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墜落的瞬間,羅征身體微微一偏,左腿彎曲直接用膝蓋壓在了這隻大蟲的頭部,所以當大蟲墜地的瞬間,羅征就將它的頭部壓的粉碎,這大蟲子的生命力也十分頑強,即使沒有了頭部,也不斷地揮舞著六足,掙扎了好一會兒,那六足的關節才慢慢的僵硬起來,生機便是漸漸地斷絕。

羅征拍了拍身上的灰塵,這才從大蟲子的身軀上一躍而下,而這時候月盈則已經衝到了羅征跟前,因為匆匆忙忙,她甚至來不及將地上那一堆礦石收入須彌戒指,而是直接用衣服將那一堆礦石兜在上面,她雙手拽著自己衣服的下擺,卻是瞪大了眼睛問道:「天行哥,你怎麼、怎麼抓住了一隻噬礦蟲!」

「哦,這大蟲子原來叫做噬礦蟲?」羅征淡淡的點了點頭。

這時候燕王也從光圈中出現,也是急沖沖的趕了過來,他剛剛離開光圈,卻看到羅征已經將噬礦蟲給制服了,臉上便是流露出又驚又喜的表情。

不僅僅是燕王,在那顆「礦樹」之中所有的武者,都陸陸續續的離開了光圈,迅速的朝著羅征這邊圍過來!

燕王聽到羅征的話,則是大笑道:「對,天行兄,這大蟲子就叫噬礦蟲,它是以吞噬礦樹中的礦石為生!」

聽到燕王的話,羅征看了看不斷趕來的神級天才們,臉上流露出一絲怪異之色,即使是吞噬礦石為生,這噬礦蟲應該沒有太大的價值吧?不過就是肚子里多一些礦石而已!

他還沒有將心中的疑惑問出口,不遠處就有人說道:「羅征,勸你不要動這隻噬礦蟲,否則你就死定了。」 聽到這話,羅征的眉頭微微一皺,那正是大禹神國太子劉秀的聲音。

他並不是將這威脅聽在耳中了,畢竟在這些神級天才之中,還沒有人能夠威脅他,即使是劉秀也不夠資格!

平心而論,羅征的實力已經與這些神級天才們不在一個層次,這是不少神級天才,皇子,太子們不願意承認的事實。

劉秀既然敢如此威脅自己,那麼這隻噬礦蟲應該牽扯不小,勢必有什麼秘辛隱藏其中。

但是羅征還是淡淡的一笑,目光便是越過圍觀的眾人,落在了劉秀的身上,「死定了?怎麼個死法?」

劉秀也是死死的打量了一眼那噬礦蟲,他真沒有想到羅征居然徒手捕捉住了這隻噬礦蟲,儘管這隻噬礦蟲只是一直綠色噬礦蟲,隨後劉秀才說道:「這隻噬礦蟲,每年都是由神海境大能親自捕捉!什麼時候輪得到你這樣的人物捕捉了!」

羅征的目光便是移在了燕王身上,燕王也是點點頭,隨即告訴羅征,「噬礦蟲的數量不多,每年也只有三四十隻左右,不過即使是生死境強者都難以抓捕這些噬礦蟲,一般都是由四大神國中的神海境大能親自出馬。」

「這蟲子很重要麼?」

在羅征的想法之中,這噬礦蟲倒是有些奇特,能夠以吞吃礦石為生,更厲害的是反應也敏捷無比,羅征穿梭空間,幾乎沒有反應的時間,那蟲子竟然都能避開。

可是這些,根本不值得神海境大能親自出手!或許這噬礦蟲肚子里的礦石有些價值,但如何能入神海境大能的眼睛?

「對,」燕王笑了笑,隨即向羅征解釋道:「這噬礦蟲有一個特殊的本領,他可以任意切開大樹上的任何一片樹葉!」

「這又如何?」羅征依舊滿臉納悶的說道。

燕王也知道羅征會有此一問,隨即繼續向羅征解釋道:「三十層之上,一般是生死境武者才會進入其中,原因便是有可能遭遇噬礦蟲,對於虛劫境武者有生命危險,如果不是實力過硬,一般不建議虛劫境武者進入其中!」

「而四十層之上,則是神海境大能才能夠進入其中,因為在四十層的葉片之中,很有可能遭遇紫色噬礦蟲!」燕王緩緩朝著羅征解釋道:「紫色噬礦蟲是綠色噬礦蟲的成熟體,實力更強。」

「重點在於,第四十五層到四十七層,也就是最頂層蘊藏著一些十分逆天的礦石,其中一種最為重要的礦石,叫做『魂核』,這種礦石對我們四大神國非常重要!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可以使最重要的東西!但是這頂端三層的葉片,便是連神海境大能也無法挖掘!」

「連神海境大能,都無法挖掘頂層的葉片?」羅征的瞳孔微微一縮。

神海境大能的實力,羅征也是見識過數次了,最近的一次乃是大禹戰帝出手,他那一拳的力量被羅征轉移出去,直接毀掉了一排山脈!

擁有這等實力的神海境大能,也無法挖掘這顆大樹頂層的葉片,實在是讓羅征有些駭然。

不過這些算是四大神國公開的秘密了,在場一些神級天才臉上的表情沒有什麼波動,倒是趕過來的火辰,和火允兒臉上流露出驚訝之色,他們未曾探索過天羽聖海,雖然知道四大秘境,但卻不清楚這四大秘境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神海境大能無法挖掘四十五層到四十七層的葉片,但是你腳下的這噬礦蟲卻可以!」燕王微微一笑,隨即又說道:「不過這綠色噬礦蟲一般在三十層活動,體內能夠找到魂核的可能性不大,但是每一次開啟羽皇秘境,無論是綠色噬礦蟲,還是紫色噬礦蟲終究是要被撲殺一空的,現在你明白了吧?」

聽到燕王說完之後,羅征算是徹徹底底的明白了。

原來神海境大能也無法挖掘最頂上三層的葉片,但是他們又迫切的需要其中的「魂核」,他們無法挖掘葉片,只有將希望寄托在這些噬礦蟲身上,於是每年就來搜捕一番,一方面也是為這顆礦樹「驅蟲」,另一方面自然是想從這噬礦蟲的體內找到魂核……

「不過那些戰皇戰帝們,沒有規定其他人不準獵殺噬礦蟲吧?」羅征卻是忽然反問道。

燕王搖搖頭,回答道:「沒有。」

實際上一般的虛劫境武者,也根本無法捕捉噬礦蟲,即使是各路站在第一階梯的神級天才,即使強悍如同火允兒,小怪物,也很難抓捕噬礦蟲。

一些實力頂尖的生死境強者和神海境大能,怕是才有機會抓捕到噬礦蟲。

而那些生死境強者和神海境大能是一起行動的,他們也不會無聊到規定出這個細節。

「既然沒有規定,不讓我們捕捉噬礦蟲,我為何不能動這隻噬礦蟲?」羅征忽然淡淡的望向劉秀,目光中卻透露出冷冷的寒光。

被羅征這般目光緊逼之下,劉秀也忍不住打了一個激靈,這傢伙便是連他爹都不怕的,還會怕他一個神國太子?

但看著羅征捕捉一隻綠色噬礦蟲,劉秀心中也滿是不甘心,他卻是威脅道:「哼,就算你從這噬礦蟲中得到一枚魂核,我怕你也是沒有膽量佔為己有!」

對於劉秀的警告,羅征只是淡淡一笑,手指輕輕一點,一把長劍從他的須彌戒指中彈射而出,手握長劍之下,便是一劍朝著這噬礦蟲的腹部劈過去!他關心的還是這噬礦蟲肚子里的生命原石!

這噬礦蟲的鱗甲防禦力極為驚人,這一劍之下,卻只是將那些鱗甲斬碎了一排,第二劍劈上去,才將這噬礦蟲的肚子給斬破。

「叮叮噹噹!」

這噬礦蟲的食量也是驚人的大,這肚子被羅征斬破之後,瞬間便是流出各種各樣的礦石,零零碎碎的大約便是有兩三百顆!

圍觀的幾百號神級天才,都怔怔的望著那隻不斷流出礦石的蟲腹,儘管其中有不少礦石十分珍貴,但這一刻他們關心的不是別的,他們最關心的是這肚子裡面能不能找到「魂核」,那才是關係到四大神國的重要東西!

綠色噬礦蟲,一般很少在礦樹的頂層活動,即使是紫色噬礦蟲肚子里找到魂核的可能性都很小,何況綠色噬礦蟲?

關鍵是在一年的時間之中,即使有些噬礦蟲的確從最頂層的葉片之中挖掘出「魂核」,吞進肚子中后也消化掉了……

除非正好羽皇秘境開啟前不久的時候,一隻綠色或者是紫色的噬礦蟲飛上四十五層以上的葉片,挖出了一枚魂核,吞進了肚子還沒有來得及消化掉,這時候被神海境大能捕捉,他們才能夠獲得一枚魂核!

由此看來,這魂核實在是太過於珍貴,往往數年的時間,宰殺幾百隻噬礦蟲也難以得到一枚魂核。

當那噬礦蟲肚子里的礦石順著體液慢慢的流出來后,燕王的眼中也流露出一道失望之色,羅征卻是微微一笑,「怎麼?沒有魂核?」

燕王點點頭,回答道:「沒有!」

羅征倒是沒有太在意,一方面他並不清楚這魂核的作用,另外一方面,他現在就是專註於尋找生命原石,對於其他的東西,他不會太過於分心去關注。

這噬礦蟲的肚子裡面雖然沒有魂核,但是卻多了不少生命原石,羅征已經滿足了。

他目光一閃之下,卻是對旁邊的月盈笑道:「麻煩你,這些還請你幫我交易出去。」

月盈雙目微微一瞪,卻是噘著嘴說道:「這麼臟!」

這等髒話,自然不會讓女人去做了,也只有羅征一枚一枚將那些礦石從這噬礦蟲的體液之中清理出來。

(謝謝大家的月票!看到大家的留言,慚愧!的確應該爆發,剛剛從老家出來,容我醞釀兩天,不爆發說不過去了M__M真心感謝大家!) 等到羅征將這些礦石清理之後,便是將之交給了月盈。

生命原石的確弄到了不少,不過距離羅征的目標還差得遠。

寧雨蝶的生命之力處於枯竭的邊緣,或許這些生命原石能夠讓寧雨蝶蘇醒,但並不能讓她的生命之力滿盈,恢復到最初的狀態。

讓寧雨蝶陷入如此境地,一直是羅征內心一大愧事,也曾陷入了深深的自責,所以生命原石對於羅征來說是多多益善。

這一隻噬礦蟲的體內並沒有魂核,大部分神級天才臉上都流露出失望之色。

雖說即使羅征從這噬礦蟲的屍體內挖出一顆魂核,恐怕也落不到他們手上,但是大家看到羅征逮到一隻噬礦蟲,還是忍不住希望從中發掘出來。

處理完這隻噬礦蟲的屍體之後,羅征卻是好奇的問燕王,「這所謂的魂核為何這麼重要?」

這並非什麼秘密,即使是那些第一次進入天羽聖海的神級天才們,似乎都非常清楚,燕王便是言簡意賅的告訴羅征:「記得我跟你提過的天辰秘境吧?」

羅征微微頷首點頭。

現在諸多神海境大能並沒有將興趣放在羽皇秘境,夢神秘境還有神皇秘境中,他們唯一感興趣的是凌駕於三大秘境之上的天辰秘境,那裡才是龍脈一族最重要的所在,也就是祖龍蛋的所在。

「難道這魂核,與進入天辰秘境有關聯?」羅征繼續問道,其實燕王的這句話已經算是告訴羅征了。

「對,拿到魂核,才有資格去神皇秘境的大墓地中控制龍脈一族的屍身!」燕王微微笑道。

聽到燕王的這句話,羅征的目光驟然就是一閃。

同時他感覺到自己腦海中忽然傳遞來一陣微微的震顫,他能夠感受到那是青龍靈魂的震顫。

羅徵答應了青龍,拿到那一枚祖龍蛋,但前提是有機會的情況之下。

那天辰秘境便是連神海境大能也難以進入其中,以羅征現在的實力,恐怕也是有些無能為力。

不過這天羽聖海年年都會開啟,若是羅征今年沒有機會,只需要積攢足夠多的生命原石,先回去將寧雨蝶的生命之力補充回來,等到合適的機會再來神國大陸也可以。

畢竟這麼多年了,四大神國也沒有取走天辰秘境的祖龍蛋,恐怕他們也不可能在短期內取走。

青龍還沒有說話,羅征已經率先在腦海之中回應了,「倘若能夠在這礦樹之中弄到魂核,我也會進一趟天辰秘境。」

聽到羅征如此回答,青龍的臉上也浮現出一絲欣慰之色,它雖然寄居在羅征的腦海之中,卻無法要求羅征太多,以他現在的實力對抗那些神海境大能,還是太過於勉強,先不說天辰秘境如何危險,光是應付那些戰皇戰帝們,對羅征都是一個艱難的考驗,何況羅征先前就已經與大禹神國結下了仇怨……

於是青龍和赤龍什麼話都沒有話,安心了閉上了碩大的龍目,此前幫助羅征擋了小怪物的一次靈魂撞擊,對它們來說也是一次不小的損耗,需要將靈魂靜養一段時間。

至於為何控制神皇秘境中的屍身,需要這魂核,羅征並沒有往下問,一切的前提是羅征取得這魂核,其他的答案羅征知道的再多也是白搭,現在他還需要趕著挖掘生命原石。

月盈將羅征所有的礦石積攢起來,對眾多武者展開了新一輪的買賣,這一次所有挖礦的武者都被羅征吸引出來了,其中想必有不少武者挖到了生命原石,精明的月盈自然會抓住這次機會。

告別了燕王,羅征繼續進入金字塔的三十層中。

羅征原本以為層數越高,發現生命原石的概率也就越大,不過尋覓了半天,羅征卻有些失望。

這第三十層中的葉片比二十九層難挖一些,但是生命原石的數量並沒有增加,相反,甚至還略有減少……

難怪燕王建議羅征在二十五層以上,三十層以下挖掘,估計這五層中的生命原石數量是越多的。

問題是二十五層到二十九層這五層,羅征基本都轉悠了一圈,其中的生命原石恐怕大部分都被羅征自己挖了,有一部分則可能落在了其他武者手中,但是那些數量絕對不會多。

以羅征的估計,其他武者手中生命原石的數量加起來恐怕也才一百多枚,加上羅征手中的生命原石,恐怕也才三四百枚左右,這個數量距離羅征的一千枚目標差距還是太大了。

「這礦樹每年都會從不知名的地方吸收各種各樣的礦石,每年又會被四大神國的人挖掘一空,來年才會生長出新的葉片,也就是說……」

羅征赫然得出一個麻煩的結論,單憑今年一年的產量,恐怕也只有五六百枚生命原石!

站在巨大的葉片之上,羅征的一顆心都涼了半截,或許他湊足這些生命原石能夠保寧雨蝶不死,但距離自己的目標還是太遠了。

「呼……」

羅征長長的吐了一口氣,即便如此,羅征也只有硬著頭皮挖掘礦石,儘可能的多收集生命原石了。

「咔嚓,咔嚓……」

隨著羅征不斷地挖掘之下,其他的礦石數量也是越來越多,可是生命原石的數量卻沒有顯著增長。

從三十層往上,生命原石越來越稀有,三十層,三十以層,三十二層……

他就這樣一層層的挖上去,這葉片越來越堅固,羅征也只能不斷地借用更多的龍鱗之力。

三個時辰之後,羅征再次出去的時候,月盈身邊五彩繽紛的礦石已經堆積成一座一人多高的小山了……

那座小山中的礦石閃爍著各種各樣的顏色,這還是羅征隨意挑選之後的結果,否則數量只可能更多。

當然,其中珍貴的礦石數量不少,不過也有相當一部分礦石價值不高,畢竟羅征不懂得辨認礦石,他也只是隨意挖掘。

也是這樣一堆礦石小山,幾乎引了一半神級天才圍觀。

「這羅天行,我都懷疑他是一隻不知道疲倦的傀儡,這效率,嘖嘖,怕是神海境大能親臨也不如他吧?」

「反正我是沒話可說了,今年就算了,明年我肯定要跟父皇建議,不要放他進來,這樣下去他一個人能夠將整個礦樹中的礦石給挖沒了!」

「唉,我想要那顆聖鍛岩,可是那個死女人開價太高了,還說用五十顆生命原石就能夠兌換!我是真拿不出五十顆生命原石啊!連一顆都沒有……」

諸多神級天才也是眼饞的很,無奈他們還真的不敢明搶,這羅征誰的面子也不給,連大禹神國太子劉秀也放在眼中,真要是搶了,怕是連脫身都困難。

羅征挖礦的效率,還真的不比神海境大能差,借用龍鱗之力后,單純論力量與一些神海境大能不相上下,甚至比一些神海境大能還要高上不少。

而且那些神海境大能如此挖礦,還需要消耗自己肉身中的力量儲備,而羅征則是直接借用源源不斷的龍鱗之力,這龍鱗之力雖然也會被消耗,但以羅征現在的強度,消耗的龍鱗之力比恢復的速度慢不少。

這等於羅征有一處源源不斷的力量源泉,這樣一來,又有誰能夠跟他比拼挖礦效率?

挖礦的效率不是問題,生命原石才是問題。

「月盈,兌換到了多少生命原石?」羅征徑自走過去,隨後將一枚色彩斑斕的礦石扔進了那一人多高的小山之上,這小山之中起碼已經堆砌了上千枚礦石了。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沒有多少,倒是賣出了不少極品真元石,我這裡都有三萬多顆極品真元石了……」月盈也撇著嘴說道,她也知道,羅征對極品真元石無動於衷,可是但凡流露出一絲口風,擁有生命原石的武者,都被月盈用高價給收到手了,現在大家手中是真的沒有生命原石了,她可是一直在用一些稀有的礦石在誘惑這些神級天才,這些神級天才就差去找別人借生命原石了。

可是所有的生命原石都在月盈這裡,他們找誰借?

「哦,我明白了,」羅征淡淡的回答了一句,再次往金字塔上爬上去。

此前他已經將第三十四層探索完畢,現在的目標卻是瞄準了三十五層之中,或許越往上的葉片之中,生命原石數量越少,但是他並沒有選擇的餘地。

就在羅征爬上金字塔三十五層的時候,卻看到了一扇特殊的窄門。

這金字塔上所有的窄門,都是用兩根灰撲撲的立柱支撐,形成一個一人寬的狹窄通道,所以每一次也只能進入一人。

但是在三十五層中有一扇窄門卻不同,這座窄門的立柱卻是雕刻著兩條真龍,兩條真龍張大嘴巴,怒視著羅征,看上去栩栩如生。

「這個窄門,為何不一樣?」羅征臉上流露出好奇之色。

不過大多數武者都在三十層以下活動,至於肯進入三十五層的神級天纔則是一個都沒有,原因很簡單,純屬浪費時間,他們根本挖不動三十五層的葉片,而且萬一遭遇那噬礦蟲,還可能會有生命危險,即使是綠色的噬礦蟲,他們恐怕也難以抵擋。

沒有多想,羅征決定親自進入其中一探究竟。

就在羅征邁入窄門之後,依舊也是下墜,很快他就墜落在一個巨大的葉片之上,只是這個葉片與其他的葉片完全不同!

其他的葉片都是透明如同琉璃一般漂亮,通體都釋放者湛藍色的光華,越是下層的葉片越是泛白,於是上層的葉片越是泛藍,可是羅征腳下的這個巨大葉片上,卻泛著一道道金色的光華。

「這個葉片,似乎很特殊,」羅征臉上流露出好奇之色開始細細的打量。

就是這一打量之下,羅征的目光驟然就是一凝!

「這是……一把礦鎬!這是什麼級別的礦鎬!」羅征失聲叫了出來。

在這淡金色的葉片之中,鑲嵌著一把短小的礦鎬,礦鎬通體都是烏黑一片,但散發出來的氣勢卻讓羅征暗自心驚,更重要的是鎬頭之上隱隱有奇特的神紋流轉,而這些神紋……

「十星神紋!而且是三道十星神紋!」羅征又一次失聲叫了出來。

四大神國的神紋傳承與人族上界,羅征無法辨認,可是這龍脈一族的神紋術,卻是傳承於真龍一族,而羅征通過青龍卻是修習過!

十星神紋,即使在上界之中也是最為頂尖的神紋了,即使是青龍繪製十星神紋,恐怕在它鼎盛的時候,也要耗費相當的精力和功夫,這還不談繪製十星神紋耗費的材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