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藉助著其父親還有天子的威名,開什麼聚首會是自己主張的,原本,洪月兒就是想在天子回來之前將聖魔圖奪取,而她,擁有了聖魔圖,則是有辦法可以號令神龍一族,憑藉神龍一族,洪月兒就再也不用在天子的面前以臉色行事,洪月兒,也是有野心的女人。(未完待續。。) 「氣魂大陸的雜碎們,你們不遵守我的命令,還敢跟我作對,簡直是找死,統統準備做我的奴隸吧!」緊接著,所有人都感覺,整個氣魂大陸馬上就要改天換地了似的,接下去,還未震驚過來天子的降臨,一道響聲又在天空上炸響起來,這股氣勢,橫掃了出去,任憑誰感覺自己整個身軀馬上就要炸了,就連趙天下三人,都是齊齊噴吐了一口鮮血,從半空中跌落而下。

「父親。」

「父親。」

「院長。」

看到三大大聖都是受傷,而且只是一道喝聲,當下,趙武魂還有蕭鳳鳳姐妹,還有雷神學院的一些嫡傳弟子,都是神色大急,寧死放棄了手頭的敵人,冒死也要衝過去。

「天王大聖?」

「這是天王大聖,果然,我們難逃一劫啊!」

一瞬間,任憑誰都可以感覺的到,那來自天上的無邊壓迫,任何存在,氣功修為到達長生秘境的,連站著都很勉強,有些氣功不濟的,都直接半跪在地上,抬著頭都很困難,雖然前來投靠震旦學院的宗門勢力早就做好了得罪天王大聖的準備,但真正降臨了,神色間就是苦澀,連發出的聲音,都儘是沙啞。

天王大聖,真的跟傳說中一樣的恐怖,連真身都沒有降臨,光是一道怒喝聲,就壓迫鎮壓著氣魂大陸之上所有勢力的人都是變成了現場的樣子,不過,各個戰鬥之地的戰鬥也都停了下來,都是駭然的看著天空,已經投靠了洪月兒這邊的宗門勢力倒是沒那麼擔心,尤其是烽雷電還有純陽四老,還有背叛了震旦學院的太上長老都是大喜,慶幸自己站對了隊伍,接下來,就是豬狗一般的屠戮了。

就算是神降臨,都無法阻止天王大聖了。

「天王大聖,您是老前輩,為什麼要降臨氣魂大陸?」雖然壓力無窮,但趙天下仍然咬了咬牙,毅力無窮的對著天空吼道。

「笑話,氣魂大陸我為什麼不能降臨,宇宙之間,滿是各自為政,我要統一宇宙,震旦大聖已經敗在我的手裡,每個星系我要一個個爭霸下來,都要作為我的奴隸,而你們,違反了我的命令,要麼跪下乞求,要麼死,選擇吧!」聞言,天空還是一道炸響,言語之內,充滿了無邊的霸道,而且,重點的是,傳聞,震旦大聖跟天王大聖之間也是相互爭鬥,現在,震旦大聖居然落敗了,這個消息一出,所有人臉色都變了。

雖然極其屈辱性,但這樣的霸道,完全可以實現,因為,震旦大聖都落敗了,他們還能有什麼屏障呢?特別是將希望還寄托在震旦大聖身體上的人,更是如遭雷擊,特別是三大大聖,更是驚駭失聲,當初,天王大聖的法旨一下來,他們就是讓蘇萬前去聯繫,身為其女兒的蒙面大小姐也是聯繫不到,原來,都已經敗了啊!

「什麼?」

「院長大人戰敗了,這怎麼可能?」這邊,蘇萬深受震旦大聖交託學院之情,現在一聽到院長敗了,而且,聽天王大聖話里的意思,還好像不僅僅是敗了,還有點那個的意思,蘇萬就駭然的道。

「不可能,我父親怎麼可能死?」蒙面大小姐更是激動的俏臉大急,怒吼道。

「嗯?那老傢伙的娃子么?那麼小的年紀到達這等修為也是不得了,也罷,我也殺了你,送你們父女一起上路,就算你有那女人的聖符,但你覺得能抵擋一切么?」頓時,上空傳來天王大聖微微驚訝的聲音,但接下一方雪白的世界就氣勢無窮的降臨,看著轟隆隆的滔天威勢,空間,就好像是被吞食了,看起來,蒙面大小姐若是被籠罩住,就算是萬妖聖符,都抵擋不住。

此刻,天空已經不是天空,而是一種特殊的白色,白茫茫的一片,雖然在氣魂大陸之上的任何人都不知道天空上這是怎麼回事,但唯一能夠確認的是,現在,氣魂大陸的生死,只在天王大聖的一瞬間,這肯定是天王大聖的氣功,而現在,蒙面大小姐的怒吼,就讓這片雪白的天空出現了驚人的變化,好像是一層光幕一樣的籠罩而下。

「大小姐。」

蘇萬一看,大急的沖了過去,蘇萬的領域一下子張開,「大切割神術」化為了無數的漣漪水波紋一般砍殺向上空那遮天蔽日的雪白色光幕,試圖去阻擋。

「哼……,憑著弱小的氣功么?」天王大聖冷哼一聲,戲嚯的笑道。

看這個樣子,天王大聖是不準備降臨了,但光是一道意念,在氣魂大陸之上,就算是集合所有強者的真氣,都是鬥不過,別說是一個蘇萬了。

「天子,多虧了你及時趕到啊,要不然,我們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殺死這些反叛你的人,但現在,你們到了,這下可好了,四海,都會臣服在你的腳下,至於聖女,剛才被這小雜種重傷了,連「千萬世界門」也被梁冬奪取了,對了,這個小雜種不知道是什麼氣功,竟然能夠在本質上壓制別人的真氣。」與此同時,看著天子跟洪月兒之間的微妙變化,龍驚潭眼珠了轉了轉,急忙上來笑道。

「該死,該死,天子,你沖著我來就好,有什麼事,都是我做的,你不要連累其它的人。」梁冬自然能夠透過這裡的光柱看向外面的變化,依靠著那麼多人之力,還是不行,天王大聖實在太厲害了,真身都沒出現,一個念頭凝聚在天王之上,就如同天道一樣,可以任意的懲罰氣魂大陸之上的任何人,蘇萬院長對自己恩同再造,現在馬上就要隕落,梁冬再也不能保持淡定,這龍驚潭居然還不用自己的真氣進入自己的眉心,如果進入眉心的話,說不定能夠激發小金人的反彈,領袖也敗,天子,也可以敗,憑藉著小金人,甚至可以跟天王大聖一決雌雄,但現在的情況就是,天子無比的放心,沒有急著對付自己,反而柔情萬丈的看著洪月兒,而是根本不相信自己還有反擊的力量,但說什麼都太遲了,梁冬緊緊抿著嘴巴,這些事情,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但自己之前計劃是就算是天子降臨,也有三大大聖在此,萬萬想不到震旦大聖落敗了,更沒想到,天王大聖也一下降臨。(未完待續。。) 「哦?現在想起求饒了?等我看看我師妹沒什麼事之後,就來取你的命。」聞言,天子冷笑連連道。

「那月兒你沒事吧?」然後,天子一聽龍驚潭的話,目光閃爍了下,在洪月兒想象中的天子霸道之色卻沒有展現出來,似乎就像是變了一個人,變成了一個極其會關心謙讓女人的男人,天子看著洪月兒,就像是一個許久沒見到女人的男人,流露出了深切的關心,但在關心之下,卻隱藏了什麼事的,至少,洪月兒感覺,那淺笑之下的目光似乎沒那麼尋常。

「我……,我沒事。」對此,洪月兒咬了咬牙,但還是要輕輕放開牙齒,就算是裝模作樣也要裝著道。

洪月兒此刻心裡也是非常震撼,為什麼這次天子見到自己變得那麼關心,完全沒有了四大學院之上的那種四海不服都殺的存在,自己前來絞殺以趙天下為首的一切反叛勢力,雖然明面上是說幫助天子統一大陸而做著準備,但可還沒有經過天子的同意,就貿然來到這裡,發動了氣魂大陸有史以來怕是最為驚人的大戰,而自己剛才的行動,都不知道有沒有引起天子的懷疑,如果懷疑的話,那今後可就沒那麼好欺騙了,雖然很震撼,但洪月兒卻盡量不在臉上流露出來,但在此刻,看著聖魔圖,卻是沒有希望了,因為,現在天子出現了,自己奪取聖魔圖的心愿落空了,心裡極度的憤恨天子了起來。

「哼……,想動我的女兒,也得看我同不同意。」陡然,就在所有人感覺這裡反抗天子,反抗天王大聖的人馬上就要死之間,一道聲音卻是突兀的響起,蒙面大小姐雖然擁有萬妖聖符,但卻被天王大聖的氣勢壓迫的都不能正常的收放自如,就在蒙面大小姐馬上就要被籠罩,在白色如同天幕內卻突然出現了一道深灰色的光輪還有這突兀的一句話,光輪之上,雖然剛開始是深灰色的,但旋即,又變得七彩顏色流光溢彩起來,一段段扭曲空間的真氣在上面流轉著,天王大聖的白色天幕就跟布料一般被切割而去,而來自天王大聖的威壓都被衝擊的破碎,白色光幕破碎了之後,就流露出了一片片漆黑的空間。

嘩!

白色光幕這樣的吞噬虛空的實力,當下,就讓三大大聖都是大驚,吞噬虛空,將一切化為虛無,這就是涉及到一個空間的奧秘,就連他們,施展的都沒有天王大聖那麼恐怖,但能夠破除天王大聖氣功的這人更是讓人震驚,下一刻,有些人就猜到了什麼。

「聖級氣功,時空光年輪?」

轟隆隆!!!!

頓時,這門深灰色光輪的氣功一出,整片天空,就發出巨大的震蕩,深灰色的光芒大放,毫不低於天王大聖的氣勢爆涌而出,都是將天王大聖的氣勢抵禦而回。

「院長。」

「父親。」

看到這裡,蒙面大小姐跟蘇萬都是認出了這光輪意味著哪一門氣功,是誰擁有的這本氣功,一說出話來,就是驚喜無限,氣魂大陸上的所有人都是大驚道。

「震旦大聖?」

對於這個大聖,跟天王大聖一樣,是一個傳說,論大聖修為,上古大聖像趙天下這樣的不是最頂峰的大聖,才只是一般的上古大聖,傳說中,大聖級別的修為,也分為好幾個等級,甚至有可能跟前三大修為一樣,擁有九大修為,而震旦大聖,就跟天王大聖一樣,擁有著通天徹地的修為,但剛才,天王大聖不是說震旦大聖已經敗了,怎麼現在又出現了?但不管怎麼說,對於原來心灰意冷的三大大聖,還有站在三大大聖這邊的強者則是絕望重生,雪中送炭。

「震旦大聖?」

梁冬一聽,急忙大喜道,這個傳說中的上古大聖,果然不是簡簡單單的就死的,現在,終於降臨了下來,絕望的心一下子就活了。

而且,這聖級氣功一出,天地都要黯然失色,沒有人不感到震撼,聖級氣功,比皇級,還有地級還要厲害,之上除了一個天級,就是神級,在氣魂大陸之上,一般都是王級氣功,皇級氣功除了幾個大聖之外,幾乎沒有人能夠擁有。

接著,五光十色在光輪的身後,伸出了一雙乾枯的手掌,握住了光輪,顯現出了一道略微佝僂的身影,透過了空間一下子就來到蒙面大小姐的面前,親昵的拉住了蒙面大小姐的手,目光內充滿了慈愛。

「父親。」蒙面大小姐一下子就是狂喜無限。

「震旦老頭,你還沒死?既然如此,這次,是絕不能放過你了,「大造化天掌」。」頓時,雖然光幕被破碎,但天王大聖的手段可不會就這樣一點,微微流露出了驚訝的話,顯然,對於打敗一事好像出現了紕漏,明明震旦大聖被自己打成重傷,現在又出現在了這裡,接下去,怒吼了一聲,凝聚了一隻雪白色大手出來,這隻大手遮天蔽日,如大海一般滔滔不絕的真氣從這隻大手上奔涌而出,一拍向震旦大聖,整個氣魂大陸,都咚的一下子,似乎整個都崩裂開了,只不過,還沒有一下破碎。

「什麼?」

「陸層在這裡,你也敢出手?萬一造成了宇宙大亂,你擔待的起么?」頓時,看著天王大聖肆無忌憚的出手,震旦大聖的「時空光年輪」迎向了「大造化天掌」,感受著雙方的衝擊,氣魂大陸必裂無疑,色變道。

「陸層破碎了算什麼?反正宇宙早晚是我的,陸層全部破了,宇宙生靈全部朝拜我,豈不是快哉,震破天,若是你臣服於我,我還會考慮第一時間統一你的震旦天。」但天王大聖一聽,卻沒有絲毫忌諱,反而真身一下子降臨,瘋狂的打向了震旦大聖,氣勢無窮,日月山河都隨時要破碎,這「大造化天掌」顯然也是聖級氣功,要不然,不可能跟震旦大聖對峙了數十萬年。(未完待續。。) 而每一個強者望著兩大傳說中的大聖,星系之主就這樣在即將破碎的氣魂大陸上空又戰鬥了起來,都是駭然的看著,吞咽了一口口水,但還是覺得嘴巴苦澀,乾巴巴的,誰能想到,這種等級的人物都能夠同時在他們的眼帘內呈現。

在兩大大聖的手段下,氣魂大陸就跟豆腐一樣脆弱,說不定馬上就要破碎,這樣的通天手段,既讓人目光希冀,又讓人目光驚駭。

「快,救梁冬,若是讓天子融合了聖魔圖,擁有了氣魂大帝的本源,那氣魂大陸肯定也會被煉化,我們的一切,也將不復存在了。」這一刻,不待有喜色出現,趙天下急忙道。

「好。」

一瞬間,三大大聖都一下趕了過來,速度非常之快,一下子就趕到了這邊,剛才,是天王大聖降臨,太震撼了,而且,趙天下等人覺得自己等人敢在天王大聖的眼皮子底下做點什麼事情,都是不可能,趁著現在震旦大聖跟他爭鬥起來,一下子無暇顧及下面,趙天下三人怎麼會放過這個機會呢?

「殺。」

頓時,接下來天王大聖跟震旦大聖戰鬥起來之後,驚愕過後,下方,所有人再次戰鬥起來,每一個強者,到了這一刻,再也沒有什麼保留,都是傾力而為,殺紅了眼睛,喊殺聲,助威聲簡直此起伏彼,聲震蒼穹,天王大聖跟震旦大聖兩個,不論是誰勝誰敗,那對於另一方來說,就是致命的打擊,但他們也不甘落後,多殺幾個敵人,等會對於一方來說,總是減輕點壓力。

轟隆隆!!!!

頓時,如同玻璃一樣的陸層就一下破裂。

「不好,陸層破裂,你以為你還能統一宇宙么?真當自己可以一手遮天,天下無敵不成?」震旦大聖急忙了之後,不由得有些神色著急道。

但著急的神色之下,好像是有一种放心,更有一種決然跟孤注一擲。

「你好像沒時間東張西望吧?」陡然,天王大聖卻好像沒有觀察看震旦大聖輕微的神色變化,只是冷笑了一聲,真身一下如同炮彈一樣飛掠了過來,「大造化天掌」化為千軍萬馬般的橫掃之勢再次橫掃了過來,使的震旦大聖又不得不迎接上去。

吼!

下一刻,陸層破裂,一道吼聲就傳了進來。

「不好。」這一刻,趙天下三人也是大驚,也萬萬想不到,天王大聖居然任何百無禁忌,陸層破裂了也不管、

陸層破裂的後果,雖然他們沒有親身體驗過,但在傳說中,也不乏陸層破裂而引發的大戰。

「什麼?」

「該死,震旦大聖,就算你降臨了,又能怎麼樣呢?只要我融合了氣魂大帝的本源,就算是你,在氣魂大陸之上,也殺不死我。」金色光柱內的天子一感覺到光輪之內擁有的強悍真氣,還有他的聖級氣功,還有三大大聖往這邊趕來,這下臉色再也不能淡定,三大大聖可還在,剛才是他們沒有防備,所以才一下子被天子的「天皇神拳」破了氣勢,現在有了防備,就算是天子憑藉著「天皇瞳」也不可能同時擊敗三大大聖,大手一籠罩,都不管破裂的陸層,就是抓向了梁冬,融合了氣魂大帝的本源,恐怕天子在大聖修為的造詣上,都會接近三大大聖。

「啊,天子,就算是死我也不會讓你得到聖魔圖的。」但梁冬看著天子的大手抓探而來,就算是拼著經脈爆碎,也不可能讓天子獲得聖魔圖,都是全身真氣都匯入了眉心,「主宰之眼」睜了開來,不管來自天子的壓迫壓的心口多麼的壓抑,梁冬都是狂吼著試圖掙扎。

「諸神的榮耀,諸神的榮光,諸神的足跡,遍布五湖四海,沒有人能夠侵犯。」這一刻,拼著真氣經脈爆碎的反震之力,「主宰之眼」的白金色聖光就是肆虐而開,這神語一出,更是讓人生不出絲毫侵犯的情緒,在這聖光面前,好像所有存在都會頂禮膜拜,而天子的金色光柱,一碰到著白金色光芒之後,就好像冰雪一般消融,至於龍驚潭跟洪月兒,在天子出手后就躲開了,但看著梁冬此刻直接對上大聖級別的天子也能夠這樣,當下也是微微驚愕。

特別是洪月兒,更是不可置信,如果剛才這種氣勢爆涌而出,自己怕是抵擋不了一個回合,紅唇緊緊抿住,不敢相信,自己擁有了那麼多的修鍊資源為什麼還是比不上樑冬。

「噗嗤……!」一瞬間,梁冬的白金色光芒碰上了天子的「天皇聖域」,馬上面色一紅,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冬兒。」

「小弟。」

梁俊跟梁少白也同樣在戰場之內,看到了梁冬這邊,大急道。

「就你這點奇遇,也想對我造成傷害,簡直是痴人說夢。」但對於天子來說,「主宰之眼」此刻以梁冬的氣功修為釋放而出來說,還是太弱了。

咚!

天子直接破碎了白金色的光芒,毫不保留的一拳擊打在了梁冬。

「噗嗤……。」頓時,梁冬如遭重擊,一下子被擊飛,臉色再次蒼白了一分,低頭一看,自己的胸口已經塌陷了下去,神色上滿是驚駭,自己做的一切還是太蒼白無力了么?

吼!

「該死。」趙天下等人一下趕到,都是施展自己的聖域到達。

「就算你們齊齊出手,都是來不及了,等我融合了氣魂大帝的本源,你們就準備死吧!」聞之,天子冷笑了一聲,因為,天子已經再次出現在了梁冬的面前。

但與此同時一道龍吼聲一樣的聲音再次響起,只見從陸層破碎的地方探出了一隻巨大的爪子,居然一下抓住了梁冬。

「該死,放開我。」頓時,梁冬一下子被抓住,大叫道。

陸層之外是什麼存在,梁冬怎麼不可能不知道,那是巨龍族,自己去了還能回來么?

但隨著梁冬再次運用真氣,「主宰之眼」的光芒一出,卻也跟螢火之光一樣一下子就消失了,也一點都沒有效果。(未完待續。。) 「什麼?」

「什麼?」

當梁冬被這隻巨大的墨綠色爪子抓在手裡之後,而且還是陸層之內伸出來的,並且,現在還有一張血盆大口已經張開,墨綠色的巨大宛如燈籠一般的龍眸看著梁冬,就像是看著一塊肥肉一般充滿了渴望,或許是太久沒有見過人了,或者,今日陸層破碎,也讓這些巨龍沒有見過人,所以好像這些巨龍顯得特別的興奮好奇,一根根長的獠牙之上,又粗又長,充滿了絕對洞穿之力,還有此刻陸層之外居然綠光大放起來,一個綠色的世界呈現出來,任誰一看,都是大驚,瞳孔一下子勐縮,因為,陸層之外,一頭頭遮天蔽日,龐大如山嶽一般的巨龍正出現在了這片大地戰鬥者的眼帘內,墨綠色的巨龍皮膚看上去刀槍不破,同時,深綠色的巨大龍眸也同時看到了陸層之內的人們,一頭頭都是狂吼起來,不斷的用爪子拍擊著陸層,還想要徹底突破陸層來到裡面,而被天王大聖跟震旦大聖的餘波打到的地方出現的一個洞口,則是被其中這隻巨龍的手臂佔據滿了,梁冬被一下子抓在爪子里,一點反抗的能力都沒有,看起來,陸層若是全面破碎,就算是天王大聖跟震旦大聖兩個,都會麻煩不小。

原本,在梁冬跟蒙面大小姐上次看到的時候,陸層完好無缺,怕是陸層完好所以巨龍才沒有發現這裡,現在陸層破裂了,或者說,天王大聖跟震旦大聖的真氣或者氣功還是什麼的,貿然降臨到了這裡已經讓巨龍察覺到了巨大的真氣波動,所以才激起了巨龍族的憤怒還有爭鬥之心。

「什麼?」

「這是巨龍么?」

在遙遠的神話時代內,百族林立,群雄薈萃,而龍族,就是其中的佼佼者,對於現在的氣魂大陸來說,也就是絕對的傳說,有些人,都還未聽說過宇宙之內,還有龍族的存在,已知的,只有海外龍族,這一族,雖然號稱龍族,但畢竟只是有些龍族血脈,身軀上有些跟龍族有些相像的地方罷了,但現在,一頭頭巨龍真的就這樣呈現在氣魂大陸之上的所有強者面前,這些巨龍,是真正的龍,真正的遠古龍族,看著一頭頭就像是被關押了許久一樣,現在憤怒的轟擊著陸層想要來到這裡的巨龍,一個個強者還是覺得難以置信,都站在原地,不知道幹什麼,雙腳都是麻木了,巨龍出手,就算是「長生秘境五變「無形變」的強者都是難以招架,看著外面那麼多,蜂擁的樣子,一個個強者,不論是趙天下這邊的,還是天子這邊的,都是大驚。

「什麼?

」巨龍?」

要說是巨龍族的天敵是誰,那就是神龍一族了,諸神戰勝了群魔之後,神龍族跟巨龍族也是爭鬥不斷,因為,兩者之間的身軀上都具備著神龍血脈,漸漸的,隨著血脈的淡薄,還有有些龍族跟其餘的種族交合之後,衍生出了巨龍,一個是神龍一族,它們可以口吐人言,可以修鍊氣功,但巨龍卻是不可以,只是純**的力量,神龍雖然**力量也不錯,但還是難以跟巨龍一族爭鬥,唯一的優勢就是,它們的超級龍族強者,可以幻化人形,這,就是神龍一族跟巨龍一族最大的差別,但無疑,龍是心高氣傲的,他們不容許有除了諸神之外還有跟它們一樣高等的存在而存在,饒是兩者之間都有淵源,但它們都是心狠手辣,彼此祖先都是死戰到底,而且,爭鬥從未停止,現在,海外龍族身軀上雖然神龍一族血脈稀薄了很多,但還是擁有著令它們都感覺到臭的味道,所以,巨龍看著由洪月兒帶領下的海外龍族,都是緊緊咬著獠牙,狂吼聲不斷。

「居然還存在著?」頓時,龍驚潭跟洪月兒也是大驚道。

「該死的震旦老頭,你居然還留著這一手?」頓時,天王大聖也看到了陸層之後的變化,大怒道。

顯然,天王大聖也沒想到在陸層之外,就是巨龍一族。

「哼……,我當然要為我自己留條後路,就算我保不住氣魂大陸,你也別你兒子輕易獲得,你若是任由這樣下去的話,巨龍一族遲早會進來,到時候,你的氣魂大陸,就算你兒子得到了氣魂大帝的本源,恐怕巨龍一族也不會讓你兒子安心祭煉了,而且,我們兩個原本就不屬於這種低等的位面,我們的降臨,就只會讓巨龍更加的憤怒跟咆哮,實話告訴你,就算你要我死,可也沒那麼簡單。」聞言,正是印證了梁冬跟蒙面大小姐的猜測,這片天魔戰場果然是震旦大聖故意遺留在這裡做著什麼準備,現在,天王大聖強勢降臨,從震旦大聖話里的意思可以聽出,這次發生的事情雖然出乎了他的意料,但也不至於一點應對策略都沒有,現在,巨龍一族發現了這裡,就算天子得到了氣魂大帝的本源,也就是聖魔圖,也不可能安心的祭煉,巨龍,勢必要將這裡鬧的天翻地覆不可。

跟海外龍族混在一起的,都是巨龍一族的敵人。

「你……,天兒,我們走,但氣魂大帝的本源,我可還是要。」頓時,天王大聖神色抽搐了一下,忍無可忍之下還是大怒起來,下一刻,「大造化天掌」挪移了無窮空間,來到了梁冬的上空,怒拍而下。

天王大聖是何許人也,是上古大聖,他出手,豈是尋常,聖級氣功一下去,這隻抓住梁冬的龍爪就崩碎而去。

吼!

頓時,這隻巨龍的斷裂手臂之後,深綠色的鮮血就如同噴泉一樣噴了出來,而這隻巨龍,則是疼痛的嘶吼起來,但跟海外龍族有仇的巨龍何止一隻,其餘的巨龍又上來了,這次,陸層漸漸破碎,一隻只的巨龍爪子也都伸探了進來,錯綜複雜之下,梁冬就又被抓在了手裡。

「該死,該死的孽畜,敢搶奪我的本源,給我死,天皇降世,滅殺天下。」天子也一下子大怒,父親的「大造化天掌」竟然沒有將這些巨龍嚇破膽子,還敢繼續來搶奪,這巨龍居然還敢當著自己的面抓走梁冬,更是大怒,「天皇神拳」就宛如天帝降臨下神罰,都是統統的打在這隻巨龍的手臂之上,氣浪翻湧而開,金黃色的真氣化為了風暴,火焰都統統擊打在這隻巨龍的手臂上,想要轟擊開這隻巨龍的手臂。(未完待續。。) 吼!

可以看到,天子的「天皇神拳」自從晉陞到了大聖級別的修為之後,一拳出去,簡直可以將蒼穹都打斷了,而且,有了「天皇瞳」這件無限接近於聖器的道器助威更是神威無敵,這隻巨龍的手臂被打斷吼,頓時整個身軀都抽搐而起,吼聲內充滿了憤怒,因為剛才只有一個洞口,才一下子沒進來,但現在只是伸探過了一隻爪子,就抓到了剛才那個人,但就遭遇了天子的瘋狂的「天皇神拳」,看這隻巨龍那墨綠色的眼眸,此刻都是氣的都快直接整個身軀都貼在了陸層之上,看著天子,簡直是想要將天子生生撕裂了,但卻一下子陸層進來的寬度還不能夠讓這隻巨龍進來,所以又是憤怒的吼聲,但又無可奈何。

「讓你們還來。」接著,天王大聖一吼一聲之下,所有的巨龍手臂都被震了回去,其中的氣浪凝聚成了無數的氣刀,都將一隻只巨龍的手臂都切斷。

上古大聖之威,神威蓋世,一拳之下,天塹似乎都要被打斷,讓無數強者都是駭然,而且,在聽剛才兩人的對話當中還可以聽到,氣魂大陸都是低等級的位面,也就是說,天王天還有震旦天,都是高等級的位面,而且,還是一個星系的名稱,而氣魂大陸一聽,就是其中一個低位面甚至低星系的其中一個大陸,怪不得,那麼入不了兩位大聖的法眼。

吼吼吼!!!!

一瞬間,這些巨龍遭受此重擊之後,不僅沒有害怕的後退,反而還是以吼聲開始召喚更多的巨龍前來,一隻只都是儘快的開始布置更強大的衝擊,衝擊在陸層之上,要將一切都趕盡殺絕,剛才,是因為海外龍族的關係,它們或許看到之後,就是憤怒無比,但現在,隨著半空中的三道人影,都是接連對自己的族群出手,一下子也將他們當作敵人,誓要將這三人都生生撕裂不可。

「梁冬,是我的了。」當下天子眼疾手快,大笑了一聲,看著梁冬就這樣掉落而下,「天皇聖域」張開。

「沒那麼容易。」

三大大聖降臨,都是齊齊出手,將「天皇聖域」都炸的破裂而去,天子臉色一白,也是一口鮮血出來。

「你們,該死,現在,你們連做奴隸的資格也都失去了。」但天王大聖還在這裡,「大造化天掌」怒拍了過去,整個氣魂大陸上的真氣似乎都被調動了起來,全都膜拜在「大造化天掌」的凌厲的掌風之下,時間,都似乎定格了,空間,都彷彿扭曲了去。

「哪裡有那麼容易?」接著,震旦大聖「時空光***跟「大造化天掌」轟打在了一起,無數的建築,還有無數的氣魂大陸之上的一切都是毀滅而去。

「震破天,當真要跟我過不去么?」三大大聖逃過此劫之後,天王大聖神色暴怒的怒吼道。

「回去吧,只要你不再爭鬥,我自然也不會跟你過不去。」震旦大聖卻只是淡淡的道。

「笑話。」

「梁冬,你還是逃不過我的手掌心。」見狀,洪月兒看了看周圍,跟龍驚潭示意了一下,看龍驚潭點了點頭,咬了咬銀牙,剛開始,也很震驚事情能發展到了這一地步,但現在,看著震旦大聖跟天王大聖爭鬥起來,不分上下,而天子也跟三大大聖熱情似火的爭鬥起來,現場看了看,雖然巨龍一族正在破壞陸層想要進來,但一時半會還都沒有一頭能夠完美的進來,而且,現在,每一個人都有對手,不再猶豫,在龍驚潭的目光示意下,洪月兒飛掠向了正在落下的梁冬,只要抓住梁冬,洪月兒就回到神龍一族的位面好好祭煉,只要有了聖魔圖,就足以窺探大聖的奧秘,相反,如果這次抓住了梁冬,又被天子搶奪回去的話,那等待自己的,馬上就是天王大聖跟天子的滅頂之災,但洪月兒還是毅然的選擇了前者,因為,錯過了這次,下次就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洪月兒美眸一轉,再次看了看各方的戰鬥之後,見沒人理會自己,冷笑了一聲,就抓向了梁冬。

自己藉由他們父子的名聲,再加上之前天王大聖早就降臨下的法旨,洪月兒就發布了這個聚首會,所以才糾結了那麼多的強者來到這裡,雖然剛才天子在聽了龍驚潭之後,好像是知道了自己的用心良苦,想要幫助他做點事情,還柔情萬丈的關心自己,但洪月兒,卻覺得天子的心思肯定沒那麼簡單,「千萬世界門」被自己弄得落入了梁冬的手裡,都沒有說什麼,反而只是一味的關心,這本就不尋常,但洪月兒卻這次要徹底擒拿梁冬。

反正天子始終要擒拿梁冬,獲取聖魔圖,洪月兒何不藉由一個理由前去擒拿梁冬。

「梁冬,你還敢天子作對,簡直是活的不耐煩了!」這次,洪月兒飛掠了出去,嘴裡,卻說這冠冕堂皇的話。

咚咚咚!!!!!

天王大聖跟震旦大聖都是在相互爭鬥,這一次,徹底發怒的天王大聖可不管了巨龍會不會進來,有其子必有其父,天子在四大學院交流會上沒有了規則,其父親能好到哪裡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