嗷!欺負龍啊QAQ

鳳主斜睨它。蠢貨,我是在救你。

當著月千歡和墨九卿的面,想欺負她兒子?這不是嫌自己命太長了嗎。

一番折騰后,冰霜巨龍老老實實的蹲在桌子上。它被命令盯著兩張地圖,對比潛龍島到底在什麼位置。

然而看地圖實在不是冰霜巨龍的長項。看了一會,就滿眼星星眼的趴下了。

月千歡開口:「找到了嗎?」

「我不知道啊。我又沒有看過潛龍島的地圖。」

「那你是怎麼出來的。」鳳主問。

冰霜巨龍咧嘴,「從水裡出來的!」

「水裡?」

「對啊!我們龍族當然是要住在水裡。難道還住在天上啊。」冰霜巨龍的話,瞬間給了月千歡他們靈感。

潛龍島的地圖沒有錯!

問題在於,他們想錯了方向。潛龍島是島,但是它藏在水下。那下面或許有一個水中世界! 每一個最堅強的人,他的內心裡其實是最脆弱的,那個人最堅強的外殼來保護自己最脆弱的內心,每個人在遇到最危險的事情的時候,每每都會想到自己心裡最有安全感的那個人,他的那個能給自己安全感的人,只要自己出一點點事情,都可以衝到自己最前面的人,想的那個,不懼怕風雨,不畏懼雷電,為自己撐起一片天空藍,每一個人的心裡都有這麼一個人吧!在自己最無助,最需要的時候,都希望那個人可以能夠出現在自己身邊。

心裡想之所以是心裡想,那是因為它只存在於心裡,在現實中可能會出現,也可能不會出現,而在現實中,當你真正出現那麼一刻的時候,你的身邊是否真的會出現你心中所想的那個人?他是否真的能為你擋住所有的困難,為你遮擋出一塊溫暖的地方。

明天和意外哪一個先來,誰也說不準,每個人都在今天徘徊,可能會有人說,意外都離自己很遠,所有的意外自己都只在新聞里見過,旁邊的人身上看到過,自己彷彿就是被幸運之神籠罩著的,所有的病痛意外會繞道而走。

總有一天會發現,其實不是幸運之神籠罩著,可能是意外和困難,只是沒有找到而已,困難的一生,誰都會經歷,人生的酸甜苦辣,區別就是在於,先苦后甜和先甜后苦而已,所以不要為自己暫時的困境和被命運的捉弄,對生活失去希望,對自己的生命感到絕望;也不要為自己當前的命運平坦而怡然自得。

要始終相信命運是公平的,他不會永遠保護著誰,也不會讓誰一直經受著,命運的不公平。

、、、、、、

四個人一路走,一路都在害怕,因為四個人已經都感覺到了危險的氣息。

幾個人心裡開始感覺不安穩,四個女孩,說到底誰也沒有很膽小,但是,女生無論怎麼膽大,她到底還是女生在危險和可怕的東西面前,她們一樣會驚慌失措,一樣會尖叫,一樣是需要人保護的。

不要說一個女生堅強,膽大,她就無所畏懼,她內心真實的害怕,是你無法體會的。

「凡哥,是不是被人給跟上了呀?我怎麼覺得後面有個人一直在跟著咱們。」任夏天小心翼翼的挪到唐曉凡的身邊,在她的耳邊悄悄的說。

唐曉凡從上初中之後,開始學跆拳道學了六年,所以他冷冽的外表,也不是沒有理由的,這正是因為這樣,大家在心理上更依靠她。

」我也感覺到了,大家先冷靜下來,不要害怕,大家加快腳步,趕緊往前走,走到前面人多的地方。「唐曉凡用大家都能聽到的音量告訴大家。

大家相互之間看了看,也都明白什麼意思,大家都吐了一下子加快了腳步,趕緊向前面飛快的走去,想努力的甩掉後面的人。一路上大家一刻都不敢鬆懈,用自己最快的速度走到了人多的地方,大家才都停下了腳步。

、、、、、、

走到人多的地方,才敢向後看去,往後看是看到兩個人,用惡狠狠的眼神看著她們,但此時在人多的地方想必他們也不會幹出什麼事情了,幾個女孩想想心裡都很后怕,雖然唐曉凡學過跆拳道,但是再怎麼說也是一個女生,看到對面是兩個五大三粗長得滿臉鬍子,惡狠狠的人的樣子,她們都在慶幸自己跑掉了。

幾個人都想著萬一被他們逮住的畫面,想著那個畫面,後背都覺得是出了一層冷汗,這個時候的她們表面上雖然風平浪靜,在心裡其實已經怕的不行了,都拿出了手機,來找各自的男朋友,接她們回去。

在等待的時間裡,她們一直徘徊在鬧市區,她們不敢自己走出去,因為她們怕,跟隨她們的人就等在外面。

、、、、、、

此時的任夏天也掏出了手機,打開和陳宇的聊天框,在屏幕上把這件事情,編輯出來又刪掉,編輯出來又刪掉,因為她不知道該不該告訴陳宇,她此時的內心裡,急需要訴說自己的害怕,急需要這個男朋友的安慰,自己的心裡這麼害怕,她就想告訴她,讓他知道自己的害怕;但是自己心裡也在掙扎著,害怕自己告訴了他,他可能會擔心,怕他擔心兩個人相隔這麼遠,除了擔心之外,又什麼也做不到,她更害怕的是,她把這條消息發過去,明明自己在這邊已經害怕的不行,他那邊卻忙的沒有一點點時間來看手機,來回復自己的消息,那自己說了和沒說又有什麼區別呢?

幾番掙扎之下,那夏天最終還是選擇刪除了編輯好的文字,選擇不告訴他,打算回去之後再告訴他。

大家都在一起等待著,那周從浩他們三個男生來了之後,大家一起離開了這個一路走來讓她們心驚膽戰的地方,一路上女生由於害怕,都窩在男朋友的懷抱里,任夏天其實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心裡滿滿的都是羨慕之意,但是她知道,這個樣子的兩個人的狀態,在此時此刻,是羨慕不來的,因為根本辦不到。

錢寶寶看著臉色落寞的任夏天,她知道,這個時候的任夏天心裡更害怕,一路上錢寶寶都緊緊的抓住任夏天的手,想要自己,能夠給她一點自己僅有的安慰,雖然她知道這個安慰,可能不足陳宇給她的十分之一,但是這是他作為好朋友能為她做的一點可以做的了。

幾個男生在來的路上,原本還在嘴裡埋怨著她們走的時候,不告訴自己也不帶著自己,還想著見面之後要好好的教訓一下她們,讓他們知道女生自己出去的危險,但是當她們來到這個地方看到女生嚇得慘白的臉,他們嘴巴里的責怪的語言,就已經說不出來了,只想給他們一個懷抱,讓他們不再害怕。

真正害怕的時候,好希望自己依靠的人可以陪在自己的身邊,任夏天看看自己的身邊,自己好像做不到,她就告訴自己沒關係,自己可以;而真正關心你的人,他只想給你最大的安全,只想把你保護的密不透風,不讓你受到一點傷害。

希望每個女孩子都是天黑又冷,下雨有傘,而你,不只是在夢裡,也在身邊。 他們已經可以確定,千島渡下面就是潛龍島。現在只需要隨著船隊,到達千島渡。

月千歡他們在船上的日子,可以說非常悠閑和享受。

船上八層都是他們的空間。或修鍊,或遊玩,或宴席飲酒。這樣奢侈享受的日子,不由讓他們感染。驕奢使人墮落啊!

出海的這幾日,海面上風平浪靜。不見船上船夫奴隸怎麼忙碌,船隊平安平穩的一路往前。

半路上有停船下撈。以慕容世家熟練的手段,也撈起不少的好東西。慕容復海就送來了幾株萬年珊瑚,還有稀世珍珠!

但最讓月千歡喜歡的,莫過於是海中的海鮮。

生起篝火,將大魚架在架子上。雲夜負責翻面,浮蹤客抹調料。月瀾星在邊上切割裝盤,給月千歡他們拿過去。

「海上生明月,果然極美。」月千歡遙指天邊一輪明月。

不知是不是因為在海上的原因。月亮顯的又大又圓。好像一伸手,就能觸摸到一樣。

「小歡,魚肉烤好了。」

「嗯。霽華,來吃烤魚了。嘗嘗你雲夜叔叔的手藝。」月千歡趴在墨九卿懷中,朝霽華勾勾手指。

夜色,圓月,篝火,烤魚。

鳳主再打開一壇四族佳釀的美酒。只需要一口,便能讓人醉倒在地上。

鳳主看著眾人的模樣。連月千歡和墨九卿也醉了。他哈哈大笑,「這可是天上美酒,瓊漿玉釀。是你們月氏一族釀出來,名字叫,叫浮醉!」

「浮醉,浮華一醉嗎?」月千歡晃了晃酒杯。

「沒錯。就是浮華一醉。以前,你們月氏可是最愛享受的。你們月氏月帝有一座寶塔。塔中就九百九十九層,每一層都是極樂世界。」

「若月帝一時開心了。就會在盛會時,打開寶塔。邀請四族和天下萬物進入其中。」

鳳主癱倒在地。他眼睛望著天空,迷離帶笑。

他接著說:「我曾經去過一次。那裡才是真正的快活城。四族都活著。無比快活的嬉戲玩鬧。那景象,是如今任何地方都模仿不了的。可惜啊,四族最後被毀滅了。」

鳳主遮住雙眼。「那座寶塔,也不知去哪兒了。或許是和月帝一起,葬身無限歲月之中了。」

鳳主話語中的苦澀悲傷,聽得眾人心頭沉甸甸的。

月千歡他們並不能體會鳳主的心情。因為他們出生在現在。沒有經歷過萬年前四族的繁榮,大地一體的景象。

若是他們親眼所見自己的族人死去,世界被毀。又被封印在一個地上上萬年。一朝出來,天地山河都是陌生的。熟悉的故人,也都死去了。不知他們還能否有鳳主這麼洒脫平靜。

又聽鳳主說:「月千歡,月瀾星。萬年前,我見過你們爹!當時的月帝嫡子,萬淵。」

「哦,你見過啊?那是什麼樣子?」月瀾星張嘴問他。

「萬淵么。那時候好像挺小的。嘿嘿,反正比我小!他見了我,還叫我風流哥哥呢!不知道現在他什麼樣子?」

鳳主說完,半響沒有人理他。他納悶睜開眼一看,頓時被眾人的目光給震懾住了。

月千歡表情複雜,「原來你真的很老了啊!」 有一個人會永遠是自己心中的支柱,無論自己發生什麼事情,第一個想到的人都是他,當自己開心的時候,開心的這件事情想要第一個與他分享,當自己難過的時候,只要他陪伴著自己,就算什麼話也不用說,這是兩個人依偎著坐在一起,就是最大的安心,那個拎在手裡無處安放的叮叮咣咣心,因為有你陪伴,而不會無處安放。

喜歡不只是兩個音符,兩個文字,有一句話說,喜歡是乍見之花,愛是久處不厭,他若沒有乍見之魂,哪裡來的酒處不厭,世界這麼大,兩個人相遇相愛的幾率微乎其微,但是世界上還是有那麼多的人,與相愛的人在一起了,他們找到了讓自己叮叮咣咣可以安放的地方,每個人都在期待著每一個人都在思考著,到底哪裡才是自己可以安放的地方。

白雲找到了藍天,她覺得他的寬闊,是自己可以飄蕩的遠方;隨風跑了八千里的黃沙找到了沙漠,縱使萬里戈壁,但是回頭看來,那也是自己的歸宿;而每一次大雁都在南飛,但是它也會飛回來,它在兩地之間徘徊,只是因為在那一個時期,只有那一個地方是合適自己的地方,它也在尋找,它也在選擇選擇自己最舒心的地方。

世界上存在兩種人男生和女生,男生和女生天生就是不一樣的,在當今這個倡導男女平等的世界里,其實從本質上來說,不一樣的,在人們,本來在這裡就認為男生應該承擔的要比女生多,女生也在內心裡對男生有了一份依賴,這是因為女生的這份依賴和離不開,才讓男生變的有責任感,有擔當。

一個有責任感,有擔當的男生,他可以給人安全感,讓人可以去依靠他,才會讓那個漂泊無依無靠,流落天涯的人,不在乎無處安放。

女生除了物質之外,需要的是一種感覺,一種被需要被呵護,,一個被稱呼與安全感的東西,可是很多女生都覺得自己並沒有得到,所以他們的內心還在路上,還在流浪,繼續的無處安放。

,昨天四個女孩子們自己出去吃飯,回來的時候被一路的尾隨,到了今天睡了一夜之後,她們想想都還是心有餘悸,除任夏天外的三個人,她們被安撫好情緒之後,還沒跑得了一頓教訓,可能經過這一次不好的經歷,大家以後對女生獨自外出這件事情,都充滿著恐怖的感覺,她們以後出去也可能不會自己出去了。

、、、、、、

而此時的任夏天,看著她們,雖然她們在不停的抱怨,說那些男生,批評自己教訓自己,但是能從她們的臉上看出來那總被在乎,被保護的幸福的感覺,而此時她還在心裡糾結要不要把這件事情告訴陳宇。

就連昨天晚上的聯繫,自己也是等了好久好久,可是最後他都沒有聯繫自己,最後還是自己去主動聯繫的他,而他的答案是因為太忙沒有顧得上聯繫自己。

對於這個答案,任夏天真的是怎麼也不相信,天天都有那麼忙嗎?十分鐘的時間都沒有,忙到連打一個電話的時間都沒有,忙到連發一條消息的時間都沒有,還是他在害怕,一旦聯繫了自己,就要一直的聊下去,就沒有時間去干別的了,難道在他的世界里,自己就是那麼黏人的人嗎?

任夏天就在想,他是不是真的那麼忙啊?是不是真的沒有空啊?他一天都在幹什麼?白天也就罷了,連晚上的時間都沒有屬於自己的嗎?

她開始覺得兩個人之間好像發生了變化,明明從過年到現在,才短短几個月的時間,只是因為自己想太多的原因嗎?還是真的變了,想想之前,他應該不會這麼久都不聯繫自己吧,可是現在卻可以整天的都可以不聯繫自己,此時的任夏天就想到了自己,偶然看到的一句話「別傻了,大家都是每天手機解鎖八百次的人,有空沒空自己沒有數嗎?只是不想聯繫你而已。」真的是這樣嗎?任夏天的心裡正在反覆的疑問。

希望最後最後的結果,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樣!

.所以在昨天晚上聊到最後,任夏天還是沒有想好,該用什麼樣的語氣,把自己遇到的能見自己最害怕的事情講出來,是一種弱小,可憐,需要保護的語氣說出來,能讓他關心自己,安慰自己;還是用那種自己獨自扛過難關,無所畏懼的勇氣說出來,讓他感到自豪,糾結許久,最終還是沒有說出來。

這些天這種狀態,不知道為什麼會出現?如果仔細的想下來,任夏天現在覺得,可能是自己的自尊心,自己在自己性格里很隱藏的一種驕傲,希望他能主動的來關心自己,她也在怕,會讓他反感,與其說這是一份傲嬌,同時也是一份卑微,這樣的自己,任夏天是真的不喜歡?

到了今天,看著她們與自己男朋友親密的互動,自己安靜的坐在桌子旁邊,捧著一本書,自己在那邊獨自在想,為什麼?自己也是有一個有男朋友的人,自己也是一個被保護著的人,但是好像和他們不大一樣,他們的世界有兩個人,把自己這個兩個人的世界里,目前只存在一個人。

思考了很久很久,任夏天還是決定把這件事情說出去,告訴他,讓他體會一下自己到時候害了他的心情,一大段長長的文字,在對話框里編輯好,點擊發送,在短短几分鐘的時間,任夏天覺得很長,覺得自己敘述了一個,很大的事情。

發送之後就陷入了無盡的等待,除了等待還是等待。

原來,他真的很忙,忙到自己給他說了,自己這麼害怕的事情他都沒有看見,有一種疲憊的感覺,爬上了心頭,任夏天只覺得好累,就不知道自己在堅持什麼。

永遠不要讓女生感覺自己是一個人,女生的想象力很豐富,豐富到你真的無法想象,在你不回她簡訊的時間裡,在你沒有接她電話的十幾秒里,她的腦子裡已經放完了一部大型的電視連續劇,她善於總結,善於幻想,總結的那個結果,那個結局,是自己不希望看到的,但是她們心中最害怕什麼,她們的腦子還是會越想什麼,女生真的是一個奇怪的生物。

在陳宇沒有回簡訊的這段時間裡,在自己等待的這段時間裡,任夏天的心,開始叮叮噹噹,無處安放。 鳳主面對眾人複雜的視線,心中悲涼無比。他怎麼就一喝多了,提起這件事了?

天知道,年齡是他的痛!

明明他被封印在月家傳承之地裡面上萬年。那一萬年不算!他哪裡老了?他外表最多二十。看起來比月千歡大一點點而已。

月千歡勾唇,腹黑一笑。「鳳主,那我們是不是要叫你叔叔?」

「哈哈哈,叔叔!」月瀾星笑倒在地上。

就在鳳主生無可戀時,墨九卿又插上一把刀子,「叔叔怎麼夠體現他的年齡。應該是老祖宗才對。」

「墨九卿你想打架嗎!」

「好啊。試試?」墨九卿勾唇。

眼見兩人之間氣勢飆升。月千歡正要開口說什麼,忽然她神色微變。詫異的抬頭看了眼對面,月千歡打了個手勢。

見她動作,兩人齊齊扭頭看向她。「怎麼了?」

「我看到慕容復海剛剛偷偷摸摸的下去。」

慕容復海偷偷摸摸下去?

他是這艘船的主人。下去還用得著偷偷摸摸的嗎?

雲夜冷冷開口,一語中的。「難道是在多我們?」

此話一出,眾人神色微妙變化。

慕容復海為什麼要躲著他們?難道他要做什麼,不想被他們知道嗎?想到此,心中頓生懷疑。

月千歡起身,「你們繼續。我和墨九卿去看看。」

「我也去!」

「我也想去。」

月瀾星和鳳主一前一後開口。兩人的表情,蠢蠢欲動。

月千歡斜睨他們,冷酷並嚴厲的拒絕。「不行!我和墨九卿去足夠了。你們兩一身的酒氣。還沒過去就被發現了。」

「有嗎?」月瀾星低頭聞了聞。頓時被浮醉酒的酒香給迷的傻笑起來。

鳳主嫌棄的看了眼月瀾星。他復又看向月千歡兩人。「你們身上不也是有酒香。」

「但我們能解決。」月千歡取出兩個香囊在手中晃了晃,勾唇笑的腹黑。

熏香一染,浮醉的酒香立馬淡去。同時,這種熏香也會很快蒸發。不留丁點氣味。見此,鳳主只能心塞塞的留下來。

月千歡和墨九卿跟上慕容復海。

見他一路避開所有人。小心翼翼,又萬分警惕。他走到船的最底部,用手掌為鑰匙。開了十三重門,才徹底打開。

在慕容復海關門的那一刻。月千歡和墨九卿快速閃身進去。慕容復海只感到一陣風,他回頭看了一眼並沒有發現什麼。

月千歡抬頭打量四周。這是一間建造在船身底部的房間。腳底下的地面竟是透明的。用最堅硬的金剛晶石打造。中間還有一個凹槽,似乎是用來放置什麼東西的。

慕容復海小心翼翼從儲物戒指里取出一個水晶盒。

打開水晶盒,裡面耀眼的光芒立馬照亮了整個屋子。那是一顆拳頭大小的菱形物體。它的每一個切割面,都猶如鑽石一樣光彩奪目。

月千歡眼底浮現一絲驚訝,她側眸問墨九卿。「這是什麼?」

「獸玉。」

「獸玉?傳說中,萬獸至尊的心頭玉。武尊巔峰級別的獸王,死亡過後,才會誕生的獸玉?」月千歡驚訝極了。 大概最驕傲的事情就是等到自己遲暮之年的時候,可以驕傲的說這一輩子沒有做過什麼讓自己後悔的事情,可能最失敗的事情就莫過於自己前一秒做的決定,在後一秒就會後悔的要死,並且是腸子都悔青的那一種,世界上最沒有的東西就是後悔葯,之前看過一些比較搞笑的話,他大致是這麼說的「給我二兩忘情水,讓我喝下一顆後悔葯。」

怎麼可能有這麼好的事情?感覺最好的事情都要你賺了,這得是有多麼的幸運。

可能有的人有時候會感嘆一下,世界上要是真的有後悔葯就好了,說這個話的人可能,做了讓自己後悔不已的事情吧,但是人真的很奇怪,明明知道那件事情自己做了會後悔,但是還是會去做,但是有的人可能就是無心之失吧,在自己不小心的時候,做了自己後悔不已的事情,這是可以理解的,畢竟誰也沒有預見未來的能力,自己做了那件事情會讓自己後悔。

但是給那些明明知道自己會後悔,但是自己還會去做,就是明明知道有後果,但是還是不顧一切後果的去做,真的不知道當時腦子裡在思考什麼,自己到底在想什麼?

就是明明知道自己會後悔,但是還會去做,最後他後悔了,但是卻又遇事無補,只留自己在那裡后懊惱著。

陳宇可能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吧,其實他也不知道自己會後悔什麼樣的事情,他覺得所有的事情他都不會後悔,但是當事情真正的發生之後,他覺得好像真的不應該是那麼做的,但是到自己最後真正發現的時候,都已經為時已晚,沒有辦法不救了,只有自己一個人,在那裡不知後悔。

陳宇覺得自己上了大學,慢慢的找到了自己,不再是高中時候那個渾渾噩噩,整天無所事事的自己,雖然在高中的後面時候,自己找到了努力的方向,得到去努力的理由,自己也憑著這個動力,上了大學,但是現在卻和她相隔千里,這並不是自己想要的結果,但是又是自己不得不面對的結果。

所以現在的自己,面對了這個結果,自己也在坦然的接受,並且自己也覺得現在在除了他之外,找到了另一個自己的愛好,找到了自己,另一個自己發展的方向,另一個想要去做的事情,那就是籃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