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變故叢生,楚香君身上靈力暴漲,二人靈力撞上,猶如兩個力度強韌的玻璃球碰撞,人隔著距離,但是靈力摩擦的風吹得衣服頭髮獵獵生風。

楚香君向前一步,她身上的靈力以磅礴之勢向著廖華華而去。

吱嘎……廖華華身上包裹著的靈力,一寸寸碎裂成渣。

靈力的瓦解,廖華華喉頭一甜,一口鮮血噴出,被楚香君的靈力震飛出好幾米的距離。

楚香君身形猶如閃電,在廖華華落地的剎那,竄到了她跟前,居高臨下,宛如地獄惡魔一般的盯著她。

廖華華心中驚駭,楚香君的實力居然如此恐怖,怪不得那個人會對她念念不忘,她長得漂亮,實力又強,所有的美好都在她身上,跟她一比,自己就是低到塵埃里的炮灰。

她的嘴角勾起一抹冰冷的嘲諷:「我以為我贏了你,沒想到。」

「你只是個笑話。」楚香君毫不留情,聲音冰冷的彷如惡鬼。

廖華華聽到她的諷刺,很是生氣,可是面對楚香君,她無力抗衡。

「是,我是笑話,我就是炮灰,既然如此,你們一起給我陪葬吧,哈哈哈哈哈哈。」廖華華笑的癲狂。 「你什麼意思?」楚香君居高臨下,冷著臉一把抓起廖華華的衣服,將她提了起來。

被楚香君所擒,廖華華根本無法反抗。

近距離的盯著楚香君一張宛如陶瓷般白皙,精緻美麗的無可挑剔的面龐,廖華華的眼中有月光匯聚。

什麼時候,如野草一樣的楚香君變成了自己夢寐以求想要變成的樣子。

明明大家的起跑線都是一樣,甚至自己還握著比她更好的人生好牌,可是卻被自己一手打的稀巴爛。

「你的靈力是梁洛施給的?」楚香君問道。

廖華華咬著嘴唇,口中鮮血充斥,第一次,廖華華感覺到死亡距離自己如此之近。

可是,她不後悔。

「楚香君,你以為你會贏我一輩子嗎,不,我們的終點是相同的。」廖華華答非所問,目光渙散,嘴角掛著淡淡的笑意。

感覺到廖華華身體靈氣涌動,楚香君輸入靈力幫她壓制,可是,卻引得她身體靈力更加暴漲,將她的皮膚都撐得透明。

楚香君臉色一變,廖華華這是要自爆。

「哈哈哈哈哈,殊途同歸啊,既然世界如此不公,就都給我陪葬吧。」

楚香君見此,臉色一變,忙閃身躲避開去。

砰!

廖華華的身體宛如被氣衝破的氣球,因為承受不住而炸裂開來。

血霧四濺,一個鮮活的生命,剎那間消失不見。

楚香君面色凝重,快速奔向夏侯欽。

「你……」楚香君剛開口,身後的瀑布流水聲,突然一變。

楚香君和夏侯欽,姜崖子齊齊回過頭,只見巨大的瀑布之中,被人強硬的撐起,瀑布的水猶如被撕開的布,分散兩旁。

中間的口子越來越大,瀑布的水眼見就要濺到楚香君他們所在地,突然之間,中間的裂口消失不見,就好似從未出現過一般。

「少爺。」阿元的身體從天而降,突如其來的砸在了楚香君的身旁。

他的身上不似往常那般一塵不染,狼狽無比的他,強撐著最後一口氣,從懷中掏出一個方形的盒子遞給夏侯欽,整個人再也支持不住,暈倒在地。

當天邊的一縷暖色,慢慢的劃破天空。

薄霧蒸騰之中,慢慢的升起一輪紅紅的太陽。

森林霧氣瀰漫,陽光破開霧靄,帶來一絲溫暖和絕美的風景。

只是,無人欣賞。

「只要將食物放入其中,立刻就會被加熱制熟,這就是流水屜的威力。」時間如流水,食材瞬間變成食物。

姜崖子合上流水屜,將之幾個摺疊,原本四方如桌八仙桌大的流水屜,立刻變成巴掌大小。

「金剛菜刀,擂鼓瓮金錘,魔邪壺、鐘鳴鼎、永靈鍋、流水屜、萬象玉佩,只有找齊這些仙廚廚具,才能夠做出仙廚盛宴,喚醒界神,穩定世界秩序。」姜崖子老淚縱橫。

仙廚要歷經磨難才能從候選人變成真正的仙廚,才有能力找到和使用這些仙器廚具,只是,候選人都要被殺了個精光,更別提找到這些神器。

「界神既然是我的祖先,或許,我可以試著用我的血脈,將之喚醒。」夏侯欽道。

姜崖子望著他,半響,無奈嘆息一聲。 「除了仙廚盛宴,沒有任何東西能夠喚醒沉睡的界神。」姜崖子望著遠處的日出,語氣十分無奈。

「為什麼?」夏侯欽疑惑,該不會……

「因為,界神是個吃貨。」姜崖子的聲音越來越小,似乎覺得說此話有點大逆不道,但誰叫那位好吃之名聲名遠播呢。

夏侯欽:「……」

楚香君:「……」

界神不醒,黑暗料理界蠢蠢欲動,因為地球只是大千萬位面中的小小一個,主君根本就不會注意到他的存在,即使地球被黑暗料理界侵佔了,在主君眼裡,那也是大自然的優勝劣汰,完全算不得什麼重要的事。

所以,誰都靠不到的時候,只能選擇自救,而唯一自救的方法,就是喚醒界神,並讓他保持清醒,否則他一睡,世界就該重組了。

秋末冬初,太陽一落下,就會感覺到寒風刺骨。

楚香君從燕平山回到家裡的時候,已經是傍晚了。

林鳳嬌體貼女兒,給楚香君做了滿滿一桌子的菜。

望著熱氣騰騰的家常菜,楚香君的心中覺得暖暖的,這種被人關切的感覺——真好。

「君君啊,這是媽媽熬了一下午的老母雞湯,你看你這孩子最近也不知道在忙啥,又瘦了。」林鳳嬌一邊說,一邊給楚香君盛湯。

在盛湯的時候,她還細心的撇去了上面的浮油。

清澈的雞湯,捧在手心暖暖的,香味直竄鼻尖,讓人食慾大開。

楚香君喝了一口,溫暖順著口中而下,滋養五臟六腑,蔓延全身。

「謝謝媽媽,真好喝。」

「傻孩子,跟我客氣啥。」林鳳嬌笑著道,卻是說著說著,人又惆悵起來。

自己跟楚香君好不容易才相認了,可是,這孩子跟自己卻總是客氣疏離,林鳳嬌想起楚瑩萱以前在自己跟前承歡膝下,沖著自己撒嬌,發小脾氣,雖然有時候會被她弄得頭疼,可是那樣的相處模式,才是母女的相處模式。

一想到楚香君在傅淑蘭的算計下受苦了這麼多年,林鳳嬌就覺得自己這個母親當個太不稱職了。

楚香君滿腦子都在想姜崖子的話,對於仙廚廚具,還差了好幾樣,而且那幾樣廚具在哪裡,完全沒有頭緒,可是黑暗料理界那邊已經蠢蠢欲動了。

楚香君腦子裡想著事,渾然沒有顧及到自家老母親的小小心思。

叮鈴!

門鈴響起,林鳳嬌疑惑,啵啵和月輪說要出去唱歌,所以打了招呼晚上不回來吃飯,看看牆上的鬧鐘,現在才六點多,兩個人這麼早就回來了嗎?轉性子了啊。

「我去開。」林鳳嬌在圍裙上抹了抹手,一邊解下圍裙,一邊走向門邊。

當門被拉開,林鳳嬌呆愣了。

「你來幹什麼?」林鳳嬌黑著臉,語氣冰冷道。

楚展鵬可憐兮兮的站在門口,道:「我來陪你們娘兩一起吃晚飯。」

「我沒做你的飯。」

「我自帶了,先讓我進來好不好,外面好冷。」楚展鵬將手裡裝外賣的袋子強行的塞到林鳳嬌懷中,自己就鑽進來然後從鞋櫃拿了雙拖鞋。 和林鳳嬌相處多年,楚展鵬很清楚她的生活習慣,拖鞋一定要放在鞋櫃的最上面,方便取用,他也不客氣,拿了拖鞋穿了就進屋了。

「香君!」楚展鵬和楚香君打了個招呼,視線落在滿桌子的美味佳肴上,楚展鵬吞了口口水。

這麼多天過去了,自己孤家寡人,食不知味,如今看到林鳳嬌做的飯菜,倒是勾得人食慾大開。

楚香君沒有想到楚展鵬回來,拿著勺子僵在半空。

林鳳嬌走了過來,將外賣往桌子上一放,然後打開盒子。

楚展鵬帶過來的都是味傾天下的招牌菜,味道是非常不錯的,都是林鳳嬌最喜歡的菜式,還冒著熱氣。

林鳳嬌打開盒子之後,就都放到了楚香君的跟前。

「君君嘗嘗看好不好吃,這些菜都是當年你媽和你……親自研究出來的,味道很好。」林鳳嬌道,沒有說出那個「爸」字。

楚展鵬已經從廚房拿了碗筷出來,知道林鳳嬌沒有做他的飯,他居然還打包了一盒白米飯過來。

打開盒子,將白米飯盛裝到自己碗里,楚展鵬臉上帶著僵硬的微笑,努力裝作很和藹的慈父的樣子,楚香君沒有理他,繼續喝著雞湯。

「好久沒有一家人一起吃頓飯了。」楚展鵬感慨著,也不覺得尷尬,拿起筷子夾起菜就大口吃了起來。

不知道多少年沒吃過自家妻子做的飯菜了,想當年創業的時候,基本都是妻子在主廚,後來她身體不好,楚展鵬才開始做主廚的。

林鳳嬌的菜用料很足,而且精心烹制,所以味道非常好。

熟悉的味道,陌生的感覺,楚展鵬吃得五味雜陳。

林鳳嬌看他吃的狼吞虎咽,翻了個白眼,十分嫌棄的抱怨道:「幾輩子沒吃過飯了。」

楚展鵬沖她呵呵一笑,傻傻的樣子:「只要是老婆你做的,不管我隔幾輩子都能吃成這副樣子,實在是太好吃了,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啊。」

楚展鵬打趣道,楚香君微笑著望著林鳳嬌。

林鳳嬌覺得楚展鵬簡直太不正經,居然在孩子面前撩自己,又氣又惱,道:「你不是帶了外賣嗎,不準老夾我做的,我那可是給我香君寶貝做的。」

「香君一個人也吃不完。」楚展鵬委屈巴巴。

「而且剩菜到下一頓不健康。」所以我幫你們解決剩菜啊。

楚展鵬吃的歡脫。

一餐飯,楚展鵬吃的意外香甜,雖然很多都是家常菜,可是楚展鵬就是覺得,這一頓是自己近幾年來吃的最滿足的一頓了。

飯後,楚香君看出楚展鵬和林鳳嬌有話說,於是借口去廚房切水果。

楚展鵬和林鳳嬌坐在沙發上看電視,一個坐在這邊,一個坐在那邊。

千金歸來:帝少,寵上天! 「你過來有什麼事?」林鳳嬌的語氣十分生疏。

楚展鵬聽的心中一痛:「你還不肯原諒我嗎?」

林鳳嬌望著楚展鵬,眸中是怒火,心中是委屈。

自己女兒在外面顛沛流離了十幾年,一切都是因為楚展鵬的前妻的錯,叫自己如何原諒?

楚展鵬看到林鳳嬌眼中的怒火,知道這個話題不能繼續了,於是趕緊轉移話題。

「我帶瑩萱去做親子鑒定了。」楚展鵬道。

在廚房的楚香君,手中的刀微微一頓。

雖然廚房和客廳的距離隔得遠,可是楚香君是修鍊之人,耳聰目明,自然能夠將客廳的動靜聽的一清二楚。 林鳳嬌沉默。

楚展鵬也沒有在繼續說話。

客廳里,只有電視的嘈雜聲。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電視里正在播放一出狗血的偶像劇,劇情是出生在豪門的女主,因為母親想要爭權分家產,所以聯合自己的親姐妹來了一出狸貓換太子,將寒門的男主和女主換了身份。

陰差陽錯,長大后的男主喜歡上了女主,可是女主身份卑微,女主的親生母親自然對她看不上,百般刁難和阻礙,但是男主就是深愛著女主,可是他又很孝順。

女主不想男主為難,於是瞞著男主偷偷離開想要自殺離開這個悲慘冰冷的世界,男主救下了女主,兩個人下定決心準備私奔天涯的時候,卻出了車禍,雙方被送到醫院之中,男主媽媽悲痛欲絕,卻在病房看到換衣服的女主身上的胎記,發現了女主竟然是自己的親生女兒……

林鳳嬌現在全職在家給楚香君做飯,沒事的時候就看看電視劇,因為這個電視劇和自己有那麼一丟丟的像,所以林鳳嬌一直在追劇。

今晚,恰好放到男主母親和女主相認的畫面,母女兩個抱在一起,哭的凄凄慘慘戚戚。

楚展鵬覺得今天這電視劇簡直就是來給自己添堵的,這都什麼跟什麼啊,沒有邏輯,胡編亂湊,居然還播出來禍害下一代。

零式戰爭 看著林鳳嬌的眼中蓄滿了淚水,楚展鵬知道她這是對號入座了,腦子一熱,想要安慰林鳳嬌偶像劇和現實是有很大不同的,誰知道,張嘴就說出了那句話:「我帶瑩萱去做親子鑒定了。」 鬼妃要上天 楚展鵬是想表達現實沒有偶像劇狗血的,但是明顯沒找對話題。

「恭喜你,又多了個女兒。」沉默半響,林鳳嬌冷冷道,語氣說不出的諷刺。

楚展鵬瞪大了眼睛,先是驚訝,隨後是瞭然。

聰明如林鳳嬌,怎麼會猜不到。

「你怎麼知道的?」楚展鵬還是想問,內心期待著林鳳嬌是因為愛自己所以暗中幫自己調查了。

「你的稱呼可真親切。」林鳳嬌諷刺道。

做了十幾年的夫妻,林鳳嬌怎麼會不了解楚展鵬這個人呢。

他剛剛說瑩萱,語氣親昵,而且是一種釋然輕快的口氣。

林鳳嬌覺得說不出來的諷刺,他知道楚展鵬關心的並不是楚瑩萱是不是他的親生骨肉,更多的是傅淑蘭有沒有給他戴綠帽子。

「嬌嬌,瑩萱畢竟是我們養了十幾年的孩子,你對她怎麼能說無情就無情呢。」楚展鵬話音未落,林鳳嬌已經冷著臉站了起來。

「飯也吃完了,沒事就早點回去吧。」林鳳嬌語氣冰冷的逐客。

楚展鵬知道,她還在生氣。

「嬌嬌,我並不是來給瑩萱當說客的,我們都是中年人了,時間一晃孩子們都要成親了,那時候我們就老了,人生不過短短几十年,我們難道要放棄美好的生活,一直生活在陰暗的仇恨中嗎?」楚展鵬曉之以理,動之以情。

「陰暗的仇恨?」林鳳嬌聲音拔高,覺得自己彷彿聽到了天大的笑話。

「這些年,我將傅淑蘭的孩子如珠如寶,她是怎麼對我女兒的?如果不是我女兒自己爭氣,早就被她害死了無數次了,她不仁難道我還要對她夠義氣?」

「嬌嬌!」

「夠了,我什麼都不想聽,你要是來當說客就請你早點打道回府,傅淑蘭讓我女兒吃了十幾年的苦,至少接下來的這十幾年,我是不會原諒任何人的。」林鳳嬌態度堅決,場面陷入尷尬。 「水果切好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