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

就在方昊天腦海一震間便感到眼前一花,被他用劍抵住喉嚨的徐世績已經從他的面前消失,轉到了徐錚的身後。

"砰!"

徐世績失去控制,方昊天也果斷無比的腳底一用力,地磚碎開之時他抽身暴退十米之遠。

徐錚沒有追擊,他看著方昊天就好像看到了一個死人。現在他已經成功救下兒子,再無任何忌憚,他不覺得方昊天還能脫出他手掌心的可能。

只是徐錚拿捏身份,不屑親手對付方昊天,於是對身邊的徐天虎道:"他是靈武境五重的修為,只是劍法厲害而已。你去殺了他。"

語氣很堅定,沒有半點猶豫。

徐天虎上前,看著清秀逸的方昊天,冷笑道:"你的劍法雖然不錯,但憑你靈武境五重的修為根本不可能與我抗衡。但我一向仁慈,我可以給你選擇死法。說,你想怎麼死?"

"你又想怎麼死?"

方昊天將劍舉起,指向徐天虎。

看著他舉劍的舉動,四周一片嘩然。

靈武境五重修為面對元陽境一重的高手,不但不想辦法逃,反而舉劍,要對戰徐天虎?

四周不少人突然對方昊天生出了敬佩之心。

不管方昊天的實力如何,以靈武境五重修為敢向元陽境高手舉劍,這份勇氣已經不是一般人所能及,足可讓人敬佩了。

"嘿,看你的樣子你是想跟我決鬥?"徐天虎看著方昊天舉劍的樣子突覺好笑,"我殺你如殺雞,你覺得你有資格跟我決鬥?"

"你一個人的話你殺不了我。"方昊天殺氣騰騰,"當然,你們徐家的人一涌而上,你趁機偷襲的話也不是沒有可能。"

"對付你我徐家還需要一涌而上?"

徐天虎樂了,道:"小子,你太高估你自已了吧?五重修為是比一重高,問題你是不是搞錯了一件事,你是靈武境,我是元陽境?"

"你們徐家的人今天不就是要以多勝少,以眾欺寡,一大家族的人跑來這裡欺負我一個年輕人嗎?"

方昊天哈哈大笑,笑得肆意張狂,道:"我是怕你這種老王八一會打不過我的時候就要讓你徐家的人全部上了。"

"我打不過你?"

徐天虎簡直有點懵了。

他是元陽境一重的高手,現在一個靈武境五重的小子居然說他敵不過,簡直聞所未聞,不可思議。他雙眼瞪大,一付錯愕的樣子。

"這傢伙是個頭腦簡單的白痴。"

蘇青璇有點樂了,道:"既然是白痴,那就拿話忽悠他,逼他跟你單打獨鬥,這樣徐家一會有人出手救他也讓徐家讓為別人的笑話,讓徐家的臉面掃地。"

"我正有此意。"

方昊天暗自點頭。然後對徐天虎道:"要是單打獨鬥你真的打不過我,你不信?"

徐天虎很肯定道:"我不信。"

方昊天說道:"要不我們打個賭?"

徐天虎微怔:"怎麼個賭法?"

方昊天笑了笑,聲音突然提高,道:"我們生死決鬥,敗者死。我要是死了,我身上的東西全歸你。我這把劍可是靈級中品寶劍。還有,我空間戒指中單銀票就有幾百萬之數,全歸你。但你要是死了,你身上的東西也歸我,雖然我不知道你身上有什麼值錢的東西。"

為了讓徐天虎相信,方昊天還當眾拿出一大沓銀票,雖然拿出來的沒有幾百萬,但幾十萬還是有的。

"這是要賭戰?這小子好多的錢。"

四周觀戰的人頓時興奮了。

方昊天不僅要跟徐天虎單打獨鬥,還要跟徐天虎大賭一場。

徐天虎眼珠子轉了起來,心想這條件對他來說簡直撿了大便宜。

如果沒有賭鬥,他即便殺了方昊天,家主也會收走方昊天的隨身財富,多半得歸徐家所有。

但要是有了這賭鬥,眾目睽睽之下是他贏了這場賭鬥,那方昊天的財富就是他的了,就算家主要收走,那也只能算是他徐天虎對家族的貢獻……"天虎,快動手,別聽他胡扯。"

見徐天虎沉吟不語的樣子,徐錚眉頭微皺了一下出聲催促。

徐錚這一催促,更讓徐天虎覺得徐錚見方昊天居然有這麼多銀票起了貪念,不想讓他徐天虎所得,於是他不以為的對徐錚說道:"家主,我是元陽境,他是靈武境,我怎麼可能輸給他,就跟他賭一把又如何……說完后他不等徐錚有下一步的反應便對方昊天道:"好,我跟你賭了。我們單打獨鬥,誰輸誰死。死者財富歸贏者,任何人都不得干涉。"

方昊天見這傢伙真的如此頭腦簡單,居然答應賭鬥,心裡暗樂,嘴裡卻是冷屑道:"你徐家這麼多人,一會你打不過我的時候叫多幾個人幫你,我哪裡有贏的機會?"

徐天虎一聽當則對著徐家的人大聲道:"大家聽好了,現在我跟方昊天單打獨鬥,一會誰幫忙誰就是王八蛋,就是跟我徐天虎過不去。"

方昊天當則逼問:"要是你讓他們幫忙呢?"

徐天虎想都沒想回道:"我要是讓人幫忙,我就是烏龜王八蛋。"

方昊天還是不依不饒:"空口說白話誰不會?你敢以天道立誓?"

"我有什麼不敢?"

徐天虎完全落入了方昊天的套,一心想著獨得方昊天的財富,想都沒想就對天立下了天道誓言:"蒼天在上,我以天道的名義立誓,一會若需要人幫忙,我不得好死。"

"天虎,不可……"

徐天虎竟然真的立下天道誓言,徐錚和徐斌臉色皆變。兩人內心中突然都有點不安,覺得徐天虎上了方昊天的當。

只是他們兩人卻想不出方昊天逼徐天虎立天道誓有什麼用。

靈武境五重的修為還真有能力逼到徐天虎一會需要人幫忙需要人搭救?

"沒事。"

徐天虎對徐錚和徐斌的勸阻搖了搖手,不以為然道:"等我將這不知死活的東西斬殺后,他的財富我上繳一半給家族。"

他也不全傻,他不可能真的完全獨吞方昊天的財富。但他將話說在開頭,一會他交出一半家族也沒有人對他說三道四,徐錚也沒借口將所有財富收走了。

徐天虎心裡有數。就算方昊天沒有幾百萬,只是幾十萬,他能獨得一半,也足夠他還了吉詳賭坊那幾萬賭債,還有不少本錢繼續賭了。

至此,徐錚和徐斌也不好再說什麼了。

徐天虎完全落套,方昊天的臉色一下子變得凝重,知道此戰已經定下了。當則持劍退後幾步道:"來吧!"

"真的單打獨鬥啊!"

"就算沒有賭鬥徐天虎還能別人幫忙嗎?本來就是單打獨鬥,不知道方昊天還要賭,徐天虎居然傻乎乎的同意了。"

"他們有他們的考慮吧。"

"看方昊天很自信的樣子,這是怎麼回事?難道徐錚看錯了,方昊天並不是靈武境五重的修為,而是有著比徐天虎更高的修為?"

"徐家主是元陽境三重的大高手,他能說出來肯定有十足的把握,不會看錯的。"

"那就奇怪了。方昊天明知道打不過徐天虎還要賭鬥,這是玩哪出?"

"其實賭不賭對方昊天來說根本就沒有分別。橫豎都是一死。我覺得他之所以提出賭鬥意在拖延時間。你別忘了他有一個厲害的護衛,他可能在等護衛回來。"

"他那護衛怎麼可能是徐家大供奉的對手。大供奉可是元陽境五重的大高手,在我們整個落星城那都是數得上號的真正高手,他那護衛現在沒出現,估計被徐家大供奉殺了。"

隨著這一場賭鬥定下,四周的人更加興奮。但從此起彼伏的議論聲中,沒有人看好方昊天,都覺得方昊天的勝算實在渺茫的很。

此時房慶輪也在落星城,他就在附近一棟房子的頂上冷眼看著下方的發生的事。

在他的身邊,盧東林和於天佑垂手而站,表現出對房慶輪的恭敬,只是他們偶爾瞄向房慶輪時眼眸深處總有一抹淡淡的血芒若隱若現。 "任笑蒼竟然幫他,真不可思議。七鷹團失敗,鐵定是因為任笑蒼。"

房慶輪冷笑連連,道:"但都不重要了。方昊天現在越來越自大,越來越狂妄,現在居然不知死活的在落星城招惹徐家,現在竟然跟一個元陽境高手賭鬥,他是活膩了啊!只是可惜了一點,我沒機會親手拆他的骨扒他的皮了。"

盧東林和於天佑對視了一眼,然後兩人一臉諂笑。盧東林開口說道:"他死了不是還有家族嗎?大不了我們去青元城一趟,將他的家族滅了也算是解解心頭大恨。"

房慶輪對此採取了沉默不語的回應,但他眼中閃爍的亮光顯然是贊同了盧東林的提議。不能親手殺方昊天,那就親手滅方家,這樣確實也能解解心頭大恨。

但方昊天未死之前房慶輪也不敢去動方家,因為他也有他的家族。

他能去動方家,方昊天也能去動房家。

"砰!"

此時下方開戰了了。

徐天虎暴沖,等距離方昊天不足五米時他猛的一跺腳,地面陡然開裂,一條漆黑裂縫曲折如閃電般延伸向方昊天所在的位置。

緊接著!

轟的一聲巨響爆發。

細碎的石子彷彿暗器一樣,"咻咻咻……"的四濺而出,覆蓋範圍超過三十米。街道兩旁建築物頓時千瘡百孔,離得近的人群則被穿成了篩子,驚恐的倒在地上,死不瞑目。

"就你這點實力也好意思跟我單打獨鬥,年輕人,你太自大了。你這區區靈武境五重的修為,我徐天虎要你三更死,絕不留你到五更。下輩子投胎做人,招子一定要放亮點,別再跟我徐家做對,也別再遇上我……媽的,只是你死就死好了,居然還要我找你的空間戒指在哪裡……"

徐天虎感覺很爽,對自已的出手很有信心,他不覺得方昊天還能從如此密集而強大的攻擊中活下來。

太爽了!

一招滅殺!

他就是喜歡這種絕對碾壓,毫無懸念的打鬥。

他一直認為修武者修武的目的就是自已變強大,然後欺負弱小者。

特別是他突然悟出武意突破到元陽境后,他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殺靈武境或是玄力境的人。特別是殺玄力境的弱小者,他簡直一個念頭就能讓對方死,這種如同神一般強大可以任意取人性命,掌控一切的感覺,他一直很享受。

今天他一出手,以絕對碾壓之勢就將一個靈武境五重的小傢伙殺得屍骨無存,這種感覺一如既往的爽。

然而他高興的太早了。

咻!

一道劍光突然從密集的細碎石子中出現,突然在他的眼前迅速放大,碎石瞬間被劍光碾成細塵。

劍光很快,幾乎瞬移的速度向徐天虎刺殺而來。

"你竟然沒死?"

徐天虎大驚,倉促間揮手拍出。

"殺!"

劍光的背後突然響起方昊天的怒喝。

聲動如雷,似乎不亞於徐錚剛才為救徐世績的那一喝。

嗡!

徐天虎突然感到腦海一痛,就好像被人用細針在他的腦子裡狠狠的刺一下。

方昊天借怒吼聲掩飾魂擊術。

"怎麼回事……"

徐天虎從來就沒有出現過頭痛的感覺,現在突然出現讓他措手不及,感到奇怪,拍出的手掌去勢微微一滯。

高手對戰,更何況是面對方昊天這種擅長快劍的人,稍滯則傷。

噗嗤!

一條帶著血箭的手臂衝天而起。

"啊!"

徐天虎發出凄厲的慘叫。但也因為斷臂劇痛而讓他忘卻的頭痛,整個人突然清醒過來。

"去死吧!"

徐天虎當真兇悍,斷臂重傷之下竟然不退,左手一震就全力揮出。

轟隆隆!

徐天虎的手掌瞬間瀰漫如雨,掌勁如山。

但他畢竟受了重傷,出手遠不如全盛狀態了。

看著湧來的掌影,方昊天雙眼眯起,內心陡喝:"青璇,出手!"

咻咻!

蘇青璇這一次並不是控制赤霄炎龍劍出手,而是兩縷細小尖銳的勁風突然從赤霄炎龍劍的劍身射出。

兩細勁風看似小,但卻如世上最鋒利的針,瞬間射穿掌影,射向徐天虎的雙眼。

徐天虎大驚失色,頭向一邊偏開。

咻咻咻咻……

就在徐天虎分心應對蘇青璇的偷襲時,一團劍光突兀而現。

怒劍寒光百萬丈!

噗噗噗……

徐天虎的左臂瞬間被絞碎。

我們在夢裡有相逢 劍光不停,席捲而上,要將徐天虎一舉滅殺。

"啊啊……不!"

徐天虎雙臂盡毀,終於恐懼了。他瘋狂後退,看著席捲而上肆意追殺他的劍光,他駭然驚呼,慘叫連連:"家主,救我!"

"竟然敗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