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此,她只要遇上這種兩難選擇,就覺得頭痛,她此時低頭沉思著,莫見山與金潛兩人也沒有出聲打斷她的思緒。

半晌后,她才抬起頭,看向他們兩人,紅唇微啟:「我覺得……」

莫見山,金潛兩人皆表情認真,兩人心中都暗忖,言道友思索了這麼久,想必會有什麼新的思路,這麼一想着,兩人表情也帶上了一絲期待。

「……你們兩個說得對,我們就按著原來的方向走吧。」頂着兩人期待眼神,言箏開口把剩下的話說完。

莫見山:「……」

金潛:「……」

就這?!就這?!就這?!

好,不愧是你,金剛芭比言哥!

……

三人在原地休息了不過一炷香時間,便又準備再繼續前行了,時不待人,要是再繼續躺屍,他們怕是真的要被困在這葯境了。

「哎,前面是不是有個人啊?」

金潛眼尖,注意到前方好像有道黑影,便喊出了聲。

莫見山與言箏聞言,也順着金潛所說的方向看了過去,緊接着,兩人的目光便頓住了,前方確實有道高大的身影。

莫見山擰起眉頭,這荒無人煙之地,除了他們幾人掉落了下來,一直並無見到其他人,看這身形,也不像是師弟他們。

「前面那個會是陸道友他們嗎?」

「前面那個會是邵道友他們嗎?」

言箏與金潛難得異口同聲的說道。

……

莫見山:「……」

他就知道不能指望這兩個嘴裏能吐出些什麼靠譜的話來。

實不相瞞,他現在懷疑這兩貨怕是眼睛跟腦子換了個位置吧?!

前面那麼大個的身影!

咋的?!

不過短短的一段時間不見,難道他師弟跟邵道友、陸道友三個人就學會合體之術?

他兀自冷場了一會,才開口道:

「那身影如此龐大,看着不像是人類的體型,反而更像是妖獸,我們提高警惕。」

金潛與言箏對視一眼,兩人都默了默。

隨後金潛才有些氣短的開口道:「說起妖獸,我們是不是忘記了什麼……」

莫見山疑惑的道:「忘記了什麼?」

「就是那個講話跟快斷氣一樣的妖獸啊,叫什麼來着。」金潛拍拍腦袋,他這記性,他都把那妖獸叫啥給忘了,「樹什麼來着……樹……」行屍無知無覺,只有攻擊的本能,更不會思考,被寧郃直接撂倒在地,死死用剪刀腿鎖住脖子,它瞬間失去了攻擊的目標,因此掙扎的力度並不大。

寧郃一雙剪刀腳像鐵鉗一樣緊緊箍住它的脖子,緩緩用力往裏收緊,努力地往反方向扭動,行屍的脖子倔強地就像楚雨蕁的胃,這樣的狀態僵持了一刻鐘,寧郃乾脆手腳並用,雙手鎖住行屍的胳膊,剪刀腿再接再厲。

……

行屍在與寧郃相遇在這秘境中,雙方上演「它追,他逃,他插翅難飛」的逐愛遊戲之時,並不知道其實命運的一切饋贈都在暗中標註了價碼。 「喂,是不是該把我的陰靈果還給我了!」

老者不耐煩,把陳煒從沉思中叫醒。

陳煒從沉思之中回過神來,眼睛轉了轉,說道:

「著什麼急!我先試驗一下這裡面的功法是不是真的再說!」

說罷,從空間取出一包鮮血。

這包鮮血是葯神世界里,他忽悠曹斌去流動獻血車獻的血。

那個獻血車是他自己偽造成醫院的正規流動獻血車,來給自己收集血液用的。

現在他的空間里足足有四百多血包存放在角落裡。

曹斌的血液他做了特別優待,因為是熟人,給他單獨放到了一個藥箱里。

此刻取出來,血液居然還有餘溫。

陳煒皺了皺眉頭,

不過想到今後註定伴血為生,這一步必須要跨過,索性兩眼一閉,直接把血液灌進口中。

這一幕看得老者也是呲牙咧嘴,

你這是吸血呢?還是喝毒藥呢?

……

出乎意料,血液進口之後,陳煒並沒有感到難以下咽,反而在自身本能對血液的渴求下,覺得格外甘甜。

陳偉眉頭舒展開來,幾口把血液吸完,連忙盤膝而坐,閉目凝神,雜篇中的開啟血液印記口訣念動,心神沉入意識海中。

彷彿本能一樣,陳煒很順利的打開了血液記憶,他心神進入其中,彷彿進入了另一個世界。

他彷彿化身成了曹斌,成為了一名正義的刑警,經歷了曹斌經歷的一切:

搶匪、劫犯、混混、領導、家庭、兄弟、犧牲。

陳煒彷彿做了一個夢。

不知道過了多久,

陳煒從夢境中醒來,

卻忘了夢中經歷的具體事情,只剩下模糊印象。

眼前,老者正好奇的打量著他,片刻后,滿意的點了點頭道:

「你似乎找到了不錯的血液。」

「既然你選擇第二種修行方式,那我也告訴你需要注意的地方。這種修行因為要體會血液主人的經歷和感悟,所以血液主人的經歷越精彩,心靈感悟越多,對你的心境提升幫助也就越大!而且這種感悟是一次性的,除非血液主人後來又經歷了很多事情,心靈再次得到了感悟,不然你第二次用同一個人的鮮血是不起做用的。」

「明白重點了嗎?你需要很多不同經歷的人的心靈感悟,來修行自身的心境。」

陳煒點了點頭,

他細細感悟了一下自身,發現自己對殭屍形態力量的掌控更強了。

但出乎他預料且讓他感到驚喜的是,

他腦海中的金色能量在他感悟之時,居然迅速回復,此刻已經再次形成了金色門戶!

他可以再次穿越了!

陳煒眼睛一亮!

他瞬間有了一個絕佳的想法,而且越想,越覺得正這個方法簡直完美。

僵約世間普通人太多,都生活在同一個世界,經歷難免相似,有著一樣的生活感悟。

但他現在可以穿梭時空,他完全可以去不同的世界,去尋找不同的人,感悟他們的精彩人生。

陳煒突然想起一件事情,他看向老者:

「為什麼我感悟醒來之後,記不起夢境的經歷?」

他在想,如果他可以通過血液感悟,知曉一個人過去的真實經歷,發生了什麼事,那簡直讓他在今後的世界穿梭中如虎添翼。

老者翻了翻白眼,不屑看向陳煒,那表情分明是在說:

你在想屁吃!

「感悟僅僅是感悟,這種感悟只是血液主人的最深感受,它是主觀的,並不一定是真實的。而且你借血液修行,只是為了提升自己的心境,如果修行完了還要記得別人的經歷和感受,那早晚會神經錯亂,變成一個白痴的!」

陳煒一點就透,瞬間明白了老者的意思。

借用血液激發的印記感悟只是手段,最終目的是提升自己的心境,讓自身心靈跟上體魄和神魂的壯大。

如果為了血液中隱藏的血液主人經歷的故事,反倒是捨本逐末!

……

陳煒此刻心中很是暢快,僅僅這一片雜篇,就讓他卸掉了自己長久以來的自我壓力。

更何況,老者甚至把進化成功后的修行功法都給了自己。

他痛快地取出剩下的屍王果遞給老者,笑道:

「屍王果我服用過幾枚,如今只剩下這八十幾顆了。」

隨後好奇看向老者,問道:

「你說這屍王果讓我吃浪費了,那他對將臣有什麼作用呢?」

老者一臉肉疼的接過屍王果,強調道:

「說了幾遍了,這不是屍王果,這叫陰靈果!」

說罷,老者嘆了一口氣:

「陰靈果最大的功效並不是抑制血癮,而是修復盤古族人傷勢,滋補其神魂,維持其靈智不失。」

「……你是說……」陳煒瞪大了雙眼,看了看將臣。

「……沒錯,想必你也發現了將臣的異樣。」老者聯繫的撫摸著將臣的頭頂,苦笑道:

「很久很久之前的一場大戰,讓盤古族人凋零,如今只剩下了將臣,還受到了重創,失去了記憶,神志不清。不然將臣活了幾萬年,怎麼會是如今這樣,像一個孩子。」

陳煒一臉驚駭!

能讓將臣變成這樣的大戰?

盤古族全族覆滅?

誰有這樣的能力?如來也做不到吧!

……不對!

陳煒瞳孔一縮,想到了一個人,或者說是一個神,

僵約世界里,有著自主意識的主神,

天書!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