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皇宮多日,為了防備今日之事,他們已經掌握了宮門結界,看到結界出現裂縫,當即出手修補了起來。

「當著大浪滔天才來修建堤壩,不嫌晚了么!」

血色的瀑布當中傳來了一聲冷冷的笑聲,轟然一下,再度砸了下來。

扁鵲和姜子牙咬牙力抗,額頭上滿是大漢。

東門方向,一頭巨大的靈蛇高高的探著頭顱,低著一雙冷眼注視著下方,隨後急速向前,猛地一咬!

「動手!」

達摩大喝一聲,三教聖子再度合力,一出手便開啟各自信仰法門。

「鄔!波!尼!煞!陀!」達摩大喝一聲。

此乃佛門奧義之音,事到如今,再無留手,只能火力全開!

天花亂墜,地涌金蓮,達摩身後再現無量金身法相,在大陣加持之下,那佛身變得更加的雄厚,達摩渾身化作了琉璃金體。

「道可道,非常道!」

李緣風操天劍而起,手轉陰陽太極,身後出現一張八卦虛影,竟漸漸與他重合,整個人納入了虛無太元當中。

李緣風的身體直接消失了,只是在八卦當中多了一道人型的影像,他在當中行走著,手中不斷的變著劍訣,那把劍也越來越大,光芒衝天。

「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

諸葛亮猛地一睜眼,手指在胸口處一劃,一張嘴便是一口血,整個人飛上高空,直發儒門誓願,身體亮起無量浩光,書頁翻動之音響起,整個人竟然成了一本厚重無比的巨書,懸浮在了空中。

「三教信仰神通。」

巨大的蛇竟然停頓了一下,張開口吐出了人言,隨即嘲諷道:「實力不怎麼樣,倒是收集了不少信仰之力,不過你們和我的差距太大,註定失敗。」

說著,兩個蛇眼當中再次長出了第三顆眼睛,像是黑暗當中裂開了一道縫隙,從中射出來綠色的光!

「我來!」

一聲大喝,諸葛亮直接沖了出去,那頁書翻動了起來,飄出了一個字。

和。

和字一現,竟然將那綠光擋了下來。

「倒是小看你了,不過就憑你化神巔峰的修為,不知道能撐住幾次呢。」

大蛇冷笑,豎眼再射邪光。

書頁唰唰響動,這一次卻又是一個不同的字飛了出來。

容。

同樣的效果,諸葛亮再次接住了攻擊。

「儒家十字箴言?」大蛇哈哈大笑一聲,道:「好!那我看看,十個字完了,你靠什麼看下去。」

「我等!」達摩大喝一聲,雙手往外一推,一朵燦爛金蓮含苞待放,飛到大蛇頭頂,隨即慢慢展開,落下一束金光壓在了大蛇頭上,竟然想如此將它屈服下去!

「異想天開!」大蛇哼了一聲,紅色的信子往上一卷,頂住了那金色的蓮花,同時心中驚詫不已。

「三教法門果然神奇,幸好我修為大大領先,不然今日難料!」

此刻,虛影腳踩天罡步伐,手動九星劍訣,黑影晃動,從中傳出來一道大喝之聲:「劍來!」

好一聲劍來,這一聲大喝,那巨劍頓時一閃,整把劍竟遁入陰陽當中,隨後唰的一下飛了出去,速度極快,宛如一道光!

咻!

「什麼!」

大蛇措不及防,那劍瞬間在他身前出現,直刺胸前,破開了一個不小的口子,瞬間將他激怒!

「三個臭蟲,竟然也能傷到我了,抓住項羽之前,先殺了你等!」

咆哮,大喝,雷霆怒吼,蛇軀扭轉起來,身體拔高而上,那腦袋竟然懸在了天空的雲間,像是從月亮下探過來的一般。

金蓮壓制不住,直接被頂飛了出去,脫離了達摩的掌控,當即渙散開來!

達摩身外的墜落的蓮花微微一晃,他也受到了衝擊。

「昂!」

巨蛇怒吼,想要將長劍給真出來,同時豎眼的攻擊也不曾停下。

「今日需要搏命,三人合擊!」諸葛亮在空中大吼一聲。

「好!」

李緣風和達摩同時答應了一聲。

八卦猛地一震,緊接著直接破碎,融入了那把巨劍當中,已然人劍合一了。

超級醫生在都市 天書墜落,讓達摩左手給接住了,同時金身邁動,達摩直接走出了結界當中,右手抓住了道劍,繼續往巨蛇身體之內送去。

「可惡!」巨蛇怒吼了起來,一時之間竟然擺脫不開。

四處的幫手看到,紛紛上前。

嘩啦啦!

天書翻動,那是儒家特有的力量,象徵著心懷天下的救世理念,無比崇高!

智!

一翻動,那智字竟然原地破碎,化作千軍萬馬,做一呼吸之功力,沖著四面殺去,見之者無不駭然失色。

「找死!」

巨蛇咆哮怒吼,一低頭沖著達摩咬了過來。

達摩直接抬起手來,用金身硬抗對方,同時加重手中的道劍,艱難的往下劃去。

對方境界太高,即便是三人合力,想要戰勝,那也是渺渺無期,如今之計,只能咬牙硬抗。

孫悟空雖然許久不成出現,但是他前後搬山四處走動,應該沒有大礙,或許是眾人最後希望。

「此門最弱,倒是我挑了個軟柿子。」

西門方向,領頭人有幾丈身高,長得跟皇城的城樓似得,手裡拿著兩個巨大的鎚子,二話不說,沖著結界就砸了下去。

契約總裁別亂來 咚咚兩聲巨響,真箇結界都顫抖了起來,連帶著整個皇宮都是一顫,在後宮的虞姬等人險些被震得摔倒在地。

「天作棋盤星作子!」

弈星怒吼,知道此刻已經到了最後關頭,只能拚命了。

身上白袍舞著狂風飄動了起來,手裡射出一道道光芒,吸引著星光開始對對方進行反擊。

「不行,星光之力雖然強大,但是你終究和我差了一個境界,呵呵呵。」

門外的巨人冷笑著,腳步往前一踏,響起了鐵鏈的聲音,原來他的腳下竟然拖著幾條長長的鏈子。

手裡的鎚子再次一動,沖著結界輪番砸下,絲毫不顧天上星光亂射。

只是可憐了他身後那些人,讓弈星一陣摧殘,傷亡立即上升。

突然一聲巨響,鎚子當口之下出現了一個眼兒!

結界出現漏洞了! 「不好,西門出現危機!」明世隱眉頭一皺,天空中那面鏡子隨即一亮而起,勾動皇宮底下的龍脈之氣,開始頂住結界,防止他再次破壞,擴大入口。

「從這裡進去。」

巨人看著那兩個不算大也不算小的眼,對手下的人命令道。

「休想!」

弈星一咬牙,沖著一個就堵了過去。

弈星大成的實力,除了那個巨人,堵著一個洞的問題還算不是很大的。

但是另外一個就麻煩了,一道黑色的影子率先沖了進來,發出一聲吼就往皇宮深處去了。

他們要先讓內部亂起來,這樣便可以不攻自破了。

「鬼叫你個媽啊!」

一聲怒罵,一道黃色的虎影從一邊躥了出來,二話不說就按住了那道影子,低頭就是一撕!

「啊!」

「艹,是他嗎的屍體,還有一股臭味!」裴擒虎罵了一聲。

「行了,別嘰嘰歪歪,你頂上去,我們輸出!」狄仁傑催促道。

「卧槽啊,我他嗎真倒霉!」裴擒虎又罵了一聲,但這時也不是退縮的時候,直接擋在前方就是……被一陣胖揍。

「你們兩個倒是快啊!」他大叫了起來。

「小李飛刀,例不虛發!」

李元芳兩隻小手快點跟風似得,一把把飛鏢往外飛去,都是無比精準的爆頭一擊。

「廢物,你們上!」

巨人怒吼。

凰天搖了搖頭,用東西蒙住了自己的臉,從一個洞里飛了進去。

巨人不能走,他得維持這兩個來之不易的破洞。

「哪裡走!」

弈星一聲大喝,直接擋住了凰天,一接手便罵了起來:「好你個凰天,竟然做如此不要臉的事情!」

「弈星,死到臨頭了,還敢嘴硬!」凰天心裡一慌,接著冷笑起來,也算承認,兩人大打出手。

「西門出現破口,都去西門。」其他幾個高手也紛紛走動起來,沖入西門入口。

「我感受到了大佬的氣息!」裴擒虎哇哇大叫。

「怕個毛啊,頂上去!」狄仁傑怒道。

啪!

一聲冷冷的響聲,巨大的老虎身軀從空中跌落了下來,砸出了一個大坑。

「就憑你也想攔路?」一輛戰車賓士而來,正是御家的家主御龍飛。

「我……艹你大爺的。」裴擒虎罵了一聲,虎嘴裡吐出一口血來,接著腦袋一歪就暈了過去。

「竟敢辱罵我,找死。」御龍飛冷哼一聲,提起兵器沖著地上的裴擒虎就殺了下去。

「住手!」

狄仁傑大吼,一甩手飛出一道極其金黃色的令箭,亮的眾人眼睛都花了。

碰的一聲響,竟然直接射中了,御龍飛也是身子一抖,愣住了。

「快走!」

就在這時候,一道綠色的身影狂奔而來,是舞著兩把巨斧的程咬金。

「你不是他的對手。」

「我扛得住!」

程咬金一聲怒吼,舞著斧子騰空而起,沖著御龍飛的戰車就是一陣胡劈亂砍。

「不自量力。」

御龍飛冷哼一聲,直接手起一戟刺了過去。

程咬金正中一招,頓時血流如注,卻是越發兇猛了,怒吼連連,傷勢竟然迅速恢復,他本人也圍著戰車繞著圈一邊跑一邊砍著。

「你這算是什麼本事!」 奶爸他不務正業 御龍飛頓時急眼了,就這麼一個小菜比,竟然還有這種能力?

腹黑邪少別亂來 「帶他去女帝寢宮,我們拿下這傢伙!」狄仁傑一咬牙,將裴擒虎丟給了一個隨從,和李元芳加入了輸出當中。

「去死!」

御龍飛怒吼一聲,一戟揮斬而去,正攔在了程咬金的面前,這一下要是劈中了,准能一分為二的看待程咬金了。

砰!

半夜裡飛起一躥子火星,一個子彈犀利的打在了御龍飛的手上,讓他手一頓,程咬金就跑走了。

「是百里在支援我們!」

偌大的皇城,西北兩門隔著老遠,百里守約驀然轉身,冷漠的開了一槍,繼續尋找著機會。

「什麼百里槍神!你的兵器太落後了,根本傷不到我!」御龍飛怒極而笑,聲音傳出,充滿了嘲諷之色。

「鉗制他,給百里找機會!」

都是同事,狄仁傑和李元芳知道百里守約的特性,立馬開動了攻擊。

程咬金一咬牙,將手裡的斧子收了,迅速的繞到了御龍飛的背後,一把躍起,竟然在背後抱住了他!

「你!」御龍飛怒極,自己竟然讓這些臭蟲該纏上了,出去還怎麼做人?

Leave A Comment