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那些人肯定沒有想到,我會帶回去這樣一個奇葩,到時候我看他們還有什麼好說的,受了這麼多年的氣了,沒想到這一次居然揚眉吐氣了!”老者大笑的說道。

看着這個老者,陸逸感覺自己好像掉進了火坑之中一般,容不得陸逸多想,那個老者已經離開了。在老者離開之後,瀟紫苑也要前往天魔宗,在修爲達到神遊境之後,陸逸已經知道了九轉魔神訣全部的修煉功法,這些陸逸都已經告訴瀟紫苑。

兩人都來自武極大陸,在天傾大陸上可以說是最親的人。離別的時刻兩人誰都沒有說話,之後兩人微嘆一聲算是道別了。修道的道路上就是這樣,充滿了離別悲歡,這一次的離別何嘗不是下一次重逢的歡樂?

陸逸加入霸天武宗的消息很快就傳開了,開始的時候所有人還以爲陸逸棄武修道了,後來才知道陸逸還是選擇了武道。所有人不由對霸天武宗產生了一絲好奇,等等!東域有霸天武宗這個門派嗎?名字非常的霸氣,但是卻從來沒有聽說過。 第一百一十四章 坑爹的宗派

看着眼前的一座荒山,四五座簡陋的建築,陸逸非常的無語。這裏是霸天武宗,老者口中非常牛X的武者宗派。更加讓陸逸無語的是,這個傳說中非常強大的宗派,現在加上陸逸也只有十人,弟子加上陸逸只有兩名。

“你不是說霸天武宗非常的出名嗎?”

“我們宗派在附近的村子之中是很出名,你問問山下的四嬸,往往買酒的王二,他們誰不知道我們霸天武宗的威名!”老者得意的說道。

“你不是說霸天武宗非常的大嗎?”

“本來就非常的大,這方圓幾裏地都是我霸天武宗的範圍,你要是看上哪個地方,可以自己蓋一間房子,要知道現在房價很貴的,我們這麼大的地方任你選擇!”老者無恥的說道。

“那最起碼要有一兩個高手吧?”陸逸最終無奈的說道。

“怎麼?高手站在你面前你都不知道?”老者雙眼看天,一種藐視天下的姿態,非常自信的說道,臉上一副陸逸不認識高手的鄙視。

好吧!這就是霸天武宗,陸逸加入的宗派。“雖然人少了一點,但是很清靜!老者看起來雖然非常無恥,但是應該修爲不弱!”陸逸只能這樣安慰自己,但是很快陸逸就不這麼想了。

“尼瑪!”陸逸的肩上看着一棵粗大的樹木,正在向着霸天武宗那片荒山之上走去。霸天武宗一共只有九座房子,已經被其他九人佔據了,陸逸連住的地方都沒有,無奈之下只能自己動手,霸天武宗中什麼都沒有,一切都得靠自己。

這兩天陸逸就像是一個露宿街頭的流浪漢,晚上都是直接在荒山上修煉過來的。至於霸天武宗的人,陸逸是一個都沒有見到。根據老者所說,其他霸天武宗的人都下山去了,那個老頭也在昨天神祕的消失了,整個霸天武宗現在只有陸逸一個人。

陸逸一邊咒罵着,一邊向着山腰處走去。此時在不遠處,一座木屋將要成型。這座木屋非常的簡陋,是這兩天陸逸自己動手蓋成的。再將最後一塊木板固定之後,陸逸的新家總算是完成了,這座房間雖然不大,但是給人一種溫馨的感覺。

火堆旁,陸逸正聚精會神的烤着一個野兔,霸天武帝之中根本沒有廚房,要不是後山的密林之中還有不少的野獸,陸逸恐怕要餓好幾天的肚子了。所爲自己動手豐衣足食,陸逸倒是感覺自己一下在變成了一個野人,每天都是茹毛飲血的生活。

要不是現在陸逸也沒有地方去,身體之中的傷勢還沒有完全復原的話,陸逸真有種離開這裏的衝動。當然這一切也只是想想而已,這個霸天武宗在陸逸看來非常的不簡單,最起碼那個神祕的老者就不是一個弱者。

陸逸在後山的時候曾經遇到一塊巨石,本來陸逸並沒有怎麼在意,無疑之中碰到那塊巨石的時候,那快巨石頓時變成一堆粉末,將陸逸嚇了一大跳。以陸逸的實力想要將一塊巨石擊碎自然非常的簡單,但是要將一塊巨石變成粉末卻是不可能。

這無關於力量的大小,而是一種對於力量的運用。將這塊大石變成粉末的人絕對是一個強者,而且還是一個武道強者,對於力量的控制已經達到了登峯造極的層次,方有可能做到這一點。

這樣的情況陸逸已經不是第一次碰到了,在這座不起眼的荒山之中處處都透露出神祕的氣息。陸逸現在對這個霸天武宗是越來越好奇了,這也是陸逸沒有離開的原因,陸逸很想看看那個神祕的武道強者到底強大到了什麼程度。

盤坐在自己親手蓋好的木屋之中,陸逸開始了自己的修煉。在和姬玄空的戰鬥之中,陸逸受了嚴重的內傷,至今都沒有完全痊癒。琉璃寶塔畢竟是一件中品道器,並不是那麼好對抗的。

當時陸逸和琉璃寶塔撞擊了幾十次,在最後的時候陸逸的內臟都已經崩裂,全身多處骨頭粉碎。幸好陸逸是一個武者,要是修道者受這樣嚴重的傷勢,就算是不死也要躺上半年。

武元在恢復傷勢上面有着巨大的優勢,這些天不斷的修煉,陸逸已經將自己的傷勢調養的差不多了。最讓陸逸驚訝的是,這一次受傷雖然嚴重,但是好像再次打破了陸逸身體的極限,在修煉的過程中,陸逸的修爲雖然沒有增加,但是身體卻是又強大了幾分。

在不斷修煉的過程中,天地烘爐之中的龍魂每時每刻都在溢出強大的力量,這股力量非常的玄妙,每一絲力量都蘊含着神奇的力量,陸逸每煉化一點自己的身體就會變得更加強大。

東域天才選拔賽之後,龍魂的力量並沒有因爲陸逸不斷的煉化變得弱小,反而是變得更加的強大。此時龍魂好像變成了天地烘爐的核心,爲天地烘爐提供着充足的力量。

此時陸逸的修爲短時間不可能進步,就算是煉化妖核也不可能。神遊境到真形境是一個巨大的蛻變,特別是對於武者來說非常的重要。但是這個關卡也非常難突破,許多人不看好陸逸的未來就是這個原因。

修爲不可能短時間進步,不朽武體和天道之手的修煉已經達到瓶頸,現在陸逸唯一能夠繼續進步就是自己的身體。身體是武者的本錢,只要身體強大了,一些武道難題就會迎刃而解。

衝擊真形境註定將非常的困難,但是隻要自己的身體能夠不斷的變強,陸逸就有充足的信心衝擊真形境。這也是陸逸來到霸天武宗的原因,在強化身體上面陸逸一直都是依靠天地烘爐,除此之外陸逸並不知道別的方法。

一般的武者肯定不可能有天地烘爐這樣神奇的東西,但是在遠古時代依然有武者修煉到了高深的境界,這說明武者肯定有着特殊的修煉方法。可惜的是,陸逸一直都沒有碰到武者,自然不可能知道那麼隱祕的東西,這一次好不容碰到一個神祕的武者,陸逸自然不會放棄這次難得的機會。

但是自從將陸逸帶到這裏之後,那個神祕的老者就神祕失蹤了,整個霸天武宗之中根本沒有一個人影。陸逸就算是想向人請教一些問題也根本沒有機會,帶着這樣鬱悶的心情陸逸知道先暫時一個人修煉,不斷的煉化龍魂進步也不算慢。

“轟隆!”陸逸正在修煉,突然之間外面傳來了一陣轟鳴聲,陸逸走出自己的小木屋,看到外面的景象陸逸頓時就愣住了。在陸逸的遠處,一個光着上身的壯漢此時正揹着一塊巨大的鋼鐵向着山上走去,在這個壯漢的後面還有着一堆高低起伏黑影。

那塊巨大的鋼鐵少說也有幾萬斤重,但是那個壯漢卻是顯得非常的輕鬆。揹着這樣沉重的鋼鐵,那個壯漢的手中還拿着一塊巨大的花崗岩,每走一步地面都會傳來轟鳴聲,就像是地震了一般,壯漢走過的地面都會留下一個深深的腳印。

在這個壯漢的後面,還有着七個身影,這七個人的身上也揹着巨大的鐵塊和各種的金屬。但是這些人走在地面上卻是悄無聲息,一絲痕跡都沒有留下,好像這些人背的不是幾萬斤的東西,而是一堆塑料而已。

強大!這是陸逸最爲直觀的高手,以陸逸現在的力量雖然也能夠承受住這樣的重量,但是最多和那個壯漢差不多,雖然不至於舉步維艱,但是絕不可能向那七個人一般舉重而輕。

那七個人對於力量的控制已經達到了非常玄妙的層次,對於每一分力量的控制都非常的精細,光是從這一點上將這幾個人就絕對是高手,而且還是武道高手,陸逸覺得霸天武宗越來越有意思了,一股若有若無的微笑出現在了陸逸的臉上。

那個神祕的老頭最終也出現了,原來霸天武宗才成立並沒有多長的時間,前段時間霸天武宗的九人都是出去採購各種建築材料,順便看看有沒有何時的天才能夠加入霸天武宗,很顯然除了陸逸之外,根本沒有人願意加入霸天武宗。(這個時候陸逸抗議道:“我是被忽悠的!”)

在天傾大陸上所有的修道者聽到武者的時候都會不自覺的搖頭,何況是一個武者的宗派,沒有人會加入這樣一個沒有前途的宗派。整個霸天武宗只有十人,弟子更是可憐的只有兩人。

最終陸逸也沒有逃離厄運,被那個神祕的老頭抓去做了壯丁,按照那個老頭來說:“我們霸天武宗好歹也是赫赫有名的大宗,怎麼都要有個像樣的門面,這樣你們的面子上也有光不是?”當然陸逸是看不出霸天武宗怎麼就赫赫有名了。

朕的皇后是男人 可憐現在陸逸重傷未愈就被抓了當壯丁,開始的時候陸逸根本不願意,但是很快陸逸就發現了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和陸逸一起工作的那些人毫無疑問都是強大的武者,他們在幹活的時候,一舉一動都能讓陸逸領悟到高深的武道奧祕。 第一百一十五章 一羣怪物

“自己動手豐衣足食,我是勤勞的小工匠!”一邊哼着歌,陸逸的眼睛一邊緊緊地盯着遠處的一位中年男子,這個男子此時正在打着地基,雙手不停的落下,每一次地面都會震動一次,粗大的鐵塊快速的沒入到地面之中。

這個中年男子正是霸天武宗的一員,這些天陸逸做着苦力,一邊也將霸天武宗的事情瞭解的差不多了。霸天武宗現在一共十人,沒有宗主,只有三位長老,都是骨瘦如柴的老者,將陸逸帶到霸天武宗的那個神祕老者就是其中之一。

五個中年男子是霸天武宗的第二代,而陸逸和那個精壯的少年則光榮的成爲了霸天武宗的第三代。說的好聽一點,霸天武宗就是一羣隱藏在世俗之中的高人,說的難聽一點,霸天武宗也就是大貓小貓兩三隻,現在還處於發展階段。

此時陸逸盯着的那人名叫赤煉,是霸天武宗的第二代中的一個武者。陸逸的眼睛越來越亮,赤煉對於力量的控制非常的玄妙,赤煉每一次揮手都能夠將鐵塊拍入地面之中,但是詭異的是地面除了震動之外,周圍的地面根本沒有裂開的跡象。

這是將自身的力量控制在一定範圍之內,只會在一個地方爆發,不會影響到其他的區域。將力量控制到這樣的層次,最起碼現在的陸逸做不到。看着赤煉的動作,不斷的觀察着赤煉運用力量的方式,陸逸一瞬間好像明白了許多的東西。

在另一邊一個名字赤火的中年男子,此時雙手正在飛快的切割着巨大的石塊。赤火的手中並沒有什麼工具,完全是憑藉雙手在切割石塊,但是巨大的石塊在赤火的手中卻是變得越來越小,一塊塊表面光滑的石板出現在了赤火的身邊。

要說到力量赤火此時的表現出來的並不強大,但是將巨大的石塊切割成一塊塊光滑的石板,還是在沒有工具的情況,陸逸根本做不到。陸逸隱約之間好像感覺到赤火將自己的力量凝聚成一點,好像是激光一般切割着石塊,這種高度凝聚力量的方法給予了陸逸很大的啓發。

陸逸也曾經嘗試過將力量在一點,但是得來的結果卻是將一塊巨石變成的碎片。這種方法非常的精妙,不但要對力量有着高深的領悟,更是需要強大的控制力,更加要有敏銳的觀察力。

在另一邊一個名叫赤金的中年男子,此時正在將一顆顆大樹變成一快快細緻的木材。這個中年武者所使用的方法和赤火差不多,但是卻更加的精細,一個個細小的木楔不斷出現在赤金的手中,所有的木楔都是一般大小,別無二致。

一個名叫赤身的男子正在熔鍊各種金屬,巨大的金屬塊不斷的在赤身的手中粉碎,紛紛沒入到一個巨大的熔爐之中。赤身也不用什麼工具,一雙大手直接在熔爐之中攪動,熾烈的金屬岩漿在赤身的手中滾動,反觀赤身的雙手卻是一點事沒有,一臉的悠閒自在。

金屬熔漿少說也有接近萬度的高溫,但是對赤身卻是沒有絲毫的影響,光是這種強大的身體就足以讓陸逸驚詫。陸逸就算是全力促動不朽武體最多也只能堅持幾分鐘的時間,哪裏能夠像赤身這樣輕鬆,而且這種情況已經持續了好些天了。

最後一箇中年男子名叫赤真,此時赤真正在飛快的堆砌着牆壁。巨大的石塊在赤真的手中舉重若輕,也不知道赤真用了什麼辦法,光滑巨大的石塊堆砌在一起,逐漸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石壁,這些巨石之間沒有一絲的縫隙,非常緊密的連在一起。

堆砌巨石本來沒有什麼,但是想要將這些巨石緊密結合在一起卻是難如登天,不要說陸逸現在做不到了,就連赤真是怎麼做到的,陸逸都不是很清楚,陸逸只是隱約間感覺到一些東西。

這五個中年男子的相貌得長的相似,根據那個那個老者所說這五個人是親兄弟,五個人的名字連在一起正好是真火鍊金身,也是霸天武宗的第二代弟子,當然二代弟子也就他們五個。

三位長老分別叫做武力,武元和武通,這是他們修煉武道之後的名字,至於本名他們早就忘記了,將陸逸帶到霸天武宗的是武元。此時這三個老者正一臉悠閒的看着陸逸等人工作,既沒有幫忙的意思,每到吃飯的時候還會蹭吃蹭喝。

霸天武宗雖然非常讓人無語,這些人看起來都不是什麼強大的武者。但是仔細觀察之下,陸逸卻是暗自心驚,這些人的實力怎麼樣陸逸並不清楚,但是光是從這些人的不經意的表現看來,這些人全部都是深藏不露的怪物。

“師弟!吃飯了!”陸逸正在仔細觀察赤火五兄弟動作的時候,一個憨厚的聲音從陸逸的遠處傳來,這個人正是當初陸逸看到的那個精壯的少年,名叫鐵柱,和陸逸一樣是霸天武宗的第三代弟子,當然也第三代也就他們兩人。

這個精壯的少年實力陸逸倒是能夠看得出來,正好和陸逸一樣是神遊境的修爲,年紀也和陸逸差不多。光是這一點就足以讓許多人震驚,要知道陸逸不斷的煉化妖核,有着諸多的奇遇現在也不過是神遊境的修爲,鐵柱的修爲居然絲毫不落後陸逸。

誰都知道武者的修煉非常的艱難,鐵柱不可能有神級的功法,不可能擁有強化身體的天地烘爐,更不可能有着煉化妖核的能力,能夠在這樣的年紀擁有這樣的修爲,只能說明鐵柱天賦非凡,當然也可以看出霸天武宗非常的不簡單。

鐵柱的力氣非常的大,不論修爲的話,陸逸在力量上都不是鐵柱的對手。這讓陸逸驚詫了很長的時間,這絕對是天賦異稟,按照鐵柱所說的,他從小就力氣非常的大,這更加讓陸逸確定霸天武宗就是一羣怪物,不過陸逸沒有想過其實自己也是霸天武宗的一員。

吃飯的時候,那三個無恥的老傢伙就會湊過來。此時霸天武宗的九人正聚精會神的看着陸逸燒烤,一個二個眼睛瞪得非常的大,要是仔細觀察的話,就可以發現這些人的嘴角甚至有口水不斷的留下。

這是讓陸逸非常無語的一件事,整個霸天武宗九個大老爺們居然沒有一個會做飯的,當初第一天吃飯的時候,陸逸都懷疑自己吃的根本不是食物,而是一團漿糊。能夠將一鍋粥熬成漿糊,霸天武宗的這些人也算是非常的有本事。

不得已之下陸逸只能展示自己強大的燒烤技巧,當然這也是相對而言的,以陸逸的三腳貓功夫居然一躍成爲了霸天武宗的大廚,可想而知霸天武宗這些人做飯的水平到底是什麼樣子。

“師弟你考的東西真好吃,俺長這麼大,從來沒有吃過這麼好吃的東西!”鐵柱的手中拿着一個野豬的大腿,吃得滿嘴都是油,口中含糊不清的向着陸逸說道,陸逸看着正在狂吃的鐵柱,眼神之中不禁有點同情。

按照鐵柱所說,他從小就無父無母,是被武力長老所收養的。每天吃得那樣的事物,鐵柱能活的現在已經是很不容易的事了,而且還能長得這麼的精壯,簡直就是一個奇蹟。

霸天武宗其他的八人此時也沒有什麼形象,全部甩開了膀子奮戰。沒有多長時間三隻碩大的野豬就變成了一堆骨頭,這個時候陸逸才吃了一個小腿而已。陸逸不禁非常的無語,心中暗自嘀咕:“難道這些人都是餓死鬼投胎!”

時間慢慢地過去,一座大殿漸漸在陸逸等人的手中成型,期間武元等人並沒有傳授陸逸任何的東西。但是每天觀察赤火等人的動作,陸逸都感覺到自己受益匪淺,修爲雖然沒有進步,但是卻領悟到了許多高深的武道奧義。

這一天陸逸正在修煉,一直沒有管陸逸的武元突然來到了陸逸的小木屋。看着正在修煉的陸逸,武元的臉上出現了一絲微笑,點了點頭,好像對陸逸非常的滿意。

“小子你來霸天武宗也有一段時間,我看的出你有着完整的修煉功法,身體也強化的不錯,但是對於武道的領悟你卻是處在一知半解的層次,真不知道你以前是怎麼修煉的?”武元看着陸逸不無感嘆的說道。

“怎麼?有什麼問題?”陸逸心中一沉,出聲問道。

“武道的修煉,武與道並重,你以前的修煉只注重力量和身體強度的增加,但是卻並沒有真正的領悟武道的真諦,對於力量的運用更是差到了極點,能夠修煉到現在已經算是一個奇蹟,要是不及時糾正的話,你一輩子都不要想有所成就。”武元表情凝重的說道。

“那該怎麼辦?”這也是陸逸這些天非常糾結的問題,在赤火等人的身上陸逸已經意識到了自己的缺點,但是陸逸根本不知道應該怎麼去做。

“你小子也算是聰明,這些天觀察赤火他們的動作相比有所收穫吧?不過這樣還不夠,明天你到後山找我吧!”武元說完就轉身離開。

陸逸心中充滿喜悅,陸逸等這一刻已經等了很長時間了,霸天武宗的神祕更是讓陸逸對明天充滿了期待。 第一百一十六章 掌控力量

第二天一早,陸逸就一個人來到了後山之中,一邊修煉一邊等待武元到來。早晨的天地元氣非常的濃郁,一邊煉化着天地元氣,陸逸也在一邊連着龍魂的力量,兩相疊加之下,陸逸能夠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正在逐漸的強大。

當陸逸睜開雙眼的時候,武元已經站在陸逸的身邊。武元的看向陸逸的眼神之中充滿了欣慰說道:“你修煉的功法很不錯,居然能夠吸納天地元氣彌補自身,這將讓你在武道之上走的很遠!不過你必須要懂得怎麼運用身體的力量,方能真正的領悟武道真諦。”

“我只有修煉的功法,武道的修煉我都是自己摸索的,具體應該怎麼修煉我也只是一知半解!”陸逸虛心的詢問道。

“所謂力量,不管是道力還是武元,其實都是力量的一種,具體怎麼運用就要看你自己了。武者和修道者最大的不同就在於自己的身體,只有不斷的挖掘自己身體的祕密,纔是武者應該走的路,所以首先你必須要對自己的身體又足夠的瞭解!”武元侃侃而談。

陸逸凝神思考着,身體的修煉陸逸從未落下,一直以來陸逸都在不斷的強化自己的身體,這也是陸逸最爲自傲的地方,有着天地烘爐和龍魂,陸逸的身體已經強大到不可思議的程度。

“我所說的瞭解,並不是指不斷的強化自己的身體,你現在的身體是很強大,但是這只是片面的。你必須對你身體每一分的力量都有着絕對的掌控,一拳出去就會集中全身的力量,不浪費一分一毫,力量無比的凝聚!”武元好像看穿了陸逸的心思,直接說道。

“那該怎麼做?”一直以來陸逸戰鬥的時候依靠是武元,依靠的是天道之手的強大威力,不朽武體的強大防禦,而不是自己的身體。身體只是給陸逸提供了強大的力量,而不是強大的戰力,這是一種本質的差別,或者說陸逸還沒有完全將自己當成一個武者。

“武元融入身體之中,從此身體的力量和武元不分彼此,對於武者來說最強大的就是自己的身體,而不是其他的東西,就算是道器我們武者也不需要!”武元看着陸逸極其認真的說道。

接下來的時間之中,武元告訴陸逸許多武道的修煉方法,有非常簡單的道理,也有無比高深的武道至理。陸逸聽的是如癡如醉,許多以前不明白的地方此時全部豁然貫通。

純粹的武者就像是武元所說的那樣,不依靠任何的外物,最強大的就是自己的身體。武者不斷要錘鍊自己的身體,還需要掌握自己身體的每一分力量,大到整個手臂的力量,小到每一個血管的力量都要絕對的掌握。

根據武元所說上古時代的武者都是先強化自己的身體,在達到一定境界之後就需要將武元融入自己的體內。而現在陸逸正是處在這個關鍵的階段,要是不知道這些東西,陸逸就算是達到了真形境,以後也不可能有絲毫的進步。

武元和身體融入聽起來非常的簡單,但是按照武元所說卻是非常的艱難。這並不是簡單的融合,而是要將武元融入到武者的身體每一個地方,甚至是身體之中最爲細微的細胞之中。

要是能夠做到這一步,武者的身體就會強大的極限,徒手打碎道器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要想做到這一步,就必須要對自己的身體有着足夠的瞭解,這樣才能將武元充分的融入到自己的身體之中。

前面陸逸看到的赤火五人就是將武元融入到身體之中的武道強者,所以這些人對於力量的控制才能達到那種的程度,按照武元所說的,現在的陸逸距離那個境界還非常的遙遠,就算是修煉個百八十年的,能達到那樣的境界就不錯了,不過這句話被陸逸直接無視了。

後山之中,陸逸正在不斷的揮拳,並沒有使用武元,而是純粹的肉體力量。每出一拳,陸逸就會仔細的體會這一拳之中的力量。這樣的情況已經持續了許多天,漸漸地陸逸好像能夠感覺到自己拳中力量的變化,這個結果讓陸逸欣喜異常。

以前陸逸一拳揮出就會集中全部的力量,那種力量雖然強大,但是力量卻是異常的分散,形成一個面的攻擊,而不是一個點的攻擊。鐵錘鑿擊地面能夠打出一塊凹陷,但是同樣的力量用在一根鐵定上面卻是能夠將地面集中擊穿。

這就是陸逸所要努力的力量,將自己全身的力量集中在一個點上面。這需要強大的控制力,要是陸逸能夠做到這一點,控制自身的力量就會變得容易許多,武元就能順利的融入到陸逸的身體之中。

人的身體之中充滿了玄妙,完全可以將人體看成是一個巨大的世界,在這個世界之中分成了無數的角落,想要將這個世界每一處角落完全掌握非常的難,往往許多強大的武者花費了一生的時間都不一定能夠做到這一點。

不斷的揮拳成爲了陸逸每天修煉的重點,在不斷揮拳的過程中體會自己拳中力量的變化。陸逸出拳的速度變得越來越慢,而且陸逸開始出拳的時候威風凜凜,漸漸的卻是變得悄無聲息。

一拳揮出,速度慢到了極限,落葉從陸逸的身邊飄過,陸逸的拳頭還沒有完全揮出。此時陸逸的額頭佈滿了汗水,好像承受了莫大的壓力一般。力量在陸逸的雙臂之中不斷的凝聚着,一條條青筋佈滿陸逸粗壯的雙臂。

此時的陸逸正在不斷的感受着自己拳頭之中的力量,恐怖的力量在陸逸的控制之下不斷的凝聚着。良久這一拳陸逸才緩緩的揮出,一道無形的波紋向着遠處擴散,瞬間到了一塊巨石面前,悄無聲息的,那塊巨石變成一堆粉末。

陸逸的臉上充滿了興奮,做到了!整整一個月的時間,爲了修煉這一拳陸逸整整用了一個月的時間,纔好不容易將這一拳的力量集中在了一起。這一拳並沒有什麼特殊的武技,但是威力卻是比許多強大的絕招更加的恐怖。

陸逸臉上的興奮一閃而逝,這一切不過只是開始而已。陸逸雖然成功的將力量集中,但是這一拳的速度還是太慢了,要是在和人戰鬥的時候使出這一拳,估計陸逸早就被人擊殺了。

不但要將這一拳的速度提升上去,更需要將這一拳技巧運用在自己身體的各個地方。不管是手也好腿也好,只要出招就會凝聚武者全身的力量。不求持久的戰鬥,只求一招敗敵。

強大的武者就會輕輕揮揮手就能爆發出自己全身的力量,彈指間破碎山河,談笑間強弩灰飛煙滅。陸逸離這個境界還非常的遙遠,不過陸逸並不着急,因爲陸逸已經找到了正確的方法,剩下的不過是時間問題而已,陸逸的心中充滿了自信。

時間又過去了一個月,這一個月的時間陸逸的修爲並沒有任何的變化,還是神遊境初期,但是陸逸的實力卻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此時陸逸就算是靜靜的站在,都會給人一種極度危險的感覺。

一拳揮去已經可以集中全身的力量,速度雖然沒有快到極限,但是已經不是一般修道者所能抵擋的了。做到這一步之後,陸逸雖然還有很遠的路要走,但是已經達到自己預期的目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