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丹聖國內,哪怕是最低賤的平民武者,也懂得優雅二字。

但面前這倆人,簡直像是沒吃過東西一樣。

火丹書當然不會知道,陸凡與靈瑤來自一個滿是武者的國度。

那些直爽,率性的武者吃飯才沒那麼多規矩,哪怕是到了國宴上,依舊是甩開了膀子來吃。

尤其是,陸凡還出自武道學院一元院。

當初在他們一元院,吃飯慢那就是悲劇啊!

什麼叫風捲殘雲,哪個叫食如老饕。

火丹書一口都還沒吃,陸凡與靈瑤都已經掃乾淨了一半的菜。

此時,陸凡還把小黑也放了出來,這桌子菜,居然味道出奇的不錯。

雖然也都是用藥材做的,但至少不全是苦的了。

小黑也跟著大口吃了起來,不小片刻,一桌子菜,便被掃蕩一空。

火丹書就在旁邊看著,整張臉都有些扭曲。

他有些懷疑,陸凡是不是一隻披著人皮的荒獸。

陸凡擦了擦嘴巴,他才不在乎火丹書吃沒吃一口,反正火丹書不要忘記給錢就行了。

火丹書扯著嘴角道:「陸凡公子,味道還不錯吧。」

陸凡淡笑道:「還可以。多謝火前輩宴請。」

火丹書擺手道:「小事而已。能請陸凡公子吃一頓,是我的榮幸。陸凡公子也不要再叫我火前輩了,我在火家任內門統領,你與其他人叫我一聲火統領即可。陸凡公子,我也就開門見山,直說了吧。我想請你來我手下做事,不知你意下如何?」

陸凡眉毛輕挑道:「我?去火家辦事?」

火丹書點頭道:「是啊。我不能保證你在火家能有多高的地位。畢竟你不是我火姓族人。但你只要在我手下,我保證你至少是一名執事。也可以持我火家令牌,享受我火家在丹聖國的一切便利。陸凡公子,相信我,在丹聖國內,不知道有多少人,願意削尖腦袋,入我火家,當一名看門的僕役呢。」

旁邊,靈瑤已經低下頭去,她完全是強忍著不讓自己笑出聲來。

如果我只想愛你 陸凡面有異樣,道:「火前輩,不,火統領。我從未想過,我居然還能進火家做一名執事。這樣吧,你容我思考幾日,如何?」

火丹書笑道:「沒問題,當然沒有問題。這樣吧,我知道三天後陸凡公子你還要與丹火藥鋪的掌柜交易。那不如就那時,陸凡公子再給我答案如何?」

陸凡故作沉吟,須臾,道:「好吧。火統領,三天後見。」

火丹書笑容滿面,舉起酒杯,道:「陸凡公子,我期待你的到來。恐怕就算是縱觀整個丹聖國,像陸凡公子你這樣的人,也是極少的。我能夠給你提供最好的待遇,讓你日後平步青雲。相信我,相信火家的底蘊!」

一飲而盡,火丹書放下酒杯,大步離去。

陸凡與靈瑤坐在那裡,也沒有送他的意思。

目送火丹書的身影消失在視線之中,靈瑤終於忍不住撲哧一聲笑出聲來。

「陸凡,他竟然想邀請我們進火家。這算不算是引狼入室啊!」

陸凡笑著道:「誰是狼還不好說啊。說實話,他這個提議,我還真有些心動。我們初來咋到,什麼都不懂,倘若能混進一個大家族內,做什麼事情都比較方便。而且更容易找到我們想要的東西。」

靈瑤皺眉道:「可是陸凡,那可是火家啊。我們殺了他們的人,還擄走了他們的三少爺。最關鍵的是,火家有人看到過我們的容貌。我們要是進了火家,豈不是立馬就要露餡!」

陸凡點頭道:「是啊,這也正是我擔心的事情。算了,還是先審問一下那位三少爺再說吧。說不定,他一個人,就能給我們所有消息。那樣我們就不需要藉助其他家族的力量了。」

兩人說著起身,推開房門準備離去。

但就在此時,門外的夥計,卻攔住了他們道:「兩位客官。你們用餐完畢了?這邊請吧,剛剛那位大人給二位訂好了廂房。天字型大小,最舒服的廂房,請來吧。」

陸凡皺眉道:「訂好了?」

轉頭,陸凡看向靈瑤。

靈瑤笑著道:「免費的廂房,住就住吧。」

陸凡點點頭,夥計立即帶二人向後走去。

穿過大堂,走到後院,陸凡微微有些驚訝。

這嘈雜的酒樓後面,居然還是一處僻靜的所在。

假山流水,亭台花圃一一不缺。

喧嘩聲漸漸遠去,夥計帶著陸凡與靈瑤走進了一間碩大的廂房內。

寬敞明亮整潔,富麗堂皇。

房間內從傢具到地面都是帶符文的好東西,按照夥計的描述,只要隨便揮揮手,不需要任何力量,便能夠控制房間內的一切。

裡面有些符文,看的陸凡都暗暗咂舌。

真是精巧且實用!

比如讓房門自行開關的符文,讓桌椅四處移動的符文等等。

夥計躬身離去,陸凡對著房門一揮手,立即,房門便自動關閉。門上符文光芒亮起,恐怕外面再用斧子都劈不開了。

陸凡仔細探查了四周的一切,確定沒有任何可疑的符文以及陣法后,陸凡又將老九釋放了出來。

「仔細探查,不要放過任何角落。發現有可疑的動靜,立即摧毀。」

九龍玄宮塔大聲應是,無數光芒化作絲線四射開來。

陸凡與靈瑤兩人坐下,而後陸凡對肩膀上的小**:「把那個傢伙拽出來吧!」

小黑沖了進了腰帶里,下一刻便將火彥拽出。

尾巴連續在火彥的臉上扇了幾下,立即火彥的整張臉都腫了起來。

不過他也終於蘇醒了過來!

抬頭,火彥看到了坐在他面前的靈瑤與陸凡。

登時火彥就想大叫逃命。

小黑一把龍爪按住了他,碩大的龍眼盯的火彥全身發抖。

陸凡看著他道:「敢叫一聲,剁一手,兩聲廢四肢,三聲要你命。」

火彥垂下了腦袋,任命的道:「你說吧,我不會叫的。」

陸凡道:「很好。從現在開始,我問一個問題,你答一個問題。不要有廢話,不要撒謊。否則的話,我只能說,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火彥頹然道:「是。」

陸凡道:「很好。現在,第一個問題。你知不知道,聖靈補天樹?」

!!《別說我是富二代》第535章蘇涵誤會夏天的好意 火彥驚愕的抬起頭,看著陸凡道:「聖靈補天樹?你問這個做什麼?」

陸凡憑空一巴掌甩手打在火彥的臉上,強橫的掌風,直接甩掉了火彥兩顆牙齒。頓時火彥鮮血噴出,萎靡倒地。

陸凡道:「你的問題太多了。我說了,我問你答,再廢話,你就不用回答了,直接去死吧。」

火彥眼淚都下來了,他這輩子可能都沒有受過如此屈辱。

頓時,火彥撕心裂肺的大喊起來。

「你殺了我吧。該死的雜種,武者垃圾,有能耐你就殺了我。我可是火家的三少爺,殺了我,你的全家老小,全部都要給我陪葬。你敢嗎?你個雜碎!」

火彥雙眸沖血,身上竟然還亮起元氣的光芒。

陸凡淡然看著他,如何神靈俯視蟲豸。

起身,陸凡來到了火彥的面前,伸手一道罡氣注入了火彥的體內。

登時,火彥全身的元氣崩散。

整個身軀劇烈的抽搐起來,無邊的痛苦侵襲著火彥的肉體。

陸凡能感覺到火彥激蕩的識海,與迅速崩碎的身軀。

幾乎是一瞬間,火彥就經歷了痛至昏迷,又痛到清醒的過程。接連不斷,連續幾次,火彥痛的幾乎想要自殺。

須臾,陸凡收回罡氣,看著完全虛脫,滿臉痛苦,卻沒有昏迷過去的火彥道:「火家三少。我必須要告訴你。死亡,有時候並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我這個人,雖然不怎麼會折磨人。但我卻知道幾種簡單有效,讓人恨不得一頭撞死的拷問方法。如果你還想試試,我奉陪到底。我倒想看看,你這位火家三少,究竟多麼有骨氣!」

說著,陸凡又抬起了手。

頓時,火彥完全崩潰了。眼淚如雨落,全身顫抖著道:「不要,不要了。我說,我什麼都說。你不要再折磨我了!」

陸凡點點頭,起身坐好,淡然道:「還是剛剛那個問題。你知不知道聖靈補天樹?」

火彥點頭道:「我知道。聖靈補天樹,乃是丹聖國三大聖物之一,位於丹聖國丹塔八重天上。」

陸凡驚訝道:「八重天?何人看管?」

火彥道:「據說是五大家族輪流派尊者看守。」

陸凡暗暗咬牙,這樣的話,事情就難辦了。

不過這些也都是可以預料的,聖靈補天樹如此重要的東西,倘若沒有人看管,那才不對勁。

想了想,陸凡道:「那聖靈補天樹的樹汁呢?丹聖國可有地方販賣?」

火彥搖頭道:「聖靈補天樹是樹汁,乃是天地至寶之一。只有五大家族的家主與丹聖國國主才配擁有。其他地方,怎麼可能販賣。」

陸凡眉頭緊擰道:「只有六份嗎?沒有別的?」

火彥沉吟片刻,不說話了。

陸凡大聲喝道:「說,少說一個字,便再讓你嘗嘗什麼叫酷刑。」

火彥全身一陣哆嗦,道:「據說上一次丹神會的時候,國主曾經拿出過三滴樹汁,作為丹神會第一名的獎勵。」

陸凡心中微動,道:「丹神會?什麼時候才會再開丹神會?」

火彥回道:「五年後。」

陸凡大聲喝道:「什麼?五年後,那豈不是什麼都晚了。」

陸凡開始在房中踱起步來,思索著該怎麼辦。

靈瑤看著火彥,問道:「你跟我說說,五大家族到底是什麼,還有九重天之類的。」

火彥戰戰兢兢的道:「五大家族,就是丹聖國,金木水火土五家。分別鎮守丹聖國一至五重天。其中,一重天最為廣闊,卻也最為貧瘠,為我們火家掌管。而後是金家的二重天,木家的三重天,土家的四重天,水家的五重天。六重天是丹聖國都,七重天是丹聖國主的私人葯庫。八重天為三聖物存放處,九重天據說是通往混沌的所在。但卻沒聽說有誰進去過!」

靈瑤明白的點頭,原來丹聖國的情況是這麼回事。

陸凡也在旁邊聽著,如此說來,他如果想要靠近聖靈補天樹,還要經過二重天,三重天。。。。。。

想到這,陸凡都感覺自己頭都快大了。

如果要一步步來,他得花多久的時間,才能靠近聖靈補天樹,更不要提得到樹汁了。

陸凡出聲問道:「如何從一重天,進入二重天?」

火彥道:「一重天各處都有專門的傳送陣,可以進入二重天。只要手持丹聖國令,或是有五大家族共同簽發的五行令,便可自由出入。但最多也只能進入到六重天。想入七八重天,必須是陛下親允。」

陸凡連忙問道:「那你有這兩種令牌的任何一種嗎?」

火彥搖頭道:「沒有。我還沒有資格得到這種令牌。」

陸凡暗暗咬牙道:「那你們家族內,有誰擁有這些令牌。」

火彥道:「家主,以及幾位白衣長老。不過,很快就是五大家族的五年比試了,我的兩位哥哥,可能也有五行令。畢竟,他們是要去其他家族戰鬥的。」

陸凡皺眉問道:「五年比試?是丹神會的選拔嗎?」

火彥回道:「不是。只是五大家族的內部戰鬥而已,比一些丹法與法決。能在五大家族內戰中得到第一名的,可以去六重天見陛下。上一年,水家的水明空,拔得了頭籌。他被賞去了八重天,在聖靈補天樹下,靜坐十日,參悟天道。」

陸凡停下了腳步,喃喃道:「八重天?聖靈補天樹下靜坐?」

轉頭,陸凡與靈瑤對視了一眼,皆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驚喜。

這可能是他們唯一的機會!

陸凡走到了火彥的面前,厲聲道:「你說的話,可有一句是假話?」

火彥顫慄道:「不敢有半句虛言。」

陸凡道:「很好。你如果說了假話,我肯定會查出來的。如果我出了事,你放心,我會首先毀掉你一切。讓你感受無邊痛苦,卻又無法立即死去,然後嘗盡人間無數痛楚,最終化為血水。相信我,我會做到的。」

火彥淚水不絕,陸凡揮手將他打暈,再度塞進了腰帶之中。

靈瑤上前道:「陸凡,看來我們非進火家不可了。」

陸凡重重的點頭。《別說我是富二代》第536章蘇涵跟夏天和好 三天的時間,轉瞬即逝。

今日,便是陸凡與那店老闆約好的交易之日。

早早的,陸凡與靈瑤便從修鍊中醒來,兩人整理好衣服,向外走去。

陸凡看著靈瑤道:「從今日開始,我們一定要想辦法混進火家內部,然後拿到與其他家族比試的資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