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雲心中悲痛無比。自己如果實力更強,生生之氣就可以更多……

「別給他恢復了,殺!」燕少爺急忙吩咐。這丹楓,實力實在太詭異了。

一眾高手連忙撲向前方。

右雲身上卻突然發出一陣極冰寒,陰沉之氣。

寒氣所到之處,燕雲眾人都是一顫,不由自主停止了動作。

就連第一武館眾人,也覺得心臟一陣壓迫,頗為不舒服。

趙伯和張大叔對看一眼。

「雲丫頭還是打破封印了!我們該行動了!」

整個天空,本來滿佈星光,突然一暗。

頓時漆黑無比。

空氣中,傳來陣陣凄厲吼叫聲,陰風陣陣。

「百鬼夜行!天地變色!是無常府!」嚴力面色發白,顫抖不已。

鐵無憫想要叫少爺快逃,卻發不出聲音。 傳說到了靈能境,真元也具有靈智,而無常府的特點就是這樣的景色。

天地變色,百鬼夜行。

東方人怕鬼,西方人也怕鬼,玄武大陸的人更是怕鬼!

尤其是無常府,那可是真能索命的。

黑暗之中,似乎什麼東西不斷流竄,發出尖銳的嘶吼聲,讓人毛骨悚然。

右雲身體越來越冰冷,實力也不斷飛速上升,隨著實力變強,大量的生生之氣,灌注到了丹楓體內,終於止住了丹楓生機的流逝。

「好冷!」

丹楓睜開眼睛,四周漆黑。黑暗中,許多影子般的東西不斷流竄。

丹楓全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這風格不對啊!莫非自己死了?

丹楓急忙一掏空間戒指,掏出法寶燈石。啟動燈石,頓時光明大起。

第一武館眾人的臉出現,各個表情詫異。

燕少爺等眾人的臉也出現,各個表情害怕不已。

突然出現的燈光,吸引眾人都將視線看了過來。

擒賊先擒王!嚴力心念一動,如今危急時刻,也顧不得許多了,只有先抓住丹楓再說。

嚴力瞬間沖向丹楓。

但只衝到一半,身上出現許多鎖鏈層層鎖住。

一個全身黑衣的男子喝道:「拘!」

只見嚴力眼神瞬間渙散,直挺挺的倒下,居然沒有了生機。

堂堂王者境六階,連怎麼死的都糊裡糊塗。

「無常夜行,拘提人犯!」黑衣男子喝道。

「跑!」鐵無憫終於喝出聲來。

氣氛恐怖,燕少爺那邊的人一轟而散。

眼看就要衝出第一武館。

卻突然一起停了腳步。

武館門口出現一個牛頭一樣的人,氣勢恐怖,手上一把大鐮刀。

「怪物!」有人忍不住喊道。

牛頭人脾氣暴躁,鐮刀四處收割性命,一刀揮出,就是數顆人頭飛起。

堂堂王者境的燕雲18騎,居然被割草一樣斬殺。

燕雲眾人又向著武館內跑來。

「累了,可以來喝碗湯。」一個老婆婆出現在他們奔跑的路上。

「喝妳媽!」行銳怒吼,一劍刺出。

老婆婆笑了笑。

只見行銳身上又出現層層鎖鏈,動彈不得。

「我喝,我喝。」行銳眼神恐懼,剛剛嚴力就是這樣倒下的。

「晚了,干犯者,殺無赦。」老婆婆語氣溫柔,內容卻是狠厲。

只見行銳撲通一聲倒下,生機全無。

門口有鐮刀暴力牛頭人。

內有無影鎖鏈奪命。

燕少爺等人全都害怕不已。

「我喝湯吧。」

「我也喝!」

雖然知道這湯肯定有問題,但他們已經別無選擇。

「不要!」鐵無憫喊道。

無常府有名的孟婆湯,一喝下去,記憶全無,成為孟婆傀儡,與死何異。

「無常府與燕國向來無犯,何苦如此為難我燕國眾人。」鐵無憫喊道。

「傷我師父者,雖遠必誅!」右雲從丹楓旁邊站了起來。

語氣流露出一股強大的氣勢,冰寒無比。

「右雲什麼時后變這麼強大?」丹楓心裡疑惑。

只見右雲瞬間消失原地,人影一閃,已經出現在燕少爺身旁,手掌輕輕一拍,燕少爺化成血霧。

「瞬間移動?」丹楓心裡驚訝,急忙查看右雲實力,這一查更是驚訝,居然已經上升到靈能境!

右雲人影閃動一掌一人,掌掌所到之處,就是一團血霧。

天色微亮。

燕國一眾已經全軍覆沒。

「好了,張大叔,趙伯,王嬸,你們要繼續這個造型,還是恢複本來造型。」丹楓說道。

三人打扮陰深深的,丹楓看了著實討厭。

丹楓覺得好端端的靈能境大能,裝什麼黑白無常,牛頭馬面,孟婆之類的。(王嬸只有王者境)

向右雲這樣不就爽爽快快,幹嘛用一堆神神鬼鬼的。

當然,丹楓絕對不承認,這是因為自己也怕鬼。

片刻之後,趙伯等人恢復原來樣式。

看來今天有些真相總是要講明了。

紅霏霏與封無衡對看一眼,一起向丹楓告辭先走了,有些事情,他們還是不要知道比較好。

黃文與洛武,也先到第一武館裡面的屋子去休息,這個層次也不是他們可以接觸的。

……

「你們是牛叔跟赫伯?」竹鈴問道。

「雲丫頭身上的實力是怎麼回事?」丹楓問道。

「這是怎麼回事?」右雲也問道。

「你們是無常府的,雲美人呢?」黃老也問道。

一時七嘴八舌,大家都充滿疑問。

「好了,我一個一個回答吧,大夥別急。」趙伯說道。

「我還是從往事說起吧。」趙伯嘆了口氣。

「當年龍王教前來滅無常府,眼見抵擋不住,府主與少府主,留下來拖延,為我們一群人爭取逃跑空間。」

「本來應該是我們幾個手下為主人抵擋拖延的,但是龍王教主實力太強,若非府主和少府主,其他人留下也起不到拖延作用。」

丹楓暗暗心驚,龍王教實力這麼強,竹鈴何時才能報仇。

「逃出路上,按照府主遺命,要我們隱姓埋名,從此退出江湖。」

「然而大夥卻起了爭執,一群人要練武報仇,一群人決意退隱江湖,就此分成兩路了。」

趙伯說道這,看向竹鈴和小芷。

竹鈴和小芷那一路,自然就是練武報仇那一路。

而趙伯這一路,從此隱姓埋名,赫變趙,牛變張。

「那雲美人呢?」黃老耐不住,還是追問。

「白夫人與府主,同生共死,一同留在無常府抵擋龍王教,只怕凶多吉少了。」趙伯嘆道。

「白夫人?」黃老疑惑。

「當年從徐國帶走雲美人者,就是無常府府主白磊。他們結為夫妻,雲美人就是白夫人。」趙伯說道。

黃老身體一晃,一口血噴了出來。他到老只剩下一個盼望,就是再見雲美人一面,如今盼望熄滅,只覺得萬念俱灰。

「爺爺,別傷心,你還有雲兒啊。」右雲上前攔住黃老安慰,她見黃老傷心,能感受到這份悲傷。

右雲外冷內熱,對於敵人冷血無比,對於自己人又好得無比。

黃老神色複雜,右雲的話,讓他心中一暖。

「那雲丫頭的來歷?」黃老幫右雲問道。

趙伯神色尷尬,一時難以回答。

張大叔不耐煩,說道,說便說有啥打緊:「雲丫頭本名白荻,就是我們少府主的女兒,府主白磊與白夫人的親孫女。」 黃老神色一變猙獰,輕輕一震,震開右雲的攙扶。

右雲居然是他仇人與雲美人之孫女!

黃老仰頭向天長笑:「哈哈哈!」

笑聲中無盡的凄涼。

「爺爺……」右雲心中難過,連忙想安慰黃老。

「住口!老頭我何德何能當妳爺爺。」黃老喝道,語氣不善。

「哼!姓黃的,你可別不知好歹,注意一下你的態度。右雲丫頭可算是我們無常府真正主人了。」張大叔哼道。

「無常府?我呸!」黃老心中悲憤。

「來啊!有種就殺了老頭我。」黃老怒吼。

張大叔眼中精光一閃。

趙伯連忙拉住他:「好了,別添亂了。」

丹楓,右雲,右雨一起來到黃老身前,都怕張大叔真的出手。

「館主,謝謝你的好意,黃老頭生無可戀,今日只有與無常府一決死戰。」黃老說道。

本來遇到了丹楓,讓黃老起了報仇有望的心思。

這三個月,他見到丹楓太多神奇事情,就是自己的實力,也突飛猛進。

星皇毓氣訣這秘籍,更是強力無比,決計不輸無常府心法,這些都讓黃老看到報仇有望。

然而今日他卻死心了。

說是報仇,更大的目的是要見雲美人,將她奪回來。

然而雲美人不在了,只剩下她與他仇人之孫女。

向右雲報仇?

丹楓會幫自己?

黃老其實現在就想爽快一死罷了。

黃老的事情,趙伯王嬸這輩的人都知道,也只能嘆息了。

黃老見無常府眾人不搭理自己,一掌凝聚真元,就向著右雲拍了過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