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騷包的很,開着跑車帶着墨鏡,你開網約車圖什麼?”林小雨似乎認定秦永是渣男了。

這話倒是把秦永給問住了。

我圖啥?圖錢?

這種跑車的油耗可是高的離譜,不要說車損了,油錢都跑不出來。

那能怎麼說,總不能說爲了系統吧。

“沒話可說了吧!果然是渣男!不要臉!”林小雨撇撇嘴。

“你不要太過分!我也是受害者好不好!”聽到林小雨說自己不要臉,秦永有些委屈了。

那天發生的事是我一個人的責任麼!

見林小雨不說話了,秦永頓時來了精神,繼續反擊道。

“俗話說一個巴掌拍不響!蒼蠅不叮無縫的蛋!都是那個管家搞得鬼,再說了,你是主動方,我是被動方!”

“你給我滾!再說我殺了你!”林小雨越聽臉越黑!

當初怎麼就沒發現這個人怎麼就這麼賤呢!

御蝶傾城 而且不是一般的賤,已經賤的清新脫俗了好麼!

秦永估計自己再說下去,這個氣包真的又要炸了,趕緊正色道。

“不過我真的沒有跟蹤你!今天遇到你都是巧合!”

林小雨哪裏相信秦永的鬼話:“怎麼,要你說還是緣分唄……”

“可不是……緣,妙不可言!”秦永無恥道。

林小雨聽到這話也是一陣沉默……

似乎,還真是挺巧的……

從第一次發生那件事,到錶店,再到今天。

這個王八蛋就像陰魂不散的野鬼,總是不經意間就遇到了。

要說在錶店這個王八蛋刻意跟蹤自己似乎說不過去,畢竟他身邊還帶着個女人,雖然這個女人更像他的姐姐……

至於今天兩次打車碰巧,就更無法解釋了。

除非這小子破解了叮叮打車的後臺,要知道叮叮打車可不像這個KTV,它畢竟是全國最大的一家網約車平臺,就算這個王八蛋再豪橫,他也做不到左右叮叮打車這個平臺。

還有……在同一個學校這是讓林小雨最爲糾結的……

林小雨一陣腦殼疼……孽緣啊!

“反正,你以後不要像只蒼蠅在我面前亂轉就是了……以後咱倆誰也不認識誰!”林小雨惡狠狠對秦永道。

“你以爲我想見到你啊,今天還不是你的舍友哭着喊着求着我來的!”秦永表示不服。

“你放……厥詞!”

“還有,你不要自作多情,我是跟着你的麼,我是陪我的兩個好朋友的?”

“那兩個男生都不和我們一個學校,怎麼就你的好朋友了?”

“我說的不是兩個男生啊,我說的是小雅和茜茜啊……”秦永挑了挑眉毛。

“你……不要臉!”

“老母雞開屏……自作多情!”秦永覺得和這個小丫頭拌拌嘴,還是十分有趣的!

“滾!不想和你說話!”林小雨覺得鬥嘴的話,自己根本不是這個無賴的對手。

她氣鼓鼓的把杯中的酒一口直接給喝完了,看的秦永目瞪口呆。

“主人……你的酒都沒有喝光哦……”秦永賤兮兮學着某人某個時候嬌滴滴的聲音道。

林小雨口中的酒差點噴了出來!

“你給我滾!”

秦永哈哈大笑:“茜茜,我們來搖骰子。”

左茜茜:“我和傻大個一夥,你們兩口子一夥……”

林小雨:“都給我滾!” 除了秦永和林小雨,另外兩對聊得都非常的開心。

尤其左茜茜和那個外號叫傻大個的男生,進展的速度更是飛快。

也不知道傻大個講了些什麼,左茜茜時不時的粉拳招呼在那個男生的身上。

氣氛好,酒也喝的不少。

三個小時很快過去了,直到林小雨看了看手機,才提醒衆人。

秦永擡起手腕,五點半,已經距離三個小時過去了近半個小時。

出了這檔子事之後,連到時間都沒有催自己,果然這個世界不管走到哪裏都是弱肉強食的。

衆人的酒喝的剛剛好,就連秦永也是,說不上醉,但也有些微醺。

等他們走出包廂的時候,前臺已經換了人了。

估計在秦永進包廂以後,之前那個前臺就被開除了,對此秦永並沒有表現什麼,都是成年人,大家有必要爲自己所做的事情負責。

“慢走,歡迎光臨。”新換的前臺小姐姐看起來要順眼太多。

秦永微微點了點頭,突然想到了什麼:“對了……888包廂的人走了麼?”

“已經走了。”小姐姐禮貌的回答道。

“走了?”秦永還惦記着老爺爺和老奶奶。

“是的……包廂的青年都喝多了……那個……”

秦永心裏一樂,你大爺還是你大爺,無論是行酒令還是酒量,都是秒殺小青年的存在。

“那幾個爺爺奶奶呢?”秦永繼續問道。

“爺爺奶奶挺開心的,都說下次還來呢。”前臺小姐姐掩嘴笑道。

態度和之前那個前臺可謂是反差巨大。

“那好,謝謝。”

秦永轉身對劉雅她們幾個人眨眨眼,衆人腦補當時的畫面,也是忍俊不禁。

出門後,秦永把之前小青年那張卡遞給了劉雅:“這卡里還有幾萬塊錢,你們下次沒事可以再到這裏玩。”

“不要!”林小雨拒絕的十分乾脆。

秦永沒好氣道:“又不是給你的,你不要毛線,我有劉經理給的那張黑色的卡,這張也用不上了,就當是那個青年撕毀你歡唱券的補償吧!”

見劉雅還在猶豫,秦永又衝她使了個眼神。

“那就多謝了!”所謂無功不受祿,不過劉雅看到秦永的眼神後就懂了,這是讓她做好月老啊。

“哇,以後有的玩了!謝謝土豪小哥哥!不對,謝謝妹夫!”一旁的左茜茜不顧林小雨的白眼,大大方方的結過了秦永手裏的黑卡,塞到了劉雅的手中。

聽到這聲妹夫,秦永更得意了。

既然拿了人家的好處了,劉雅立刻化身爲秦永的小輔助:“對了,我和茜茜準備去臨海科技大學轉轉,熄燈之前回去,你就自己回學校吧。”

說完她看了看自己的男朋友強子,又瞥了眼左茜茜和傻大個,最後才意味深長的瞧向林小雨。

那個意思再明顯不過了,我們兩對去臨海科技大學了,你就不要去做電燈泡了!

“啊?我自己回去啊!”林小雨傻了,自己這就被踢出隊伍了。

“不是啊,你不是還有土豪哥麼!”劉雅說完就拉着自己的男朋友和左茜茜兩人離開了。

除了兩個男生禮貌的和秦永道別之外,左茜茜走到一半突然一個轉身,又是舉着她招牌的小拳頭。

看她嘴型說的應該是加油之類的話。

此時的林小雨這才意識到,她被自己的室友給賣了!

不對啊,自己的室友不是那種見錢眼看了的人,怎麼就做起亂點鴛鴦譜的勾當了!

就算秦永這個王八蛋今天的事處理的還算不錯,那也不能就把丟下自己啊。

和林小雨的鬱悶不同,秦永對於劉雅這麼做的原因可太清楚了。

劉雅認定了他和林小雨是鬧彆扭的情侶,所以纔有了這樣的神助攻。

可當秦永的眼睛瞥向林小雨陰沉的臉,腦海裏突然閃出這麼一句話——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

林小雨的臉方纔還是烏雲密佈,這一瞬間轉了個大晴天,還是掛着絢爛的彩虹的那種大晴天。

“你要送我回去?”

“啊?”秦永下意識答應了一聲,心裏不祥的預感越發的明顯。

“叮!任務觸發!”

“叮!送林小雨回去可獲得獎勵!”

“宿主接受任務可獲得醒酒丹五枚!完成任務可獲得醒酒丹配方!”

秦永一呆……醒酒丹?

而且完成任務可以獲得配方?

這是第二個配方!配方和物品不同,是一種可以長期提供價值的獎勵,換句話說,配方是可以一直賺錢的東西。

秦永沒有任何的猶豫!“接了!”

“叮!恭喜宿主獲得物品【醒酒丹】X5!”

“宿主接受任務,送林小雨自己別墅!”

特麼!

秦永還沒來得及看【醒酒丹】的說明,聽到後面一句話,腦袋嗡的一聲……

不是送林小雨回去麼?

回去……不應該是送回學校麼!

送回自己的別墅是什麼鬼!

“狗系統!你特麼坑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