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用影魔法帶著三人一同逃跑,一來,根本跑不遠,估計很快又會被羅賓漢追上;二來,現在再亂用影魔法,夜白的身體直接就廢了。如果能夠躲開羅賓漢的追蹤,那還可以賭一把。

打還是不打?打的話,又該怎麼打?羅賓漢不急,反正現在著急的是夜白,所以羅賓漢不會主動出手,拖延時間,對他有利。

美女總裁的最強高手 夜白眼睛一眯。

用死神的鐮刀,瞬間把羅賓漢秒殺,然後再脫去沾有凱瑟琳血跡的衣服轉移?

不,不行!夜白的眼睛告訴他,那樣做沒用。

那麼,只剩下一個辦法了!

狼性總裁:嬌妻難承歡 夜白的身邊,突然開始聚集起暗系元素。

以不變應萬變的羅賓漢眼睛一眯,

「你這是現學現賣,在用特殊契約?」

夜白是在通過自身的暗系元素施展魔法,還是直接引動周圍的魔法元素,這一點羅賓漢還是分辨得出來的。如今,夜白的身體受損,像平常那樣使用魔法,肯定會讓自己的傷病顯露出來。但用特殊契約直接引動周圍的魔法元素就不同了。自己體內的魔法元素沒有移動,就不會衝擊自己體內的傷口。

「你應該很清楚,你無法使用這種能力去傷害任何精靈。」羅賓漢提醒夜白道。

「確實,我無法使用這種能力傷害任何精靈,包括你。但,如果不是精靈呢?」夜白回道。

羅賓漢臉色一變,

「你想幹什麼?!」

「你馬上就知道了。」夜白冷笑,很快,他用出了精靈族印象最深刻的魔法,羅賓漢想阻止,也已經來不及。

暗滅!

當年,七君子用這個魔法,破壞了精靈族很多森林,之前的擂台賽場地,就是其中的一處。也是因此,暗系魔法被精靈族稱為是黑暗魔法!

暗滅,本身的傷害性不強,但卻能夠吸收物體原本的力量,進行持續腐蝕,如果不加阻止的話,甚至能夠一直持續下去。所以,稍有不查,就是一片森林的毀滅。

如今,夜白使用暗滅魔法,而且還遠遠不止一個暗滅種子,並不是為了攻擊羅賓漢,他是直接沖著周圍的森林而去。由於數量太多,羅賓漢想阻止都已經來不及了。

「該死!你還是精靈嗎!」

羅賓漢出聲大罵。

夜白沒有回答,直接脫去身上沾血的衣服,

「我們走。」

帶著龍三幾人,夜白施展集體隱匿,快速逃跑。

羅賓漢想追過去,但放著暗滅不管也不行,至於說交給周圍的普通精靈處理,不說普通精靈可不可以完美的解決好問題,就說如此大的數量,要是不小心漏了一兩天,造成的損失也會不小。反正夜白身上還有他的記號,從事件的緊急程度來講,羅賓漢最終還是選擇留下來。

可是,最讓羅賓漢在意的還不是這點,羅賓漢在意的是,同樣的手段,夜白還能夠再次使用,要是下次再追上夜白,夜白又用了怎麼辦?對上這種不按常理出牌,並且還有空間移動能力的對手,實在是頭疼啊。

······

這邊,

「我們現在怎麼辦?雖然衣服是脫了,但羅賓漢動的手腳估計不會在衣服上。等他下次找上來,估計就不是一個人了。」龍三說道。

一口氣跑出精靈森林?開什麼玩笑,不說隱匿對精靈基本無用,就是夜白如今的身體也堅持不下去,他必須要停下來恢復休整才行。而且,破壞森林也不是長久之道,如果真認為夜白多森林有巨大的威脅了,那麼就是冒著破壞一部分森林的危險,精靈族也會果斷把他剿滅的。真當精靈都是死腦筋的傻子啊,想拿森林去反覆威脅他們,根本不可能!

「我突然有個想法。」

夜白停步,轉身,抬頭看著遠方,開口說道,

「剛才的一切給了我提醒,總有精靈族賭不起的東西吧。」

順著夜白的目光,龍三眼睛一亮,

「你的意思是。。。。。。」

兩人所看的前方,正是精靈大陸最中心,整個精靈森林最大、最古老的一棵樹——真理之樹!

要是能夠到真理之樹那裡,那麼夜白的威脅,應該就能夠起效了吧。當然,不選擇離開,反而跑到整個精靈族的最中心,夜白一行想跑是跑不掉了。但目前對夜白來說,最重要的是逃跑嗎?不!對夜白而言,現在最重要的,是把身體調整到最佳狀態,並且學會光系的特殊契約之法。

之後,還用擔心逃跑的問題嗎?

「那邊,應該守衛非常森嚴吧。」雪麗有些擔心道。

「那又如何?」夜白毫不在意,「精靈族不會結界,那就阻止不了我們的腳步。況且就算他們會結界,我也不怕。」

「不過,我擔心在密集的攻擊下,你跟阿九會受不住啊。」龍三不禁道。他跟雪麗是元素體,那不用擔心什麼,可夜白包括阿九,都是可能會死的。精靈族最擅長的不是近身戰鬥,而是遠程攻擊。無論是弓箭,亦或是森林魔法的纏鬥,都是相當密集的攻擊,而且讓人防不勝防。

夜白想了想,卻是如此。冒險再用一次影行,那實在太危險了,而且如果阿九真出了什麼問題的話,那他夜白基本也沒救了。所以,還是要盡量選擇穩妥點的辦法為好。

「或許可以從空中過去?」阿九突然出聲提議。

旁人一愣,隨即也反應過來,這是夜白之前在擂台賽上使用過的手段啊!隱匿魔法,在空中的話,精靈就無法用他們的特有魔法感知到。而精靈族又不會結界,所以完全不用擔心會在半空中撞壁。 無形的威懾力,從她眼眸中迸射而出。

幾乎是下意識地鬆開手,猥瑣男遠離陸眠,做小伏低的跟四小姐賠不是,想趁機溜走。

四小姐手一抬,指向陸眠,「道歉。」

「四小姐,這……」猥瑣男突然慫了下去,轉身朝陸眠點頭哈腰的道歉,「抱歉啊小妹妹,哥哥喝多了,說渾話呢。你不要放在心上,剛才的事,哥哥向你道歉。是哥哥不對,不會再有下次了。」

一句句哥哥妹妹的,陸眠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少特么哥哥妹妹的,誰是你妹?」

「抱歉小姐!」猥瑣男頭垂得更低了。

「還不滾!」

陸眠一聲呵斥,猥瑣男腳底抹油,溜之大吉了。

整理了一下凌亂的裙子,陸眠笑了一下,「這位小姐不知道怎麼稱呼?剛才真是太感謝你了。」

「你沒事就好。」四小姐看她的目光,多了幾分玩味。

吸了一口煙,她輕聲笑了笑,便離開。

陸眠看著她離開的背影,嘴裡嘀咕,「那我要怎麼感謝你呢?」

很快,陸眠就再次見到了四小姐。

不過,場面讓她有些局促。

她沒想到,會在這樣的情況下再次見到慕少璽。

西餐廳里,陸眠和凌遇深剛坐下,迎面就走來了兩個人。

陸眠目光瞬間被身形頎長,氣質清貴的俊美男人所吸引。

更讓她震驚的是,他身邊站著的女人……竟是那晚酒吧救了她的四小姐。

「眠眠,你怎麼了?」察覺到她在緊張,凌遇深便循著她的目光方向看去。

當下,便瞭然。

「圓圓,見到哥哥也不會叫人了?」

慕少璽姿態矜貴,語調輕緩卻又不失笑意,就站在那,目視著陸眠。

陸眠告訴自己,她又沒心虛,沒什麼好遮遮掩掩的。

隨即,落落大方地跟他打招呼,「少璽哥哥,好久不見。」

她伸出手,介紹凌遇深,「這是我男朋友,凌遇深。遇深,這是我之前跟你說過的兄長,少璽哥哥。」

一句兄長,讓兩個男人都變了臉色。

慕少璽薄唇微抿,凌遇深笑意漸深,站起身,不卑不亢地伸出手,「你好,我是眠眠的男朋友。」

「你好。」虛握一下手,便鬆開。

兩人目光波瀾不驚,卻又暗藏硝煙。

「不介意一起用餐吧?」慕少璽對陸眠的反應,略有失望。

她看起來,並沒有多少高興的成分在其中。

「當然。」

兩人落座后,陸眠好奇地問,「少璽哥哥,這位是?」

「忘了介紹,這位是我在A國的嚮導,詩琳小姐。」

陸眠對詩琳報以最大的善意,「詩琳小姐,上次的事,我還沒有好好感謝你。 寵婚天成 沒想到我們這麼快就見面了。」

一旁的凌遇深,頭側了過來,「你們見過?」

糟糕!

說漏嘴了!

酒吧的事,她沒敢告訴凌遇深,所以他一直都不知道那晚發生了什麼。

若是被他知道,下次她就別想再去酒吧了。

他啊,就會管束她。

「是,我們見過。」詩琳目光坦然,「凌先生還有什麼問題么?」 「可這麼遠的距離,中途還有重重守衛,不能落地,怎麼過得去?我們又不會飛!」雪麗忍不住說道,飛可是她一直的痛。

「雖然我們是不會飛,但以現有的材料,利用兩邊的樹木,做一個巨型的彈弓,再造一個大型的滑翔飛翼,完全可以不用落地,就滑翔到真理之樹那邊。」阿九解釋道,果然不愧是科技發達的地精大陸的產物啊。

「事不宜遲,在羅賓漢追上來之前,能完成嗎?」夜白當即決定下來。

「不用多長時間。」阿九回道。

正常而言,想要做這些,最難的是材料的尋找,好比說大型彈弓的橡膠製造等等。但對擁有對等轉換能力的阿九而言,這些根本不是問題。直接利用身邊的樹木,她就能夠把橡膠、******等全部製造出來。並且幾近完美的分析出此處飛到真理之樹那邊所需要的力道。所以,連適合的位置都不用專門尋找,遠近距離也不用算計,直接在原地就能夠開展計劃。

······

這邊,羅賓漢還沒有處理完所有的暗滅種子,就已經發現夜白停止移動了,而一直等到處理完畢之後,發現夜白還繼續呆在那個地方。

為什麼不逃了?知道逃不掉,所以在那邊設計陷阱?還是說,遇到了其他什麼未知的狀況?羅賓漢在夜白身上動的手腳,只能判斷夜白的位置所在,而無法判斷夜白周圍的情況,是以,對如今的狀況,羅賓漢也判斷不清楚。

不過,不管怎麼樣,為了防止之前的事再度發生,在沒有足夠準備的前提下,羅賓漢不好擅自追過去。而且如今事情都鬧大了,羅賓漢也不好繼續單獨行動,以免落人口實,於是,只能是等待其他女王騎士一同趕到,然後根據上面的命令,採取共同行動。並且羅賓漢還要為他自己先前為什麼沒有通知他人,而選擇單獨行動,做出合理的解釋。

正是這些時間上的耽擱,才給予了夜白等人充足的時間。羅賓漢等女王騎士一行還在路上的時候,這邊,阿九就已經準備就緒了。

咻!

四人被巨大的彈弓彈上高空,在達到最高點之後,滑翔翼展開。

如此一來,就再不會出問題了吧。

地面上,

羅賓漢突然止步,

「等一下!」

「怎麼,你不會真想放走罪犯吧?羅賓漢,你可不要自己把功勞變成了罪過。一代君王一代臣,這女王騎士的身份,可不是終身的。」說話者叫佛萊爾,是一神父,為皇家最高祭祀,同時也是女王騎士的首席。

從之前夜白所經歷過的儀式上就可以看出來,女王騎士,是跟女王一對一簽訂了騎士契約的。這種契約,不同於女王契約,對象是固定的,而不能繼承。也就是說,前女王逝世后,新女王將要組成新的女王騎士團,要重新跟騎士團的成員簽訂屬於他們之間的騎士契約。

當然,由於大家都擁有女王契約,所以通常女王騎士團的歸屬都是直接轉移的。但偶爾還是會有特例,比如新女王不喜歡某個女王騎士,那麼就不會跟這個騎士簽訂契約,於是這個騎士就會被剝離女王騎士的地位。

這也是為什麼,突然就有那麼多人支持凱瑟琳公主,包括這些女王騎士。他們都是為了在這重新洗牌的新時代獲取榮譽跟地位,至少也不能輸給以前吧!

「不是,是暗夜白過來了。」羅賓漢連忙解釋道。

「過來了?」佛萊爾神父一愣,「你的意思是說本應該逃跑的罪犯主動回來了?」

說真的,佛萊爾現在非常懷疑羅賓漢話的真假,因為這不符合邏輯啊。

「真的回來了!而且速度很快,馬上就要跟我們相遇了!」羅賓漢急忙道。

佛萊爾也不急多想,現在這種時候,也只能相信羅賓漢,反正要是出什麼問題的話,那最終怪罪的也是說謊的羅賓漢,而不會是他佛萊爾。

「都給我做好應戰的準備!」佛萊爾大聲吩咐道。

咚咚,咚咚!

大家都在緊張的準備著,敵人不傻,居然主動返回來了,那肯定是有原因的。誰知道接下來會面臨些什麼?

「來了!」

雖然沒能用森林魔法感知到,但羅賓漢開口,還是讓現場繃緊了神經。這是看不見的對手,偏偏如今還感知不到,不得不說,就算是強大的女王騎士團,這時候也不禁一背冷汗。

咚咚!咚咚!

每個人幾乎都能夠聽到自己的心跳。

幾秒鐘過後,佛萊爾沉下臉,頓時質問起羅賓漢來,

「人呢?!」

羅賓漢臉色一變,突然抬頭,

「不好,在天上!」

說話的同時,拉弓上箭,動作一氣呵成。

咻!

一道勁射,直朝天空而去。那裡,明明是一片什麼都沒有的地方。

正當所有人不解或者覺得好笑之時,

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