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球上,有些女人為了救自己的丈夫,也會做出情非得已的事情,給自己的丈夫帶綠帽子。

楊玄真暗想,『做為男人,都會選擇寧為玉碎,不為瓦全吧?』 「不用擔心!」楊玄真安慰了一句。

塞希莉和希塞的臉色沒有好轉,心裡蒙上了一層陰影,面對一個煉獄統領,兩人都有一種無力感。

塞希莉想,『如果真的無路可走了,我就答應他,只要希塞能活下來就好,神靈的壽命悠久,只要能活下去,就有希望。』

紅髮青年這麼一鬧,大家也沒心思看擂台賽了。

貝貝到是看得開,他燦爛的一笑,對林雷說,「老大,我們去自由城堡吧?都來兩天了,還沒有去自由城堡呢。」

林雷笑道,「貝貝,你不是想等百戰勝再去自由城堡購物嗎?」

百戰勝,可以得到血色汩羅令,擁有血色汩羅令者,去自由城堡購物可以打五折,貝貝已經擁有海量的紫晶,天量的財富,卻仍然想占些小便宜,這也是一種樂趣吧。

貝貝說,「老大,聽說,自由城堡有很多其他城池買不到的東西,對了,你不是想買死神傀儡嗎、我們可以先去看看。」

「行!」林雷應道。

塔羅沙見林雷和貝貝聊完,微微一笑,「林雷,你們剛來汩羅島,可以到處走走,我就不陪你們了。」

「沒事!」林雷微笑道。

之後,塔羅沙、帝林、希塞等人回住處,林雷、楊玄真、貝貝等人則去自由城堡。

自由城堡是整個汩羅島最繁華的地方,城堡門口人來人往,期間,還有很多護衛在城堡之中巡邏。

巴格肖家族把自由城堡打造成一座最繁華,最自由的交易場所,在自由城堡中,可以買到很多其他城池買不到的東西,還能買到其他神位面的寶物。

林雷、楊玄真、貝貝一行人進入自由城堡后,隨意的閑逛,若是看到一些有趣的物品,還會上去問一下。

時間緩緩的流逝,當林雷一行人來到自由城堡的三樓后,林雷說,「迪莉婭,這裡應該有高等的防禦神器,我們找一找,如果看到合適的,就幫你買。」

「嗯!」迪莉婭微微點頭,「林雷,如果有好的防禦神器,你也買一件吧。」

「不用吧!」林雷說,他的物質防禦非常強,靈魂防禦有盤龍戒子,一般的攻擊都傷不到他。

迪莉婭說,「多一件防禦神器護身,也多一重保障啊。」

「行!」林雷說,「聽你的!」

旁邊,貝貝和妮絲說著悄悄話,如果看到有趣的東西,貝貝會直接買下來,用貝貝的話說,「我不差錢。」

妮絲感覺很甜蜜,她拉著貝貝的手臂,跟在貝貝身邊。

另外一邊,楊玄真和小龍女手拉著手,小龍女仍然穿著一身白色長裙,赤著雙腳,白玉般的腳踩在地面上,卻不染一絲塵埃。

巴格肖家族的府邸中,紅髮青年站在東院主廳,聽著旁邊的護衛彙報,待護衛彙報完后,紅髮青年嘴角微微上揚,「沒後台就好,至於那幾個天才,等他們贏下一百場后,也是我們巴格肖家族的奴隸。」

傍晚時分,楊玄真、林雷等人回到塔羅沙的住處,塔羅沙不在,帝林做在客廳,帝林見楊玄真他們回來,當即對身邊的傭人說,「去準備晚餐。」

林雷找了一個位置坐下,問,「塔羅沙和希塞呢,在修練嗎?」

帝林說,「塔羅沙出去了,希塞在房間。」

林雷明白了,希塞還在為白天的事情煩惱,隨即,林雷說,「要不,我們直接離開吧。」

貝貝說,「老大,你不是想看強者的浮影嗎?」

「不看了!」林雷說,在他眼中,朋友更重要,而後,林雷又看向楊玄真,「老師,你覺得如何?要不,我們提前離開吧?」

「嗯。」楊玄真點頭,心裡卻想,『離開?應該沒這麼容易吧?』

隨即,林雷又問帝林,「帝林,要一起離開嗎?」

帝林的兩個孩子看著他,說心裡話,帝林的孩子對父親今天的表現有些失望,他們和林雷、貝貝一起闖過眾神墓地,林雷還救過他們兄弟,無論如何,他都會站在林雷這邊,然而,他們的父親退縮了。

帝林搖搖頭,「這裡的環境不錯,我就不離開了。」

楊玄真暗中傳音,「林雷,如果我沒有看錯,帝林和塔羅沙被人控制了。」

林雷聞言,猛然一驚,而後,心中大怒,「老師,可以辦法?」他想到了耶魯,耶魯也被人控制過,緊接著,林雷又問,「老師知道控制他們的人是誰嗎?」

「應該是巴格肖家族的人。」楊玄真說,更多的隱秘,楊玄真沒有說出來。

「該死的巴格肖家族!」林雷心中怒氣上涌,原本,他還感覺巴格肖家族不錯,巴格肖家族能打造出一座繁華的島嶼,還能建造出自由城堡,讓星辰霧海的神靈自由交易,這非常難得。

然而,今天所見,以及聽到楊玄真說的話之後,林雷對巴格肖家族的看法一落千丈。

被人控制,等於失去自我,也相當於死亡。

林雷心中大怒,有心幫忙,卻無可奈何。

楊玄真傳音,「如果想幫助帝林、塔羅沙、希塞他們,我們就暫時不能離開,還要多呆一段時間。」

林雷聽到這句話,心中明了,暗中傳音,「老師,你有辦法?」

「有一些想法。」楊玄真傳音,「實施起來,還有看具體情況。」

楊玄真心想,『如果真的想幫帝林,塔羅沙他們,還得見見巴格肖家族的老祖,那個煉獄統領啊。』

隨即,楊玄真又說,「我們先贏一百場,到時候,應該可以去秘地,或許,能見到巴格肖家族的實際掌控者。」

「唔!」林雷暗驚,他沒想到,楊玄真想見巴格肖家族的實際掌控者,想來,巴格肖家族的實際掌控者肯定是煉獄統領,林雷心想,『或許,老師有把握吧。』林雷已經打算讓楊玄真用主神之力,卻沒有說出來。

主神之力,乃是最後的底牌,也是保命的底牌,只要遇到絕境,林雷才會拿出來。

翌日清晨,一個千夫長來到塔羅沙的住處,千夫長見到塔羅沙,淡漠的道,「塔羅沙,塞希莉小姐在嗎?」

「唔!」塔羅沙頓了一下,他沒想到,那個『少爺』的耐心這麼差,昨天,他已經查過那個少爺的來歷,這讓他非常無奈,而且,心底有一個聲音告訴他,不能和巴格肖家族為敵。

塔羅沙說,「普希,塞希莉小姐在屋裡。」

神靈的耳目非常敏銳,希塞和塞希莉已經聽到院子中的說話聲,兩人走出房間,來到院子中。

普希見到塞希莉,向她行了一禮,「塞希莉小姐,我家少爺請你過去。」

「不去!」希塞斷然道。

「哼!」普希冷哼一聲,「小子,你知道我家少爺是誰嗎?」

希塞怒道,「我不管他是誰,我都不會讓塞希莉去見他,你可以滾了!」

「嗯?」普希臉色一變,神力涌動,卻沒有動手,這裡是護島軍隊居住的地方,巴格肖家族規定,不能在護島軍隊居住的地方動手。

普希盯著塞希莉,淡漠的道,「塞希莉小姐,如果你不想讓他死,還是隨我走一趟吧。」

「這?」塞希莉的臉色非常難看,她心裡糾結無比,突然間,手上傳來一陣溫熱,她轉頭看了希塞一眼,感受到希塞眼中的情意,暗中傳音,「希塞,我想你活下去。」

「不!」希塞傳音,同時,微微搖頭,緊緊的握著塞希莉的手,「大不了一死。」

「別說傻話!」塞希莉幽幽的嘆息一聲,傳音,「他不會殺我,我隨他走一趟,看能不能把話說清楚。」

「啊!」希塞在心中吶喊,心裡充滿了無奈,整個人愣在原地,連塞希莉什麼時候離開的,他都不知道。

過了好一會,希塞抬頭,茫然的看著天空,感受到來人,苦澀的道,「林雷,我是不是很沒用?」

「唔!」林雷沉默,他也不知道說什麼好,更不知道如何安慰希塞,他頓了一下,堅定的道,「如果他敢困住塞希莉,我會幫你把她搶出來。」

「呵呵!」希塞擠出一絲笑容,「林雷……」他喊了一聲,卻說不出一句話,這份情,比天高,他只能默默的記在心底。

良久,希塞說,「林雷,你的實力很強,天賦也非常高,如果事情不可為,你們就離開吧。」

林雷正色道,「希塞,我是那種拋棄朋友的人嗎?」

「好!」希塞吐出一個字,心裡非常感動。

林雷說,「希塞,不用擔心,老師的實力非常強,如果事情真的不可逆轉,大不了,我和老師殺出一條血路。」

希塞聞言,熱血上涌。

武神來到院子中,拍了拍希塞的肩膀,「希塞,我們都是玉蘭大陸的人,到時候,我會和你殺出一條血路。」

「我們也是玉蘭大陸的。」帝林的孩子附和。

帝林卻輕喝一聲,「都給我滾進屋!」

「父親!」帝林的孩子不解。

林雷向帝林看了一眼,心裡已經不在責怪帝林,只有怒意,他暗想,『一定要幫帝林恢復自由。』

塞希莉跟在普希身邊,如行屍走肉一般,一步一步的向巴格肖家族的府邸前進。

當塞克拉再次見到塞希莉時,心靈再次悸動,那種感覺,美妙無比,他看著塞希莉時,就好像看到了世間最美好的東西。

塞希莉臉色冰冷,沒有一絲表情,她感受到塞克拉火熱的眼神,心裡覺得彆扭,輕聲問道,「不知少爺找我有何事?」 塞克拉看著塞希莉,聽到她的聲音,心裡有一種說不出的愉悅,彷彿間,就好像在炎炎夏日喝下一杯冰水。

塞克拉頓了一下,燦爛的一笑,「你叫塞希莉吧?這名字真好聽。」

「唔!」塞希莉沉默不語。

塞克拉的臉色微變,他是巴格肖家族未來的族長,含著金鑰匙出生,從小到大,誰敢不給自己面子?

然而,當塞克拉看到塞希莉時,神色又變得柔和了很多,「塞希莉,以前的事情,我可以不在乎,只要你願意和我在一起,我會給你無上的榮耀,讓你做我的正妻。」

「不可能!」塞希莉斷然拒絕。

「哼!」塞克拉怒哼一聲,他的耐心非常有限,淡漠的道,「我給你一個選擇,要麼,現在就答應我,要麼,等我把那個人殺了,你在答應我。」

「不!」塞希莉露出一絲痛苦的神色。

塞克拉的耐心越來越差,「給你十秒鐘考慮,十秒鐘之後,我就會殺了他。」

「唔?」塞希莉的臉色越來越痛苦。

十秒鐘很快過去,塞希莉長出一口氣,緩緩的道,「只要你不殺他,我可以答應你。」

「好!」塞克拉應了一聲,又說,「你也要答應我一件事情,以後,絕對不能再見他,如果讓我知道你和他見面,我必殺他。」

「呼!」塞希莉吐出一口氣,低下頭。

塞克拉臉上露出笑容,安慰道,「我是巴格肖家族未來的族長,你只要和我在一起,在地獄位面中,就沒有人敢得罪你了,你想要什麼,我就能給你什麼。」

「呵呵!」塞希莉擠出一絲笑容。

塔羅沙的住處,希塞一直在院子中,來來回回的走動,並時不時的向門口觀望,隨著時間的流逝,希塞的臉色越來越陰沉。

中午時分,希塞的耐心終於耗盡,他低沉的道,「塔羅沙,我要去找塞希莉。」

塔羅沙說,「希塞,你冷靜一點,那是巴格肖家族的少族長,你去了又有什麼用?能把人帶出來嗎?」

帝林沉默了一會,緩緩開口,「希塞,放棄吧,我們鬥不過。」

「放屁!」希塞大怒,恨不得和帝林廝殺一場。

林雷和楊玄真相視一眼,暗中傳音,「老師,現在怎麼辦?」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塞希莉應該被扣留了,情況不妙,不過,林雷沒有闖巴格肖家族的實力,所以,他詢問楊玄真的意見。

楊玄真想,『如果墨思不出手,應該沒有人是我和姐姐的對手。』隨即,楊玄真說,「希塞,我陪你走一趟。」

「這?」希塞有些激動,又不想林雷和楊玄真陷入危機。

林雷說,「希塞,我們都來自玉蘭大陸,自然要相互幫助,好了,別猶豫了,要去,現在就走吧。」

「好!」希塞應道,這些恩情,他只能記下心底,『以後,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會陪他們一起。』

「父親!」帝林的孩子喊了一聲,帝林搖搖頭,帝林的孩子說,「父親,以前的你,不是這樣的。」

帝林說,「我不能讓你們陷入險境。」

林雷知道帝林和塔羅沙的情況后,沒有多說,而是和楊玄真、希塞、貝貝、迪莉婭等人一起去巴格肖家族的府邸。

林雷和楊玄真帶上所有人,也是做好了最壞的打算,如果情況不可逆轉,就帶著大家離開汩羅島。

路上,林雷傳音,「老師,我有主神之力,如果……」沒等林雷說完,楊玄真就說,「我已經知道,到時候,我自有辦法。」

「嗯?」林雷有些吃驚,『難道,老師早就知道盤龍戒子中有主神之力?可是,老師為什麼不要盤龍戒子?』林雷還記得,在玉蘭大陸的時候,楊玄真的實力並不強,甚至,林雷和楊玄真剛見面的時候,楊玄真還沒有晉級聖域。

林雷不知,楊玄真不想破壞命運軌跡,同時,也希望林雷能成為鴻蒙掌控者。

說心裡話,即使是現在,楊玄真也沒有把握成為鴻蒙掌控者,他想,『以林雷的性格,如果他成為鴻蒙掌控者,至少會給我一個天尊之位。』

當然,還有一個最主要的原因,那就是『命運』,對於冥冥之中的命運,楊玄真心有畏懼。

有時候,楊玄真抬頭看天,會感覺到一雙眼睛在看他。

片刻后,楊玄真、林雷一行人來到巴格肖家族的府邸門口,楊玄真對府邸門口的護衛說,「我要見你們少族長。」

「少族長也是你們想見就見的?」護衛隊長淡淡的回了一句,又揮了揮手,那樣子,就像趕蒼蠅一般,「一邊去,一邊去。」

貝貝上前一步,「把你們少族長叫出來。」

「滾!」護衛隊長大怒,揮出一道神力,「再不滾,就不用走了!」

「轟!」神力轟在貝貝身上,貝貝退了十幾步,卻沒有受傷,那護衛隊長有些驚訝,「一個中位神,竟然有這麼強的物質防禦?難怪敢來這裡鬧事。」

貝貝停住身體后,妮絲閃到貝貝身邊,扶住貝貝,擔憂的道,「貝貝,你沒事吧?」

「沒事!」貝貝搖搖頭,怒視護衛隊長,「玄真老大,別和他們廢話了,直接殺進去吧?」

「好!」楊玄真吐出一個字,臉色一正,「我說,昏睡!」

剎那間,一股玄奧的力量四周擴散,凡是被這股玄奧的力量波及,紛紛昏倒在地。

貝貝笑道,「玄真老大,你好像變仁慈了?」

以前,楊玄真一出手,就會抹殺大片神靈,如今,卻只是讓護衛們昏睡過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