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嗖~~

突然,周丹將四周的空間全部封鎖了起來。

「你這是?」月天露出疑惑之色,現在時間差不多要到了,屏蔽四周的空間只怕是有時間想要與他說,但是何不等比賽結束后在詳說呢?

周丹不語,隨後打開一芥子袋,只見芥子袋內飛出五團光芒,當光芒散去后,月天猛地睜大雙眸,臉上儘是驚駭的神色。

五道光團散去后,顯化出來的正是東院與西院的五大學員的元神。

「你殺了他們?」月天驚駭出聲。

周丹點了點頭,而後將事情的經過給說了一遍。

「這幫畜生,簡直太過分了。」聽到周丹的解釋后,月天露出一絲憤怒的神色。

「你打算怎麼處理這些人?你若真的殺了他們,想必東院與西院的人不會善罷甘休,雖然你占理,可你的手段也太狠辣了。」月天並沒有說的太詳細,但是大概的意思就是說,四大學院皆都是柳州學院的一份子,或許會因為此時,有可能讓南院陷入被動之中。

周丹自然的懂這裡面的厲害關係,但是周丹並不是很在意,畢竟錯在東院與西院,並非是他。如果不是他們一心想要殺人奪寶,周丹也不會下狠手。

「現在怎麼辦?」月天還是有些不放心,怕周丹陷於被動。

「我不會殺了他們。」周丹終於說出了自己的決定,聽到這月天總算鬆了口氣。

「只是我也不可能放過他們。」周丹突然又說道:「而今我打算將這些人奴役,淪為我用。」

月天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是要奴役五大天尊,讓五大天尊成為他的奴隸啊?

他身為陸亞帝國的大皇子,豈會不知道擁有天尊奴隸是怎樣的一件風光的事情,哪怕是他,也沒有天尊層次的奴隸,因為對陸亞帝國來說,天尊級強者已經是一方諸侯了,如何讓一方諸侯成為他的奴隸?

「他們若是不答應,怎麼辦?」月天有些擔憂的問道。

「殺!」周丹極為無情的說道。

月天心頭一震,而後將目光移到被禁錮在空中的五道元神,那震驚的面孔隨之便猙獰了下來:「殺吧,全都殺了。」

兩人的對話自然是刻意的,他們沒有封鎖對話的聲音,五道元神聽到兩人對話的內容后,終於露出驚恐的神色。

「你們都看到了,北慕容與李露天的做法,你們若是在執迷不悟,休怪我不客氣了。」周丹冷眼掃視五道元神,給出了最後的選擇:「一是臣服,做我百年奴隸,百年後我便可以讓你們恢復自由之身。二則是死,我會給你們一個痛快。」

五道元神彼此相視,隨後便異口同聲:「我等願意臣服!」

開什麼玩笑,百年而已,百年的光陰對天尊強者來說並不算長,若是只需要做百年的奴隸就可以恢復自由之身並且不死,只要不是傻子,都會願意。

而且最讓他們熱衷的是,周丹的妖孽,若是跟上這種妖孽,將來的成就將不可限量。

「行。」周丹會心一笑,這似乎完全在他的意料之中,先前他之所以不滅掉他們,就是想要將他們收為己用,有了這批天尊強者,周天盟的勢力就壯大了不少,已經媲美尋常的諸侯國了,比如說柳郡與弗洛郡等諸侯國。

有了五大天尊,周天盟勢必真正成為四大學院最強的勢力,外加十名天尊,隱約已經足夠和總院的某些勢力比肩了。

而且周丹內心一直有一個目標,那就是去東海門救助周艷琳。

東海門是一股不弱於邪王谷與斧神族這樣強大的遠古勢力,可而今瀕臨眾多勢力窺視,一旦海東門門主離去,肩負起海東門的重任就落到周艷琳的肩頭上了。

「琳兒,等我,我很快就會去幫你的。」周丹握緊雙拳,當初建立周天盟有兩個目的,第一為了讓自己進入南院高層眼中,而後獲得培養。

第二則是培養自己的勢力,今後能夠為海東門出一份力。

海東門之中不缺乏至尊強者,天尊強者更是極多,以周天盟而今的勢力,根本無法起到多大的作用。

但這絕對無法阻難周丹拯救海東門的決心,縱使為一個人,單槍匹馬周丹也會拯救海東門,為周艷琳分擔壓力。

男人嘛,怎能讓心愛的女人受苦受累呢。

隨後周丹丟出四塊誓言石,五人則一一按照誓言石裡頭記載的信息發下誓言。

轟隆。

五道五彩神光再次出現,籠罩五人,當五彩神光散去后,周丹心靈中已然與這五人取得聯繫。

自此,五人今後便是周丹的奴隸。

「主人。」五人恢復了自由,恭敬的朝周丹行了跪拜之禮。

「免禮。」周丹微微說道:「你等立刻凝聚肉身,隨我出去。」

而今時間不多,周丹立刻讓五人凝聚肉身,恢復原來的模樣。

煉神境便專修元神,元神不死,即便肉身毀滅,仍舊可以復活過來,這就是煉神境與源天境真正的區別。

當然了,煉神境的層次的元神並不強大,若是被敵人囚禁,生死不再由自己決定。

而他們五人皆都為天尊強者,元神已經極為強大了,所以凝聚出肉身還算輕鬆。

僅僅數個呼吸,五人便相續凝聚出本體,恢復原來的樣子,當然了,氣息是極為虛弱的,不過在服用周丹賜下的數顆補元丹也徹底恢復如初。

鐺~~

隨著最後一秒的到來,此次獵殺大會徹底結束。

「走!」周丹話音一落,七人便被光團包裹出去,而後出現在通天塔第二層。

而此時通天塔第二層,則多出了數道人影,這裡也不在是遍地沸騰的岩漿了,而是一座令人肅穆的大殿。 「小傢伙們,恭喜你們順利通過考核,無一傷亡。」數名老者掃著周丹等著,神色矚目,其中一名老者向前邁出一步,臉上頗有一絲欣慰的色彩。

周丹仔細的觀察這數名老者,內心已經很震驚了,因為每一個老者身上,他都感覺到一股莫大的威壓。

需知,而今周丹是煉神境強者,就算尋常的一二紋至尊都無法給他帶來壓迫,唯一的可能就是,這數名老者皆都是靈境至尊,超脫的存在。

「交出你們獵殺的異獸吧,我與你們兌換積分,積分前六者直接跟我走。」這名老者又繼續道。

老者有五名,四名青衣,一名白衣。而這說話老者便是身著白衣。

至於青衣身份地位高,還是白衣身份地位高,那就只有等接下來才可以判斷了。

周丹沒有猶豫,直接扔出七個芥子袋,其中六個便是從北慕容等人手中奪來的。

當北慕容見到周丹如此平靜將芥子袋給扔出來,那原本故作平靜的臉龐微微抽搐,不過他還是強忍著內心的衝動,也將自己的芥子袋給取了出來,而後月天等人也將自己這半個月的收穫都扔了出來。

「你們幾個沒有收穫?」白衣老者突然注意到周丹身後的五名學員沒有任何動作,不由的輕聲問道。

五人面面相覷,隨後看向周丹,見其微微點頭,這才異口同聲道:「沒有收穫。」

回答的乾脆,沒有絲毫拖沓。這倒是讓四名青衣老者眉頭微蹙。異獸空間乃總院圈養異獸的獨立空間,裡頭異獸有多少,他們在清楚不過了,若是說天尊層次的學員進入裡頭沒有半點收穫,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這其中必定發生了什麼。

當然了,發生什麼他們沒有興趣知道,他們只需要按照程序來就可以了。

北慕容與李露天面色都極為不好看,幾次傳音給他們的隊員都失敗了,他們隱約已經猜到什麼了。

特別是李露天,西院有四人,而今就只剩下他一人了,其餘三人盡數投靠了周丹這個曾經的對手。

「十六人,有十人有收穫,那麼接下來便是從你們之中挑選六人出來了。」白衣老者意味深長的看了眼周丹,而後說道:「至於你們六個,暫且出去吧,片刻后隨我進去總院修行即可。」

白衣老者話音一落,六人便被籠罩在光團之中,下一刻則便傳送出通天塔之外。

六人,除了五個是周丹的奴隸,另外一個便是北慕容的奴隸了。

「我不管你們在異獸空間中發生了什麼,既然都為我總院學員,那麼我得提前告訴你們,不可自相殘殺,否則就按照院規處理。」白衣老者警告了一番,隨後其身後的四名青衣老者便朝前走來,開始清點學員們獵殺的異獸數量。

周丹無所謂,儘管他知道這句話是刻意說給他聽的,只要錯不在他,那麼總院就沒有理由用院規來壓制他。

很快,四名青衣老者便統計了眾學員的收穫,而負責幫周丹統計的青衣老者則是臉上露出驚容,因為在這七個芥子袋中,不只是異獸數量極多,連天尊層次的異獸都有數十頭,這可是歷屆以來未曾有過的戰績。

周丹對著青衣老者微微一笑,心中則是樂開花了,數十頭天尊級層次的異獸,準確來說應該是東院與西院的收穫,這大半個月的時間,基本都用在修鍊上,並沒有多少時間出去獵殺異獸,即便所獵殺的異獸相當於天尊層次,也全部被他給煉化成純凈的真氣,供他修鍊。

四名青衣老者走到白衣老者跟前,恭敬的點了點頭。

由此可看出,白衣老者的身份地位要比四名青衣老者還要高。

「宣布吧。」白衣老者下令,隨後四名青衣老者便恭敬的應了聲。

「北院隊長『黑龍木』收穫,天尊異獸兩頭,煉神境層次異獸五十二頭,源天境層次四百頭……」負責統計北院的白衣老者隨後便將北院的四名學員成績都報了出來,除了黑龍木所獵殺異獸上百,其他三名北院學員很明顯是打醬油的,沒有多少收穫。

當負責北院老者宣布完后,黑龍木還一臉得意的樣子,在北院中,他的收穫竟然是其他三名北院學員的兩倍,難怪會如此得意。

獵罪者 「西院隊長『李露天』收穫,天尊異獸三頭,煉神境層次異獸六十二頭,源天境層次五百頭……」

接下來宣布的話語則是讓黑龍木面色微僵,在他記憶力,西院的隊長可不是至尊強者,可能收穫能夠超越他,除了運氣不可缺失外,必須有很強硬的實力,看來西院的隊長則是在異獸空間之中突破成為至尊了,並且實力還要比他強大。

「東院隊長『北慕容』收穫,天尊異獸二十頭,煉神境層次異獸一百三十頭,源天境層次一千頭……」

很快,負責東院的青衣老者也將東院的成績統計了出來,畢竟而今東院就剩下北慕容一個人了。

東院與西院皆都只剩下一人,所以統計的速度很快,而接下來則是宣布南院的成績了。

「南院隊長『周丹』收穫,天尊異獸四十八頭,煉神境層次異獸四百二十頭,源天境層次四千餘頭……」當負責南院統計的青衣老者宣布完周丹的收穫后,現場立刻陷入一片死寂,特別是白衣老者都露出一副感幸福的模樣。

而北院隊長則是露出驚容,天尊級異獸竟然斬殺了四十八頭,這足足是他的二十四倍啊,天尊級異獸哪有那麼好獵殺的,大半個月過去了,他僅僅遇到兩頭而已,而且各個實力不弱,就算只是兩三品的天尊級異獸,實力也相當於五六品天尊的修士了。

除去北慕容和李露天,誰了沒想到周丹的收穫竟然如此的恐怖,而且煉神境層次異獸更是高達四百多頭,聽到這一切后,黑龍木差點暴走,此時他有股衝動,這尼瑪還要不要讓人活了。

青衣老者繼續宣布著,很快月天和倩馨兒和楊兜三人的結果也出來了。

月天的收穫算是最好的,天尊級異獸一頭,煉神境層次百頭……

倩馨兒則側重獵殺煉神境層次的異獸,數量甚至高達上千頭。

比兩人相比,楊兜的收穫就較少了,煉神境層次的異獸僅有兩百頭,同樣沒有天尊級異獸。

按他們口述,天尊級異獸太難遇到了,如同大海撈針。

「好了,統計已經結束了,現在我宣布你們各自的積分。」四名青衣老者全部統計完,白衣老者便開了口:「源天境層次的異獸,一積分。煉魂境層次的異獸,一百頭一積分。至於更低的不管是陰陽境還是淬體境的異獸,盡皆是一萬頭一積分。」

「什麼?」眾人一驚,這兌換的積分比例未免也太苛刻了吧,不過低級的異獸,就連源天境層次的異獸,也要有一百頭才可以得到一分,這未免也太苛刻了。

「至於天尊級異獸,一頭則是一百分,煉神境級異獸則是十分。」白衣老者飛快的統計著:「北院『黑龍木』最後得分為七百二十四分。西院『李露天』最後得分為九百二十五分。東院『北慕容』最後得分為三千三百一十分。」

白衣老者一口氣宣布完三大學院的總成績,而後便開始統計其南院的成績:「南院『周丹』最後得分為九千一百零二分。月天最後得分為六百百八十二分,楊兜最後得分為四百六十一分。」

「倩馨兒,最後得分為一萬零四百分。」伴隨著最後聲音落下,現場徹底炸開了鍋,就連周丹頭露出異色,這倩馨兒最後的積分竟然高達萬分!

這樣的結果沒有人可以預料得到,不管是周丹還是在場的其他人,他們都對倩馨兒投去佩服的眼神。

至此,四大學院十六人蔘賽選手,十人獲得有效分數,最後的總排名也出來了。

倩馨兒位居榜首,周丹位居第二,北慕容第三,李露天第四,黑龍木第五,而這最後一位則是月天。

誰難受誰知道 「鬱悶。」楊兜滿臉的無奈,他想哭又哭不出來,早知道他就將重點放在煉神境層次的異獸了,何必去苦苦尋找天尊級異獸呢?

不過就算苦澀也無濟於事,事已至此,他只能接受事實。

四道光團降臨,將楊兜與三名北院學員包裹住,而後便被送出通天塔外,而今通天塔中,就剩下五名老者與周丹等六人了,此次總院選拔也算告一段落了。

「首先祝賀你們,獲得『弒魔修鍊』三個月的資格。希望『弒魔修鍊』結束后,你們的實力會不亞於我。」白衣老者笑了笑:「你們跟我來吧。」

話音一落,周丹只感覺眼前一黑,任何知覺全部消散,而當他醒來后,卻發現在一處荒野之中,而荒野中盤膝著一頭高達數萬丈模樣酷似妖獸的建築,龐大的建築上刻畫著三個金光燦燦的大字:通天殿! 因了先前錄製真人秀節目被毒蛇咬一事,謝柔賦閑在家已有半月。 武帝重生 她為了轉型,拒接了很多劇本,就是代言也是要精挑細選的。不過精挑細選下沒有中意的,也就一直閑著了。

說來也巧,她出院當天就有劇方的人過來和她經紀人接洽。說是導演李敖要拍一部文藝片,只是甄選了很久,都沒有適合的女主角。不過男主角已經定了下來,是知名影帝高木。

片子還是根據竹生的同名短篇小說《舊時事》。

小說主要講述的是革命年代一對青梅竹馬的故事。故事中男主袁弘和江家的幺女阿離是有錢人家的公子千金,兩家比鄰而居,袁弘和阿離自小就有娃娃親,兩人又是一同長大的青梅竹馬,情分自然和別人不同。

阿離長到十五歲時,袁弘舉家搬遷,只等三年後如約回來娶阿離。可是世事無常,袁弘一家走後不久,阿離一家糟難。江家十幾條人命糟歹人所害,除去阿離全部喪生火海。阿離也是運氣不好,才逃出火海,緊接著又被人抓了,被玷污后,那群人把她賣進歌舞廳。

自那,阿離就成了歌舞廳的台柱。

三年後,袁弘沒有回來。阿離想,戰亂后大家顛沛流離,也許袁弘再也不會回來。他不回來也好,不回來她就可以沒有任何壓力的做她的風塵女。

但袁弘還是回來了,在他離開的第七年個年頭,在華國最動蕩的時期,他回來了,帶著他的妻兒。兩人在熟悉又陌生的酒會上相遇,彼時他是年輕有為的軍官,她是上流社會圈裡有名的交際花。觥籌交錯時,她正坐在餐桌上某個大佬腿上巧笑嫣然。

看到年少時傾慕的姑娘淪落風塵,袁弘大為光火。宴會結束后,他一路尾隨阿離回來。分別七年的兩人在相遇的第一個晚上就乾柴烈火般燃燒起來。之後袁弘不再讓阿離接客,阿離也就成了他的小情人。

這部小說里一共有四場床戲,竹生通過床戲來表現袁弘阿離兩人之間的較量。

第一場,是兩人相遇的晚上,袁弘得知阿離身份后,通過床戲展現袁弘的憤懣,痛苦,糾結,怒火以及阿離的無奈,無助,無路可逃的茫然失措。第二場是在袁弘家裡,在他妻子房間的隔壁,這裡主要表現阿離的爭風吃醋,偷情的快慰。第三場,是阿離得知她江家十幾口人命的喪生和袁家密切相關后,並且得知袁弘是漢*奸后,通過床戲描寫她的痛苦,彷徨和難以抉擇。第四場是阿離的恨意到達巔峰,在兩人巫山雲雨時,阿離在兩人即將到達高潮時,直接殺了袁弘復仇。

竹生描寫這四場床戲時為了精彩,可真是費盡了心思,所以小說改編成電影后,編劇也沒有把這四場床戲刪除,而導演李敖為了高度還原小說,同樣要求演員全裸出境。《舊時事》很久前就開始選角了,當初甄選女主角時,雖然表明了要全裸出境,但還是有很多知名女演員去試鏡,可惜沒一個符合李敖要求的,最後倒是沈宴入了李敖的眼。

本來這事雙方就這事也商榷得好好,就差進組拍攝。結果自從沈宴意外流產後,她性格大變,她寧願花光自己所有的積蓄賠毀約金,也不願意演這戲了。

事情弄到這步,李敖也沒有辦法。可放眼娛樂圈,適合阿離這個角色的真是少之又少,他又是個不願意將就的人,所以就盯上了謝柔。

和沈宴的妖艷不同,謝柔足夠漂亮,溫婉。阿離落魄前,是漂亮溫婉的富家千金,她陷入紅塵里,身上的氣質也沒有變。謝柔有演技,也有條件,她飾演阿離比沈宴更適合。

只是全裸出境,還要露三點,就不知道謝柔敢還不敢了。

了解清楚情況的謝柔也同樣在想,她到底演還是不演。

無疑,劇本是好劇本,可就是露點……

但如果拒了,那就是錯失一個轉型的良機。

「小柔,你怎麼想?」經紀人問。

「我……」

謝柔想演,但……

她糾結的還是四場床戲全部露點這個大尺度問題。到時候電影上映,她就是在萬千個觀眾前全露了。

「雯姐,你讓我想想。」最後她這麼說。

豪門天價妻 經紀人點頭,「你好好想想,回頭和你家顧先生商量好再做決定。」

「嗯。」

顧承翌離開大山後的第一個晚上,顧笙歡捧著他親手做的花籃,看著籃子裡面的花,一夜無眠。到二天頂這一對濃重的黑眼圈去拍戲,被章磊說教了半天。

對於顧笙歡的失眠,曾君難以理解,「你哥只是回家,又不是生死離別,有必要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