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斯年讓傭人擺了牌桌。

他在家裡頭,穿著休閑慵懶,上身只一件高領灰色毛衣,下身是黑色休閑褲,穿了雙毛茸茸的拖鞋在家裡走來走去。

拖鞋是葉佳期買的,用她的話說就是,親子款。

嗯,全家的拖鞋都一個樣,除了大小和圖案略有區別外,可真是親子款。 昊青眼神一顫,青芒終於要告訴自己他的來歷了。他在心裡猜想過無數才青芒的來歷,但是,當青芒說出他的來處后,昊青發現,自己小瞧了青芒。

「地球…是另一個大陸的名稱?」當青芒告訴昊青他來自一個叫做地球的地方后,昊青不由如此問道。

「我先來給你介紹一些你們所在的世界吧…」青芒道。

「你們所在的這個大陸,實際上是一塊超級大陸,它遼闊無邊,幾乎很少有人去過這個大陸的邊界。」

「這個超級大陸,被無盡的混沌力包裹著,就好像雞蛋與蛋殼一般。而在這個雞蛋之外,是連天玄都沒有涉及過的宇宙世界!」

「宇宙?什麼是宇宙?」昊青疑惑,滿眼不解之色。

「宇宙就是更高一層次的雞蛋,你們這個超級大陸便是存在於這個雞蛋中,並且,向你們這樣的超級大陸,宇宙中有無數個。」

「不過,有些並不能被稱作大陸,而是被喚作星球!」青芒出聲,同時,昊青腦海中凝現出一副茫茫宇宙畫面。

星空芒芒,深邃如淵,死寂而毫無聲音。

一個蔚藍色的星球出現在昊青腦海,它藍的美麗,讓人看一眼便是心生好感。

「這就是…星球?」望著地球後面無盡黑暗,昊青心中的震撼到了極點。

「嗯,嚴格來說,這就是我的家鄉,地球!」青年的聲音在昊青腦海中回蕩著。

昊青一時無言,眼前的這一切,實在是太出乎他的意料了。他感覺所接觸到的這些東西,一定是很多天玄一生都是不可能接觸到。

「那我所在的…超級大陸…」昊青口中喃喃,青芒察覺他所向,腦中畫面便是一變。

宇宙依舊深邃,但是周圍卻是無數亂流肆虐,一塊超級大陸被混沌氣包裹,靜靜漂浮在宇宙中。

並且混沌氣中,無盡大星沉浮,一片浩瀚的星海呈現在昊青眼前。

「亂流…虛空…原來是這樣…」昊青為自己了解到這些而興奮不已。

原來破裂,空間亂流之所以會產生,是因為被混沌包裹的大陸周遭儘是無盡亂流。同時,昊青心中有了一種明悟。

「原來,我們的力量打破空間,看見的虛空,不過是混沌之內的虛空,連宇宙都不是…」

他以前一直認為,虛空已經是天地之外最遠的地方了,沒想到,虛空還被混沌包裹著。

混沌之外,是更為廣闊的天空!這完全顛覆了他的認知。

「嗯,嚴格來說,你們這個超級大陸是一種另類的存在。宇宙中,很多生命的生存之地,都是以星球的形式存在的…」

「你們這個世界的玄力,是一種十分奇怪的能力,它來自混沌,凝散在這天地之間,造化了萬物。簡單說,就是混沌生了玄氣,玄氣孕養了世間萬物。」

「這麼說,你可能沒有什麼直觀的感受。」青年聲音微微一頓,接著道,「類似其他星球的生命,他們和你們一樣也是修鍊文明,他們的能量卻是直接來源與混沌。」

「混沌造化萬物,給了生靈們的一切,而他們那邊的修鍊者,修鍊的是混沌孕養出來的各種力量,鬥氣,魔法,真氣,靈力…不同的修鍊文明,叫法也不盡相同。」

「簡單說,我們這大陸就是比較特殊的一個星球吧?」昊青咽了咽唾沫,半天才回過神來,心神震撼道。

「那你為什麼會從地球來到我們這裡?」昊青好奇心大起,青芒來歷不凡,為什麼會出現在他們的大陸上呢?

「這個,暫時你還不需要知道,總之,我還有未完成的使命,所以我必須要回來這裡。」青年的聲音突然有些黯然起來。

昊青聽得分明,「回來?你以前來過?」

「嗯,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等等!」昊青突然出聲,他一時有些反應不過來。

回想起青芒以前對他的各種幫助,還有他對太玄神吞的了解,昊青的呼吸有些粗重起來。

「你等一下…你該不會是…」

「神?呵呵,那是我無聊給自己瞎取的名號,這些都不重要…」青年一笑,笑聲中有著一份豁達在裡面。

「重要的是,如今你是太玄神吞者,第一霸體出現在了你的身上。」

昊青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靜,呼吸都是有些粗重起來。

神啊!上古時期將整個人族命運扭轉過來的人!他不僅帶領著他的同伴剿滅了無數兇殘恐怖的強大蠻獸,拯救萬民於水中之中,更是讓人類真正走上修鍊一途:玄!

昊青不會忘記,神無比駭人的魄力,煉就億萬凶獸之精血,鋪鑄人族修鍊之路。

他也不會忘記,神便是太玄神吞第一人!

昊青沒有聽清青年後面的話,而是突然出聲問道:「上古末期,你為什麼從大陸消失了?你回地球了?」

「這個大陸,不是你想來就能來,想走就能走的…」青芒將他從大陸消失的原因搪塞過去,昊青卻是絲毫沒有察覺。

「那你當初怎麼來到這個大陸的…」昊青不解問道。

「靈魂你應該知道吧,我本不過是地球的一名普通少年,然而在我十三歲那年,一場意外讓我的靈魂突然是降臨到了這個世界的一個嬰兒身上。」

「用我們的家鄉話來說,我穿越了?」青年補充道。

「穿越?你們的家鄉話一如既往的古怪…」昊青想起以前青芒無意說過的話,都是些他聽不懂的怪話。

青年呵呵一笑,並不在意這些,「你覺得其他東西古怪,不過是你不了解它罷了,當你了解了一樣東西,就不會這樣覺得了。」

昊青贊同,同時,他對神的家鄉好奇起來,那裡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地方,竟然能培養出這樣的偉大的人物。

「你也不用太好奇,以後,你會有機會去我的家鄉的,我還指望這你送我回去呢?」

「為什麼這麼說?」

「現在你的能力太弱了,說太多也沒有任何作用,你才不過是准地玄境界,那些東西,等你到了天玄再說吧。」青芒微微一嘆,語氣中有著無盡無奈之意。

「說到底,還是我的修為戰力么?」

「嗯,其實還是你的修為太弱了…」這話聽在昊青耳中,多少有些不時滋味。

人,多少還有有些虛榮的。

昊青年紀輕輕,不僅醫術高超,而且玄力修為已經遠處同齡人,高玄境界中,他自信無敵!而且他肉身力已經化形。

純肉身力量,他估計如今的自己應該達到八十寸石了!這種力量,反正體修群體中,絕對是頂尖一類了。

青芒看出昊青的傲意,「小子,得意什麼,我想你這麼大的時候,玄力已經貫通了我的手部經脈。」

「而且,你不要以為你醫術高超,論醫術,沒人超過我!」

昊青一時無言,他在接受村長的醫術時,就已經得知了一個尋常醫者難以知曉的秘密。

最初的醫術,來源與神!

青年自得,「你小子知足吧,我們家鄉引以為傲的『中醫』,傳出數千年,你現在習得的,不過雕蟲小技耳…」

「你這樣說,我更想去地球看一看了…真是好奇,那裡會是一個怎樣的大陸…」昊青開始無比嚮往起來。

「等你修為超過我當年的層次,大概可以過去了….」青年微微一笑,甚是和善。

咕咚一聲,只聽昊青自顧自的吞了口口水,「你當年…是什麼層次?」(未完待續。) 眾人都知道,只要來喬斯年家,都要被秀一臉恩愛。

今天也不例外。

葉佳期踩著和喬斯年幾乎一樣的拖鞋忙裡忙外,親子給客人做了點心。

喬斯年的朋友都很喜歡葉佳期,因為她性格溫柔,不像老喬,脾氣又硬又壞,至於葉佳期為什麼會看得上這種脾氣的男人,他們至今都沒弄明白。

牌桌擺好,喬斯年陪客人打牌。

本來有幾個男人想帶女人來,喬斯年不準,那些不乾不淨的女人,他不允許往他家莊園這兒帶。

無法,他們只好自己玩自己的,但也有帶老婆來的。

葉佳期給方城他們打電話:「阿城,你和爸爸什麼時候到紐約?」

「快了,在機場過去的路上。」

「那正好,小心些,外面在下雪,有什麼事就給我打電話。」葉佳期道,「今天莊園朋友多,你來了正好一起玩。」

「好,小晗也來了。」

「應該的,你們領證沒有呢?」

「領了,就等挑個日子結婚。」

「恭喜恭喜了。」葉佳期真心為他高興。

當年的事情也無須再提,方城如今是救死扶傷的醫生,也在用自己虔誠的行動去洗刷過去的罪惡。

程遇之不愛玩牌,和幾個男人聊著天,有時候會跟喬乘帆去撞球室打球。

莊園里一時之間很熱鬧,哪怕是寒冬臘月,也消減不了這份熱情。

小柚子最喜歡人多,一看到很多人來,還有小孩子,她就拉著人家一起玩。

小知寶倒有點怕生,他更喜歡黏著乘帆哥哥。

棋牌室里,一群男人吞雲吐霧,難得瀟洒。

葉佳期進去給他們送水果時鄙視地看了他們一眼,一人給了一隻果盤。

喬斯年正在抓牌:「給我剝一隻桔子。」

葉佳期剝了一隻,剝開一瓣給他吃。

冬天的蜜桔,很甜。

眾人翻白眼,不讓他們帶女人,他們還得自己動手剝水果。

約摸一個小時后,向磊天帶著方城和許晗過來,他們可是難得都有空。

向磊天還是老樣子,方城比以前帥氣成熟很多,換了乾淨利落的半寸髮型后,連稚氣青澀都沒有了,一身長大衣襯托得他身姿筆挺。

許晗模樣兒甜美,長發微卷,嬌俏玲瓏,有點怕生,她一直依偎在方城身邊,很是依賴他。

因為從小生活在紐約,普通話不太好,她和人交談的時候還是喜歡說英文。

不過她跟葉佳期熟悉,見到葉佳期就像是見到自己親姐姐,上來就給了她一個擁抱。

葉佳期也抱抱她,拉著她坐在沙發上家長里短聊天。

喬斯年出來招呼向磊天和方城,人一多,過年的氣氛就變得很熱鬧。

方城最喜歡逗知寶,他把知寶抱起來又扔天上,次次都能精準接住,知寶次次都「咯咯」笑,一口一個「舅舅」地叫。

莊園外白雪皚皚,客廳里人聲鼎沸。

小柚子抱著大家給的紅包數來數去。

葉佳期故意逗她:「紅包里的錢錢給媽媽幫你保管好不好?嗯?」

小柚子堅決搖頭:「不可以哦。」 「我當年的層次?」青年一笑,彷彿在思考一般,「反正普通天玄我手上是接不下一招的…」

「天玄分幾個等級啊?」

「你小子問題有點多啊…」

……

大約半個月後,昊青花費大力氣從虛空中回到了明城,回到明城的第一件事,便是將五臟廟好好的祭了一番。

當然,他的這種行為,在明城又是颳起了小風暴。

整個明城的客棧,一個下午的功夫,便是被他掃蕩了個遍。客棧的老闆笑的合不攏嘴,可是其他食客卻是皺起了眉。

「那小子什麼來頭,竟然擁有如此恐怖的食量…」

「我聽說百族中有一族,食量大的驚人,難道這小鬼不是人類嗎?」

明城有玄議論開來。

而此時的昊青,換了衣服,改了氣質,就算昊青站在大街上,也不用擔心以前的人會認出來。

感知全部打開,他躺在名城的一個屋頂,收集著這些天中域的消息。

「這次秘境大比,真可謂是掀起了大風暴啊,先是骷髏宗,再是巨斧,現在這兩個巨擘,已經咬蠢蠢欲動了。整個中域的目光,都關注在兩個年輕的玄身上…」

「可不是嘛…一個逼宮掌控大權,一個父親離奇失蹤,自己直接掌控大位,現在中域的局勢,越來越不明朗了….」

名城的某個客棧,兩個地玄交流著,全然不知,他們的話語盡數被昊青聽了去。

「這兩個人在大比時便是勾搭在一起,恐怕他們會有大動作啊…」

另一個玄深以為然,點頭道:「嗯,一些與骷髏宗巨斧無關的勢力,也已經有不少長老或弟子無辜失蹤,多半是這兩個傢伙在從中作梗…」

「天涯府和明月門的高層,似乎有些低調的過分了,真是讓人不解啊…」

「關鍵還是看乾龍的態度吧…這一次,乾龍似乎也被牽扯進來了,我想,彗星長老的那一句話,應該是有所指才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