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小妍也是沒有想到孫天猿竟是幫着說話,為了蓮子,她也是放低姿態,對着孫天猿行禮:「謝謝猴哥,我叫呂小妍,你叫我小妍就好。我跟他是明碼交易,一碼歸一碼,不會平白無故要他蓮子的。」

「呂小妍?你也是流雲派的人?」孫天猿似乎被兩人的關係給搞糊塗了,剛被他們幹掉的那些不都是流雲派的人?

呂小妍有些尷尬,還是點了點頭。

沒想到孫天猿更是恍然大悟。看着兩人左看看右看看,一臉的驚奇和崇拜:「私奔?難不成你們是私奔被宗門發現了,然後宗門要抓你們回去問罪?」

「一定是這樣,還真是精彩。兄弟,你看,人家小妍姑娘多好!逃離宗門跟你出來,更是和宗門反目成仇,你可不能虧待了人家。」

明明是雨過天晴,空氣清新,彩虹橫跨的好天氣林天霄被這兩人搞得胸口悶的慌,心頭彷彿有一萬字草泥馬奔騰而過。

他投降了!

將那顆裝有黃色蓮子的玉瓶扔給了呂小妍。呂小妍生怕林天霄後悔一般,看都沒看都是將玉瓶收了起來,至於兩顆,那不過是一時之氣,她身為流雲派的人,當然知道這一顆蓮子的珍貴。

不過呂小妍得了好處並沒有感激的意思,冷聲道:「我說過我們是明碼標價,你剛剛摸我的,就算拿着蓮子抵了,這事一比購銷。」

「卧槽……

這尼瑪……」

林天霄下意識伸出了之前的右手看了看,暗自嘀咕:「這一摸,代價委實不小啊,如果要是要了她的身體,那得是什麼樣的代價?」

無法想像!

林天霄用左手打着右手,暗自懊惱,追悔莫及:「唉!早知道多摸幾下了!」

呂小妍見得林天霄拿手在那比劃,身體很是不自在,彷彿林天霄的手掌收放就是在她身上一般,臉色情不自禁地紅了起來,羞怒道:「呸,色胚!」

說着與林天霄拉開了距離。

林天霄無所謂,反正自己錢都付了,手比劃兩下還不行了?

見得孫天猿走在前面,已經轉過頭去,呂小妍此時壯著膽子,「後悔沒有多摸幾下?」

林天霄盯着:「是啊,現在還來得及嗎?」

「可以啊……當然可以……一顆蓮子!」呂小妍還故意挺了挺胸脯

林天霄:「……」訕訕收回了手。

看的林天霄吃癟,呂小妍說不出的得意!

。江南說他那一天也熬不住了,本來想偷偷回家溜之大吉,轉身就看見我像舞在半空的一隻小小的粉白蝶兒倏然斷了雙翅,頹然萎落在地,大口大口喘著粗氣,手腳抽搐著。

他被嚇壞了。

「李小婭,李小婭——」老師把我抱在懷裡,緊張的大喊著我的名字。

「老師,我怕……」我並沒失去知覺,但身體像是漂浮在海上暈暈乎乎,低低地說,「老師,我,我好怕——」

「沒骨氣,不就是一場比賽?有什麼好怕?你別嚇老師。」老師把我抱起來向外走,可惜我再瘦也足有八十多斤,老師根本抱不動,走

《滿目星河皆是你》第六十九章他來了 我曾經跟着我的外公一起生活過一段時間。

那個時候我還小,每次起床都能夠看到外公在院子裏喂鴿子。

不大不小的院子剛好有一株桂花,每次神不知鬼不覺的便能夠聞到一股濃郁的香氣,伴着我起床,伴着我吃飯,伴着我上下學。

外公並沒有養那些鴿子,因為我從未在某個地方見到過鴿子住的小屋,我也從來不知道它們到底從何而來。

我只是能夠看到它們,在我外公的餵養下蹦蹦跳跳的吃小麵包,小米粒,小玉米。

我甚至從不覺得這些食物能夠讓一群鴿子喜愛,每天早晨都催着它們飛過來,我外公也趕早起來喂它們。

天蒙蒙亮,我也昏昏欲睡的起來,用小毛巾洗臉,用小牙刷刷牙,而後背着小書包,暈暈乎乎的從鴿子群中穿過,外公便輕聲的呵斥我,因為那些鴿子要被我嚇到的。

只是,我也從未見過那些鴿子離我外公而去,它們不是我的老熟人,是外公的,正因如此,我這位外公的外孫也不會嚇到它們。

有時候,我也會想,有沒有一種可能,是我外公在哪兒給他們找了一個窩,等到了飯點它們就飛過來,外公也心知肚明的拿出他做好的「美食」喂它們,就像我的外婆一樣,每次只要喲呵上兩聲,我便知道我該吃飯了。

從他們給我搭的小窩裏蹦躂出來,我也就和那些鴿子一樣了。

可我長大以後,翻來覆去的找,也沒有找到我外公為它們搭的小窩。也再也不可能見到我的外公。

那些鴿子也便從此不再出現在小院子中。

現在,我才能夠想到,外公逝去,那些鴿子便也跟着逝去了吧。

可能是因為沒有了餵養它們的人,也可能是少了一份孤獨的陪伴。

這便是,一份獨孤的挂念。

曾幾何時,我想過也擁有這樣一種「挂念」,鴿子是外公的「挂念」,外公是鴿子的「挂念」,外公喂鴿子,鴿子也便來到這小小的院子,等待着。

我沒有一群可以讓我起個早來餵養的鴿子,也便失去了這種渾然天成的挂念,我刻意的製造所謂的挂念,我養貓,我養狗,我養烏龜,它們好像會成為我的挂念,卻又太過刻意的培養,而讓我始終認為,這種挂念,是無情的,枯燥的,乏味的。

因為我從來都沒有一群不知道從哪兒來的鴿子等待着我的餵養。

至今為止,我也想不明白,是我外公在等待着那群鴿子,還是那群鴿子在等待我外公。

又或者,他們彼此等待着。

這讓我想不通,想不明白,無法回答。

我無法想像,也無法看到我死後我的貓,狗,烏龜會因為我的離去而悲傷不已。

離開我餵養它們的地方,又或者永遠不會回來。

我甚至只能孤寂的想像它們失去我之後悲慘的樣子……要麼淪落街頭成為野貓野狗,要麼死在我再也見不到的地方,成為乾癟的屍體被掃進垃圾桶。

這是一件多麼悲傷的事情,我現在卻如此的平靜。

所以現在,我多少有些害怕,害怕死亡。

我害怕我會死,就像我想像到的我母親的死亡一樣。

我母親一定也很怕死,她一定害怕着她死後我應該如何生活。會不會淪落街頭成為野孩?會不會被蜂擁而至的親戚欺負,會不會從此不再有一個樂觀開朗的人生……

以後遇到困難怎麼辦……

以後生了大病怎麼辦……

以後有精神疾病了怎麼辦……

有誰……會和她一樣,全心全意的,將我放在手心,當個心頭寶……

想到這些,我便也能夠明白人類對於死亡的恐懼了。

明明你死後便一無所有,毫無知覺,從此世間的一切都不再和你冰冷的軀殼有任何的關係。

也會對死亡感到莫名其妙的害怕。

「喂……」

我撫摸著貓咪,它慵懶的躺着,只是因為我我想要摸它,它察覺到了,便覺得近親。

我家的狗也蹦躂著來到了床邊,它沒有我家的貓那麼矯情,需要我陪着它睡,但是看到我起來了,它便興沖沖的跑到我跟前。

我養在小水櫃里的烏龜噼噼啪啪的打着沙石,它並不知道我醒來了,我也只能突兀的認為它知道我醒來了,它便能夠獲得一些麵包屑。

這是我主動養在家裏的東西,而不是像那些鴿子一樣,因為我的到來而飛過來的「遠方朋友」。

我沒有我外公那樣自然的挂念,但我也有這般的挂念。

我必須早起早睡,生活的有所規律,不然我家的貓,我家的狗,我家的烏龜,便會因為我一天的懶惰而餓上一天肚子。

我是主動養它們的,它們的壽命沒有我的長,我也便想着能夠見到它們自然的死去,儘管我買它們的時候,並沒有想到它們會死在我的手上,但時間久了,也不免害怕,它們死的那一天,會不會成為我人生中最恐懼的一天。

我竟然突兀的,需要面對三場生死的離別。

哦……可能是兩場。

因為有一隻是烏龜。

貓和狗死了,我會不會流淚呢。

還是說,我一定會哭的稀里嘩啦呢?

我沒有想好它們在我的世界裏離開的那一天,我應該以哪種表情來面對,但終究是一種不好的情緒,我也不會再多想了。

「有你們真好。」

我喂它們吃各自的早餐,這隻需要十分鐘的功夫,我都沒有吃早餐,它們便吃完了,它們比我過的舒服,無憂無慮,讓我也不由得想,我的離去,對於它們,會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呢?

它們會哭嗎?

會因為什麼而哭呢?

還是說,在不久之後,它們預感到自己即將死去的那一刻,心裏想到的,會不會是我這個陪伴了它們那麼久的挂念?

心想着動物也會有所挂念太過苛責它們,我便只能默默的想着這件事情,然後什麼也不想。

畢竟,外公離世的那一天,那些鴿子也沒有到他的病床上來探望。

我的母親離世的那一天,我的父親也沒有來探望。

我遠遠的望着天空,心想着那些鴿子會不會在沒有人的時候到外公的墓地探望。

我遠遠的望着大海,心想着我的父親會不會在我不知道的時候到我母親的墓地看上一眼。

這個在他的世界只剩下遺照的人,到底是還是微笑着的。

我不能怪我的母親無法訴說她的挂念。

我也不能夠苛責我的父親不能夠到我的身邊說出他的挂念。

我只能,一點一點的,擁有自己的挂念。

那不再會是貓貓狗狗,而是一個活生生的人。

我期許著,我確實會遇到「她」,然後成為彼此的挂念。

不願意早彼此一步離世的挂念。

。孟家圈養的打手,實力當真是不可小覷。

伴隨著此時的動手,雖說手中沒拿什麼槍支武器,但出手還是利落無比,一看就是長期廝殺,甚至受傷沾過血的。

伴隨著孟家打手下場,孟軒身後的保鏢人員自然也不是吃素的,瞬間也開始反擊。

幾乎在瞬間,雙方開始混戰。

也正是因為雙方的大戰,瞬間就將這壽宴的客廳打砸成了一片廢墟。

四周來參加宴會的賓客,更是被嚇的臉色蒼白,隨後就像無頭蒼蠅一般在四處亂竄。

慘叫聲、嘶吼聲、打殺聲……

整個宴……

《重回90年之我是世界首富》第282章一片狼藉 枯寂幽靜的宇宙虛空中,九龍拉棺在星空之門不斷穿梭,一瞬便是一個星系,而在三世銅棺內,劫後餘生的眾人相擁而泣,死了數名同學,他們終於活下來。

葉凡和龐博,還有張子陵三人互相靠在一起,三人手中都緊緊握著佛寶,散發的淡淡微光,照耀着棺中黑暗,不少同學都圍繞着他們身邊,持有佛寶的地方是最安全的

只有李小曼面色蒼白,我見猶憐,孤零零的一個人靠在銅棺一角,緊緊的抱着自己的包,只有這樣她才有安全感。

她腦海中還在回想着之前那道嘆息聲,和提醒她取菩提子時的聲音一模一樣,有某個神秘存在在幫她,而唯一能確定的就是她包中的煉仙壺了。

經歷了這麼多事情,她相信煉仙壺絕對是一件寶物,甚至比葉凡他們手中的佛寶還有厲害。

葉凡看着李小曼一個人微縮在角落,面色蒼白,瑟瑟發抖的樣子,起了惻隱之心,起身脫下自己沾染了些許灰塵的外套,走到李小曼面前,想要將其披在李小曼瑟瑟發抖的嬌軀上,卻被李小曼躲開,委婉拒絕。

「謝謝,我想林佳更需要。」

李小曼指了指一旁同樣瑟瑟發抖的林佳,起身換了個地方,閉目養神,試圖繼續感應煉仙壺的秘密。

葉凡面露無奈,搖搖頭,性格還是一如既往,隨後轉身走到林佳身前,將外套披在她身上,林佳嫵媚臉蛋露出微笑,也沒有拒絕,隨後看向閉目的李小曼,她總感覺李小曼有什麼秘密(女人的第六感)。

而李小曼現在靠的赫然是青銅小棺,上面雕刻了不少遠古的先民與神祗,透發出一股古樸而又滄桑的氣息。

而在此時,她感覺懷中的菩提子開始發熱,讓她聆聽到了一種極為特別的聲音,初時那種聲音還很小,而後竟然越來越浩大了起來,李小曼懷中的菩提子也越來越滾熱,傳出的聲音越來越宏大,像是大道天音,又像是玄妙至理。

「天之道,損有餘而補不足……」

神秘的大道天音,浩大而又深奧的聲音,似從那亂古時代劃破時空傳盪而來,最終如黃鐘大呂一般在李小曼耳畔震動,傳入她的心中。

李小曼依靠在青銅小棺前,身如靜湖明月照,有一股超塵脫俗的氣息漾出,飄逸出塵,像是不食人間煙火的月宮仙子會乘風而去般。

而她此刻的內心世界並未如身體那般寧靜,大道天音響,如淵似海流,玄奧而又浩瀚,每一個字響起,都如天崩地裂,響徹李小曼整個內心世界。

煉仙壺中,石無暮感知到青銅小棺中青帝的存在,和荒塔,無奈搖搖頭,當初自己就和他說過,以他的實力,就算加上荒塔,也不可能演化仙域,沒想到他竟然又利用上了青銅小棺中天帝演化的小仙域,只不過,還是差了許多,畢竟,仙域,不是大帝能夠演化的。

雖然對青帝的行為感到無奈,可畢竟是亂古時代至今自己唯三所熟生靈,體內更是有着天帝之血,於情於理,自己都要幫他。

石無暮伸手進入自己殘魂深處,仙王殘魂一陣顫抖,一絲仙王本源被石無暮攝取而出,那一絲本源孕育無盡大道神韻,演化萬物萬靈,生命精氣磅礴大千。

在石無暮取出自己一絲仙王本源后,煉仙壺中禁錮的黑暗仙王本願開始瘋狂暴動,這迫使石無暮一手掌控自身本源,一手鎮壓黑暗本源,有些艱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