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里森一臉好奇地問道。

就在這個時候,邪神使者等人出現在了他們面前。

「報謙,你們不能殺他。」

邪神使者淡淡地說道。

看著邪神使者和那兩個同級的強者,哈里森和另外一名巫師一臉的震驚,他們到底是什麼人。

神格碎片慢慢融合完畢,然後重新飛回他的眉心,然後一隱而沒,出現在他的意識海里。

李奧忽然感覺渾身發熱,就像是喝醉了酒一樣,有些意識不清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他身上的那些金色晶體沸騰了起來,就像是獲得了能量補充一樣,迅速地分裂起來。

「啊!」

李奧忽然慘叫一聲,巨大的痛苦讓他像蝦一樣弓起背來,然後疼得渾身發抖。

雖然他無比痛苦,但是他發現他的精神力提升到了10.8.

然後他的血脈濃度迅速提升著,9%,10%,11%……

而且大量的記憶中湧入他的腦海之中,那是關於冥王成長的部分記憶。

他是天生神靈,誕生於一個八級大世界,然後經過一次次神戰,成為一個神系的神王。

我來治癒你,你去愛別人 同時李奧也終於明白打開大門時他說的是什麼話了,那是阿古斯神系的神語,也是冥王所在世界的神語。

為什麼打開大門的鑰匙是阿古斯神系的神語?這和命運女巫有什麼關係?

死亡只是新的開始,我將邁上新的巔峰又意味著什麼。

就在這個時候外邊傳來一陣雜亂的腳步聲。

大量的冰雪之城的巫師沖了進來,正一臉仇恨地看著他們。

「你們……」

哈羅德一臉驚懼地說道。

如果哈里森等人再不趕來,他恐怕就要在劫難逃了。

「李奧,他竟然是李奧。」

一個巫師說道。

很快有人發現了躺在地上的李奧,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叛徒,他竟然是該死的叛徒。」

那名巫師說道。

「抓住他們,扒皮抽筋,抽出靈魂,將他們的靈魂燃燒一萬年。」

另外一名巫師咆哮道。

「呵呵呵,別看我現在不能全力出手,但也不是你們這麼群渣渣可以對會的啊。」

李奧掙扎著抬起了腦袋,雖然血脈仍然在進化之中,但是反抗還是能做到的。

「都給我去死吧!」

寧西河畔大地情 一道恐怖的大漩渦出現在他的眼中,然後將那些巫師的靈魂全部吸了出來。

一個個靈魂爭先恐後地飛入李奧的眼中,看到這一幕,哈羅德無比的恐懼。

就在這個時候,李奧將眼睛對準了哈羅德。

「不要!」

哈羅德無比恐懼地說道。

當正面和冥王之眼對視的時候,他才知道那是多麼恐怖的一種感覺。

這是一切生命之敵。

「發現了我這麼多秘密,你以為我會讓你活著回去。」

李奧喘息著說道。

哈羅德的靈魂飛了出來,然後進入李奧的眼中。

李奧閉上了眼睛,然後痛苦地倒在地上,等待著血脈的進化完成。

血脈終於進化完成了,就在血脈進化完成那一刻,一顆又一顆金色的晶體爆炸開來,產生了龐大無比的能量。

在那巨大的能量面前,晉陞二級的瓶頸就像是摧枯拉朽般被摧毀,李奧的精神力開始迅速爆漲。

11.0,11.1,11.2,11.3……

看著這爆漲的速度,李奧的眼中充滿了興奮,最後一直漲到了28才停了下來。

李奧長長地舒了口氣,很快他的臉色一怔。

李奧左手的圓盤散發出淡淡的白光,一幅畫面傳到了李奧的腦海之中,大量的巫師正在一處峽谷出口處等著他。

看到這裡,李奧感到一陣疑惑,這是什麼意思?

慢慢地,李奧渾身濕透地站了起來,就像是從水裡撈出來一樣。

雖然一臉的疲憊,但是李奧的精神卻好到了極點。

他成功晉級了二級巫師,不僅如此,而且他的實力將像是第一次融合碎片一樣,實力快速提升,用不了多久,他在二級巫師之中也會成為真正的強者。

他看了一眼自己的狀態。

姓名:李奧.費爾豪斯。

種族:人族/神裔年齡:24職業:二級巫師技能:冥王之眼冥之守護幽冥之炎冥獄之矛冥之鬥氣燃燒血脈(封印中)

力量:11.0體質:11.0精神:28法力:28擁有16%的神之血脈,身體持續改造中。

這次的變化比較多,最重要的是他多了一個冥獄之矛的技能。

冥獄之矛:鎖定對方的靈魂,無論對方如何躲避,都無法躲避冥獄之矛的攻擊。

除此之外,種族也變了,由神性生命變成了神裔,血脈濃度達到了16%。

就在這個時候,他的面容一滯,一個身影緩緩出現在他的眼前。

「李奧,這些都是你做的嗎?」

冬妮婭一臉震驚地說道。

看著這滿地的屍體,她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

「我很抱謙,我不得不這樣做。」

李奧一臉謙意地說道,如果說他有對不起的人的話,那可能就是冬妮婭了。

雖然冬妮婭的心機太重,經常用他當槍使,但是畢竟他也是不懷好意地接近她。

「我經常會有一種緊迫感,我感覺我的命運就像是被人操縱一樣,也許有一天我會突然被另一個人取代,我的靈魂會沉入無底深淵,甚至我都不知道我是誰。我能做的就是儘快地變強,只有這樣才能找出一切的真相。」

李奧用一種非常平淡的語氣說道。

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李奧就算是再笨也能發現一些疑點了。

命運之塔里的碎片就像是在為他準備一樣,等著他來取。

開門的咒語以及小胖的靈魂歸處,這一切的一切都讓李奧懷疑冥王是不是沒死,而他是不是捲入了什麼陰謀之中。

冬妮婭憤怒地說道:「你這個騙子,給我去死吧。」

說完她從無盡蝰蛇之袋中拿出了弓箭。

「沒用的。」

李奧嘆息道。

晉級二級之後才明白二級的強大,實質化的淺銀色精神力噴涌而出。

在這些精神力面前,冬妮婭被壓製得連一個最基本的動作都做不出來。

「你先睡一會吧,你放心,我會補償你的。」

李奧說道。

李奧眼睛中的大漩渦緩緩旋轉起來,一道無形的波動以李奧為中心向前方擴散開來。

這是晉級之後冥王之眼獲得的一項新能力——幻術。

既可以讓敵人陷入冥界地獄之般痛苦,也可以讓敵人陷入真理田園般快樂。

冬妮婭的眼睛漸漸變得迷離起來,她感覺就像是來到了伊甸園一樣,整個世界都變得無比美好。

看著冬妮婭倒了下去,李奧跨過她的身體,向外邊走去。

他的確會對她進行補償,他會將亞伯和另外那名小姑娘留下來幫助她。

這下冰雪之城真的無法支撐過巫師大戰了,但是只要那兩名冥神騎士不死,一個更加強大的冰雪之一定會建立起來。

走出塔后,一束溫暖的陽光照在李奧的臉上,李奧的臉上露出了愜意的笑容,這裡的事解決后他就打算先回黑鴉學院,那裡有很多他牽挂的人。

然後回一趟家裡,他好久沒有見過父母了。

大量的陰影能量在他背後匯聚著,然後形成了一道黑色的翅膀。

李奧緩緩飛向空中,然後看著冰雪之城,現在的他完全有實力俯視冰雪之城。 就在這個時候,他看到莫爾斯正氣急敗地向內城飛來。

李奧淡淡地看著他,沒有絲毫的驚慌。

莫爾斯很快發現了李奧的變化,他竟然晉級了二級巫師?但是這並不是關鍵。

莫爾斯憤怒地說道:「李奧,原來是你這個叛徒,快將碎片交出來,不然我就殺了你。」

「我本是黑鴉學院的一員,何來叛徒之說。」

李奧淡淡地說道,「至於碎片,我打破光罩后它就消失不見了。」

「這不可能,那可是神……」

說到這裡,莫爾斯忽然停了下來,眼中閃過一絲慶幸。

李奧眼中精光爆閃,神什麼?難道他知道這枚碎片是什麼?

無論這個可能性有多低,這個人絕不能留。

想到這裡,他的眼中閃過驚天的殺意。

「莫爾斯,給我去死!」

大量的陰影能量在他的手中匯聚,形成了一個黑色的長矛。

這個長矛有兩米多長,身上充滿了玄異繁複的花紋,充滿了古樸神秘的感覺。

隨著長矛的產生,周圍忽然產生了一股陰風,圍繞著李奧吹響,就連溫度也降低了幾度。

李奧的心中一動,幽森恐怖的幽冥之炎出現在他的手中,然後通過他的手臂到了冥獄之矛的身上。

整個冥獄之矛燃燒著熊熊的幽冥之炎,而拿著冥獄之矛的李奧就如同神魔一般。

李奧朝著莫爾斯狠狠一擲,冥獄之矛直接穿透了空間,來到了他的面前。

莫爾斯不由氣得渾身發抖,一個剛剛晉階二級巫師的小傢伙也敢在他面前放肆,難道他就這麼好欺負。

莫爾斯輕聲念頌著咒語,他的上空忽然出現一個眼珠的虛影。

眼珠呈白色,當它出現的時候,周圍的氣溫驟降,甚至出現了淡淡的霧氣。

那個眼珠鎖定了冥獄之矛,然後射出了一道寒冰射線。

「小心!」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聲音從遠方傳來。

一道黑色的火蛇咆哮著,從遠方飛了過來。

但是它的距離太遠了,根本來不及救援。

寒冰射線射在冥獄之矛上,僅僅只是削去了一層幽冥之炎。

冥獄之矛速度不減地向莫爾斯飛去。

莫爾斯臉上閃過濃濃的驚駭,他身上的一個吊墜爆開,化為一道道冰晶盾牌擋在他面前。

但是這一切都無擠於事。

冥獄之矛就像是刺穿了豆腐一樣刺穿了冰晶盾牌和他的天賦力場,穿透了莫爾斯的腦袋,然後扎在他身後的房屋裡。

轟!

一朵小型的蘑菇雲升起,大量的房屋倒塌,碎石飛賤,衝擊波肆虐。

當蘑菇雲消失后,一個幾十米深的深坑出現在地面上。

看到這裡,眾人驚得目瞪口呆,這是什麼法術,威力竟然如此恐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