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王鷹一方的反應不一樣,雲滄海和賀松眼中都出現了遲疑之色,顯然他們都在考慮利弊。

但是由於周嘯戰幾人的攻擊突然變的更加凌厲,這使得他們的原本遲疑的眼神變成了堅定,其中好像也有著決然。

「鷹擊長空!」

「翻雲覆雨!」

「轟!」

雲滄海與王鷹的攻擊再次發生碰撞,但是與以往不同的是,雲滄海並沒有繼續攻擊,而是藉助王鷹的力量向後退出了大約二十丈遠。

見雲滄海突然後退,王鷹並沒有追擊的打算,而是滿含殺氣的看著對面的雲滄海,好像是在等待一個時機,一個攻擊的最佳時機。

停止腳步的雲滄海,左手掌突然出現一塊兩指寬的玉牌,然後毫不猶豫的捏碎,好像是在傳遞某種信息。

而在遠處和姚厲對峙的羅黑虎見雲滄海的動作后,心中一喜,隨即一塊和雲滄海捏碎那塊玉牌差不多大小的玉牌出現在他手中,然後他也毫不猶豫的捏碎了玉牌。

對於這二人的動作,周嘯戰幾人都看在眼裡,但是並沒阻止,也沒有出現擔憂。

這個玉牌叫雙子玉牌,雙子玉牌的作用就是傳遞簡單的信息,一般是在緊急情況下使用。

在兩人完成捏碎了玉牌后,王鷹和姚厲沒有再遲疑,直接撲向了自己的對手,這次兩人都沒有再留手,特別是姚厲。

姚厲再次和羅黑虎戰成一團,沒有給羅黑虎任何喘息的機會,招招全力以赴,將四劫武帝的實力展現的淋漓盡致,也讓羅黑虎心中越來越恐懼。

姚厲還未突破之前,雖然和羅黑虎一樣,都是三劫武帝巔峰,但是姚厲的**強大卻遠超出自身的修為,所以姚厲一直都壓過羅黑虎一頭。

三劫武帝巔峰的姚厲和四劫武帝初期強者都有一戰之力,這也是為什麼他當初頭在羅黑虎幾人的圍攻下能逃脫的重要原因之一。

未突破之前的姚厲都有如此強悍的實力,現在突破了,他的強大可想而知,但是這對於羅黑虎而言,完全就是一個惡夢,一個不得不面對的惡夢!

再次交手,羅黑虎深深的感覺到姚厲對他的殺意,那能凍結人心臟的眼神就可以證明一切,先前姚厲眼中雖然也是毫不掩飾殺意,但是並沒有現在濃,也沒有現在顯的那麼急迫。

好像是恨不得一招就殺死他,不想讓他在多活一分一秒一般!

姚厲大發神威,而悲劇的羅黑虎則是被打的節節敗退,險象環生,時刻都有戰敗身亡的危險。

另一邊的雲滄海的情況雖然要好上一些,但是也不容樂觀,他現在已經完全落入了下風,只是還沒有露出敗象而已。

這兩處的戰鬥變的更加激烈,有周嘯戰率人對戰賀松的戰場同樣也發生了變化,好像雙方現在才打出真火一樣,不要命的不斷攻擊。

而就在雲滄海和羅黑虎捏碎手中玉牌的同一時間,在另外一個地方有兩塊一樣的玉牌突然碎裂。

雖然位置不同,但是這兩塊玉牌所處的位置都是在虎豹谷里虎豹門的宗門內。

在虎豹門深處一劍密室內,盤腿坐著一位頭髮和鬍鬚都有些花白的白袍老者,老者此時正看著手中已經斷裂的玉牌,眼神中閃爍著複雜的光芒。

這次潛入天雲帝國製造混亂計劃,在一年前就開始了,他們主要的目標就是那些二三流的家族宗門,通過利誘使其中的一些勢力倒向他們,然後在幫助倒向他們的勢力滅掉周圍的其他勢力。

通過這樣的方式不斷在天雲帝國內培養自己的勢力,同時消滅那些忠於天雲帝國的勢力,可以說是一舉兩得。

在行動之初,他的手還沒有伸到二流勢力,只是三流實力中尋覓目標,這倒不是他們不想,而是他們不敢。

二流勢力不如一流勢力那麼稀少,但是數量也不是很多,所以如果有一個二流勢力突然被滅了也是一件不小的事情,但是三流勢力就不一樣了。

在天玄大陸,三流勢力完全可以用多如繁星來形容,所以這些勢力的興起或滅亡根本不會引起注意,當然如果是大量的三流勢力都被滅了,那就另當別論了。

在進入天雲帝國一年後,這些人感覺時機成熟了,所以他們變開始將手伸到那些二流勢力。

在武火城,他們選中的目標就是野心勃勃的虎豹門,在他們的幫助下,羅黑虎也確實沒有讓他們失望,合作沒多長時間,就將歸火宗滅門。

而這位老者就是負責這次行動的幾個負責人之一,名字叫雲通炎,五劫武帝巔峰。

在雙子玉牌斷裂的時候,他就知道雲滄海等人一定是遇到了強敵,否則是不會打擾他的,雲通炎稍作思索就起身出了密室。

其實在大戰剛開始的時候,雲通炎就知道了,但是他並沒有出手,這是因為在他看來,在武火城的地界內,有三名武帝坐鎮,其中更有一名武帝中期強者,是不會有問題解決不了的。

但是在雙子玉牌斷裂的那一刻,雲通炎知道他錯了,這次遇到的對手不同尋常,他隱隱的感覺到,這可能是他進入天雲帝國后最嚴峻的一次考驗。

在雲通炎出現在虎豹門上空的時候,他發現虎豹門的弟子大量向外湧出,淡淡的看了一眼,雲通炎就向戰鬥的方向掠了過去。

雲通炎的存在,在虎豹門就只有兩人知道,那就是門主羅黑虎和大長老馮豹,其他人只知道雲滄海和賀松二人而已。

在羅黑虎捏碎玉牌的時候,留守在門內的唯一的一位武皇級長老章武就感覺到了,因為雙子玉牌的另外一塊就在他身上。取出玉牌一看,果然已經碎了,章武臉色一變,沒有多做思考,馬上就召集門下弟子向山谷外奔去。

從雲滄海二人捏碎玉牌到雲通炎趕到,這個時間雖然不長,但是已經足夠發生一些事情了。

…………………………………………

「羅黑虎,今天本宗就要你這頭黑虎變成一頭死虎!」姚厲冷聲道。

姚厲從擊殺馮豹開始,就一直稱本宗,這倒不是他有重整歸火宗之心,而是他想以歸火宗宗主的身份為歸火宗的那些弟子報仇,為他死去的師弟報仇。

「哈哈!姚厲,我承認現在的我不是你的對手,但是你真的以為你今天就能如願嗎?等一下我要你全部的人死,包括周家的人!」羅黑虎臉色蒼白的可怕,一臉猙獰的冷笑道。

「我知道,你們的人還沒有出來完,但是從你的話中可以聽出,他們就算是到來也需要一定的時間吧!而我想這個時間應該足夠我將你擊殺了吧!」姚厲一愣,隨即冷聲道。

兩人雖在交談,但是戰鬥並沒有停下來,反而是越來越激烈。

姚厲的話讓羅黑虎臉色一變,冷聲道:「你雖然比我強上一些,但是想殺我恐怕沒有那麼容易吧!」

「試試你就知道了!」姚厲說完不再理會羅黑虎,而是專心應戰。

「歸元一擊!」

「虎嘯動天!」

「火元躍泰!」

「虎殺驕陽!」

…………………………..

短短几息時間,兩人交手一擊有十多個回合,而這時姚厲心中一喜,暗道:「就在現在!」

「歸火三連擊之火精滅心!」姚厲突然向上一躍,攻向羅黑虎,大喝道。

姚厲在向上躍起的時候,羅黑虎就暗道:「不好!」

兩宗相爭數百年,羅黑虎與姚厲也是數十年的老對手,姚厲有什麼絕招,羅黑虎可是一清二楚。

《歸火三連擊》是歸火宗的鎮宗之寶,只有宗主才可以修鍊,是地階中級戰技,並且在地階中級中也是頂級的存在。

知道姚厲是要全力一搏了,羅黑虎雖然非常忌憚,但是沒有出現恐懼。歸火宗有鎮宗戰技,能和歸火宗抗衡數百年的虎豹門又怎麼會沒有啦?

「爆虎裂地!」

…………..

「歸火三連擊之火雲探首!」

「爆虎撕天!」

……………….

「歸火三連擊之火線划空!」

「爆虎破空!」

…………………

歸火宗有《歸火三連擊》,而虎豹門有可與之抗衡的《爆虎三式》,兩者都是火系戰技,並且都是地階中級中頂級的戰技。

雖然在姚厲的攻擊下,羅黑虎節節敗退,接下三招后,羅黑虎已經被逼向後退了數百丈遠,原本蒼白的臉,現在更加蒼白了。

羅黑虎基本上每接下一擊,都會噴出一口鮮血,現在羅黑虎是傷上加傷,就算現在罷戰,羅黑虎的傷勢沒有兩三個月,恐怕是難以痊癒的。

但是羅黑虎並沒有失落或者絕望,反而臉色出現了一絲喜色!

沒錯!就是喜色!

應該他感覺到他要等的人到了,他的目的也達到了,他的目的就是在那人到達之前保住自己的命.

但是姚厲會讓他如願嗎?

三連擊之後,姚厲並沒有停下來,攻擊的速度反而更快了。

連擊的戰技,每一擊之間的間斷極短,基本上是一擊接一擊,中間的間隙基本上可以忽略。

在羅黑虎看來,姚厲的三連擊已經完成,接下來的攻擊必然不會那麼快,那麼迅猛!

但是姚厲接下來的動作讓他驚恐了,甚至眼眸中出現了恐懼之色!

「歸火三連擊之三擊合一—-歸火!」

………………………………

今天還有兩更!希望大家看在漁洋拚命的份上,給漁洋一點支持! ?第二十四章羅黑虎之死第二更)

見到姚厲迅猛的一擊,羅黑虎臉色狂變,心中咆哮道:「怎麼可能?怎麼可能還有第四擊?」

雖然心中已經是波濤洶湧,但是羅黑虎不得不強行壓制住那份恐懼,因為他知道這一刻關係著他的生死,他必須全力接下這一擊!

「住手!」

這時突然一個略顯蒼老的聲音在空中響起,聽到這個聲音,羅黑虎三人心中都一喜,他們知道他們等的人到了。

而這個人就是趕到的雲通炎,雲通炎剛剛趕到就看見姚厲攻向羅黑虎的必殺一擊,他像救援已經來不及了,所以他忍不住大喝一聲,希望能有些作用。

雲通炎的到來,羅黑虎雖然非常高興,對於雲通炎出言阻止,他心中也生出了一絲感激,但是他知道這是不會有效果的。

如果說要對一個人了解最深的人,那絕對不是這個人的朋友或者家人,而是他的敵人。

所以對姚厲行事風格極其了解的羅黑虎知道雲通炎的這句話,不但不會讓姚厲停下攻擊,反而會讓他更加瘋狂!

姚厲用他的行動證實了最了解自己的永遠是自己敵人這句話的正確性,同時也證實了羅黑虎的猜想!

雲通炎的那一聲爆喝確實讓姚厲一愣,但是就只是短短的一愣,隨即姚厲就像入魔了一樣,變的瘋狂起來,爆發出了前所未有的氣勢,好像是將自身的氣勢推到極點一般。

沒錯!

姚厲要讓羅黑虎死,雖然他知道就算羅黑虎的救兵趕到,羅黑虎也逃脫不了身死的結局,但是姚厲不想等,世間的變化太多,雖然他知道會出現變化的幾率幾乎為零,但是他不想也不願意賭!

他的目的已經達到,羅黑虎已經受到痛苦的煎熬,現在剩下的就是要拿羅黑虎的生命來為歸火宗的弟子報仇。

所以那怕是拼的重傷,姚厲也要殺掉羅黑虎!

「爆虎破空!」

羅黑虎顯然也知道這一點,所以他已經施展出了他最強大的一招,迎向姚厲這必殺的一擊。

雖然希望很小。

但是這樣至少還有一絲機會!

只要他能扛過,他就不用死了,而死的人將會是姚厲………………………

「轟!」

歸火歸火乃是歸火於一點,《歸火三連擊》是火系戰技,所以歸火又是歸集鬥氣於一點,這個歸集不是一般的規矩,而是高度的歸集。

武者達到武王后就可以做到鬥氣離體攻擊,武者之間的戰鬥也不再全是近身戰鬥,兩個人的戰鬥也不再是兩人近距離的拼殺。武王以上武者的戰鬥距離最近就是零距離的肉搏戰,遠可以相距數十丈。

達到武帝這個層次,已經很少很近身搏殺了,一是沒有必要,二是不將自己置於危險的境地,畢竟兩人距離太近,發生意外的情況也會增多。

古蜀國密碼 而《歸火三連擊》的最後一招確實違反常理的近身攻擊,攻擊一形成,姚厲手中的靈劍瞬間變成火紅之色,並且劍身增長了一尺,除此之外再沒有什麼變化。

而羅黑虎的攻擊則是形成了一個火紅的巨刀,巨刀尖山上隱隱的有一隻猙獰的虎爪。

相比羅黑虎的的攻擊,姚厲的攻擊顯得樸實無華,可以說沒有任何出彩的地方,但是就是這樣的攻擊,卻讓羅黑虎感覺到了死亡的臨近。

姚厲的靈劍一接觸到羅黑虎那火紅鬥氣凝聚而成的巨刀,然後發出一聲低沉的爆炸聲,巨刀瞬間就被擊潰,巨刀也隨即消散掉,而握在姚厲手中的靈劍卻是威勢不減直奔羅黑虎的面門而去。

「噗!」

在羅黑虎驚駭的目光中,又鬥氣凝聚而成的鬥氣劍刺入了羅黑虎的脖子,但是鬥氣劍柄沒有從後頸刺出,好像消失了一樣。

當真實的靈劍劍尖接觸到羅黑虎的皮膚的時候,姚厲突然停止刺進,瞬間收回靈劍,停在距離羅黑虎差不多兩米的地方,雙眸冷冷的看著臉上驚恐之色還未褪去的羅黑虎。

「是不是很意外?沒有想到《歸火三連擊》還會有第四擊,告訴你,這《歸火三連擊》的第四擊並不是我創出來的,而是一直存在的。只是這一招只能宗主才可以修鍊,並且這一招面世的機會很少,沒有必殺的把握,是不會使出這一招—歸火。所以見過歸火的人基本上都已經死了,你不知道也正常。你放心,本宗會把你的虎豹門給你送過去,在那邊也可以當你的門主~!」姚厲微笑的看著羅黑虎,慢悠悠的說道,只不過聲音卻只有羅黑虎才能勉強聽的到。

「你…..!」

羅黑虎想要說什麼,但是剛說了一個字,原本完好無損的脖子突然出現了一道三指寬劍痕,有一絲淡淡的血跡溢出,同時後頸的的對應位置也出現了一道同樣大小的劍痕。

同時羅黑虎雙眼猛睜,就這樣直挺挺的從空中掉了下去,而與姚厲看著掉下去的羅黑虎淡淡的一笑,然後露出了一種如釋重負的解脫表情。

「歸火宗死去的弟子們,宗主為你們報仇了。 獨家祕戀 師弟,師兄為你報仇了!虎豹門的仇差不多算是報完了,剩下的這幾個禍首,本宗也不會放過!你們放心!」姚厲自語道,臉上露出了淡淡的憂傷。

雲通炎的一聲大喝,除了姚厲,其他人都罷手了,羅黑虎被擊殺的過程自然都落在了他們眼中。

對於這一變化,所有的人都是一愣,隨即雙方露出了不一樣的表情。

周家一方是欣喜,畢竟除掉一個武帝,就少掉一個敵人,接下來的戰鬥也會輕鬆不少。

而與之相反的雲滄海等人則是一臉的怒容,特別是剛才出聲阻止的雲通炎,他是這裡實力最強的,強者就有強者的顏面,但是姚厲卻沒有顧忌他的顏面,在他出聲后,仍然果決的將羅黑虎擊殺了。

這讓雲通炎蒼老的臉上出現了猙獰之色,他怒了!

「老夫說的話你沒有聽見嗎?」雲通炎看著姚厲沉聲道。

「本宗聽到了!」姚厲並沒有露出畏懼之色,而是淡淡的說道。

「既然聽到了,那你還將羅黑虎殺了!你是在蔑視老夫嗎?」雲通炎的聲音變的有些冷。

「哈哈!不好意思!你說遲了,本宗已經收不住了,況且就算收的住,本宗也會毫不猶豫的殺掉他!」姚厲一撇嘴,微笑道。

「你這是在找死!」雲通炎想不到,在處於絕對的劣勢的情況下,姚厲居然還能如此淡然,更是不將他放在眼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