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著長生殿的戰鬥,來到放逐城后見識到的幾番強者對決,都讓他深有體會。自己的黑暗異能並沒有完全發揮出威力,回想著高手的攻擊手段,他漸漸有了一些思路。

黑暗異能,除了消除這個特性之外,肯定還有其它的作用。在長生殿碰到的陰煞能量,羽清公子的陰寒鬥氣,似乎都和黑暗有著一定聯繫,只是前兩股能量,顯得有些劍走偏鋒,更像是一種變異的能量,而辰然的黑暗,是最純正的黑暗!

黑暗應該是無處不在的,辰然對黑暗的感悟愈加深刻,與此同時,他也感受到了人心中的一絲黑暗。

放眼望去,他發現吳是非的心口有著一股黑暗,像是一片黑雲一般,這不是透視能力,而是對黑暗到了一定的感悟,能夠發現一些隱蔽的黑暗。吳是非心口的那一片黑雲,就是他心中的黑暗。

就算是司馬閑和小靈通的心口,也有不同程度的黑暗。司馬閑的心口是一片黑葉,比黑雲小了許多,而小靈通的心口是幾根黑絲,看起來微不足道。

黑暗是一種負面的心理情緒,憤怒、傷心、嫉妒等等,這些情緒都會滋生內心的黑暗。

感知是第一步,第二步就是去操控人心的黑暗。大刺客的真正實力,不是去釋放異能,而是去運用異能,藉助周圍的力量,來強化自己的異能。比如說擁有雷電異能的雷戈,他釋放出的閃電自然很強大,但他真正的實力,是運用大自然中的閃電,那才是最強的攻擊。

辰然感受到了人心的黑暗,當然還有周圍的一些細微黑暗,有陰影的地方,必有黑暗存在。那些黑暗還不急著操控,他現在要做的,是操控吳是非心中的黑暗。

隨著戰鬥進行,感悟的加深,他已經能對心中的黑暗進行操控。那麼,操控敵人的心中黑暗又能做什麼呢?

辰然可以把這股黑暗放大,從內部進行消除,根本不需要釋放黑暗之力艱難地攻擊了。

吳是非已經感到了一些異樣,因為他的情緒莫名得暴躁起來,攻擊也變得沒有章法。

辰然的壓力一輕,敵人的攻勢減弱了,他可以更加專註地控制內心的黑暗。

吳是非的雙眼變得通紅,很快又由紅變得漆黑一片。他看不到任何東西了,也聽不到任何聲音,這是辰然最初的招式,就是剝奪五感。他控制的是敵人內心的黑暗,從裡面可以輕而易舉破壞敵人的身體。

只是想把敵人的身體直接破壞掉,那股黑暗還不夠,好在現在消除掉了對方五感,這就已經足夠了。

吳是非的攻擊更亂,他像發了瘋一樣。司馬閑趁機靠近,眼見著就要得手了,突然間,有一條粗大的觸手從城主府中伸了出來,只是揮舞著一拍,就把司馬閑給拍飛了……(未完待續。) 那一條觸手又朝著辰然拍來,因為有前車之鑒,所以辰然順利地躲開了,只是那條觸手帶來的強大衝擊力,還是讓他倒飛出去很遠。

「什麼東西?」觀戰的小靈通忍不住喊道。。

那條觸手很快把吳是非卷了起來,並且卷進了城主府中。

辰然也忍不住叫道:「什麼玩意兒!」

司馬閑和他匯聚到了一塊:「是墨塗出手了!」

小靈通也來到了他們身邊:「墨塗能釋放觸手?」

司馬閑解釋道:「墨塗的異能是控獸異能,他能變幻成獸王級的末日魔章,就是一條大章魚!八大執事之中,他是唯一一個用控獸異能登上執事之位的人。」

「原來那是章魚的觸手!」辰然恍然道。

司馬閑鄭重地道:「別小瞧了章魚,墨塗所化的末日魔章,絕對能對付任何人!」

「現在怎麼辦?」小靈通道,城主府裡面有這麼個龐然大物,根本攻不進去。

辰然和司馬閑都皺眉猶豫著,雖然辰然有新的感悟,實力也大大提高了,但還不足以和墨塗對抗。

正在這時,一隊人馬從空中飛了過來,正是城主府的斷無常、牛旭和馬櫟,他們顯得有些狼狽,看都不看門口的辰然三人,直接飛進了府中。

不一會兒,後面一大堆追兵趕了過來,那是游龍宗的人。游龍宗宗主易天熙,手下的水火二將邢飛、斷行都在其中。

斷無常最終還是敗給了易天熙,最後邢飛趕到,頓時扭轉了局勢。大斗師決出了勝敗,下面的小嘍嘍自然不值一提。

城主府的人果斷撤退,易天熙則是被對方攻打游龍宗的舉動激怒了。直接帶著人殺了過來。一路上看到暴烈門的人燒殺搶掠,於是也讓自己的手下破壞著城中區域。

來到城主府的,皆是游龍宗的高手。

易天熙朝著辰然三人走來,疑惑地問道:「怎麼就你們三個,李世績他們人呢?」

司馬閑搖頭道:「他們是最先朝城主府來的,只是等我們到達的時候。就不見了他們蹤影。」

易天熙露出了猶豫的神情,因為城主府的挑釁,所以頭腦一熱攻打過來,現在卻有點不知所措了。在他眼裡,暴烈門裡面就李世績、趙龍和王虎能入眼,可現在三個人同時失蹤了,很有可能已經被墨塗打敗,這讓他升起了撤退的心思。

這時,從南方又忽然來了一些人。南邊的是天鏡宗。來的自然也是天鏡宗的人。

沒想到天鏡老人親自帶隊,常逆、徐汏兩名大斗師緊隨其後。

三人高傲地懸在空中,從天上眺望著城主府內的動靜,只是沒有發現任何異樣。

天鏡老人的目光落在了地面眾人的身上,尤其是看到司馬閑,居然直接出手攻擊過來。

「天鏡老人且慢!」易天熙攔在了中間,並大聲阻止。

天鏡老人性格孤傲,哪會在意易天熙的舉動。身前召出無數境壁,竟然連易天熙也攻擊在內。

易天熙被激怒了。身上覆蓋上了一層金色鱗甲,這是金屬性鬥氣凝聚而成,金剛龍王的稱號也是由此而來。

他飛了上去,用身體撞擊著境壁,居然把境壁不斷撞碎。

天鏡老人面無表情,面對易天熙的物理攻擊。他沒法映照,但是他可以反彈。

一塊巨大的反彈鏡子形成,流轉著一股股黏稠的能量。

易天熙以為是普通的境壁,所以一頭撞了上去。像是撞在了棉花糖上一般,易天熙使不出一點勁。還被反彈形成的衝擊砸落到了地面,陷入了一個深坑之中。

好在他的金剛龍王之名不是虛的,他飛了出來,身上沒有受到一點傷害。

天鏡老人繼續喚出巨大的鏡面,只是此鏡面有些細微的不同,鏡中的能量像旋窩般旋轉著。

易天熙沒有觀察仔細,他不信邪,所以又要衝撞上去。

「慢著!」司馬閑大聲喊道,只是易天熙根本沒有聽他的話。

情急無奈之下,司馬閑發動了攻擊,一顆星辰出現在了易天熙的身前,併產生了巨大的爆炸,這才把易天熙擊退。

「幹什麼!」易天熙憤怒地瞪著司馬閑。

司馬閑立刻解釋:「那不是普通的鏡子,你要是撞上去,就會被吸進鏡子裡面,再也出不來了。」

易天熙這才發現鏡子的不同之處,立刻擦了擦額頭冷汗,他是聽說過鏡花水月厲害的。

天鏡老人面露不快,他剛剛只是想隨便試試,既然被人看破了,索性讓鏡子產生巨大的吸力,主動把眾人吸入鏡中。

地面的眾人攜手抵抗,自然不會被輕易吸到鏡子裡面。

就在僵持之時,李世績突然出現了。他是從城主府中出來的,眾人都疑惑地看著他,心裡有著許許多多的問題。

可李世績面無表情地靠近天鏡老人,此時的天鏡老人正操控著鏡面,他注意到了李世績,冷言道:「我打算同意你的要求,一起聯合起來打敗城主府,但是你要幫我把我的仇人殺了!」

他口中的仇人,自然指的是司馬閑。

只是李世績並沒有聽他的話,右手變成了一柄鋒利的長劍,朝著天鏡老人直直刺去。

沒有人想到李世績會突然攻擊天鏡老人,饒是實力強大的天鏡老人,也只能凝聚出一道境壁抵擋。

長劍刺破了境壁,並且刺進了天鏡老人的身體。下一刻,天鏡老人釋放的鏡子破碎,他的身體也像鏡子一般,碎成了許許多多的小碎塊。

這些小碎塊朝著遠處飛去,李世績毫不手軟,另一隻手化成了一把神弓,右手變幻成了神箭,拉弓射箭,一道神光穿射出去,擊中了碎片群。

碎片被衝擊地四處飄散,更有不少碎片灰飛煙滅。李世績步步緊逼,手中弓箭一刻都沒有停止,接連幾道神劍射出,碎片更加凌亂。

這一番迅雷不及掩耳的攻勢,把天鏡老人打得毫無還手之力。

天鏡宗的常逆和徐汏才剛剛反應過來,一人舞著裂地錘,一人揮著斷江斧,朝著李世績進攻而來。

李世績表情冰冷,抖了抖身子,身上便有無數小箭飛射而出。

常逆和徐汏用手中兵器抵擋,然而面對箭如雨下的攻擊,他們根本無法靠近李世績分毫。好在他們成功讓李世績分心,所以給天鏡老人有了一口喘息的機會。

碎片迅速地融合,天鏡老人顯出真身,只是身上滿是傷痕,還留著鮮血。除了和義盟戰鬥的那次,這是第二次這麼狼狽了。

「李世績,我要殺了你!」天鏡老人憤怒地大吼,開始用映照進行攻擊。一面面映照著攻擊的鏡子顯現出來,能被天鏡老人看上並映照的,自然是一些強大的攻擊手段。

一面鏡子湧出一條水龍,另一面鏡子顯現出一座山巒鎮壓,還有司馬閑的招式星雨,多達八種攻擊手段同時迸發。

公主嫁到,王爺請用心 李世績的面色十分凝重,整個人都化成了一柄巨劍,穿梭在猛烈的攻擊之中。

空中光芒閃爍,根本看不清具體的景象。等光芒退去,李世績也已經傷痕纍纍。

「李兄莫慌,讓我吳是非來助你一臂之力!」吳是非又從城主府飛了出來,他和李世績站到了一起。

二人的進攻一個偏物理,一個靠繪畫千奇百怪,所以天鏡老人很難適應。三人戰鬥在一起,不得不感嘆天鏡老人實力超群,居然抵住了兩大高手的進攻。

地面的易天熙提議:「我們也別閑著,大家合力攻破城主府!」

人多力量大,眾人對墨塗的畏懼也漸漸減輕。只是當他們想要攻入城主府的時候,城主府內的斷無常等人沖了出來,混戰即將爆發……(未完待續。) 看著擋住去路的斷無常、牛旭和馬櫟,易天熙冷笑道:「手下敗將還敢出來阻攔,看來你們是活得不耐煩了!」

易天熙出手,金剛龍王橫衝直撞,斷無常運轉著一圈圈金色鬥氣,儘力抵擋金剛龍王的撞擊,只是自身也被擊退了好幾步。

城主府中又閃出一人,居然是暴烈門的趙龍。

「趙龍,你們居然投靠了城主府,簡直是卑鄙無恥之徒!」小靈通咒罵道。

趙龍冷笑道:「識時務者為俊傑,你們現在投降還來得及,如若不然,此地就是你們的葬生之所!」

「趙龍,你和李世績早就串通好投靠城主府對不對?」司馬閑質問道。

「哼,現在問這些還有什麼意義?」趙龍冷哼著,和斷無常共同對付易天熙。

很明顯,趙龍早就被城主府收買,正因為有這個內應,暴烈門門主才會被墨塗悄然刺殺。之後趙龍又故意找來李世績當門主,事實上,李世績也早就是城主府的人了。最後李世績選擇直接攻打城主府,就是讓大家自投羅網。

至於暴烈門的另一名大斗師王虎,他是忠誠的,只是被騙來城主府後,被直接殺死了。

趙龍和斷無常勉強擋住了易天熙,城主府的牛旭、馬櫟和游龍宗的邢飛、斷行交戰,而空中的天鏡老人,也有他的手下常逆和徐汏幫忙,合力對抗軍神李世績和畫神吳是非,一時間斗得難分難解。

辰然、司馬閑和小靈通雖然空出手來,但小靈通不足以和大刺客、大斗師對抗,辰然和司馬閑也不可能戰勝墨塗,雖然心裡滿是憤怒,但想戰勝城主府實在太難了。

「先幫游龍宗打敗斷無常等人再說!」辰然提議道。他和司馬閑立刻出手幫忙。

兩個大刺客加入,瞬間扭轉了局勢。易天熙發現辰然和司馬閑的實力和自己相當,心裡又是震撼又是驚喜,頓時更加拚命地進攻。

辰然把目光放在趙龍身上,這種奸詐狡猾之徒最該殺。他一眼就看到趙龍心口那一團黑氣,比吳是非的龐大太多了。

內心的黑暗越多。辰然控制得就越輕鬆。他迅速操控趙龍內心的黑暗,趙龍的雙眼變得漆黑一片,他什麼都感覺不到了。

不一會兒,趙龍的心口出現一個黑洞,並且不斷擴大,最後將他整個人消除掉。

斷無常倒吸一口涼氣,他離趙龍很近,眼見著趙龍被莫名地被殺,他看辰然的眼神充滿了畏懼。

而司馬閑幫助斷行和邢飛戰鬥。一招星辰爆裂就讓毫無防備的馬櫟四分五裂。

眨眼間的功夫,城主府的大斗師只剩下了斷無常和牛旭,二人都飛快地逃跑。

易天熙整個人散發著金光衝刺,居然直接貫穿了牛旭的身體。他又向斷無常衝去,斷無常的實力畢竟比牛旭等人高一些,釋放金屬性的鬥氣抵擋,只聽一陣金屬的摩擦聲,他借著衝擊飛進了城主府。

可易天熙並沒有收住攻勢。居然也衝進了城主府中。

辰然和司馬閑大感不妙,立刻進城主府給易天熙壓后。斷行和邢飛緊緊跟上,小靈通則是小心翼翼地走進城主府中。

易天熙已經一股腦兒衝進了正前方的大殿,突然間,大殿崩碎,一條巨型章魚出現在了眾人眼前。八條觸手凌空亂舞,易天熙已經被一條觸手捲住。

雖然全身都用鬥氣凝聚著金色鱗甲。但觸手把易天熙牢牢捲住,越卷越緊,讓他吐出一口口鮮血。

「宗主!」斷行和邢飛同時大叫一聲,朝著末日魔章瘋狂攻擊。

末日魔章身體軟綿綿的,粘稠無比。斷行和邢飛的水火屬性鬥氣攻擊在大章魚身上,沒有造成任何傷害。

辰然和司馬閑對視一眼,墨塗已經現身了,現在正是打敗他的最好時機。

司馬閑釋放著一波波星雨,末日魔章的身軀巨大,大範圍的攻擊是最有效的手段。

不斷有「砰砰」的爆炸聲響起,末日魔章終於受到了一絲傷害,但也僅僅是一些皮肉傷痕,眨眼間的功夫,它的皮肉便再生了。

辰然努力感知著墨塗內心的黑暗,他看到了,只是化身末日魔章的墨塗,此刻有三個心臟!每一顆心臟的位置,都有一大團黑氣漂浮。

這讓辰然欣喜不已,他嘗試著去操控那三團黑暗,只是剛剛有了點聯繫,立刻就被墨塗發覺了。

末日魔章身軀亂扭,辰然看到了那三團黑暗居然漸漸消失。當然,這不是真的消失,而是辰然看不到了。

墨塗何等實力,他雖然不清楚辰然正在控制自己內心的黑暗,但他知道自己的情緒受了波動,於是立刻收斂心神,防護好自己的內心,導致辰然無法控制他體內的黑暗了。

或許是辰然的舉動讓墨塗產生了警惕,他不再留手,被觸手抓住的易天熙忍不住發出哀嚎,他的身體已經被擠壓地扭曲了。

末日魔章的其它觸手也沒閑著,同時以迅猛之勢攻擊,斷行和邢飛猝不及防,也被觸手抓住了。

而司馬閑和辰然躲避迅速,雖然沒被抓住,但也受到了觸手的衝擊,二人被擊飛得很遠。

觸手一用力,斷行和邢飛可沒有易天熙那樣的防禦,直接被活生生給捏死。

易天熙也奄奄一息,身上的金色鱗甲正在暗淡,眼見著也要死了。

辰然和司馬閑重新回來,他們瘋狂地阻撓著末日魔章。他們專門攻擊一條觸手,凝聚力量之下,這才合力把那條觸手給擊斷。

擊斷的觸手,正是捲住易天熙的那條。易天熙壓力一輕,終於掙脫了出來。

末日魔章憤怒了,他被擊斷的觸手重新生長了出來,八條觸手不斷延伸揮舞,觸手上的吸盤更是釋放出腐蝕性的黑色墨汁,並參雜著劇毒。

墨汁如海嘯般席捲,所過之處全都化為了烏有,墨塗根本不管這裡是自己的地方,肆意地破壞著。

辰然、司馬閑和易天熙只能避其鋒芒,辰然原本還用黑暗之力嘗試對抗墨汁,然而剛一接觸,黑暗之力也被腐蝕掉了。

小靈通早就逃到了遠處,但他發現墨汁流淌在街道之上,像海水般不斷蔓延。那些在各處交戰的暴烈門、游龍宗成員,全部受到了殃及,甚至還有不少城主府的人,逃之不及的,統統葬生在了墨海之中。

小靈通飛得更遠了一些,此時大半個城中區域已經受到了殃及。見到墨海如此恐怖,小靈通又不自覺地往遠處飛。

沒想到兩道身影迎頭而來,其中一道身影更是把小靈通抓住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