「大姐,為什麼,薛沖這兔崽子已經被我帶領大軍團團包圍。他手下的二十萬大軍,沒有了戰馬,我要殺他們還不是砍瓜切菜?」

元洪盡情的發泄著自己的憤怒。

不錯,就因為薛沖的逃脫,才使得他大失臉面,同時還浪費了無數的消耗。

在追蹤薛沖這一路上,龍淵戰士死戰不屈。他手下的四十萬大軍,也損失了數萬之多。

這些外族的戰士,又不肯輕易投降,要對付他們最好的辦法就是殺了他們。

可是殺敵一千,自傷八百。在龍淵帝國精銳的騎兵面前。元洪的部隊收到的戰果是一命換一命。

「你在這裡耗費大量的精力圍剿薛沖,難道以為蕭君還會躲在後面睡大覺?」元壁君有些惱怒,元洪既然身為一軍的統帥,就該處處從大局出發,而不應該被仇恨蒙蔽了雙眼。但是這些話,她當然不能在兩軍陣前戳出來。

「大姐。蕭君的動向,不是都在天傲的監視之下嗎?有天傲的『八方雲氣鎖魂大陣』。他的一舉一動。都在我們的掌握之中。」元洪有些不以為然。

「愚昧。」元壁君終於忍不住開始罵人,「蕭君何等樣人,豈是坐以待斃的那種。我們既然能瞞著他調動上百萬的大軍,他難道不能在這中間做做手腳?」

這樣一罵之後,元洪才有點醒悟:「也是。百萬大軍的調動,天傲的陣法再隱蔽,但是只要用心查探,還是可以查出蛛絲馬跡的。也許,蕭君已經發現了我們帶領大軍截殺龍淵帝國援軍的事情。哦不不。這不可能。若是蕭君得到了情報,該早就已經帶領大軍來救,為何倉促之間只有蕭玉鱗的數萬兵馬,和前來送死沒有什麼差別。」

元壁君的俏眼一橫:「為什麼不可能?我總覺得這是蕭君的疑兵之計,我們這次追擊薛沖,過於深入鏤空山後山之地,當心掉進蕭君的陷阱之中,撤吧!」

元壁君雖然有控制權,但是發布命令,肯定還是經過元洪之口比較的妥當,以免給人後宮太后專權的口實。

元洪看了看龜縮在山頂上的薛沖等人,很有點鬱悶的味道,終於舉起長刀,下達了撤兵的命令:「收兵!」

薛沖和蕭玉鱗看著元洪近在咫尺的功勞不取,卻居然帶領大軍而回,心中懸著的一顆心,終於落地。

「集合軍隊,立即準備戰鬥!」薛沖猛的躍上了龍馬,發布了集結的命令。

同一時間,蕭玉鱗也發布了集結大軍的命令。

姬燦王子萬分驚訝:「駙馬,您這是何意?」

薛沖微笑:「這還不簡單。你道元洪和元壁君不想殺我們?顯然是大大的錯了。據我猜測,他們顯然是害怕落入蕭君元帥的陷阱,所以想儘快撤出鏤空山後山地形錯綜複雜的地帶。」

姬燦王子大喜:「他們撤退,我們的機會來了,快去搶馬。」

薛沖一笑:「不必。」

「為什麼?」姬燦王子臉都急紅了,「我的軍隊是騎兵,沒有了馬,怎麼和敵人衝鋒陷陣?」

「因為,這是十多萬匹戰馬,就是他們的累贅,王子殿下,相信我的話,有時候為了打贏一場戰爭,是要做出一些犧牲的。」

「犧牲?您是說,蕭君元帥之所以遲遲不出手救援我們,就是在布一個局,好一舉擊敗元壁君?」他的臉色有點驚恐的味道。

他顯然想不到,龍淵帝國的軍隊,還沒有打多少場大仗,居然似乎就要見分曉了。

「如果我沒有猜錯,蕭君元帥為了等這一天,已經忍耐了很久,行動吧!」

薛沖說完,沖了出去,集合十餘萬的大軍。

此時龍淵帝國十餘萬的大軍,隱隱以他這個駙馬爺居首,一切聽他的號令。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誰叫他在剛才衝出重圍的時候以死相拼,居然硬生生的從元洪的陣地沖開一個缺口,帶領大軍逃了出來。

所有的戰士都知道,如果沒有薛沖的死戰,那麼他們這二十萬人早就陷入百萬大軍的重重包圍之中,恐怕現在早已經被全部殲滅了。

全軍覆沒的悲慘,之所以能夠避免,幾乎完全靠薛沖一己之力。

若沒有他的高絕武功,若沒有他身上神奇的神母王鼎,那麼龍淵帝國的這二十萬大軍,就這麼不明不白的著了元壁君的伏擊,凄慘的死在異國它鄉。

所以,所有的戰士對薛沖的感激之情,出於真心。

包括姬燦王子。看到薛沖指揮這一支軍隊,心裡也沒有任何的怨言:若不是薛沖拚死救他,他早已經死在元洪的手下,這一點,他比誰都清楚。

只有到了戰場上。真正死心幫助自己的人。才是真正的朋友。

兄弟。姬燦王子早已經薛沖當成自己的兄弟。

而且,他心裡清楚,以薛沖的武功和頭腦,做這支軍隊的首腦,正是再合適不過了。

此時的薛沖,並沒有任何的私心,他知道。在面對一場可以改變帝國走勢的大戰面前。時間就是一切。

……

「沖啊!給我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