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傲天和白啟他們並沒有離開。而是坐在風無痕小院的石凳上,默默的等待著。

隨著時間一點點的流逝,風無痕漸漸的進去了忘我的狀態。

「嘀嗒!」

突然,一滴清脆的滴水的聲音傳進了風無痕的耳朵里。風無痕心中一驚!自己的房間中怎麼可能會有這種聲音呢?他急忙睜開雙眼,當他看清周圍的一切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現在已經不在自己的房間中了。他四周環視了一下,發現自己此時正在一個偌大的山洞中。在山洞的洞頂,全都是一些類似鐘乳石一般的尖尖的石頭。水滴就是順著這些石頭滴下來的。再往下看,風無痕驚訝的發現,自己的周圍居然是一個水池!而自己就盤膝坐在水中!池水很清澈,也很淺。自己盤膝坐在這裡,池水才剛剛達到自己的丹田處。

「這是哪裡?」風無痕疑惑的自言自語。

就在這時,一個男人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了出來:「你終於醒了!」

風無痕聽到這個聲音,知道他就是自己漩渦能量中的那個神秘人。

「這是哪裡?我為什麼又來到這裡了?」

神秘人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你先不要多說!抓緊時間把你失去的靈力補回來!」

風無痕也感覺到這裡的靈力十分的充足。於是,他也不再言語,繼續盤膝修鍊。

漸漸的,風無痕的靈力開始慢慢的恢復了。又過了一個小時左右,他的靈力已經全部恢復了!他睜開眼睛,滿臉的興奮:「沒有想到,這裡的靈力居然這麼純凈!只是這麼短的時間,自己的靈力就已經全部恢復了!」

猶豫了一會兒,他再次開口道:「你還在嗎?」

「在!」神秘人回答。

「你現在可以告訴我這裡是什麼地方了嗎?還有,我是怎麼進來的?」

四周沉默了一會兒,神秘人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這裡還是漩渦能量中。我上次已經說過了,只要你修鍊到忘我的狀態,你就可以進入到這裡了。對了,感覺到這裡的不同了嗎?」

「不同?」風無痕微微一愣!仔細的感覺了一下,這才發現這裡不僅空氣中充滿著純凈的靈力。而且,就連自己腳下的池水中都包含著讓人震驚的靈力!

「池水中的靈力似乎比空氣中的更加充盈!這,這池水……」風無痕說到這裡便不再說下去了。

神秘人呵呵一笑,說:「你終於發現這池水的與眾不同了!你知道這池水是怎麼形成的嗎?」

「怎麼形成的?」風無痕下意識的問。

神秘人解釋說:「這些都是我剩餘的靈力!也有一部分是漩渦能量從外界吸收進來的靈力。」

「這,這些都是靈力?」

風無痕的下巴差點沒有掉下來!他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腳下池水居然都是靈力凝結而成的。這,這需要多少靈力啊?

神秘人似乎看出了風無痕心中的想法。說:「這些都是我積攢了幾百年的功力轉化而成的!以後你要多到這裡修鍊,快點提升自己的實力。你的實力實在是太低了!」

「那怎麼好意思呢?」風無痕嘴上這麼說,心裡可是美的不得了!

就在風無痕正在那胡思亂想的時候神,秘人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為什麼我總會在你的身上感覺到一股熟悉的感覺?」

沉思了一會兒,神秘人再次開口問道:「飲血之鐮是不是在你的身上?」

風無痕心中一驚!警惕地問:「你怎麼知道我有飲血之鐮?你又是怎麼知道飲血之鐮的?你到底是什麼人?」

面對風無痕的質問,神秘人選擇了沉默!許久之後,他才再次開口:「你不用緊張!我不是你的敵人!我只是想讓你知道飲血之鐮並不像你想的那個樣子!不要總是過於依賴它。這樣會讓你陷入萬劫不復之地!」

聽神秘人這麼一說,一股寒意讓風無痕從頭涼到了腳。他不由得想起自己當初血染東城時的經過。雖然自己當時的確很是氣憤。可是,那種嗜血的衝動自己是從來都沒有過的!難道,真的是飲血之鐮在作怪?「「好了!時間不早了!你還是回去吧!受傷的那個人也快要醒過來了!」

說完這句話,不等風無痕有所反應,整個空間便開始扭曲了。風無痕只感覺到一陣天旋地轉,等到一切都恢復平靜之後,風無痕發現自己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中。他伸了個懶腰,突然感覺到睡在床上的雪亦憂的手指微微的動了一下。他急忙站了起來,走出房間。天邊已經出現了一抹肚白!

司徒傲天他們見到風無痕出來之後,全都圍了上來。

風御問道:「少爺,有什麼吩咐?」

風無痕讚賞的看了風御一眼,說:「快去把爺爺和母親他們找來。亦憂快要醒了!」

「是!」風御應了一聲,轉身離開了。

司徒傲天看著風無痕,疑惑的說:「你小子這是吃了多少顆仙丹?先前還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樣子。這會兒功夫怎麼就神采奕奕了?」

風無痕笑而不語!

等到眾人再次聚集到風無痕的房間之後,風無痕抓起雪亦憂的一隻手,微微的渡入了一點靈力。

本來就快要蘇醒的雪亦憂受到靈力的刺激,緩緩的睜開了眼睛。他緩緩的掃視了一眼眾人,最後把目光投在了雪如夢的身上。艱難的叫道:「姑姑……」

雪如夢的雙眼微微泛紅!她現在的情緒已經平靜了。她撫摸著雪亦憂的頭髮,說:「亦憂,告訴姑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雪亦憂擦掉了眼角的淚痕,把整件事請緩緩的說了出來……

原來,在風無痕上次離開雪家之後。雪千秋便一直鬱鬱寡歡!直到有一天雪常平前去雪千秋的房間探望的時候,突然發現雪千秋死在了自己的房間中。經過查看,雪千秋是被人毒死的!最重要的是,雪常平平時從來不去給雪千秋請安的。這一去就出現了這種事,這讓人不得不懷疑了。而且,雪常青一口咬定是雪常平對雪千秋下了毒手!並且派出大量人馬要將雪常平父女三人全部抓起來。雪常平沒有反抗。可是,雪亦憂和雪常平的那些心腹們卻拿起兵器反抗!

這很明顯就是一個局!一個路人皆知的局!這就是雪常青想要得到家主之位,才不擇手段設計的一個局!

在眾人的拚死護送下,雪亦憂終於逃出了雪家。可是,尾隨而來的殺手實在是太多了!自己在被對方打成重傷之後,終於來到了帝都。接下來的事情,眾人也都知道了。

聽到這裡,風無痕的眉頭深深地皺了起來!看來,雪常青終於忍不住動手了!可憐雪千秋一世英雄,居然會落得如此下場!也許,他在被毒死之前,已經知道自己會死了!

「父親……」

雪如夢的雙眼再次濕潤了!她哽咽著說:「我要回雪家!」

說完,轉身就要往外走。

風無痕急忙攔住了她:「母親,等一下!」

雪如夢盯著風無痕,說:「無痕,你不要攔著我。我要趕回去見你外公最後一面!」

「無痕並不是要攔著你!」風無痕壓低聲音說:「我只是想讓母親先冷靜一下!雪家的情況,我們上次已經了解了。難道母親忘記了上次發生的事情了嗎?也許正有人在等著你回去呢!你先等我一下,這件事情決不能讓風家其他人參與。不然的話,可能會把風家也牽連進去。」

雪如夢雖然歸心似箭!可是,她也是一個有分寸的女人。略微的思考了一下之後,便輕輕的點了點頭。

見到雪如夢同意了之後,他終於鬆了口氣。然後,轉過身對著眾人說:「我要和母親回一趟雪家!」

… 聽到風無痕說要去雪家,風戰天第一個贊同:「好!我們現在就出發!我們四個兄弟當初一起幫著陛下打天下。後來,老古和老李戰死了。就只剩下我和雪老哥了。現在,連雪老哥也走了。我說什麼也要去送送他!」

雖然很是不想在這個時候打斷風戰天。但是,風無痕還是站了出來,說:「爺爺,您不能去!」

「為什麼?」

即便是自己最喜歡的孫子,在這個時候說出這種話,風戰天也不由得有些惱怒!他不滿的說:「你小子給我說說,我為什麼不能去?」

見到風戰天的樣子,風無痕嘆了口氣。說:「爺爺,您和外公雖然是兄弟。可是,他也是我們無雙國的四大元帥之首啊!這麼大的事情你是不是應該去通知一下陛下?」

聽到風無痕這麼一說,風戰天這才想起來陛下還不知道呢!

「不行,我這就去通知陛下!」說著,抬腿就往外走。

風無痕看著他的背影,大聲的說:「爺爺,我們就不等您了,先走一步了!」

「你們快點去吧!」風戰天頭也不回的說。

等到風戰天離開后,風神俊拉著雪如夢,說:「如夢,我們也去收拾一下。然後馬不停蹄都趕去雪家!」

「呃……這個……」

風無痕猶豫了一下,然後說:「父親,您也不能去!」

風神俊轉臉看著風無痕,問道:「我為什麼也不能去?」

風無痕實在是想不出什麼理由了,只好把頭轉向了雪如夢。

雪如夢當然明白自己兒子的意思。她拉著風神俊的手臂,說:「神俊,你還是不要去了!你是禁衛軍的將軍,負責帝都的安全。你要是走了,禁衛軍怎麼辦?帝都的安危誰來管?」

風神俊拉住雪如夢的手,說:「如夢,事情要分輕重緩急。現在雪家出事了!我應當陪你回去!再說了,禁衛軍中還有白飛在。我暫時離開些時日,不會有問題的。」

「可是……」

雪如夢還想說點什麼,卻被風神俊打斷了:「在這個時候,我就想陪在你的身邊。」

聽風神俊這麼一說,雪如夢真的是不好再說什麼了。只能轉過頭去看風無痕。

風無痕也沒有辦法了!自己能怎麼辦?人家夫妻倆願意有難同當,自己要是再去阻止,恐怕就會變成反面人物了!

就在這時,一個侍衛從外面走了進來。見到風神俊之後,便單膝跪地,恭敬的說:「啟稟將軍,在帝都南門外的樹林附近發現了三十多具屍體。陛下命您立刻前去察看!」

三十多具屍體?風神俊的眉頭微微一皺。

風無痕急忙說:「父親,國家大事為重!您還是去查案吧!大不了您和爺爺一起去雪家。我們在那裡等你。」

雪如夢也點頭說道:「是啊!人命關天。你還是快點去看看吧!」

風神俊猶豫了一下,最後對著風無痕說:「你這個臭小子,雖然不知道你到底打著什麼鬼算盤。但是,不論發生什麼事情,你都要保護好你娘!」

「放心吧!就算是我有事,也不能讓母親出現什麼問題的!」

風神俊點了點頭,轉身離開了。

風無痕看著風朴,說:「風朴爺爺,麻煩你給我們準備五匹馬,我們要馬上出發!」

「好的!」風朴應了一聲,便去張羅了。

風無痕又轉過頭看著司徒傲天說:「胖子,你現在馬上回醉仙樓,把那裡交代一下。然後,帶著陳沖,張莽到城門口等我。」

說完,又對著白啟他們說:「你們也去準備一下吧!」

「兄弟……」

司徒傲天看著風無痕,疑惑的說:「其實,只要我們兩個陪著伯母去就已經足夠了!何必還要帶上風御他們?我擔心這麼多的的超級高手一起去雪家,會把他們嚇到!」

風無痕呵呵一笑,冷冷的說:「嚇到?你放心吧!他們是不會害怕的!」

「真的?」司徒傲天再次問道。

「當然了!」風無痕淡淡的說:「死人又怎麼會知道害怕呢?」

聽到風無痕這句話,在場所有人的心都是沒來由的一顫!

雪如夢擔憂的說:「無痕,難道你想……」

風無痕打斷了她的話,說:「母親,現在事情已經太明顯了!這分明就是大舅想要除掉我們。如果我們再不反擊的話,恐怕就連風家也會遭到毒手!您還記得我們連夜離開雪家的那一晚嗎?那一次,我已經不打算追究。可是,他們這一次做的實在是有些過了!我不能夠讓外公死的這麼不明不白!」

雪如夢猶豫了一會兒,最後輕聲說道:「一切都由你來做主吧!」說完,也回去收拾東西了。

風無痕見到所有人都離開之後,對著風神芷柔說:「芷柔,這邊的人我都帶走了。你在這裡千萬要小心啊!」

風神芷柔呵呵一笑,說:「無痕,你這是怎麼了?你忘記了這可是風府。是我的家啊!難道還會有人衝進來嗎?再說了,這裡不是還有那麼多的侍衛嗎?」

風無痕嘆了口氣,說:「經歷了這麼多的事情,我都不知道這個大陸上到底有沒有安全的地方了。」

突然,風無痕似乎想起了什麼。大叫一聲:「小白!」

一道白光從遠處向著這邊飛來。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小白便出現在了風無痕的肩膀上。

風無痕在小白的頭上彈了一下,說:「小白,我有些事情要離開風家幾天。芷柔就交給你保護了!你明白嗎?」

「嗚嗚!」

小白點了點頭,然後輕輕一躍。便落在了風神芷柔的肩上。

有了小白坐鎮風府!風無痕的心裡踏實了許多。這時,風朴走了進來。說:「少爺,馬匹都已經備好了。」

「恩!」

風無痕點了點頭,嘴角露出一抹冷笑:「雪家,我來了!」

皇宮大殿上,風戰天把雪亦憂所說的經過一五一十的講給了楚天涯。

人若有情,天荒地老 聽完風戰天的話,楚天涯整個人陷入了沉默!

「陛下!」張賀小心的叫了一聲。

楚天涯嘆了口氣,說:「唉!沒有想到,我無雙國又有一名元帥飛天了!」

說到這裡,楚天涯頓了一下。等到他調節好自己的情緒之後,才大聲的說:「所有人都聽好,從現在開始,人人齋戒沐浴,儀葬隊準備隨我一起去天巒峰。我們要以皇親王爺的儀式來安葬雪老元帥!」

「是!」眾大臣們齊齊答應。

再說風無痕這邊,由於雪亦憂實在放心不下父親和妹妹,非要跟著風無痕一起回雪家。風無痕無奈之下,只好答應。不過,雪亦憂現在的身子實在是太虛弱了!風無痕便給他服下了兩顆仙丹。有了仙丹的滋潤,雪亦憂身上的力氣和玄功開始飛快的恢復。

風無痕帶著雪亦憂,風御,風求,白啟,陪同著雪如夢來到了城門口。司徒傲天帶著陳沖和張莽已經在那裡等候多時了。打過招呼之後,一行九人便快馬加鞭的向前趕路。

在路上,司徒傲天向雪亦憂詢問了雪月秋的情況。在得知雪月秋也被關了起來之後,司徒傲天不由得勃然大怒!誓要鬧的雪家一個天翻地覆!

經過一天一夜的趕路,九人終於來到了天巒峰的山腳下。剛一走進雪家的管轄範圍,眾人便感覺到周圍有無數雙眼睛在盯著自己。被人監視的感覺實在是不怎麼樣!

張莽眉頭緊鎖,擼起袖子就想要動手。風無痕卻將他攔住,壓低聲音說:「不要去理會他們,我就是要讓他們給雪家現在的管事的帶個話,我們來了!」

說到這裡,風無痕翻身下馬,說:「都下來吧!要是我猜的沒錯的話,再往前走不遠就該有人攔路了!」

等到眾人都下了馬,風無痕拍了拍踏雪的頭,說:「踏雪,現在你不用跟著我了。馬上帶著你的兄弟們離開這裡。」

踏雪似乎聽懂了風無痕的話。打了一個響鼻之後,轉回頭嘶鳴一聲。然後頭也不回的跑了。其它幾匹馬也跟著屁顛屁顛的跑遠了!

看著踏雪的背影,風無痕露出了一絲苦笑:「這個畜牲,別的本事沒有。跑路倒是挺快的!」

幾人越往前走,前方監視自己的人就越多!又走出了幾百米遠之後,一群人擋在了他們的前方。雪亦憂從風無痕的身後走了出來。說:「你們都給我退下!我要去就我的父親!」

眾人沒有理會雪亦憂,仍舊是站在那裡。其中一個人斜了雪亦憂一眼,不冷不熱的說:「我當是誰呢?原來是昔日的四少爺啊!難怪口氣這麼大!不過,現在的雪家可不是往日的雪家了。你要想發少爺脾氣,還是滾遠一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