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事實上,就是如此。

在只准佔便宜,不準吃虧的這條紅線下,由中下級軍官靈活掌握戰鬥規模,本身對於被日本人滲透的千瘡百孔的指揮系統就是揚長避短。

更何況中國軍人很多人蔘軍不光是為了混飯吃,初衷都是保家衛國。

「哥幾個幫幫忙,就當我剛才放了一個屁!放過我,我在這裡聲明,以後外面傳什麼話,我一概不承認!」

孫蘭峰此地無銀三百兩,四川軍閥也好,陸大特五班的同學也好,都哈哈大笑起來。

周小山卻覺得他有自知之明。

話音剛落,前線的戰報又來了。

圍攻中條山的日軍在瘋狂退兵。

原本撤出了防線的第3軍,第80軍又沖回了自己陣地,收攏殉國弟兄的遺骸。

而被夾擊的北線,東線日軍,則在國共兩軍的追擊下,瘋狂潰逃。

中條山之戰逆轉了,攻守易形。

衛立煌冒著被鬼子擊落的風險,乘飛機到洛陽,趕到了前線。

在機場的李根固也在周小山授意下,開始攆人了。

大局已定,該幹嘛幹嘛。

與其在這裡偷著樂,不如去永州城,看看民眾怎麼看待這場突如其來的反擊的。

果然,明碼的電報,報社手機還不過癮。

民眾跑到行政公署前,求著電訊員收到一條勝利的消息,就在外面牆上書寫張貼一條。

永州城裡成了歡樂的海洋。

陳宏和陳敬方雖然走了,天津結識的段永亨,趙德海,張繼先還在永州,張繼先的輪船,在宜昌到重慶的物資強運中,被炸沉了一條,他兒子命大,愣是沉船前從水裡爬出來,被其他船隻救起。

物資大撤退以後,民生公司的破損船業務量也驟降。

這幾天難得把船送去檢修,讓家裡弟兄們在重慶盯著,自己跑回永州來看周小山女兒。

「振華,好樣的!」

張繼先的兒子一隻在幫父親跑船,他人年輕,記憶力好,對川江航道水情熟悉的很快。

一次被民生公司借用到劉湘買來掛靠的船上當大副,結果船被炸沉,他被遇難的水手推下船逃過一劫。

當時船隊船隻很多,炸沉的船員飄到江上都被救了,他上了自己船接著搶運物資,接著從天津開回來的海魂號又被日本人的飛機炸沉。

從天津帶過來的船員殉國十幾個,他又僥倖逃生。

真不說他是命大,還是運氣不好。

對於周小山來說,在天津一起幹活的熟面孔已經有大半殉國了。

雙手拍著張振華的肩膀,他又想起當初一起奇襲承德的弟兄。

「山哥才是好樣,後方能做的事情太少了,可是你走到哪裡,總能破局,我聽人說,這次對鬼子全面襲擊,也是你的主意!」

「這次不是,是委座下的決定,陳部長負責執行的!」

這仗打的很詭異。

中國軍人如此勇猛頑強,基層軍官是活用了腦子打仗,是周小山也沒想到的。

有些人看著捷報,肯定會有其他想法。

張振華這話可不能傳出去,搶委座的功勞,被中央軍有心人渲染,麻煩大了!

「誰告訴你的?」

「剛才郭司令和潘主席在那邊吹牛,我聽見的!他們還說,連朱可夫都判斷鬼子的目標是陝西和雲南,你卻認為鬼子目標就是中條山!」

周小山急急忙忙的走過去。

那邊還不止潘文華,鄧錫候和尹昌衡,田頌堯,饒國華都在。

「對了,這次中條山事件引發的國軍反擊,原計劃是三個月,我估計最多再過幾天,命令就會改變!」

鄧錫候最先反應過來。

既然陸大的人和自己都能看出來,這件事有些打臉。

委座怎麼看不出來。

「小山,有什麼辦法嗎?國民政府早該這麼打了,你看鬼子全線收縮,連中條山的部隊都全撤了,聽說十八集團軍還有大量的物資繳獲!」

「鄧主任,潘主席,我今夜寫篇文章,幫軍委會吹噓一下他們的英明應對,你們兩位長官署名怎麼樣?」

「又署名,你小子沒給我挖坑吧?」

鄧錫候上次掏了銀子買一句話,還被陳布雷罵了半死。

「這次我不給錢哈!」

「沒事,我就希望這戰局多打幾天,順便鼓勵一下前線士氣!」。 射日弓放弦。

一支恐怖的利箭激射而出。

那名被鎖定的大漢帝國洞虛境強者瞳孔一陣急縮。

他感應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機感!

在這一刻。

他嗅到了死亡的氣息!

「不!」

大漢帝國的洞虛境強者絕望地大吼。

然而。

李天之所射出的利箭早就在他大吼的時候已經穿透了他的身軀,洞穿了他的心臟!

「呃……」

緩緩地回過神來后,這名大漢帝國洞虛境強者才意識到,自己這已經是被殺了吧?

被李天之攻擊的大漢帝國洞虛境強者怎麼也沒想到。

自己就這麼被擊殺了。

他能夠感應得到。

自己體內的生機正在快速流逝!

他的神魂已經破碎。

就算他擁有通天之能,保住生機。

等神魂散去,他也活不了多久!

「逃……逃!」

眼看自己就快要死了,大漢帝國的洞虛境強者突然對着另兩名大漢帝國的洞虛境同伴大吼。

他覺得。

秦皇能夠射出第一箭,肯定就能射出第二箭,第三箭!

要是秦皇射出第二箭,第三箭。

他們大漢帝國另外兩個洞虛境強者豈不是也要留在這裏?

現在他終於知道韓信為什麼要跑了。

這他么的。

秦皇就一個變態!

不跑純碎就是等死!

「這弓!絕對不是天武大陸該有的東西!」

「有可能是上古遺跡裏面的異寶,該死的!秦皇已經能夠取出上古遺跡裏面的東西了!」

「快跑!你們兩個快跑,將消息帶回去!」

用盡最後一口氣。

這名被李天之利箭射中的大漢帝國洞虛境強者死死盯着李天之手中的射日弓,做出了分析。

上古遺跡!

他剛剛說出來另外兩名大漢帝國的洞虛境強者就完全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另外兩個大漢帝國洞虛境強者聽到后當即做出了決定。

跑!

他們沒有理由不跑。

原本兩個洞虛境強者對付羅剎神女皇都要被壓着打了。

現在死了一個洞虛境強者。

還隨時可能面臨着秦皇的威脅。

不跑就是等死!

「走!」

嗖!

原本正與美杜莎女王纏鬥的那名大漢帝國洞虛境強者瞬間脫戰。

隨後用最快的速度,往大漢帝國境內的方向跑。

剩餘最後一名大漢帝國洞虛境強者,由於被羅剎神女皇壓制。

他根本就沒法第一時間脫戰。

他正面臨着羅剎神女皇的絕對壓制!

「可惡啊!」

被羅剎神女皇壓制的大漢帝國洞虛境強者很是憋屈,他在瘋狂地掙扎。

求生欲讓他在不斷的爆發。

同伴走了,他再不走就走不了了。

轟轟轟轟…….

羅剎神女皇那邊的動靜很大,引起了李天之的注意。

李天之聽到動靜后原本舉起弓對準逃跑的那名洞虛境強者的。

感覺到羅剎神女皇那邊動靜比較大時,就下意識的將弓轉了過去。

嚇得那名正在瘋狂掙扎的大漢帝國洞虛境肝膽欲裂。

「滾!開!啊啊啊!」

被射日弓鎖定,大漢帝國的洞虛境強者爆發出前所未有的潛能。

轟隆隆…….

與其對戰的羅剎神女皇美眸閃過一絲詫異。

羅剎神女皇清晰的感應到。

正在與他對戰的大漢帝國洞虛境強者,正爆發出比他本身還要強四五倍的力量!

這絕對是激發潛能了。

他那強烈的求生欲,竟然助他戰力突破!

轟!

羅剎神女皇最後被大漢帝國的洞虛境強者一掌轟開。

「哼,想走?」

李天之盯着大漢帝國的洞虛境強者,發出了一聲冷哼。

隨後李天之就準備將射日弓拉至滿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