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王爺微微一笑,道:「之前勞煩上師走了一趟,現在又讓上師屈身此處,皇室招待不周之處,本王心中甚至不安,特來賠罪。」

潯仇眼中閃過一絲狐疑之色,但仍是笑著道:「四王爺言重了,小子無名無勢,能得皇室招待,已是榮幸,豈有不周之說。」

四王爺笑了笑,而後他輕輕的揮了揮手,他們身後的而為女子頓時慢慢的走了上來。

潯仇的鼻端嗅到了一股奇特的清香味道,雖然他並不明白這究竟是什麼香水,但的確很讓人享受。

這兩位女子在潯仇前面屈膝跪了下來,她們將手中的那份禮單舉了起來。

潯仇現在是何等眼力,知不是看了一眼就知道了禮單上的內容,他的心中微微一驚,這份禮單上的東西,竟然都是一些價值不菲的寶物。而且還有幾樣是他從未聽過的,不過這些東西寫在前排,顯然說明他們價值之高。

潯仇並不是什麼清高之人,在看到了這份禮單之後,說不想要是不可能的。

二公主突地輕笑一聲,她的笑聲中竟然充滿了異種別樣的魅惑力量,「上師,我看您居住的這間院落之中,實在是缺乏人手照顧,不如就讓我這兩個侍女留下來服侍您吧。」

她的話音剛落,那原本掛在二位侍女臉上的面紗就無緣無故的跌落下來。那掩藏在面紗之後的,竟是兩張絕美的面容。隨著面巾滑落的,還有那一頭烏黑亮麗的長發,如同瀑布般地飄散著。

她們緩緩地鞠躬,頭部恰到好處地抬起來時,粉裝玉琢的雙頰泛上一陣紅暈,魅惑般閃耀著,恰如曙光與夕陽,巧妙地相映襯。就在潯仇微微怔神之時,她們伸手將脖頸上的帶子輕輕一拉,身上所披著的寬大衣袍也隨之滑了下去。

在她們的身上,僅僅穿著一身透明的黑色衣裙,玲瓏起伏的嬌軀半裸著,將那挺秀的雙峰,纖細的蠻腰,渾圓的豐.臀,修長與雪白的玉腿,映襯得極具魅惑之致,當真有顛倒眾生之態。

四王爺與二公主的目光緊緊地盯著潯仇,卻見他的目光僅僅是在二女美艷的身軀上掠過,就似乎是若有所思,彷彿根本就沒有將她們放在眼中似的。

這二人互視一眼,眼中都露出了一絲失望和遺憾,不過他們並不奇怪,以潯仇的身份和實力,以後什麼樣的女人不會有,他們之前想到這一招,也不過是想用來碰碰運氣而已。

然而,他們卻是不知道,眼前的這個小子,美女卻是見過不少,儘管眼前這兩個也算極美,但相比之下,還不算絕色了。

「二位,潯仇只是在這裡暫時停留,一些生活起居的事情並不多,你們的好意我心領了。」潯仇看似隨口說道,但話語中的意思卻是表示的夠明顯了。 第61章顧雲念犯了什麼罪(打賞加更)

李勝勇震怒地一拍桌子,抬手又拿了一疊卷子,看了自己的兩個學生一眼,頓時兩個一班的學生手中試卷多了一倍。

看著瞬間垮下臉的兩人,顧雲念表示絲毫不同情。

誰讓兩人剛才敢跟著李勝勇嘲笑她,顧姑娘表示她也是記仇的。

只是剛轉回身,她手中也多了兩張試卷。

段學文沒錯過顧雲念眼中那一瞬幸災樂禍,眼中露出一絲戲謔,「回去獨立閉卷做,明天早上交給我,我先摸個底。」

顧雲念嘴角一抽,拿著試卷,直接無視段學文轉身離開。

從辦公室出來,顧雲念就看到季千竹穿著制服,臉色冰冷地站在一般教室門口,慍怒地看著面前兩個說得眉飛色舞的兩個女生。

她詫異了一下,上前一點,就聽見兩女生激動的聲音。

「安警姐姐,顧雲念她是犯什麼罪了?」

「安警姐姐,顧雲念她會坐牢嗎?」

「安警姐姐……」

顧雲念看兩人分明是幸災樂禍的樣子,眼神微冷,快步走到季千竹身邊,微微揚聲叫道:「千竹姐!」

就看兩女生如被捏住脖子的鴨子,聲音戛然而止,驚愕地看著季千竹變臉般瞬間柔和下來的神情。

季千竹看到顧雲念的頭髮眼神一亮,伸手在她頭上揉了揉,親昵地說道:「念念,你怎麼沒在教室里,我來找你一起吃午飯。」

兩人的聲音不小,連教室里還未離開的學生也聽得清楚。

顧雲念竟然和安警認識?不是犯了事?

剛才在季千竹面前極盡抹黑顧雲念的兩個女生瞬間漲紅了臉,顧雲念看她們的神情,也知道剛才在季千竹面前沒說好話。

瞥了兩人一眼,淡淡的眼神,卻讓兩人心裡一跳。

顧雲念已經轉開了視線,跟季千竹說道:「千竹姐,我轉到七班去了?」

季千竹詫異了一下,想到顧雲念有了醫院的證明,還刻意找她也開了一份警局的聲明,皺眉問道:「是不是一班的班主任為難你了?要不要我幫你找他?」

季千竹不是江城的人,也有聽聞。

江城二中是江城最好的三所中學之一,其中一班最好,七班基本上是屬於被放棄的學生。

顧雲念搖搖頭,「不用!離開一班未必不是好事。他會後悔的!」而且這一天很快。

「好吧,如果有需要你再找我!」季千竹看顧雲念神色淡然,並不在意,想必也是有打算,也不勉強,轉而提起了她來的目的。

「念念,你制的熏香效果很好,昨晚我們都試過了,一個晚上的時間,雖然依然疲憊,卻不似以往那麼頭昏腦漲的難受。」

「我也不瞞你,一大早他們還把熏香和燃燒過的香灰拿去檢測了一下,雖不知成分,也證明都是用中藥製成,沒有任何副作用。所以一早就催著我來找你多訂一點。不僅是局裡要,他們私人也想買一些。你算算要多少錢,我把定金給你。」

想到顧雲念還是學生,還要學習,她又微微猶豫了一下,「會不會耽擱你的時間。」

為高家小老太打賞加更……?(?ω?)?

(本章完) 對於潯仇的拒絕,四王爺瀟洒地一笑,似乎連一點兒也沒有受到這件事情的影響。他輕聲道:「既然是上師的意思,你們退下吧。」

四王爺再度拱手,道:「上師,驚擾之處,還請勿怪,這份禮單就當做我們的賠罪之物吧。」

潯仇知道這一切都是拉攏的手段,若不是帝國看中的他的潛力,那會費這般周折,但是卻不可否認,這位四王爺對於籠絡人心,還真有著幾分過人的手段。

起碼,這種恭敬和彷彿是發自於內心的誠懇態度,絕對不會引起他人的反感。然而,潯仇卻是手腕一揮,道:「我看也不必了,潯仇無功不受祿,四王爺還是請拿回去吧。」

四王爺啞然一笑,道:「上師,我們贈送這些禮物,並沒有什麼其它的意思。」說著,四王爺跟一旁的二公主使了個眼色,那二公主見狀,整個人的聲音都酥了起來。

「四王爺說的是,上師這樣生分可不好,我還想著以後多到您這裡來看您呢。」說到這,二公主那波光流轉的雙眸,帶著七分魅惑,三分嬌羞的神色望著潯仇,那誘人的樣子,說不美絕對是假的。

終於,潯仇還是搖了搖頭,道:「多謝二位的好意了,但小子的確不敢更沒有理由接受這些。」說罷,他站了起來,道:「時候不早了,我還要練功,失陪了。」說罷,他轉身就走,竟然再也不給這二位挽留的機會。

四王爺嘆了一口氣,而一旁的二公主卻是嬌笑道:「果然是一個很不錯的男人哦,可惜就是年紀小了點,要不我可真的愛上他了。」

看著二公主那古怪的模樣,四王爺無奈的搖了搖頭。

就在四王爺與二公主吃癟沒多久,帝都城中那一片修築的極為雅緻的別院中,書房中香氣繚繞,當一個身手利落的黑衣人來到房門前,房內已經傳來了一道淡淡的悅耳之聲。

「進來吧。」

黑衣人推門而入,進入之後半跪在珠簾之前,珠簾后的白衣正在斟茶,隨意的樣子,但這黑衣人卻是知道,帝國的事情,對於眼前的女子來說,之能分為兩種,一種是她知道的,另一種就是她不知道,但是可以猜到的。

「主人,之前四王爺與二公主帶著侍女和寶物去了。」

冷笑一聲,白衣女子淡淡的道:「哦?原來他們比我想的都還有沉不住氣啊,不過我想四王爺與二公主碰了一鼻子灰吧。」白衣女子拿起紫砂壺,向杯子內倒水。

「主人英明,四王爺與二公主幾乎是被潯仇攆出來的。」護衛佩服的說。

點了點頭,白衣女子輕笑道:「那小子還算有點樣子,沒有讓我失望,不過四王爺與二公主明明處理不了,還非想摻和一腳,現在不過是自討沒趣,被人笑話罷了。」笑過之後,白衣女子一雙纖纖玉手端起杯子,將其中的茶水一飲而盡,而後站起身來,盡顯那誘人的身段。

「馬上吩咐下去,現在該咱們出手了。」

「是,主人。」黑衣人點了點頭,而後急匆匆的離開書房。

在皇宮中住了三天之後,這一天下午,潯仇收到了皇室的通知,說今晚要給他們這些進入測試碑前一百的修鍊者在皇宮內接風,因為現在就住在皇宮裡,所以等他出來的時候,距離宴會開始剩下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當潯仇二人接近指定的大殿時,天色已經黑了下來。

「看來帝國還是很重視新秀戰,畢竟關於各個帝國的面子嘛。」魔念望著這前面熱鬧的大殿,笑道。

「嗯。」潯仇點點頭,想來如今的那裡,已經是匯聚了各路豪強,這些桀驁不馴的人湊在一起,怕也是相當的有趣。

有了主意,潯仇與黑影傀儡兩人也不拖沓,來到這所謂的迎賓閣前,在這座龐大而恢弘的閣樓之前,有著不少身著赤紅甲胄,氣息雄渾的護衛林立,防衛倒是頗為的森嚴,想來為了保證秩序,也是花了不少的功夫,特別是在這種地方,那些來自全國各地中的各方年輕強者,可沒一個人會是省油的燈。

進入迎賓閣倒並沒有太過複雜的檢測,因此兩人也是順利而進,進入大門,一股火熱的氣氛頓時迎面而來,只見得眼前的寬敞大殿中,人影綽綽,熱鬧非凡。

潯仇視線掃過,旋即雙目微眯,心頭略微有些驚訝,這僅僅只是粗略一瞥,他便是感應到了不少相當強悍的氣息波動,看來明炎帝國的後輩修鍊者的水平,還真是相當之高。

「潯仇?!」

而就在潯仇觀察著此處的各方豪強時,突然有著一道熟悉的悅耳聲音帶著一點驚喜的響起,然後他微愕的偏過頭,便是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潯仇轉頭,然後便是見到在這樓閣的一角,一道人影正面帶驚喜的將他給盯著,那是一名身著淺色衣裙,有著修長柔軟腰肢的漂亮女子,那番精緻容顏,正是虎宗的林夢寒。

潯仇望著那在燈火下俏臉皆是帶著欣喜的林夢寒,顯然也是愣了一下,旋即眼中也是有著一抹笑意湧上來,在這種陌生地方見到一些熟悉的面孔,總歸是一件令人心喜的事情。

「沒想到你也來了這裡。」潯仇帶著有些疑惑的笑著走了過去,然後沖著林夢寒一笑,道。

「你也是來參加那新秀戰總戰吧?哦,對了,我差點倒是忘記了,現在的你可不再是那個時候的無名之人了。」林夢寒笑吟吟的將潯仇盯著,眉黛如月般的輕彎著,精緻的容顏頗為的動人。

聽得林夢寒這打趣之語,潯仇忍不住笑著搖搖頭,道:「你倒是抬舉我了。」

「呵呵,想必這就是最近名聲正盛的潯仇了,你可倒是謙虛,榜單第三的位置,可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爬上去的。」站在林夢寒一旁,同樣張著明眸皓齒的美麗女子輕笑道,她看著潯仇的目光略有些複雜,之前聽說了潯仇的一些事情,起初還嗤之以鼻,現在看來,果然是年輕有為啊。

「忘了跟你介紹,這是金麗兒姐姐,我的好朋友,麗兒姐姐很厲害哦,也在榜單前十呢。」林夢寒也不認生,拉著潯仇的胳膊笑著道。

潯仇笑著沖著金麗兒點了點頭,算是問好了。而後他看著身邊歡快的林夢寒,笑了笑,然後伸手摸了摸少女腦袋,笑道:「你這姑娘,這一年倒是又長漂亮了。」

林夢寒小臉有些泛紅,不過潯仇這番親密的舉動,也是令得她略有些欣喜,特別是武陵山脈中,若不是當時潯仇救了她,後果真的不堪設想。現在看來雖然現在潯仇在帝都城闖出了名聲,但還是跟以往一樣令人感到溫和兩人之間的關係,並沒有因為對方的身份以及名氣而出現疏離。

潯仇的出現讓林夢寒的興奮勁還沒有下去,她笑嘻嘻的看著潯仇,而後在金麗兒耳邊說了幾句悄悄話,那金麗兒無奈的笑了笑,說道:「去吧去吧,重色輕友的丫頭。」這話說的林夢寒頓時俏臉通紅。

「潯仇,咱們找個地方好好聊聊,一年沒見了呢。」因為金麗兒的話,林夢寒紅著臉看了潯仇一眼,而後惡狠狠地瞪了金麗兒一眼,便是挽著潯仇的胳膊,找地方敘舊去了。

「你倒是挺能折騰的,一年的時間不出現,才在帝都城出現了沒有幾天,發生的不少大事都跟你脫不了干係。」找了個相對安靜的地方,林夢寒聲音輕柔的道。

「我倒是不想。」潯仇笑道,旋即岔開話題:「你這一年看來也夠努力的,很不錯。」一年的光景,林夢寒能有一重凝魂境的修為,顯然也是很不簡單了。

「那是,這麼努力都被你甩在後面了,要是再不不努力,豈不是更完了。」林夢寒笑道。

「嗯,新秀戰的確是一個很鍛煉人的平台。」潯仇感嘆道,滿屋子的後輩修鍊者,其中最弱的也得有七重八重陰陽境的實力,的確是夠震撼了。

「你有沒有發現,其實這些人當中,有不少你都見識過,特別是那個叫慕容鵬的傢伙,我最討厭他了。」林夢寒嫣然一笑,而後美眸一寒,對著一處方向掃去。

「慕容鵬?」

潯仇微怔,旋即視線順著望去,這閣樓極為的寬敞,看去猶如客棧一般,不少有些相熟的各方強者簇擁在一起,而在潯仇他們東北方向,同樣是有著一批人擁在一起,而那其中一人,也是相當的眼熟,仔細看去,竟是當初在武陵山脈打過的慕容鵬,那傢伙現在也成了凝魂境強者,二重的修為還算不弱了。

「呵,倒是有點冤家路窄。」潯仇望著那慕容鵬,卻是一笑,說來他與慕容鵬也算是有點恩怨,不過現在,這慕容鵬對他而言,沒有威脅可言。

在潯仇望著慕容鵬時,後者似也是有所察覺,目光投射過來,旋即其臉龐便是因為那似笑非笑盯著他的潯仇僵硬了下來,然後目光閃爍著,趕忙閃避而開。 通神殿外,眾人面面相覷,似乎被眼前的這一幕鎮住了:「竟然有人挑戰極限級?這人是不是沒有腦子,有誰一開始就挑戰極限級難度,這人不會是個小白吧。」

沒有人知道極限級的難度。

因為當年有一位仙王前來挑戰,從容易簡單一直到困難,勢如破竹,可是到了超難級的時候,最後敗退出來。

排名第一的桑雨竹也在超難級別止步。

現在突然有人挑戰極限級,頓時引起一片議論。

是自不量力,還是把握十足?

游雪峰握著劍柄,眼神閃動:「通神殿極限級,史上還沒有人能通過,這個人究竟是誰,居然有底氣挑戰極限通神殿。」

通神殿內。

王歡面色凝重,看著石像脫落,最後變成一個英俊的年輕男子,這個男子的給他一種前所未有的壓力。雖然對方的境界也只有通神境,可是給他一種喘不過氣的感覺。

最關鍵的是,這個男子的修為,戰鬥經驗,還有眼界都比自己要高。

眼前的男子是一位將通神境界修鍊到完美的人,在通神境界絕對的第一人。

「你要挑戰極限通神?」英武男子開口,語氣很平淡。

「是的,前輩。」王歡有些心虛,這人給他的壓力很大。

那英武男子道:「不錯,自從吾開創通神這個境界,還從未有人在通神這個境界上勝過我。」

王歡驚的下巴都掉下來的了,吃吃的道:「通神境界,是前輩開創的?」

我的老天爺!

王歡心裡不由升起一片駭然驚濤,能開創一個境界,而且還能讓這個境界流傳至今,成為主流的修鍊境界。這人的豐功偉績無法估量。同時,這人的才情更是無法估量。

此人開闢出通神,豈不是說此人通神無敵?

「前輩,我能換個難度嗎?」王歡這次有點慌了。

面對王歡的請求,英武男子臉上沒有任何感情波動,就好像一尊機器一樣。突然間,英武男子出手,腳步一踏便到了王歡的面前!

「速度跟我不相上下!」

王歡心中一驚,耳邊傳來一陣呼嘯的風聲,他急忙邁開雙腿向後退去。這也是他改造過經脈,所以速度才能與這英武男子不相上下,換成以前,他絕對避不開這一拳。

「轟隆!」

英武男子一拳襲來,空間被震的蕩漾,好像要塌陷一般。

這一拳,將通神境的力量運用到了極致,通神境,竟然能發揮出這麼恐怖的力量!

王歡知道躲不掉,一拳迎上,兩人的拳頭即將對碰在一起,忽然各自更換身法,兩人的身影在大殿內留下一串串幻影,都在避開對方的攻勢。

王歡瞳孔一縮,轉身使出奔雷拳。

轟隆!

兩人的拳頭在空中相碰,恐怖的力量直接將他震得倒飛出去。

王歡心裡一沉,同境界中,他還是第一次遇見能在真元雄渾上與他一較長短的對手。

作為大仙級功法大成者,他的真元法力的雄厚程度,在同境界裡面從未遇見過能與他相較的對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