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團金光的方向,是碧雲城中的四座千萬幽封劍陣!

「嗡嗡……」

每一座千萬幽封劍陣都由十多名太一衛看守,且其中配備了一名五星太一衛。

這些太一衛看到那金光直奔這邊而來,第一時間發出了警報。

「嗚嗚嗚……」

可大陣融合神晶需要不短的時間。

釋放了天地囚籠之後,人族與金烏族都無法大挪移,也是因為這一點麻痹了太一衛的判斷。

四道金光懸停在了四座大陣上方,醞釀了一個眨眼的功夫。

屹立在城中央的那雙翼女子輕輕吐出了幾個字。

「聖言,金刑滅斷。」

「刷!」

那些金光如洪流一般,從高空中傾瀉下來。

「退開!」

守護千萬幽封劍陣的太一衛們感受到那金光的威力后,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逃。

他們根本無法抵抗如此恐怖的能量侵襲,留在這裡除了與大陣一起被埋葬,沒有第二個選擇!

「轟轟轟轟!」

隨著四道劇烈的轟鳴聲傳來,整個碧雲城都在震動著。

四座千萬有封劍陣隨著這金光的傾瀉,直接毀於一旦……

天空中那雙翼女子俯視著整個碧雲城,只是淺淺一笑,露出格外迷人的笑臉,雙翼捲動之下,化成了淡淡的虛影憑空消失了。

面對突如其來的襲擊,整個碧雲城已亂成了一團。

「被天地囚籠禁錮空間了,不是無法大挪移么?那女人如何做到的?」羅征問道。

蘇寬和蘇由器都是一臉茫然之色,他們自然也不知……

他們都在考慮一個問題,既然四座千萬幽封劍陣被破滅,金烏族肯定不會放過這個機會,接下來碧雲城的下場可想而知。

「天地囚籠固然是不錯的手段,但以虛空幻滅真意融合了特殊的彼岸信物,自然有辦法突破,何況剛剛那女人的本體並沒有挪移過來,那不過是幻滅投影而已,」九五二七解釋道。

除非涉及到彼岸深處的消息,九五二七一般都能給羅征解答。

冷總裁的嬌妻:寶貝對不起 「只是一個投影,竟擁有這等實力……」羅征的眉毛揚了起來。

那些金光蘊藏的力量,恐怕達到上萬神鈞之力!

這樣的力量憑藉一個影子就能達到,未免太恐怖了!

就在羅征思索之際,碧雲城中忽然想起了一道響亮的聲音,這聲音直接傳遍了整個碧雲城。

「所有太一衛,以及太一衛的從屬將士們,退守到碧雲城中央!」

碧雲城中的將士依靠四座大陣,原本能將金烏族守在城外。

現在四座大陣被毀,金烏族一定會趁勢而來,守住整個碧雲城已經沒有意義了,太一衛的高層們果斷下達了命令,讓所有戰力收縮在城內,守住九緣煉器大陣。

四面八方,不斷地有人匯聚而來……

看著那些人,蘇寬也慌神了,「旗主,現在怎麼辦……」

「我們留在原地,等等看吧,」羅征回答道。

……

……

九緣煉器大陣內。

蘇由神等人自然也看到了這一幕。

「現在怎麼辦?」天宮中的一名煉器師焦急的說道。

「時間肯定不夠了!」蘇寬的二叔看著那顆封石道。

那塊封石極為堅固,即使數千,甚至數萬神鈞力轟在上面,也無法將其毀掉。

但蘇家的血液卻能浸入其中,以血為引,配合九緣煉器大陣方能將其凝成需要的形狀。

可將其凝形也是需要時間的,現在留給他們的時間根本不夠!

「只有一個辦法了……」蘇由神皺眉說道。

「什麼辦法?」蘇寬的三叔問道。

「現在封石納入的血脈已經差不多了,我們全力催動九緣煉器大陣,將其徹底溶掉帶走!」蘇由神正色說道。

蘇寬的二叔擰眉說道:「這樣會降低封石本身的質量……」

「總比被金烏族奪走好,」蘇由神反駁道。

這是一個無可奈何的選擇,不到萬不得已他們不願意這麼做。

就在蘇由神做出這個決定之際,距離碧雲城百里之外,又出現了一片片烏雲,而在這烏雲團中,還有無數紅色的光芒點綴其中。 看著天邊黑壓壓的一片,如山雨欲來之勢。

蘇家和天宮的煉器師們臉色都是一黯……

金烏族的這般攻勢,根本不給他們絲毫喘息的機會。

「到底是為什麼! 騙妻成婚,腹黑老公太危險 只是一塊封石而已!金烏族到底想幹什麼!」天宮內的一名煉器師忿忿說道。

封石在母世界內的確是可遇不可求的煉器材料,但這東西每隔一段時間都會出現一顆。

只不過這一次很幸運的出現在了觀山州碧雲城內……

用封石煉製的彼岸道寶號稱能媲美三流先天道寶,但終究只是彼岸道寶。

金烏族付出這麼大的代價,對這塊封石勢在必得,實在是讓人捉摸不透。

「金烏族越是這般,我們越是不能讓它們得手,當斷不斷,必受其亂,我們現在就將其溶掉!」蘇由神滿臉決斷之色。

原本大家都是搖擺不定,可遠處金烏族鋪天蓋地之勢,也逼迫眾人做出了決定。

「唉,只能這樣了……」

「我同意!」

「就按照蘇家家主的建議做吧……」

蘇家和天宮的煉器師紛紛表態。

在他們做出了決定后,所有的煉器師再度回歸本位。

九緣煉器大陣中的光芒大盛!

整個煉器大陣催化的並不是封石本身,而是蘇有雪的血脈之力!

冷麪夫君惹不得 這血脈之力已經浸入了封石內部,引動其中的血脈之力后,就能將封石徹底的溶掉!

原本方方正正的那塊封石,在血脈之力下性狀發生了細微的改變,封石表面漸漸地溶了一些,宛若液體一般在表面流動著。

最先溶掉的是封石方方正正的那些稜角,當稜角被抹平后,方石化為了一個絕對完美的球體。

站在九緣煉器大陣中央的蘇由神觀摩了一眼,隨即說道:「血脈之力……還差一些!」

聽到蘇由神的話,蘇家其他幾人眉頭都是微微一皺。

蘇有雪已經是生死邊緣了,若是再壓榨血脈之力,那肉身恐怕真的要廢掉……

「引血脈之力來!」蘇由神沒有絲毫猶豫。

面對家主的命令,蘇家這些煉器師都不得違抗,其中一人徑自催動了血色陣法。

蘇有雪單薄的身軀微微顫抖,一點點淡紅色的血滴自她額前逸散出來,這血液中的血脈之力已相當稀薄了。

那些血滴被抽出來的瞬間,便朝著封石之中激射而去!

九緣煉器大陣再次催動,原本呈圓形的封石開始化出奇奇怪怪的形狀,宛若一灘鬆軟的黑色液體飄蕩在空中。

「呼!」

蘇由神一躍而起,手中已多了一個小小的凈瓶。

「收!」

只見他將凈瓶輕輕一拍,一股莫大的引力自凈瓶中傳來。

就在這時,詭異的一幕出現了……

這些黑色液體宛若有了靈性一般,朝著另外一邊飛遁而走!

蘇由神也沒料到會出現這個問題。

這不是他煉製的第一塊封石了,曾經有一塊封石曾出現在中神州,當時也是他與天宮眾人聯手煉化,只不過當時不曾將封石整體融化,而是練成了一把封絕劍,因為這件事太一天宮曾嘉獎了蘇家數千萬神晶。

可這一次,被溶掉的封石竟會自行逃遁!

不過這終究是在九緣煉器大陣內,蘇由神哪裡能讓它逃走?

只見他伸手朝著那黑色液體猛然一指,一道綠色光柱自大陣中升起,徑自將這團黑色液體所籠罩。

「給我收!」

那黑色液體在半空中不斷地扭動著,但終究無法衝出陣法禁錮。

隨著蘇由神瘋狂的催動,這黑色液體終究無處逃遁,被吸入了那隻凈瓶之中。

「嗡嗡嗡……」

即使鑽入凈瓶后,黑色液體還在不斷掙扎著,瓶中發出「嗡嗡」的聲響,這東西竟想要破瓶而出。

「收好了,撤掉九緣煉器大陣,我們離開碧雲城!」蘇由神露出了一絲喜悅之色。

其他人並沒有響應,一名煉器師指了指天空……

蘇由神抬頭望去,嘴巴頓時睜得老大。

碧雲城的上空已經被金烏族整個佔據了,現在想要離開碧雲城,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了。

……

……

城牆之上,所有的太一衛臉色都十分慎重。

失去了四座千萬幽封劍陣的庇護,對抗金烏族可沒那麼容易,接下來他們面臨的恐怕是一場血戰。

城牆下面招徠而來的將士們,則是一幅幅哭喪的臉。

「這不對啊,即使是五星任務,也不應該是必死之局……」

「嘿嘿,與金烏族的戰爭瞬息萬變,誰都無法預料的……」

「我們不會都要死在這裡吧?」

這些人大多數是為了那點功勛而來,誰能想到碧雲城撐了幾天就毀於一旦了,選擇這個任務的都是選到了鬼門關,他們心情能好才怪……

蘇寬也受到了這些情緒的影響,他的心情十分低落。

他原本是擔憂蘇有雪,現在發現自己自顧不暇,不僅如此,蘇家的核心人物全在這裡。

如果碧雲城覆滅,整個蘇家恐怕都會大地震。

羅征倒是保持著平靜,既然太一衛鎮守此地,不可能單依靠四座劍陣……

就在這時,不遠處忽然傳來林輝的聲音,「你們怎麼在這裡?跟我過來!」

在林輝的召喚下,羅征與蘇寬朝高牆右側移動,很快便碰到了魯軔,盧昊一行人。

魯軔他們看到羅征也露出了一番苦笑,一會兒這裡就將血流成河,大家的心頭都是一般沉重。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金烏族會動用這等手段……但能夠活下來,才是最重要的,」林輝正色說道。

太一衛同樣也面臨巨大的壓力……

林輝看了羅征和蘇寬一眼,卻是苦笑道:「若是金烏族沒有圍城,我倒是會放你們逃走,可惜了……」

盧昊和魯軔幾人聽到這話,都撇了撇嘴,他們也不好意思當著羅征的面點透,他們這幾個死絕了,這小子恐怕都不會死。

整個碧雲城中心,已經圍的里三層,外三層。

最內層的是太一衛的那些高層人物,以及蘇家的煉器師們。

高牆上則是那些一星,二星太一衛,牆外則是羅征這些招徠來的將士們……

而最外層則是遺留在碧雲城內婦孺和凡人們,出於求生的本能,他們也齊齊的擠到了這裡。

從四面八方蔓延過來的烏雲,終於衝進了碧雲城中。

面對那數不清的黑點,所有人也明白此乃背水一戰,紛紛拔出了手中長劍。 那些金烏降下來后,宛若潮汐一般從碧雲城的四面八方匯聚過來。

而碧雲城中為數不多的那些建築,如同海中的礁石,只不過這些「礁石」沒那麼穩固,在金烏的沖刷之下,一座接著一座坍塌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