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曉華頓了一下「這,這我不知。」

李冰荷聞言,長舒了一口氣,提醒道:「郡主,你可千萬別提江公子」她雖然不知道江雲打的是什麼算盤,但卻知道,江雲不想現身。

不想秦勉兩人同時朝她望來,問道:「你又是何人?」

「我?」李冰荷大驚,她竟然也現身了!

江雲對周錦道:「她們兩人已是環境中人,與她們說話,便會破境。」

眾人這才明白是怎麼回事。

唐曉華忙解釋:「她是隨我一同來的。」

李冰荷只好起身,見過秦勉兩人,秦勉思索片刻,還要再詢問些什麼,但突然轉過身去,看向天際。

只見天際盡頭異彩叢生,七彩光華,如圓環閃現,中心虛明如鏡。

「是佛宗!」韻雪急道。

江雲也道:「無量天尊,對頭來了。」

「快送她們走!」秦勉忙把劍交還給唐曉華,示意韻雪送她們二人走,唐曉華焦急道:「我還有些同伴未到。」

韻雪也道:「我不走!」那嬌蠻的神情,像是迎夢。

「你們快來啊」唐曉華回頭道。

眾人愣住,看向江雲。

江雲對周錦等人道:「你們跟著曉華走,可離開此地,度過幻境。」

周錦問道:「你不想走嗎?」

江雲說道:「此地將要大破滅,我還有些事情未做完。」

「我不走!」果然,迎夢和韻雪說出了一樣的話,江雲覺得有趣,催促她和著大家一起走,機緣就在眼前,千萬不可錯過!

「我無事,你儘管走」江雲說道,之所以要留下來,是因為,他好像遇到了熟人。

見他如此堅持,眾人只好起身,紛紛破鏡,秦勉主僕見到如此多的凡人出現,雖感奇怪,但也來不急詢問。

秦勉催促韻雪道:「你也走,去找她的表哥,此劍胎脈凝實,找到此人,或許可以幫助你立族!」

韻雪聞言愣住,問道:「那你不走嗎?」

秦勉神情嚴峻的道:「我與明露境共存亡,走!」

秦勉拿出身後大鎚,虛空斬下,空門立現,連接外域的通道打開,他將拉著唐曉華的韻雪推進門去,而後催促周錦幾人道:「你們也走,走!」

周錦等人惶惶進入門中,本想叫江雲,江雲卻伸出手指,示意他們別出聲兒。

眾人只好離去,秦勉合實雙掌,關閉了虛空之門。

這時,天際深處祥雲漫漫,飛雲而來,包圍住了天爐山。

「阿彌陀佛」彷彿能震碎天地的佛號聲傳來,帶起久久不絕的回聲,不停的念道:「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都滾出來!」

被祥雲包裹的天爐山頂,秦勉肌肉結虯,怒吼道。

天際中,衣著相貌各異的佛陀們相繼現身,環繞住天爐山層層疊疊,覆海雲山,徹天蔽地般不見盡頭……似乎這天地間,已經成為佛宗廟堂,高僧手打蓮花盤壁,提婆怒目猙獰,如壁畫般色彩萬千。

江雲見到提婆皺眉,佛宗果然出動了天龍二部,阿修羅眾!

「秦施主,別來無恙」一佛慈眉善目,端坐在蓮台開口問道,聲音雖然不大,但直入人心,聽的分外真切。同時還有異香傳來,令人心馳神往。

這便是,白玉齒邊流舍利,紅蓮舌上放毫光。

此佛大寂,已入菩薩境界。

「你是何人!」秦勉問道。

菩薩身邊一護法尊者大喝:「大膽!此乃文殊師利,曼殊室利,滿祖室哩,妙樂法王七十六世身,現已登蓮正位,還不快拜!」

秦勉聞言道:「原來是你,秦世利文祖,大德峰首座,你竟是文殊轉世!」

那菩薩道:「我誓皈依,遍滿十方。」

「住口!」秦勉怒不可止,這佛宗手段果真防不勝防,仙山首座,竟也是佛門菩薩轉世,七真靈山,如何不敗!

那菩薩聞言,垂下目來,低湧起經文,舍利毫光自口中而發,引動身旁弟子同聲唱誦,萬佛弘法,仙音繚香,彌散與天地間。

明露境完了,已成為佛家道場。

「秦勉,你可願皈依我佛!」弘法聲中,菩薩座前天尊洪聲問道。

秦勉咬牙切齒,咆哮道:「休想!我意清明!我道逍遙!有生無死!我秦勉這一生絕不入輪迴,滅度自我,狗賊們,去死吧!」

秦勉回身一錘,砸向承天爐,爐身崩裂,條條裂紋如同他臂膀上結虯的血脈,蜿蜒疾走,轉瞬遍布爐身,碩大的山頂烘爐搖搖欲墜,將崩!

「阿彌陀佛……」

文殊師利開口,秦勉掄起巨錘,颳起一陣狂風,似要毀天滅地,席捲整座天爐山,將搖搖欲墜的烘爐徹底擊碎,爐中金石鐵流與散碎掉的爐身一起,化作卷石旋風,隨著秦勉手中的巨錘,一同旋轉起來。

「啊——!」

狂風中的秦勉怒吼,宛如要開天闢地的盤古,不惜捨身一死,做最後一搏。

江雲見此,不由深嘆一聲,接下來要發生什麼,他在壁畫上已然看到,秦勉碎爐化萬劍,可結果……

江雲不相信,會像壁畫上描繪的一樣,佛陀裂膽。

這世間,又有多少東西,是真的……

果然,秦勉碎爐化萬劍,得來的卻是蓮花台上的拈花一指,萬劍寂滅。

佛宗度滅世間萬物的本事,無人能比。

噗通,狂呼寂靜,秦勉也跪倒下來,雙手杵地,粗重的喘息著。

「我不服,我不服!」秦勉也不抬頭,咆哮道。

「秦世利,你可願皈依我佛?」這次菩薩親自開口詢問,眾僧弘法護持,口唱慈悲。

秦勉立感威壓,聲音極小的道:「我就不信,我就不信,這世間,沒有能擋得住你佛宗之人,一定會有,一定會有……」

江雲心想,他的執念,原來如此。

文殊師利道:「罷了,送他入輪迴吧,但願來生,他能想的通。」

這就是佛宗手段,今生不願皈依,還有來世,天地煉爐人世蒼茫,千秋百世的天道折磨,總有一天世人會明白,世間皆苦,唯有皈依我佛才可脫離苦海。

天龍二部一種修羅尊法,這就要上前捉拿秦勉,送他入輪迴六道。

秦勉極力掙扎,但卻無用,眼見就要被擒去魂魄,突然錚的一聲,響徹山巔。

「我有一事不明」江雲拔出一把劍問道:「他前生做了何孽,今生要遭此苦難?」

萬佛瞠目,這山頂上,怎麼會突然間多出一個人來!

文殊師利道:「禍副苦難,皆是因果。」

文殊瞅著江雲,百思不解,竟然看不透此人的前生後世。

江雲轉頭看向秦勉,問道:「那你前生是誰?」

秦勉疑惑的道:「不知。」

江雲笑笑「這便是了,前生張三做孽,後世李四來償,我覺得此道不妥。」

「阿彌陀佛……」眾僧同音,只因江雲所說,為滅佛之言。

前生做孽,後世來償,不妥。

前生是誰,不知,後世卻要受此疾苦,可甘心否?

換成誰,也不會甘心吧。也許還會跳著腳罵,前生哪個王八蛋做了孽,要老子來償還!所以道家以為,無輪迴,惟永生!

不求輪迴之道,只求永生不滅!

「你是何人?」文殊師利開口問道。

江雲看著手中的清風劍,暗道此劍不錯,可惜是幻境,回道:「故人,你來世的故人。」

「誑語。」文殊師利面露不悅。

「信不信由你,你來世不是我的對手,今生更是如此,我來此地,只為還前人之願」江雲看向秦勉,問道:「秦勉,你可願看看,真正的道家手段?」

秦勉也驚愕的道:「你是何人?」

江雲甩了個劍花,長劍負在身後:「慎內閉外,多知為敗,我是何人並不重要,關鍵是,我可幫你滅佛。」

此地畢竟是秦勉的執念所化,他若知曉江雲從何而來,自己早已身死,此方幻境便會崩潰,所以江雲不能說自己是誰,他只想化掉秦勉心中的執念,讓他再無牽挂,天生天殺,歸於天地之間。

秦勉聞言受教道:「好,你幫我!」

此言一出,江雲氣勢立變,再也不是血肉之軀,凡夫俗子,因為他已經得了幻境主人的允諾。何為幻境,夢境也!

在這一境中,人可以無所欲為!

江雲笑道:「好,好個秦勉,我今日便為你了卻心愿,讓你看看如何滅佛,但有一言卻要說在頭前,你便是死,也心甘情願嗎?」

秦勉毫不猶豫道:「願意!」

江雲點頭,環視漫天神佛,開口道:「我道門原本清守,素與你等佛門無爭,可自神州之地起始,你佛宗便屢屢犯我道境,染我道門紛爭,是非對錯本尊不想再論,既然你等今日強取了此地,身為道門弟子,上清真傳,我便在法上與你等見個高低,我只需一法,便可滅度你等萬千。」

江雲負手,似在談笑風生,一言間,便要滅殺漫天神佛,話語雖然狂傲,但他卻真有這個本事,畢竟他曾經是天魔,與帝君、佛祖同一境界,而轉生后的文殊師利,只恢復到菩薩境界,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但此言一出,佛陀震怒,都想殺下山來取他性命,尤其是八部阿修羅眾,與佛不同,他們其實就是佛門中的魔,同樣也是持欲修行,所故低佛一等,被視做不知悔改,利欲熏心的妖魔鬼怪,各個呲牙咧嘴,恨不得能活啃了江雲。

但文殊師利阻止住眾僧,對江雲說道:「阿彌陀佛,我佛度世間一切法,一切有緣,願聞你法。」

眾僧聞言,再次口稱慈悲:「我佛慈悲……」

江雲笑笑,拿起劍來端詳了一翻,動作輕柔的出劍道:「地動觀滄海,無風落石浪,斜雲平地起,巨陸覆舟亡……」

他似乎是在舞劍,話語極為緩慢,一招一勢,更像是在做法,劍化令,叩真言,繼續念著詩文道:「我本疑蒼鬼,原為造化殤,通潮驚聳立,滾滾嘯天狼!」

只見江雲一招定住,眾僧詫異,因為似乎並未發生什麼,只有匐在山頂上的秦勉,感覺到了大地在顫動。

文殊師利等了一會兒,問道:「這就是你的法?」不由邪魔上心,這人是在耍他!

江雲收劍道:「此法已成,你等俱亡。」

「大膽!」菩薩身邊的尊者們發怒,此人狂悖如魔,當入地獄不出!

但文殊師利抬起頭來,看向遠方的天際。

遙遠之處,青天下出現一條長長的細線,正在緩慢的在長高,似乎是要爬到天上去。

「那是什麼?」文殊師利疑惑道。

「定是道宗邪法,不足為慮」胖尊者眼盯江雲,不知為何,他的心中生出惶恐。此人到底施了何法,竟能改變天象?

「我去看看。」

文殊師利蓮座前移,看似不快,但轉瞬來到千里之外,江雲竟然跟上他道:「你還不快逃命嗎?」

文殊吃驚,這才看清,那不是一條細線,而是大滅度!

天地間,千尺萬尺高的海浪,如同洪水猛獸,驚天而起,正勢不可擋的咆哮而來,萬刃高山在它面前,就好像孩童壘落起的土堆,頃刻隕滅,沒有任何一種力量能阻擋住它,因為它已將天空遮蔽,越來越高,正在吞天噬地……

文殊大驚,這可是移星易宿,陸沉神州的大滅度!

這人是要毀了明露境嗎……他到底是誰,竟可引發天象神通,這可是佛祖才有的手段……

站在毀天滅地的天象前,端坐蓮台的文殊師利,如同一粒細沙,茫然無措。

直到巨浪完全遮蔽住天空,他才道:「看我妙法蓮花。」

忙要祭出在自家的證道妙法,蓮華妙經,江雲卻說道:「別瞎忙了,你只是個幻象……」

一言道破天機,幻境中的文殊,滅度!

而毀天滅地的海嘯滾滾向前,並顯出天狼之象,吞天噬月,將巨陸神州頃刻隕滅,成為了這天地間的主人,正如佛宗所言,此地無天象,無地象,無象,無我!

滿天佛陀被巨浪卷的一乾二淨,哀嚎裂膽。

祥雲散盡,天爐山上的秦勉瞪直了雙眼……這是大羅天的帝君們下界了嗎,七真有救!

江雲出現在他身邊,問道:「你願可了?」

秦勉忙跪正位置,問道:「敢問仙師,先前所施展的是何等神通。」

江雲說道:「嘯天狼。」

秦勉茫然,不明此法,江云為了卻他的心愿,說明了此法奧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