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嘖,還有沒有天理了!”有人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幹饅頭,再看一眼,那邊吃大桌菜的人,嘀咕道。

旁邊的人戳了戳他一下,不耐地喊了一聲,“領了就趕緊走開,別耽誤我們後面的人。”

男人嘖嘖了兩聲大步走開,李小酒排在後面,眼睛卻如所有人一般往餐桌上瞅。

耳邊響起的是衆人吞嚥口水的聲音,他也忍不住吸了吸口水,再吸吸鼻子,唔,真香!

身後站着的人推了他一把,李小酒上前兩步,終於把目光收了回來。

“嘿,小朋友,還記得我不!”說過的男人二十多歲的模樣,看着李小酒笑的很是燦爛。

李小酒看了他一眼,道:“你是登記員叔叔啊。”

男人拍了拍他的肩膀,“嗯,記性不錯嘛。”

“那是當然,我還記得當初你把我的名字看成是徐叔叔的。”李小酒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記憶裏覺得這人說話挺好玩。

前面的人又走了兩個人,他急忙跟了上去。

美女不愁嫁 往事不提,往事不提哈。”男人嘿嘿一笑,眼睛卻是移着四大家族的方向看去。“

李小酒看了他一眼,也跟着移去視線。

又上菜了,而且好像還是紅燒魚魚。

他也只有過年的時候纔有魚吃呢,現在都末世了,也不知道這這東西從那來。

四大家族,真的很厲害。

李小酒突然就由心而發的說了一句。

他砸吧了一下嘴,口中不停分泌出口水,歪頭看一眼前面長長的隊伍,又摸了摸自己扁扁的肚子。

餓了,好想吃肉。

那登記員十分艱難的將自己視線移了回來,看他那副餓狼的模樣,不禁笑出了聲。

李小酒挑眉看了他一眼,不明白他笑些什麼。

“叔叔,你說他們吃的魚啊,肉啊,都是哪裏來的啊。”突然想到這個問題,李小酒覺得比較嚴重,登記員在基地呆了這麼久,或許他會知道。

“當然是自己養的咯。”見李小酒疑惑的看向自己,男人咳嗽兩聲解釋道:“就是人工飼養,現在基地給這些蔬菜,動物,都打了催長素,還有一些特殊的人員進行餵養,所以四大家族物資的越存越多,越過越好了。”

他嘖嘖了兩聲,頗有些不是滋味。

“那這些魚肉他們會賣嗎?”李小酒激動起來,他早就想在空間裏養這些東西了,奈何一直找不到,看着人家吃肉,他也想吃啊。

“你想要買?”登記員怪異的看了他一眼,“肥水不流外人田,這些內門技術,四大家族的嚴禁外傳的,想要吃肉,除非是你與內層人員關係很熟,或許還會給你點面子。”

他上上下下打量了李小酒一眼,搖了搖頭一臉惋惜,看了看前面就要到他了,又推了推他。

李小酒撇了撇嘴,上去領了幾個饅頭,正要離去,後面卻響起了有些熟悉的聲音。

他下意識回頭,見一大桌子上,站起來一高大男人,似乎是對他的方向揮了揮手。

李小酒左右看了看,周圍並沒有人,訝異的指了指自己,“叫我?”

那男人點了點頭,下了桌,大步跑到他的面前,一拍肩膀道,“喲,巨虎小英雄,這幾天沒見,就不認識我這個指路人了?”

李小酒一聽那巨虎小英雄就覺得臉上火辣辣的,也知道眼前這男人,是上次迷路是問的人,他有些尷尬的摸了摸頭,道,“叔叔啊,我叫李小酒,不叫那啥英雄,聽着怪尷尬的我。”

“哈哈,男子漢大丈夫,你臉皮子怎麼就這麼薄呢。”他看了看周圍,見只有李小酒一人,不禁一挑眉,“咋回事,你徐叔叔他們又不在,不怕你被壞人抓走了?”

李小酒頭冒黑線,什麼叫又,他就只被抓過一次好嗎?“他們在我宿舍裏,我這就回去了。”

羽輕宇看到他手中提着的幾個饅頭,難以置信道,“你叔叔他們也太會壓榨小孩子了吧,自己跑宿舍休息,讓你來給他們帶吃的。”

“不是的,這……”李小酒無語,話還沒說完,羽輕宇拉着他往餐桌的方向走去,“來來來,那都是什麼叔叔喲,咱們不理他們,過來一起吃,餓死他們得了。”

隨着靠近四大家族,李小酒已經感覺到不停往他身上打量的視線了,他咳嗽了兩聲,掙扎了兩下,道:“叔叔,不了,我宿舍有人做飯的,我要先回去了。”

那邊夾菜夾到半路,突然掉到了桌子上,風沫星耀餘光看見自己討厭的人竟然被拉了過來,驚訝的張大了嘴。

另一張桌子上,一女人看見李小酒,眼中閃過熊熊怒火,碰了碰一旁安靜吃飯的女人,咬牙切齒道,“央央,看到沒,那男孩。”

被叫爲央央的女人不滿的看了她一眼,吃着飯呢,不明白她又抽了什麼風,莫名其妙的帶着家族投靠自家就算了,還整天跟着自己,她早就看她不耐煩了,自己一家人坐在另一邊,她偏偏厚着臉皮跑她劉家的餐桌上來,真不知又想打些什麼注意。

“什麼男孩?”她懶懶擡頭順着她指的地方看去,只了一眼,便無趣的低頭繼續吃飯。

旁邊的女人見此,急忙又拉了拉她,道,“上次我不是跟你說了嗎,你的變異獸就是被他給撿了去。”說到後面,她的臉色微微帶了些嘲諷。

“哦?”女人忽略了她話語中的怪異,倒是認真看了李小酒一眼。

那女人見她終於來了興趣,急忙道,“這孩子好不懂事,上次我都說了是你的變異獸,他還硬是奪去,偏偏他的異能太過厲害,我打不過,要不要等下我派人將他抓來,將你的變異獸要回來。”

她記得以前劉央是很寶貝那變異獸的,只不過與自己黑貓一比,輸了,讓她丟臉所以才棄了去,後面一直沒找到適合自己的變異獸,便對以前那隻狼狗思念了起來,想的這裏,計從心起,她不敢得罪霧家的人,可四大家族劉家上場,霧傢什麼的還不是隻能靠邊站去?

到時候誰還能阻擋她抓李小酒,就不信了,一個破小孩,她還搞不定!

想到這,女人暗自得意,幸虧她早投去了四大家族,不然哪有現在這般的風光!

未來美好的日子在眼前劃過,她笑的更加明媚起來。

劉央看她那猥瑣的模樣,就知道這不安分的女人肚子裏又起了壞水,不僅一搖頭,見她對自己移來期待的目光,呵了一聲,涼涼一笑,“與個孩子爭變異獸,你當我是什麼人?” 說完也不待她回話,起身離了去,留下那女人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的,卻什麼話也不敢說了。

見李小酒實在不願意,羽輕宇嘆了口氣,也不強迫他了,李小酒鬆了一口氣,說了聲“我先回去了”便小跑着離開了食堂。

羽輕宇一回到座位上,便有人好奇問,“羽隊長與這小公子看起來很熟哦。”

羽輕宇擡頭看了那人一眼,見是風沫家的人,微微一笑,“不是很熟。”

那人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並沒多問。

臨近下午,新一輪的比賽又開始了,沒過多久,終於有自己班的人上了去,李小酒還記得她,那個很胖的女人,異能屬性爲土,而且並不怎麼厲害,再看她的對手,是個強壯的男人,不知道是什麼異能,但他一看見女人拖着笨重的身子上臺,臉色都變了。

等評委叫開始,那男人掄起了拳頭便首先衝了過去,他的速度很快,但並不是速度異能者,胖女人見他這麼兇猛,都嚇傻了,若不是自己班的同學大喊,她估計真要吃上這一拳頭。

等她回過神來,急忙幻化出土遁擋住自己,那男人見此,身上的肌肉突然暴漲,整個人龐大了一圈,看起來十分駭人,竟是一個身體強化的異能者。

“怎麼回事,強化異能者竟然跟屬性異能者打,不公平!”有身體強化的異能者們紛紛攘攘起來。

“砰!”一聲結實的巨響。

衆異能者話還沒說完,就硬生生的將口中的話吞進了肚裏,呆楞楞的看着,那原本厚實的土牆,竟被男人一拳就擊碎了!

就連那胖女人也被嚇呆了,她看男人是強化異能者的時候,就覺得他不可能打的過自己,結果人家這麼一拳,便將她的土遁擊碎了,要知道,現在她已經不是以前那個菜鳥一級了,就算是同等級的異能者,也不可能這樣輕易地將她的土遁擊碎。

這,這男人!

她楞楞的擡頭看向男人,卻發現他再次對着揮出了拳頭,而且速度太快,離自己越來越近!

胖女人嚇得雙腿打顫,就連下面同學們不停叫她防守的聲音也聽不進去了,在拳頭到達臉龐的前一秒,她突然一閉眼,大喊道,“我投降,投降!”

那男人涼涼看了她一眼,瞬間收回了拳頭。

屬性異能者竟然打不過身體強化異能者,大家都驚呆了,難道前面看到的那些使火又使水的強大異能者,都是假的嗎?

這一天下來,胖女人是第一個投降的,簡直把屬性異能者的臉都丟盡了。

衆異能者鄙視的目光一直盯着胖女人,讓她走一步都覺得難受,等回了自己的班級,發現那些視線連他們班級也給鄙視了,頓時委屈的一撇嘴,衝進自家父母的懷裏大哭了起來。

這樣厲害的身體強化異能者,也是四大家族搶奪的對象,男人領了勇者徽章,還沒下臺,評委席上便叫下了他,竟是四大家族劉家的家主,問他是否願意進家族。

一般都是異能者贏了,都是想去什麼家族,便要自己去申請的,家族來要人的可是第一次,大家唏噓不已,對那男人投去了各種羨慕嫉妒恨的目光,但出乎他們意料之外的是,那男人竟然搖頭拒絕了,劉家家主以及劉家人那臉色當即就變了又變。

“呵,這哥們腦子沒問題吧。”有人小聲的嘲笑出聲。

這種榮耀,他竟然不要,區區一個強化異能者者而已,大家族都開口了,他竟然拒絕,有貓病。

就算他們說的再小聲,但作爲身體強化的異能者,誰沒有聽見,不過臺上的男人並沒有因此變了臉色,他轉身對着評委席的一個方向深深鞠了一個躬,誠心誠意地問道,“我可否有資格佔軍隊一席之地。”

大家驚訝的看去,竟是軍隊首領的位置,他是想要進軍隊,有沒有搞錯哦,放着四大家族好日子不去過,偏偏要進軍隊,那破地方整天不是訓練就是鍛鍊的,吃不好也住不好,有什麼危險還要首先擋前面去,這人,腦子莫不是出了什麼問題?

大家看他的表情很奇怪,但奈於王宏的在場也不敢說些什麼。

一天的比賽下來,王宏都沒有擡過幾次眼,對於他來說,這些所謂異能者的比賽,還沒有軍隊實實在在的對打看起來了有感覺,現竟聽有人說要進軍隊,終是拉回了他的心思。

那男人見他終於有了動靜,一場比賽下來也沒有變過的臉終於閃過了一絲情緒,更是誠懇的道,“我想要進軍隊。”

王宏上下看了他一眼,也沒拒絕,只是冷聲冷氣說了一句,“想進就進,我又沒礙着你,問我做什麼!”

男人連續是了好幾聲,有些激動的跑下了臺。

不就是進個軍隊?真不知道他興奮些什麼?

有些異能者暗自不屑,讓他們去他們還不去呢。

連續班上又上了幾個去,然而戰績都不怎麼理想,估計都是受了影響,發揮失常,就連奈之淺的臉色也開始變了,這簡直是她帶的最倒黴的一批學生,但人家都輸了,她也不好說什麼,只能憋着自個兒難受,還要時不時安慰下他們受傷的心靈。

旁邊班的老師笑的花枝招展,捂嘴道:“你們班咋回事啊,這又是投降又是輸的,奈老師,看來你新手上路沒好好用心教學啊,你看我們班,纔上去兩個,都贏了呢?”

一山不容二虎,那班的女老師早就看不慣奈之淺了,每次開會,上面誇的都是她,衆人圍繞的也是她,天天讓她學着點,這樣那樣,結果呢,呵,最終教出來的學生,恐怕是要笑點大牙了吧。

以現在的情勢來看,女老師瞬間覺得自己地位高了奈之淺幾個檔次,不免得意忘形起來,嘴下的話也越來越欠。

這次比賽關乎大家的前途,奈之淺也不想讓自己情緒影響到他們,強忍住一拳砸過去的衝動,對着自己班的學生道,“你們都不要緊張,發揮自己的實力就好了。”

“下一對,異能培訓1班夢欣對異能培訓2班北陌。”

她的話還沒說完,上面又叫到了班上的異能者。

哈?

一衆人大眼瞪小眼。

又是他們班的人!

北陌還拿着牛奶喝着,完全沒反應過來,上面叫到了他的名字。

霧飛櫻一把搶過他手中的牛奶,見他茫然的移過目光,恨鐵不成鋼的賞了他一栗子,“一天見你喝喝喝,咋越喝越呆了呢?”

“櫻子姐,我哪裏得罪你了真是。”北陌摸了摸微疼的腦袋,嘟起因喝了牛奶而粉嫩嫩的嘴脣埋怨道。

李小酒拉了拉他,指了指臺上已經站了的人,道:“陌陌,到你了。”

“啊?”北陌一呆。

霧飛櫻實在受不了的推了他一下,他才後知後覺的走了過去。

“陌陌加油啊!”

“一定要贏!”

後面是同伴們加油打氣的叫喊聲,北陌十分鄭重的點了點頭,上了臺。

對面的女人年紀也沒大他多少,聽到名字的時候李小酒認出來了,是哪個精神系異能者夢欣,他盯着看了許久,發現這人變化着實太大,若不是當初他對此人映像深刻,萬想不到,當初那穿着破舊衣裳,骨瘦如柴的女孩,現今如有錢人家的千金一般,不僅面色紅潤,穿着也比在場許多人高了好幾個檔次,身體也不似當初那營養不良的模樣。

他嘖嘖嘆了兩聲,一個月而已,這簡直就跟變成了個人一樣,他已經看不到當初她那副小心翼翼又迷茫的模樣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